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寻明记

更新时间:2020-07-31 16:59:03

寻明记 已完结

寻明记

来源:落初 作者:种牙家 分类:历史 主角:王大李妈 人气:

完结小说《寻明记》是种牙家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大李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宅男高进奇葩穿越,沦落为贱民。坑爹啊,居然是明末,正史与野史哪个更可信,乱世人命原来真不如狗。愤怒的人性,我命由我不在天,高进励志崛起!跌宕起伏的历程,瞠目结舌的结局,中华梦想至中华之光明。寻明记,宅男的梦想,平行空间的梦呓,如有穿越人士有雷同经历,纯属巧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高进捂着鼻子快速的跑向厨房。

三娘慵懒的躺在床上,心内信心百倍:“我的身体看看都这么有魅力吗,小胖子这鼻血流的,太夸张了。”

龙抬头那天,杏花楼举行了个简单的挂牌仪式,放爆竹,上牌,祭神,一套规矩忙完,精疲力尽但是生意兴隆。

李妈转悠了一圈,咦,臭小子高进不见了呢:“碧莲,看高子没。”

碧莲正忙着化妆:“李妈啊,今天没来高子,有个矮子。喏,银样蜡枪头。”

只见一个矮壮的汉子,留着金钱鼠尾,扶着墙就出来了。

碧莲娇滴滴的迎了上去:“这位大爷,你同来的还没出来,在花厅歇着,我去给你泡壶好茶。”

那矮壮汉子一听:“还没出来,不行,你扶我回去。我再给你二钱银子,你要叫响点。”

李妈听着,摇摇头,往后院走去。

高进在后院正劈柴呢,很认真的一刀接一刀。

李妈骂道:“臭小子,前面忙着,怎么这时候躲到这里劈柴。”

高进抬头,擦了把汗:“前面饭庄的二子不是在吗,叫他忙下啊。让他们在这里定点卖饭,总要干点活。”

李妈一边举手望了望太阳,太阳一点都不热:“你那点小心眼当我不知道,每次有鞑子来你都躲这里,这抚顺城里满大街都鞑子,你躲哪去啊。开门做生意,哪有挑客的。”

高进很用力的劈开一段柴:“嗯。”

李妈扭着屁股走了:“快到前面倒水去,现在客人多。”

花厅,七八个文人骚客,正围着听三娘弹曲,琴音淼淼,伴着琴音,杏花正在跳胡旋舞。

王启年花厅里正照应着,看见高进拎着茶壶进来。

“启年叔,二子怎么不在?”

“二子啊,刚楼上点了几个菜,去拿去了。哟,二子,来了,高进,快帮二子去碧莲屋里上菜。”

高进转头,看那瘦瘦的二子,心里嘀咕着:“怎么长的和小沈阳样的。”

高进接过二子手上的酒壶,上楼进了碧莲屋里。“大爷,上好的酒菜来拉。”

高进唱肥喏,二子则见机的从食盒里端出酒菜。

只见房里,那矮墩的金钱鼠尾男子蹲在凳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下面跳舞的杏花,旁边一汉人打扮的男子笑道:“额尔德尼,这地方很有特色吧。”

“佟管家,不错不错。”额尔德尼眉开眼笑的回答。

高进上完酒菜,掉头,看见碧莲还在床上,正要过去照应。

听碧莲妖娆的说:“大爷真厉害,妾身都爬不起来了服侍大爷了。”

碧莲向高进眨了眨眼,高进心里一笑,帮碧莲放下了帘子,转头钻进了隔壁王二娘房里。

高进转头,看二子还在后面,顺手把手上的茶壶望二子手里一推,去帮我走两圈。

二子讪讪的走了。

高进钻进王二娘房间里的屏风后,在墙角打开一个小口,倒是妓-院里里常有的窥孔,用来监视***房里的状况。

只见那佟掌柜招呼那额尔德尼:“想当年我十九岁的时候也曾一夜七次,没想到兄弟你十九岁更加生猛。”

额尔德尼喝了口酒:“哈哈,佟掌柜也有如草原上的壮牛,非常不错。这次马市,我们准备好了上好的马匹和牛羊,还有充足的粮食,我们要的货你们准备好了吗。”

那佟掌柜摸了摸胡须,叹道:“生铁好办,关键是成套的盔甲不好配,这次也就从各千户所搞到了一百套,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过我们佟家没有货,其它商家就更没有货了。”

“大汗说了,铁器不管你们有多少,我们都要。郝图阿拉的好铁匠还是少,要多弄几户来。如果这边有愿意过去的,安家费每户五两银子。”

额尔德尼咪了口酒:“一般会种地的也要,我们有地,每亩地只收这边一半租子,每家可以借头牛。马市那天,货我要带走,大汗那边要的着急。”

佟掌柜心里盘算了下:“那我得这就回去准备,马市那里还要打点下,这三天你就住这里,也算闹中取静。”

“不行,岳乐顺还在营地里,我明天再来。先喝。”

高进正听的欢,突然耳朵一痛,就被拎着起来。王二娘笑脸盈盈,高进做了个嘘的手势。

二人堵了窥孔,二娘笑呵呵的一把抓着高进,轻声道:“来,给二娘锤锤腿。”

高进一边乖乖的捶腿,一边呵呵的笑了:“二娘,你今天生意真好!”

王二娘呵呵一笑:“这两天快开马市了,周边进城的多。你那个消费满二钱银子送现银抵用券的主意真不错,现在回头客真多。谁说你摔笨了。”

高进直接就腻上了二娘的大腿:“捶腿可以,你要给我讲讲去年选秀怎么输掉的。”

二娘喝了口茶水,“去年,我们杏花楼和怡红院、怡香院、独一楼、翠红楼选秀,争进前三甲,你三娘在做诗上输给了翠红楼,按赌约摘牌半年。”

二娘叹了口气:“其实,本来不必打那个赌的,谁叫你在现场偷看翠红楼的红衣姑娘换衣服被抓了,楼里这多姑娘,在家门口了也不忍忍。”

高进愕然。

“其实,红衣作的诗歌,也就是和张举人买的,佟半城,就隔壁那佟管家的东家,既然想要捧独一楼翠芳芳,总是想好了办法。正好抓住你,嗯,臭小子,摸哪了。”

高进低头一看,呀,咸猪手。

高进心里嘀咕:“我这不自然反应吗!”,嘴上不由自主的说:“这里软软的。。”

“滚!”一声娇叱,一把扇子飞出,一个小胖子抱头鼠窜。

夜深,高进在屋辗转反侧,佟半城的管家和什么儿的你,对了——叫额尔德尼,高进绞尽脑汁,就记得这个儿的你是老努的“巴克什”。

今天白日里,额尔德尼为了显得比佟管家房事更能耐,多出了好几分银子叫碧莲装高-潮,看来这个额尔德尼是个要面子的主。

三天后马市,马市,马市,高进突然心里一惊,坏了,三年又三年后,鞑子是要屠城的啊!

那个怎么办?到小岛上去招兵买马,到城外去当兵,还是先躲南方去,莫慌莫慌,还有六年。

高进摸了摸枕头底自己的小金库,一共只有一两银子。

悲催啊!高进举着一两银子欲哭无泪,有这么安排人穿越的吗!

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啊!

高进暗发壮志,从明天起,要每天早起跑步,而且一定要学会骑马,争取逃命的时候跑在最前面。

高进跟着一阵沮丧!哎,为嘛我只是宅男,不是国家射箭冠军,不是某某tv记者,不是特种兵,也不是赛马爱好者,选择我来拯救这个世界完全错了嘛!

为嘛,为嘛!高进在心中呐喊。

“哎呦,哎呦!”墙外突然传来女人阵阵的惨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