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晚唐驸马

更新时间:2020-06-28 05:46:07

晚唐驸马 连载中

晚唐驸马

来源:落初 作者:最后的放逐 分类:历史 主角:鱼恩郑粹 人气:

主角叫鱼恩郑粹的小说是《晚唐驸马》,它的作者是最后的放逐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给我一次机会,逛一逛大唐,给我一次机会,延大唐千年国祚!给我一次机会,还中华永世辉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了这话,鱼恩的第一反应是义昌公主起了杀心,第二反应就是跑。

还好身边有个人老成精的郑粹,这才没让他做出这个失败的决定。

“少爷且慢,事情还没到非跑不可的地步。”

说的很淡定,可听的人不淡定。在他看来,现在是古代,没有那么繁琐的身份系统,更不会有没有身份证,一步难动的现代难题。遇见这种事,跑自然是最好的选择。从此海空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反正现在生活不如意,倒不如换个地方,换个身份生活。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是到了郑粹和武氏兄弟这里,这番话就变成了笑话。

“老弟想的有点简单了。只要老弟不跑出大唐,从此以后就会沦为黑户。读书,入仕这些正途就不用想了。甚至买地都不可能,因为土地交易官府需要路引。现在要是跑了,老弟以后连我们兄弟都不如,只能找个大户人家做家奴,任由驱使,毫无自由可言。”

武甲说完,郑粹紧跟着又补一刀:“至于假身份倒不是没有,只是动则几十万钱一张的路引,少爷咱们买不起。”

人老成精不是说老人真的会成精,而是一种比喻。人生阅历会随着时间增加,事情见多了,经历的多了,考虑的也就更多,更全面。

“而且少爷有没有想过,一旦事情败露,武家兄弟怎么办?”

“老弟不必为难。大不了我们兄弟远走高飞,反正也是贱命一条。”

武甲倒是满不在乎,可是鱼恩又怎会不顾他们的死活?

鱼恩不傻,一条走不通的路怎么继续考虑下去?心思急转间,忽然想到个两全其美的妙计,正好把对他威胁最直接的两个人都算计在内。

“家老,咱们是不是可以这么干……”

声音压的很低,却丝毫不影响三个人专心致志的听。郑粹听得连连点头,武甲听得惊为天人,武丁听得感激涕零。

郑粹点头是因为少爷这个计策确实不错,至少能在短时间内缓解性命之忧。短时间内,那些想杀少爷的人,非但不会杀,反而会祈求少爷能多活几天。

武甲是个农民,地地道道的农民,一天书也没有读过,思想淳朴,听见这么坑人的计策怎会不惊?

至于武丁,人家连保命的办法都没瞒着自己,明显是把他当成自己人,又怎会不感动?现在武丁越来越觉得这位驸马爷不是普通人,这个朋友交得值!

“少爷,计策虽好,可也只能保得了少爷一时平安,并非长久之计。这些人只会越来越记恨少爷,怨恨会随着时间堆积在心里,时间长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担心不无道理,时间不仅可以消弭仇恨,更能让仇恨滋长。

几人思虑良久,还是郑粹出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要是少爷能考上进士就好了,进士的功名可不像少爷云骑都尉的勋衔。只要能考上进士,少爷就成了天下文人学子的榜样。再有人想无缘无故动少爷就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掂量掂量天下学子的愤怒,至少也得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更何况只要功名在身,天下哪里去不得?各路节度使都会待如上宾,未必非得待在长安城。”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鱼恩也认为,这确实是个办法。有功名在身便是官,就算补不上实缺,也能给节度使做个幕僚。社会若是真黑暗到随便杀官的地步,鱼恩还会活到现在么?

“只是进士好考么?我听人家说,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

连武甲都知道,可见进士在唐朝确实不好考。

就在众人都陷入沉默之际,鱼恩忽然说了句:“可以试试,试不通再想它法。”

并不是鱼恩狂妄,而是真有几分底气,因为他知道一点,唐朝的进士主要考诗词歌赋,又以诗和赋为最。身为现代学生,背过那么多古诗,古文,抄一两份应该没问题吧!

既然没有更好的办法,众人也只能寄希望于鱼恩能考上,至于希望的多少,谁也不会寄托太多。

事情商量完,剩下的便是做。他们现在要做两口大黑锅来给人背。

……

绿染白融万物苏,姹紫嫣红生气足。登高远望缤纷色,满眼皑皑天地枯。

一首小诗说的便是春夏秋冬。现在正是初秋,登高远望的好时节。身为一个官二代兼驸马爷,鱼恩这时候不登高远望尝尝鲜怎么说得过去?

于是在会昌元年初秋,鱼恩在郑粹的陪伴,武家兄弟的监视下,登上大雁塔,观看夏末秋初的美景。

这时候的大雁塔并不高,只有五层。可是意外的发生可和它有几层没丝毫关系,刚走到第二层意外就发生了。

正当鱼恩在二楼欣赏风景时,突然有人推了他一把,可怜的穿越者就这么变成空中飞人,三百六十度自由落体,绽放出四脚朝天的优美姿势,发出噗嗤这种动听的声音。

“驸马爷跳楼了!”

“少爷掉下去了!”

“有人掉下去了!”

“这是谁家的傻子?”

“哪位仁兄认识?”

“快看……”

一时之间呼和声此起彼伏,人群也显得有些慌乱。

一边心中默念老天保佑,一边用最快的速度穿过慌乱的人群。刚到楼下郑粹就发现比自己快的人太多了,鱼恩周围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

自家少爷影帝般的演技这时又发挥用场,只见鱼恩站起身,抖抖身上的尘土,然后望向二楼方向,一脸懵逼的嘟囔:“刚才是谁推我?”

人群当然不会给他答案,之所以这么问完全是为了配合郑粹下面的演技。

只见郑粹冲过人群,面朝二楼方向,瞬间在少爷身边跪下,一个劲儿的磕头,嘴里大声哭诉:“楼上的大侠,老奴求您放过少爷吧!以前的事早已尘归尘,土归土,我主仆二人不求报仇,只求能苟活于世。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活路不行么?”

磕的是梆梆作响,哭的是痛哭流涕,喊的是撕心裂肺,演技满满的一百分。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这时才知道,原来是仇杀。只是这仇家也太着急了,人家才爬到二楼就下手,只摔了个狗啃泥。就不能等爬到楼顶再下手?可惜了一出四分五裂的好戏。

当然这么想只是少数心思不良的坏人,更多的人现在只关心另一个问题,这人是谁?和谁结的仇?

疑问很快便有了答案,只见有两个人往这跑,一人高呼:“驸马爷,您没事儿吧!”

另一人悲声诉道:“驸马爷您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不然我们兄弟回去可怎么和公主殿下交代?

大家恍然,原来是驸马,只是不知道是哪个公主的驸马,出门居然只带一个下人两个护卫,也太寒酸了点。多带点人至于这样么?

也许是因为身体太壮,也许是因为身上铠甲不方便,总之武甲兄弟钻人群远没有郑粹方便。两人大急,无奈之下,只能一边往里使劲儿挤,一边高喊:“我们是义昌公主府的,快让开,快让开!”

神补刀,早就设计好的神补刀。鱼恩的名号早就传遍长安城,听完这句话谁还能不明白怎么回事?

人群中马上就有万事通做了个原来如此的表情,并且胸有成足的说道:“原来是这个废物,难怪会这样。”

人的好奇心胜于一切,马上又不明所以的人问:“兄台这位是谁?”

更有人好心提醒:“兄台切记祸从口出,公主府的事情咱们还是少说为妙。”

“哈哈哈……”这人先是大笑几声,表示自己不害怕,然后才解释:“诸位放心,这位乃是义昌公主驸马鱼恩。甘露寺枭首郑注的儿子,能活着已经是先帝恩赐。”

马上有人投以崇拜的目光,嘴里附和着:“鱼恩,余恩,原来如此。身为郑注的儿子,能活着确实是先帝余恩。”

万事通不只有一个,有些人总是喜欢在别人面前卖弄,以显示自己博学多闻,换得几声赞叹。

马上又有人接口:“有件事儿诸位可能不知道,这位驸马爷在公主府连下人都不如。若不是先帝圣旨,义昌公主怎会嫁这种人?义昌公主眼光独到,看中的是相爷侄儿李玉李公子。而且我还听说听说,慎之已经成了公主殿下幕上宾。”

为了显示自己更博闻,他甚至用上了李玉的字,慎之。

“这位兄台说的倒是挺详细,不过还有些需要补充,听说……”

再多的话鱼恩就听不到了,因为郑粹已经带着武家兄弟扛起鱼恩远远地跑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