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宋兵器谱

更新时间:2020-06-30 06:58:50

大宋兵器谱 已完结

大宋兵器谱

来源:落初 作者:殷扬 分类:历史 主角:刘浩吴秀才 人气:

殷扬新书《大宋兵器谱》由殷扬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刘浩吴秀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兵器大师在北宋的热血传奇!  破契丹,灭西夏!斩祸乱之源,女真、蒙古安得横行!平吐蕃,收西域!雪唐耻,报大食,华夏声威振于异域万里之外!  大宋之强,超越汉唐盛世,古今无双!  ………………  何谓兵器大师?  真正的兵器大师,不仅仅在于制造独具匠心的锐利武器,更在于对武器的使用人所难及!  ——《大宋兵器谱?陆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悬赏

吴清的担心并非多余,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就在几个丁壮回来一会儿,宋军抬着伤员,押着余下的吴家庄丁壮,一脸气恼,前来吴家庄讨公道。

“你们这些该死的贱民!为了你们的贱命,本将爷差点把命丢了!”罗援声一脸苍白,远远就吼起来了。他一边吼,一边流冷汗,不住抽冷子,还不时大叫,显然,他要把一腔怒火发泄在吴家庄村民身上。

这是哪门子的歪道理?

可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兵士吃了亏,要是不找吴家庄的麻烦,就不是兵士了。

“快把人放了!把人放了!”

“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吴清,还有吴家庄的村民,望着给刀架在脖子上的几个丁壮,吓得不轻。

那几个丁壮给刀架在脖子上,个个面色死灰,不住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们是老实巴交的百姓,哪受过此等惊吓,没有当场晕过去,就不错了。

“不放,就是不放!我要他们死!”罗援声气急败坏的吼起来。

“将爷,您请高抬贵手,放了几个后生。将爷受了伤,吃了苦头,我们愿赔偿!愿赔偿!”吴清这一下真的是吓得心胆俱裂了,就差叩头求饶了。

“老子是将爷,这命值钱,你们要出一千贯钱。”罗援声冷汗不住冒,却是不忘了钱字,这钱的魅力真大,一双眼睛望着吴小娘子,一抹异样光芒闪过:“还要她给我做小妾。若是不愿,就杀你们一个鸡犬不留。”

这要求实在是太过份了。一千贯钱,就是一千两银子,吴家庄都是庄稼人,把他们全部卖了,也不值一千贯钱。

更别说,他指名道姓要吴小娘子做小妾。如今,吴强刚刚死去,就余下吴小娘子这么一个孤苦无依的人儿,若她给糟蹋了,谁还有脸活在世上?

要知道,吴家庄的人都是沾亲带故的,谁也不愿意发生这种事。

可是,在兵士的高压下,又能如何呢?

在宋朝,经常发生兵士杀害百姓的事情。若是罗援声把吴家庄的人杀了,说不定他还会弄一份功劳,他完全可以禀报说这是辽军的首级。这种事情,在宋朝层出不穷,谁也不敢怀疑罗援声的话。

“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吴清额头上的冷汗流了下来,却是想不到一点办法。

“三叔莫慌。”吴骥来到吴清身旁,安慰一句。

“嗯!骥儿,你是读书人,见识多,快想想办法。”吴清一见吴骥,就象见到救星似的:“骥儿,你一定要想个办法,这可是关乎两百口人的Xing命呢。”

他也知道宋军凶残,杀百姓冒功之事没少干。

“好威风呀!”吴骥冷笑一声,迎了上去。

不见吴骥倒好,一见吴骥,罗援声就象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尖叫起来:“这都是你,都是你这个酸秀才,逼着弟兄们去猎熊。弟兄们死伤惨重,我要你好受。”

“哼!”吴骥冷哼一声,道:“死伤惨重?二十个兵士,杀不了一头熊,说出去,还有脸面么?我都为你们感到羞耻!”

“你,你,你……”罗援声给吴骥这一激,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吼起来:“我要你们不得好死!都不得好死!”

“二十个吃军饷的人,杀不了熊,还在这里嚷嚷,怕没人知晓么?你们杀得完吴家庄的人么?不要说你区区二十人,除去受伤的,不过十六人,就想行凶,杀光吴家庄的人了?”吴骥仿佛没看到罗援声的凶狠样儿,一裂嘴角,很是不屑:“吴家庄的人只要有一个跑出去,你们的罪行就会暴露。”

“那又能如何?我们这是杀敌,是杀辽狗,我只会立功!”罗援声更加不在乎了,一提起立功这事,不由得心头一动,恨不得马上就干。

“我是秀才,若我死了,官府会派人前来查探。以郑大人之英明,不会查不出你们的罪行,到那时,你们就等着军法从事吧!”吴骥不得不扯起秀才这张虎皮。

不得不说,在宋朝,读书人的地位相当之高,这虎皮一扯一个准。若吴骥真的给宋军杀死了,归信县的县令是会来查探的,毕竟,秀才与寻常百姓不同。

“这里全是山,吴家庄的人对这里最是熟悉,你们要想赶尽杀绝,那是做梦!吴家庄的人,只需要向山里一躲,你等休想找到。”吴骥不容罗援声有所行动,再次大声而言。

罗援声转动脖子,把四处瞧瞧,入眼的全是山,吴家庄的人猫到山里,他还真是没办法。要是没有吴骥,他把吴家庄的人杀了就杀了,可是,有个秀才在,这事情就复杂了。他又杀不光吴家庄的人,这事骑虎难下了,不由得犹豫起来。

吴骥知道,火候到了,话锋一转,道:“熊很难猎杀,我们吴家庄已经有了血的教训,这新坟里的人,就是给熊咬死的。你等没有杀掉熊,其实并不丢人。执行军务,伤损难免,你们受了伤,那是以杀敌论功的,回到军中,自有军功在等着你们。”

罗援声眼睛一亮,光芒一闪,认为吴骥所言有理。他失去一条腿,气愤之下,还没想到这一层,这才前来寻事。如今,寻事不成,不得不考虑退路了。吴骥说得没错,这可是实打实的伤势,若是回到军中,肯定是一件功劳,比起杀吴家庄人冒险划算得多。

现成的军功,没有任何风险!

他也是个成精的人物,狠狠甩一下句:“你等贱民的暴行,将爷自会上禀,你等贱民等着受刑吧!走!”

一众兵士放开丁壮,抬着、背着伤兵,回归信城了。

“呼!”吴清长舒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这场危机总算是过去了。那可是有关两百口人的Xing命啊,他哪能不担心的。

“秀才哥,你就是厉害!竟然说动了贼配军!”几个丁壮冲上来,把吴骥抛起来。

他们可是刀给架在脖子上,感受到麻扎刀带来的冰凉,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吴骥一通口舌,竟是救下他们了。

望着给抛起的吴骥,杨秀秀一脸的幸福,嫁得如此丈夫,又有何憾?

“莫抛了!莫抛了!”吴清喘息一阵,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阻止丁壮抛吴骥,问道:“骥儿,这事会不会有麻烦?要不要我去县里走一趟,向郑大人回禀回禀?”

要想杜绝后患的话,走一趟是应该的,吴骥微微颔首。

“还有,这熊要是不除掉,一定会危害人畜,这事也得向郑大人回禀,请郑大人定夺。”吴清时刻不忘除熊,那是吴家庄最大的隐患。

“那就去一趟吧!”吴骥心想也是这个理。

“可是,骥儿,今日之事,我们要如何说呢?我嘴笨,要不,你跟我去一趟。你身子骨弱,我们背你进城。”吴清自认难以说得清,要是能把吴骥弄到城里的话,凭吴骥这张嘴,一定能说出莲花来。

进城自然是好,可是,那会连累人,吴骥自然是打消了这念头,在吴清耳边低语道:“三叔,你如此这般说便是。”

吴清不住点头,一脸的赞叹样儿。

吴骥提点完,吴清带了几个丁壮去了归信县。杨秀秀把吴骥扶回屋里,给吴骥升好火,再三叮嘱,要吴骥呆在屋里,这才去翻地。吴骥又开始了无聊的日子,用枯燥来打发时间。

枯燥中时间过得特别慢,吴骥千盼万盼,终于天黑了。杨秀秀刚从地里回来,吴清就赶了来,一见吴骥的面,就笑呵呵的,脸上冒着红光,一个劲的赞道:“骥儿啊,你真是神算,我照你教的话说,郑大人夸我呢!夸我呢!”

郑县令虽是七品芝麻官,可是,在吴清眼里,那已经是天大的官了。

“骥儿,郑大人说了,不再派兵前来猎熊,而是悬赏。凡能猎熊者,可得五十千钱。”吴清的声音陡然转高,有些尖细刺耳:“五十千钱啊!我要是有那能耐,我这辈子吃穿不用愁了。”

五十千钱就是五十两银子,对于乡下人来说,那是个天文数字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