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明宫首辅

更新时间:2022-09-15 13:31:01

大明宫首辅 已完结

大明宫首辅

来源:落初 作者:郜乐乐 分类:历史 主角:小娘子叶朝荣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郜乐乐原创的历史小说《大明宫首辅》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小娘子叶朝荣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个心怀天下却屡受排挤打击的有志青年。一个忧国忧家的好丈夫,面对昏庸皇帝无可奈何。阉党太监魏忠贤把持朝政,惨害文武大臣祸国殃民。好宰相身处危境和奸臣斗智斗勇,几次告老还乡不成,他将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卢仡拔出刀子把人拉起,那兰花趁机从周旺财怀里逃脱起身。张小淑拉着他跑出了门外,听的屋里正在激励吵闹,卢仡抬手给了周旺财一个嘴巴,说:“休的放肆,休的对我的女人无礼。”“什么,咱们不是说好了的吗,一人一个女人,怎么都成了你的女人啦。”周旺财捂着被打的脸,一把夺掉他手里的刀:“你想干什么,还敢对我动粗,你敢杀我?”“好,我不和你给斗嘴,等我睡醒了在找你算帐。”卢仡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呼呼睡去了!那周旺财见了哈哈一笑坐到饭桌前抓了一个杯子摔在地上,没走几步也歪倒在地呼呼大睡而去!张小淑和兰花正在门外见屋里没有了动静,探了探头看二人东倒西歪呼呼大睡,二个人商量了一下,找到那个韩二狗要回自已的行李说是今晚就陪二个爷睡了!韩二狗陪她们走了一段路,说:“你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等他们睡醒了什么都不好办了,我给你们牵一匹马来!”“这,多谢韩哥的帮助了!只是这样很危险,被他们发现了怎么办?”“放心吧,他们今晚吃的多喝的多,没有一个想动弹的,你们骑上马天黑之前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好,多谢!“那韩二狗牵来一匹马整理好刀鞍又扶张小淑二人上了马,说:“出了寨子向北一拐上了坡路,然后顺着坡路西北行十多里就下了山,到了大道,你们快走吧!”“那你呢,和我们一起走吧!”“我不会出什么事!”韩二狗挥了一下手:“如果有缘,我们还会见面的”“多谢,我们后会有期。”张小淑一拍马背,带着兰花急急而去!看到张小淑二人骑着马出了寨子,韩二狗回到内间看周旺财和卢仡二人还没醒便若无其事走开了!张小淑二人飓走到寨门口就被守寨的喽罗给拦了下来,张小淑马鞭一扬:“快闪开,卢驿官着我们速回驿馆传票。”喽罗将信将疑,一个叉着腰道:“你又不是驿馆里的人,驿官怎么会派你传信!”“废话少说,担误了行程小心你们的脑袋。不信,你们派人过去问问不就行了!”张小淑大喝一声。几个喽罗互相看了一眼,一个道:“你们在这里守着,我进去看看”话说完就要往里走,另一个拉住了他:“算了,别讨没趣!”便附耳对他说了几句什么!那喽罗点了下头也不在说什么,张小淑一扬手中的鞭纵马而去!不知什么时候,那周旺财醒了过来,感觉身子有点冷,爬起坐在草铺上四下张望了一下,屋子很黑,地上隐隐约约能看到白白的东西,他用手摸了一下,才知是一些破碎的碗和碟子,看了看桌子上东倒西歪的酒杯和落掉在地的碟子和筷子!他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土,又看了看躺睡在铺上的卢仡,夺下他手里的刀骂了一句:“哼,这个老家伙,睡的和猪一样死!快来人啊,给我把火把点着了。”没有人应声,他摇晃着身子走了出去!只见四处幽黑,没有灯火,他又气又恼,寨子里的人都跑哪里去了!他冲到厅子一看,好多人都躺在地上呼呼睡着,看来今天都喝多了,他突然想起二个人,一拍脑袋后悔不迭,望了望寨门口,那二个女人还去哪里找呢!他走到寨门口询问才知,张小淑二人早就骑着马跑远了,但他还是不死心,命令喽罗敲锣集合人马追拿!这黑灯瞎火的又吵又闹,也把睡梦中的卢仡给吵醒了,他翻个身子坐起身子急急忙忙跑了出去,看到明晃晃的火把之下周旺财正在聚合寨里人马!他才想起身边的二个女人跑掉了,他叹了一口气摇了一下头又回房去睡了!周旺财被山风吹的全完清醒了过来,他带着十几个人的马队顺着山坡往外追赶。他知道,二个女子也不会跑的太远,兴许能够追的上,他兵分三路追了过去!此时天也是刚刚黑,张小淑看看身后无人这才停下马来长长松了一口气,兰花把身上的行李袋紧了紧说:“姐,怎么不走了?”“先看看情况在说,这样瞎跑下去,怕是没了出路。”“嗯,现在我们到哪里了啊?”兰花看了看四周:“天都黑了,该怎么办呢?”“让姐姐想想办法,你先别急。”张小淑拍了拍马背又向前走了几里路,看到一个山洞停了下来:“咱们先在这里避避风吧,天亮之后,问一下老乡在赶路!”“那也行“兰花从马背上跳到地上,张小淑也跟着跳下,拉着马到了山洞前!山洞很黑,也不知里面的情况,二个人把马拴在一棵小树上,摸黑向里走了走!洞不算大,一人多高,一米多宽,地上全是杂草,二个人互相扶着坐了下去!张小淑道:“咱们背靠背休息一会吧,等到天亮我们在出发!”“这一路之上我也实在太累了,又闹腾出这么一出子事,好在有惊无险,总算逃出魔掌了!”兰花说着话,一只手在地上抓弄着杂草:“若不是那个韩二狗,咱们二个还不跑断了腿。他的善心还是有的嘛!”“一面之缘就看中人家了,想不想嫁这样的男人?”“不,这样的男人不是我喜欢的,我喜欢那种有文采又会逗乐的男人!”“呵呵,看不出咱的兰妹眼界还挺高的。”张小淑一笑:“我只能梦中求缘了。”小兰花哎了一声没在说话,二个人互相依靠着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忽听的一声马叫声,二个人一下被叫醒了!二个人睁开眼睛看了看,才发现天已经大亮,太阳光已经照射进洞子里!拴在洞外的那匹黑里带白的马正在啃吃着地上的小草和树叶,二个人爬将起来!兰花扭了一下头哎呀一声惊叫,听了她的惊叫张小淑也吓了一跳,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才发现一块石板上盘睡着一个好大的蟒蛇!这条蛇头搁在背上一动不动,二个人出了一身冷汗!由于天黑,她们进洞的时候根本就发现不了什么,也没觉察到有什么危险存在,好在一夜有惊无险!二个人长舒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出了洞口二个互相看了一眼!不知为何,正在吃树叶的马又叫了起来,一连嘶叫了好几声!张小淑四下看了看,说:“不好,我们快离开这里,他们就要追来了!”“谁呀?”“就是昨天那帮山贼,快,你上马”张小淑推了一下兰花:“你顺着这山坡一路向西北,出了这山岙口就安全多了!”“那你呢,要走我们一起走!”“别啰嗦了,快上马。我给你断后,在不走就来不及了,他们人多势众,咱们打不过他们!”听了她的话,兰花只好上了马。张小淑回头看了一眼,暗叫不好,她也忙爬上马背!只见不远处,周旺财带着他的一伙追过来了!昨天晚上,张小淑二人逃脱后,周旺财就带着人在山林里转游,他知道不熟悉地形的人是很难走出这个山窝子里的!所以他不急着追,到了半夜睡了一会,醒了,又带人寻找了一会,然后又睡了一会!天亮时转到这里来了,却听到了马叫声,这让他心中大喜,人就在附近!他顺着马叫声一路寻了过来,果然发现张小淑二人站在一个洞口前还没离去!看到周旺财追来,兰花叫了一声不好。张小淑听了一笑:“不用怕,就他们那几个草包玩不过咱们二个。姐姐会保护好你的,沉住气。”兰花点了一下头。听的那周旺财在身后大叫:“快点追,别让人给我跑了。抓住她们有重赏,奖银十两!”身后的几个喽罗大呼小叫着跟在马屁后追跑着!没用多久,周旺财带着人就围了上来,他看了看张小淑二人二眼放光得意的哈哈大笑,用手一指:“哼,看你们还跑的掉!昨夜我们的好事全让你们给搅和了,洞房花烛夜,难度良宵啊!兄弟们,这次可不能让这二个小娘子给跑了,捉回去好好享爱一番。”张小淑没有说话,忽然用手向后一指,大叫:“快来救我们,我在这里!”几个人听了都急忙回头去看,张小淑一拍马背一扬手中的鞭子。听的那匹黑马咴咴叫了二下,前蹄一抬向前冲了出去。差点把一个小喽罗冲倒在地,那个小喽罗身子一歪,头撞到一棵树上。周旺财见了骂了一句:“没用的东西,就这样把人给跑了!给我追——”众喽罗又大呼小叫追赶起来!跑了将近几里路,眼前忽然出现一个山岙口,二块巨大的石头左右一个,当中就有一个出口。就在她们要冲过去的时候,那马又是前蹄一抬停了下来,只见从石头背后爬出来几个手持大刀长矛的家伙,个个头戴草帽,穿着黑背袄扎着红带子穿着黑布鞋!这正是周旺财在这里布置下的巡山喽罗,几个人跳出来大呼小叫:“不用在向前跑了,在跑就放箭了啊。”“快闪开,放我们过去。”张小淑大声叫喊,喊声一来给自已壮胆,二来震慑这帮匪徒!哪知这几个匪徒听了并不觉得害怕,一个带头的叉着腰挥了手中的刀嘻嘻一笑:“还是乖乖下马束手就缚吧!”“哼,你有什么本事快使出来。”“咦,这小娘子口气挺硬实的,好吧,让你尝尝爷手中的枪尖。”这家伙嘴里说着持着长矛就刺了过来。张小淑见了把手中的鞭子一甩一抖一拉,那鞭子缠住矛头,听的哎哟一声这匪徒倒在地上,手中的矛也飞出去掉落在地。众人见了大惊,想不到眼前这个女人武功如此厉害,就在他们个个不知所措时,周旺财追上来了:“前面的兄弟们,把人给我抓住了,别让人跑了。”张小淑用马鞭一指几个徒匪喝道:“谁要是不怕死就给我冲上来,不想死的就给我闪开。”说着一拉马绳,那马咴儿咴儿一叫冲了过去,二个家伙想拦,张小淑手中鞭子一甩,一个家伙捂着脑袋倒在了地上。另一个被马冲撞到一棵树上草帽也撞飞了,头也流出了血。周旺财又气又恼,听的他吹了二声口哨,张小淑二人还没弄明白怎么一回事,自已所骑的马已经停止不前了。任凭张小淑如何催促叫喊拍打,这跨下的马就是不愿在向前动一步。原来这马都是受训过的,只要主人发一个信号,它立刻就会变的很温顺。周旺财见了哈哈大笑着追到眼前,得意的扬了扬手中的刀:“怎么样,还跑的掉么?还是乖乖束手就擒,老老实实的跟我们回去。““凭什么,我和你无冤无仇这般无礼还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劫。”兰花儿有些气愤不过!那同旺财听了一笑:“小娘子生气的时候更好看,更妩媚动人。我喜欢,喜欢。”张小淑瞪了他一眼:“真是卑鄙无耻,快让我们走。”说到这里又对兰花道:“不要给他们费口舌,咱们冲过去!”但跨下的马在也不想动了,周旺财见了手一挥:“兄弟们给我上,抓住这二个小娘子。”听了他的喊叫,好些个喽罗一拥而上。就在这个时候,听的周旺财哎呀一声惨叫,只见他手捂着脑门东倒西歪就要落下马去,众人见了大惊失色纷纷围了过来。二个人赶忙把他扶住,一个道:“爷,你这是怎么了?”“娘的,不知有什么东西打到我头上来了。”他的话刚落音,听的嗖的一声,又一个喽罗哎哟了一声歪倒在了地上。他手捂着流血的头惊恐着四下张望,周旺财见了更是吃惊不已,四下张望了一眼并没发现什么异常。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草动的声音。一个喽罗走近周旺财悄悄说道:“爷,咱们快离开这里吧!是不是遇到野鬼了,咱们会不会被鬼盯上了。”“啊,你说什么,鬼盯上我们了!”另一个脸色苍白四下里看着,却见得草丛里一个乌鸦嗖的一声展开翅膀卟卟飞走了。听说遇到了鬼,尽管大家都没遇到鬼是什么样子,但却个个都充满了恐惧和不安。周旺财瞪了他们一眼,大声道:“有鬼怕什么,给我把人带回去。”几个人又要对张小淑她们二人动手,却又听的嗖嗖二声,周旺财捂着肚子从马背上掉了下去。一阵风吹来,吹的树叶飘落,一个喽罗哎哟叫着:“快跑吧,鬼来了。”不容的周旺财说话,他们拉着马抬着周旺财急急逃跑而去。这事情变化的太突然,是谁暗中使手脚救了她们呢?眼见的周旺财一伙跑远了,张小淑这才拍了拍马背出了岙山口。但崖顶黑影一闪又不见了,张小淑知道遇到好人了,她心中大喜,冲着山崖大喊了起来:“我说好汉,能否下来一见!”她一连喊了几声也没人回应,她只好顺着坡道向外走!就在这个时候,听的身后一阵冷风吹响,看的路边大树晃动,一个黑影就如飞燕落到了自已眼前。只见一个光着脑袋,手持佛珠,身穿袈裟的和尚笑呵呵的站在了马头前。张小淑二人见了大喜,忙下马拱手答谢救命之恩!“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女施主你们有事快快走吧。”老和尚慈眉善目,双手合十的说道。张小淑哪里肯走,说道:“大师救了我们,容小女子恩谢才是,敢问恩师身缘何处?”老和尚听了呵呵一笑,合着手笑道:“我只是一个云游四方化缘的出家人,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女施主,还是快快上路吧。如果有缘,那就是我们的福缘到了。”张小淑二人谢过这才骑马走了,和尚看着她们走远适才收了手离开!老和尚一路向前趟过一个小溪流,听的树上一声叫:“师傅,我在这里呢!”“呵呵,你快出来吧。”老和尚招了一下手“女施主已经相安无事了。”只见一个光着头的小少年,看上去也不过十一二岁,上身穿着白色小褂,黑色小裤。纵身从一棵松树上跃下,他手里拿着一个木头制作的皮弹弓,腰里别着一小袋石子弹。二个人有说有笑向前走着,少年问道:“师傅,我们现在要去哪里?”“现在去福州城化缘。”“福州还有多远啊?”“如果走的快,咱们明天午后就可以进城了。”二个人大步向前走着,就听的身后马蹄声哒哒的响声!老和尚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队人马朝这里走来。少年看了一眼:“他们又来了”老和尚一笑:“不用害怕,等他们走过去我们在走。”这为首的正是周旺财,他身边那个是驿吏卢仡,听的卢仡说道:“这次算我们倒霉,让那二个丫头给跑了!下次遇到好的,一定给哥送来!”听了他的话,一个喽罗说道““不就是二个女的吗,大街上多的是,镇子里也多的是,咱们夜里捉几个上山不就成了!”“你不怕掉脑袋啊,进镇子这是扰民!镇上几万民众咱们惹不起,要是那个族长和保甲带人攻了来,怕是咱们没了藏身之处!守好咱们的寨子就行了,找女人还是让咱的卢老弟想办法吧!“喽罗听了在也不敢多嘴说什么,卢仡叹了口气说道:”我的身份已经暴露,这二个女子是有来头的,听说是福清县叶家的大丫头。叶当家是一个秀才,娘子也是城外大户人家的娇女儿,书香门弟,成亲的时候,县老爷还登门随礼庆贺呢!““现在这叶秀才怎么样了?”听了卢仡的话,周旺财有了兴趣:“没想到叶家的丫头也挺厉害的,是不是叶秀才也会武功!”卢仡摇了下头:“这个我还真不清楚,这叶秀才四十多了,年年科举都是名落孙山。今年又娶了一个小娘子更是妩媚动人啊!”说着话,他的眼一瞟,于是大喝了一声:“什么人?”周旺财听了呵呵一笑:“惊弓之鸟了嘟,不就是二个和尚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过去,问问他们二个是干什么的,怎么会跑到这山林子里来了?问清楚了,是不是探密的贼人?”一行人很快到了老和尚面前,卢仡看了看对周旺财道:“天色不早了,我要尽快赶回驿馆。要是被驿丞老爷发现了行踪,我这小命可就没有了!”“那好吧,卢兄弟一路走好,恕不远送。”卢仡拍马走出去好远!周旺财掉转马头:“咱们也回去吧。”就在他要带人走开时,一个喽罗似乎发现了什么,对他附耳道:“爷,这二个家伙坏了我们的好事!”周旺财听了慢慢回过头,看了看少年手里的皮弹弓,摸了摸受伤的额头,一下抽出刀来大叫一声:“原来是你们使的鬼,弟兄们,给我上,抓住二人给我乱刀砍碎。”听了他的喊叫,众喽罗一齐呐喊挥刀向老和尚和少年砍了过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