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尚武盛唐

更新时间:2020-06-25 03:39:45

尚武盛唐 连载中

尚武盛唐

来源:落初 作者:堂前过客 分类:历史 主角:刘宇武斗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尚武盛唐》的小说,是作者堂前过客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个祟尚武力的唐朝。有了武力便可做官封爵。有了武力便可降龙伏虎。连皇室选继位者也要以武论先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吃完面饼,刘宇说:“娘,我们回家吧!我刚刚见到县令了,县令今诉我,等他腾出空就来审理咱们的案子。眼下咱们守在这里也救不出爹,在县城人地两生,怕是不出三天就能把咱俩都饿倒了,先回去安顿下来再想办法救爹。”

母亲忽然间觉得刘宇好像哪里不一样了,做事说话比以前沉稳多了。

“你见到县令了?”

“是啊,要不我怎么会被放出来?”

“啊!那县令知道咱家是被冤枉的?”

“县令大人明察秋毫,应该能猜出咱们是被冤枉的,待我回去养好身体,回头再去找里正算帐!”

“小儿!万万使不得!咱斗不过里正,只求这一劫能平安渡过就好,咱忍一忍就是了。”

“娘,我今日在牢中内力入门了,以后我一定会在武道上进境神速,咱再也不用怕里正了!”

娘愣住了,她始终不敢相信肺病缠身的小儿已经入门了。

其实她不知道,刘宇现在不仅是入门,而且内力已经达到了一品三阶,在这个尚武的盛唐世界早已算得上小有成就了。

县城距家里尚有三十里山路,由于怕母亲走不动,刘宇一直没敢走得太快。后来母亲实在是走不动了,刘宇干脆背起母亲往家赶。

背着母亲走了近二十里山路,刘宇依然神采奕奕,身体里充满力量。这种充沛的力量感刘宇从前都不曾感受到过。

回到家时己是后半夜,刘宇安慰了母亲两句,让母亲安心去休息,而后刘宇也倒头睡着了,睡了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觉。

刘宇这一觉直睡到日上三竿,直到母亲将他叫醒。没办法,在二十一世纪生活久了,早就习惯了晚睡晚起,离了手机上的闹钟还真的起不来床。

一睁眼,刘宇就又回到了这冰冷的现实之中。前路漫漫,刘宇还要去挑战里正,去击毙牢头,刘宇不能再碌碌度日了。

家里贫苦,起床后刘宇喝了一碗稀粥就动身去山上砍柴。正所谓靠山吃山,在这贫瘠的山村里,村民靠那几亩薄田显然难以糊口。吃穿用度大多还是由山中取来。每日砍柴卖柴补贴家用,农闲时进山打猎,这些都是山民们的糊口之道。

这几日家里出事了,早就把各种活全都停了下来,家里穷得一文钱也没有了。

刘宇拿上绳子,抄起刀斧就上了山。今天自己要砍上两大捆柴,这任务并不轻,往时这要一整天才能干完。

刘宇家门口这座山名叫鼎山,这山横贯南北,方圆千里,是整个州府最大的山。

山中草木繁茂,异兽灵篱极多。刘宇自然是不敢深入鼎山的,他可不认为自己这区区一品三阶的武力可以横行鼎山。

刘宇在村子附近找了片林木茂盛的地方开始砍柴,自从打败狱卒,内力升至一品三阶后刘宇还没有放手试过自己的力气。此时刘宇反手抽出柴刀,顺势信手一挥,一根粗如茶盏的树枝应声而断!断口平滑,如同锯断的一般!

不是吧!我变得这么厉害!

这林中的树木质很硬,自己凭着一把普通的柴刀居然能一刀砍断这么粗一根树枝!

仔细想来,这该是因为自己力气变大了,更是因为手中这把柴刀。

倒不是说这把柴刀如何锋利,自己手中拿的只是一把普通的柴刀,不过这把柴刀刘宇觉得很顺手。

也是,这个尚武唐朝的刘宇自六七岁起就开始进山砍柴,用的就是这把柴刀,用了整整十年,回复一日,自然用起来很顺手。

刘宇又抽出了腰间的斧头,信手挥舞了几下,同样感觉极为顺手。

自己昨天对阵狱卒时连棍子都不会使,刘宇一直担心这样下去自己很难打赢里正。

今天刀斧在手,刘宇忽然生出了想法,即然自己不会使什么兵器,那不如就用这刀斧当做自己的兵器。这个世界的刘宇跟刀斧打了十年交道,人的肌肉也是有记忆的,这个身体的肌肉记忆都是跟刀斧相关的,如果自己以刀斧为武器,肯定能运用自如。

刘宇知道这个世界有修练功法,同时也肯定有武技。自己只要完成任务就能增加内力,基本上用不着修练功法,可自己需要武技啊!虽有力斧在手,可自己既没有刀法,也没有关于用斧的武技,这样战斗力肯定是有限的。

看来这几天要留心些,看能不能找到些合用的武技。

自己要不了多久就要去武斗里正了,那里正秦强是秦阀外枝,家世显赫,肯定学过武技,看来自己也要有所准备啊。

刘宇挥动柴刀开始砍柴,遇到较粗的树枝就用斧子砍断。刘宇力气大增后,砍柴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太多,小半个时辰就砍了一捆柴,天快黑的,终于砍够了两捆。刘宇找了根紫竹做扁担,将两捆柴挑回了家。

母亲看着刘宇挑回的两捆柴,满脸吃惊,终于有些相信儿子内力入门了。

晚上刘宇跟母亲商量着明天先不去砍柴了,他想跟着村里的狩猎队进山打猎。

现在是农闲时节,村民们都聚在一块进山打猎,往年父亲与大哥也会参加狩猎队,今年家里出了变故也就没再去。

刘宇倒不是一定要去打些猎物,主要狩猎队的带队者是村长,而村长正是村里唯一的一个一品武者,刘宇想去瞧瞧,看能不能找到自己需要的武技。

母亲本身是不同意刘宇去打猎的,可想到刘宇现在已经入门了,跟着村里人去打猎应该没什么问题,所以就同意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宇就来到了村里的打谷场。一般打猎队都是在这里集合出发。

刘宇到的很早,打谷场上只有村长一个人,村长看到刘宇来了,有点诧异地问:“刘家老二,你怎么来这里了?听说你刚从县上大牢出来,伤好了吗?”

刘宇很反感村长,当天就是村长和里正一块去的他家。虽不能肯定村长跟里正一起陷害了他家,但村长显然在这事上没起到什么好作用。村长这人长袖善舞,最能巴结人,为了巴结里正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