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羽林大将军

更新时间:2020-07-29 17:31:44

羽林大将军 已完结

羽林大将军

来源:落初 作者:革命咖啡 分类:历史 主角:都尉玄甲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革命咖啡原创的历史小说《羽林大将军》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都尉玄甲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主角穿越,刘彻登基,终于出现‘敢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盛世。影响后世深远,至今仍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  本书纯属YY,切勿与正史挂勾。  书友群:5225792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谓的训练,无非是教些在宫中站岗之时该如何站,护驾出巡时应保持什么样的队形,手中的兵器、仪仗该怎样拿怎样打。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便过,对于自己的几个‘下属’,徐胜利也有了更深层的了解。

庄毕整日说起话来满口仁义道德,语中夹杂孔子语录,生怕别人不知自己是个学儒学的。有时候徐胜利真想把他的名字改成装毕,而不是庄毕。

公孙弘长相英俊,也是满腹的经伦,如果不是有点势利眼,说话又带点尖酸刻薄,几乎便是完人。整体来说人还是不错,交往久了,可以看得出来这人的本质还不算太‘坏’。

周冲孤僻寡言,对于自己的身世更是闭口不言,成为五人中最让人琢磨不透,也是最神秘的人。曾经有一次,徐胜利问他外边停的马车是几匹马拉的车,这家伙竟然用手指点数一遍后,异常简炼的道:“四匹!”

公孙敖简直是个长安通,自小在平阳候家长大,对于宫内秘闻知道很多,当成闲话讲了许多。

这一日,三个月的训练结束,公孙弘与庄毕被分到了末央宫,徐胜利与公孙敖被分到长乐宫,周冲留守郎中署。下了Cao,公孙敖神神秘秘的把四人叫过来,道:“今日我作东道,咱们去得胜楼好好喝一回,到时还有一个好朋友将来,大家也认识认识!”

公孙弘说的神秘,徐胜利也好奇他讲的好友是谁,当即答应。回头见周冲本已黑沉的脸在得知唯独自己留守郎中署后更加的黑沉,徐胜利问道:“你没事吧!”

“没!”周冲眼神忧郁,朝郎中署外边走去。

徐胜利猜测周冲的心中一定有个大秘密,不然眼神不会这么忧郁,只是对方不说也无从得知,又道:“夜里去喝酒否?”

“去!”周冲头也不回的上了自己的马车,指了指前边,驾车的老儿扬手一鞭,赶车离去。

徐胜利也有了自己的马车,是贾子光送的。虽然拉车的是匹十六岁的老马,车厢也十分的陈旧,驾车的御手乃牛车出身,可毕竟有了自己的马车,不会骑马去郎中署惹来别人嘲笑。

回到家,与马厩中吃得膘厚肉肥,毛发渗出光亮的‘千里雪’打了个招呼,还未入屋更衣,贾子光从外边走了进来,笑声将屋檐下的土都震落,道:“兄弟,今夜陪我喝酒,好不容易请来关中闻名的豪客灌夫,你一定要去,交一交这个朋友!”

灌夫也是史上留名的人物,凭徐胜利含糊不清的记忆,此人好像与田蚡有仇隙,后被田蚡所杀。他有心结交这样的豪客,可又好奇公孙敖嘴中的朋友是谁,踌躇了一下。

“怎么,你不想去?”贾子光问道。

“哥哥千辛万苦请来的朋友,我当然想去认识一下。可,已答应公孙弘他们今夜喝酒,总不能无信爽约吧?”

“无信便是小人,不能失信于人!既然这样,改日再见灌夫也是一样!”贾子光呵呵而笑,拱手告退,一阵风似的又走了。

贾子光的豪爽与豁达,有时候让徐胜利哭笑不得,心中常想这样的人不应该当无Jian不商的商人,而应该仗剑行走江湖。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吩咐御手前往得胜楼。到了地方,正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之时,于楼外一望,除了公孙弘的马车不在,其他人的马车都已到,下车上了楼。

雅间内,庄毕手捧竹简凑着烛台摇头晃脑,见他进来抬头扫了一眼,含笑微微点头,继续看自己的书。周冲一言不发的坐在几案前沉思,公孙弘站在窗前眺望,回头笑道:“这个公孙敖,请我们吃饭,却不见他的人影!也不知是不是舍不得囊中的几个钱,事后反悔,还是有心放我们的鸽子。”

“谁在说我坏话?又是你公孙弘!”

门帘挑动,公孙敖打外边进来,挑动门帘的手并不放下,神态恭敬,语气卑微的对外笑道:“大哥请进,这四位都是我的好友,大家认识一下!”

屋内进来一个青年,身高八尺有余,二十岁上下,浓眉大眼,脸上一直挂着微笑,和气的跟众人打了个招呼。公孙敖请他坐上位,也不推辞谦让,连客气的话都没一句,在上位跪坐下来。

徐胜利坐在左手位相陪,公孙敖坐在右手位,下边依次是公孙弘与庄毕,周冲远远的坐在角落。

公孙敖是今日的东道,酒菜依次端上,端起酒杯道:“打相识那一日算起,我们整整认识了三个月,明日虽说各奔前程,但大家都是好朋友。来,咱们先干一杯。”

周冲也不搭话,端起杯便饮,一杯下肚便停不下来,接二连三的饮了起来。

公孙弘怎么看上座的那人怎么不顺眼,瞧来人身上穿的衣服从质地上来说虽比他们穿的要华丽富贵,可样式一看便是御手所穿,对于来人毫不客气的坐在上位,俨然一个将军的架式愤愤然起来。笑道:“酒是非喝不可,可你总得先给我们介绍一下上座的朋友,让大家知道一起喝酒的是何方神圣!”

“对对对,这是我的疏忽,先自罚一杯!”公孙敖拍了拍脑门,将手中酒樽凑到嘴边才饮半杯,来人语言洪亮,丝毫不避讳自己的职业,道:“吾乃河东平阳人郑青,今在平阳候府上为马僮!”

“原来是个赶大车的!”公孙弘语露讥讽之色。

庄毕乐道:“圣人有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大家今后都是朋友,你我又都是公孙敖请来的客人,怎能用这样的口气说话?公孙兄,你也自罚一怀吧!”

庄毕打抱不平的话语也没能让公孙敖的气愤减少一分,剩下的半樽酒不再喝,将樽重重的按在几案上,道:“庄毕说的没错,自罚一杯后再向我大哥道歉,不然今后连朋友也别作,只当我从来不认识你!”

郑青倒洒脱的很,丝毫不以为意,脸上挂着微笑,不显一点愠意,起身举樽道:“我本来就是个赶车的,这位朋友说的没什么错,你又何必生气!来来来,我们同饮了这杯酒。喝的,是抬举我,不拿我当外人,今后便是好兄弟。不喝的,是瞧不起我,以后见面也就点个头的情份!”

徐胜利举起杯,暗思这人的气度非凡,不该是泛泛之辈。可惜,任凭他如何回忆,也想不起有郑青这号人物。

来人已举杯畅饮,徐胜利也举杯饮了起来,公孙敖的气仍未消,端起樽放到唇边又放了下去,道:“大哥,你总是这样没脾气,别人都欺到头上了还对他笑。为什么不告诉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你姐姐刚被陛下封为夫人,你也决定改姓母亲的姓,从今往后要让天下人都知道卫青这个名字?”

徐胜利听到卫青这两个字,一口酒呛到嗓子眼里,大咳了起来。公孙敖没好气的走到他的背后,帮着轻敲后背,怪道:“你又怎么了,喝口酒也能呛到?”

咳了十数声后,顾不让嗓子眼里的难受,徐胜利一把推开公孙敖,道:“你是卫青?乖乖个不得了,瞧你天庭饱满,地格方圆,今后一定是侯王命!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有用得着的地方随便说声,刀里来火里去绝不皱一下眉头。”

“你瞧!连我在郎中署交的最好朋友也说你将来是侯王命,这下相信了吧!”公孙敖还以为徐胜利不愤公孙弘说话的语气,故意如此说给他出气,高高兴兴的回去坐下,把杯举起,道:“大家干!”

汉朝后宫,除了位爵比皇帝的皇后外,其他侍奉皇帝的女子一共分为七级,夫人属于第一级别,位爵与亲王无异。卫青的姐姐既然是夫人,卫青以后当三公都有可能,更别说封个侯了。公孙弘的眼内没有了势力,将樽中的酒一饮而尽,道:“卫大哥,刚才小弟胡说八道,别放在心人。照公孙敖说的话来看,莫非还有人说你是侯王命!”

“那是自然!”公孙敖将头仰起,道:“要说我大哥的命真苦。他的母亲本是平阳候家的奴仆,上边有一个哥哥三个姐姐,出生后母亲实在无力抚养便送给亲生爹爹郑秀那条老狗抚养。那家人容不下他,让他去山上放羊,受尽了折磨,有次碰到一个路过的刑徒,看了他的相貌后说:‘莫看你现在穷困,将来定为贵人,官至封侯。’然而大哥不信,回道:‘我身为人奴,只求免遭笞骂,已是万幸,哪里谈得上立功封侯呢?’现在好了,又回到平阳候府,姐姐也成了夫人,今后哪怕当不了侯,最少不会受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