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逐鹿之中原

更新时间:2020-09-13 01:09:33

逐鹿之中原 已完结

逐鹿之中原

来源:落初 作者:南音北巷 分类:历史 主角:秋雨顾烟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南音北巷的原创小说《逐鹿之中原》,主角秋雨顾烟,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千年大秦轰然倒塌,群雄逐鹿中原,饮马长江,最终,乾国用手中的剑与马蹄,于战火狼烟中杀出了一片短暂的太平盛世,但是这盛世下,却隐藏着无数的鼠患与疮孔。“一身仙佛气,两袖青龙胆”的顾仙佛最终还是站在了大乾的前方,他骑在白马上,朝着斜前方高高举起自己手里的龙枪,浑厚的声音传遍三军:“赳赳老乾!”三军轰然应诺,话语中杀气直冲云霄:“共赴国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药师好心情。”

顾仙佛刚刚走到乌衣巷口,一个身材颀长挺拔如修竹,面色俊朗的年轻人就带着一众家丁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

年轻人剑眉星目,长相不凡,一身淡绿罗衣,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再加上身后那群膀大腰圆长相如恶犬的家丁,端的是一个浪荡公子哥儿的形象。

看清来人,顾仙佛也是惊喜不已:“新岐?这么巧?没想到我回京第一天就碰到你,看来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巧个屁!”面如冠玉的青年却是出口成粗,上去一只胳膊搂着顾仙佛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老子从收到你进京的消息,就在这巷子口等着了,***,果然不出罗敷那小子所料,你一来就先奔到这乌衣巷里看上官妹妹,你说,你把我们兄弟二人置于何处!”

“你他娘的别老是上官妹妹上官妹妹的!”顾仙佛气得差点要跳脚,“哪个被你唤作妹妹的姑娘没被你带到床上去谈人生,小子,你要是再敢这么称呼我家素手,我就打断你第三条腿。”

“好你个顾仙佛!你知不知道你不在京城的这六年里,我替上官妹妹,啊不,上官嫂嫂挡下多少苍蝇,你竟然一来就这么对我,别以为你是江湖上盛传的天字号高手我就怕你,告诉你,本公子的家丁也不是吃素的!”青年语气凶狠,表情却笑嘻嘻的,在他看来,顾仙佛能回来,比什么都好。

新岐,姓邓,邓新岐。很巧,和乾国左相一个姓,更巧的是,他的父亲还和乾国左相邓南风重名。

朝堂上,顾相邓相二人是生死仇敌;朝堂下,双方的子嗣却又亲如兄弟,这世界,还真是妙不可言。

“罗敷呢?那小子在哪儿?”顾仙佛拨下胳膊上的爪子,问道。

“他呀,在太白居给你设宴接风洗尘呢,你可不知道,太白居的女儿红,堪称京城一绝,那真是地地道道的十八年女儿红,那味道……啧啧,让人回味无穷啊。”邓新岐是个出了名的酒痴,他好酒不亚于顾烟好武,一想到那女儿红的口感,邓大酒坛子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可惜了,太白居一天只售五坛,小气得很。”

“凭你这个京城第一纨绔的作风,没把太白居拆了搬回自己家,这还真是个奇迹。”顾仙佛斜着眼瞅了邓新岐一眼,内心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第一,京城第一纨绔不是我,是你,这点上官妹妹早就说过了。第二,我他妈倒是想搬回去,可惜敢在京城开这么大酒楼的,宫里能没人吗,太白居开张第一天我家老头子就警告过我了,如果我敢去太白居闹事,就禁足我三个月。”说到这里,邓新岐一脸悲愤,仿佛那女儿红本来就是他家的,是被太白居抢去了一样。

“行了行了,你摆出这个怨妇的模样给谁看呢?”

“给你呀,死鬼,六年都不见人家,人家心慌慌的。”

“去你大爷的,你再这样老子把你打得不能自理。”

“打个屁,我这边人多势众,别磨叽了,走走,喝酒去。”

“你干脆死在酒上算了……”

太白居,位于京城最繁华的地带,高六层,占地六十八丈,雕檐映日,画栋飞云。碧阑干低接轩窗,翠帘幕高悬户牖。一派人间仙境景象,离门口数十丈就能嗅到酒香,也怪不得酒痴邓新岐对这个地方无限推崇了。

顾仙佛邓新岐二人带着一行家丁浩浩荡荡来到太白居门口,却发现了大煞风景的一幕:

一个小胖子带着四五个家丁,被一群壮汉如扔小鸡子一般提着脖子扔了出来,小胖子气得满脸通红咬牙切齿,但是奈何对方人多势众,冲击了几次都被人扔了出来,只能站在门口破口大骂,言语污秽刻薄到极点,但是把守门口的壮汉却依旧不疼不痒的站在那里,连一个眼光都欠奉。

这个悲催的小胖子,正是提前来太白居定座位的罗敷。

“几年不见,罗敷这小子还是如此不服输啊。”顾仙佛笑眯眯道。

邓新岐本来见状已经勃然大怒,但是不知为何,看到顾仙佛的笑面气却消了大半,抬起手喊道:“小胖子,滚过来。”

破口大骂的罗敷看到邓新岐和顾仙佛,终于看到了救星,胖脸一变,已经变成了一副委屈小媳妇的样子,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佛哥儿,你可回来了,你不在长安的这六年,我真是吃尽了苦头啊,是个人就敢骑在我脖子上拉屎,你看看你看看,我原先定好的位子,就被这群野蛮人给抢了去,佛哥儿,你得替我做主啊!”罗敷说的声泪俱下,丝毫没有之前气焰嚣张的样子,路人只当这个狗腿子是个仆役玩伴,谁又能想到这个小胖子的父亲正是兵部侍郎罗悠之呢。

顾仙佛伸出一只手拦住这个胖子使劲要往自己胸前蹭的肥脸,腾出另一只手像摸小狗一样摸了摸他的头发,笑眯眯道:“到后面站着。”

罗敷立即低眉顺眼的站到了顾仙佛身后,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表情。

邓新岐已经猜到了顾仙佛接下来要做什么,皱眉在其耳旁低语道:“药师,小心些,看这些贱民的打扮,应该出自江湖上八大门派之一的破剑斋,我今天早上听院中杂役说过,今天兵部尚书之子郭若飞在太白居宴请破剑斋的少主宇文飞轩,这宇文飞轩外号一丈红,据说也是天字号高手。”

“现在的天字号高手,真是越来越不值钱了啊。”顾仙佛似笑非笑的调侃道,拍拍邓新岐的肩膀,道,“放心吧顾兄,我不亲自出手。”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顾仙佛从不远处的人群中看到了两个略微熟悉的人。

这两个人,几个时辰前还被他用匕首威胁过。

顾仙佛能看到他们,他们自然也能看见顾仙佛,本来这两名大内侍卫一个正在逗弄手里的促织,一个在吐沫横飞的和一名商人砍价,看到顾仙佛之后,均是一愣,手足无措的僵在原地。

顾仙佛笑眯眯地招招手。

两名大内侍卫便放下手里的活计,低眉顺眼地跑了过来。

“叫什么名字。”顾仙佛双手背在身后,柔声问道。

左边看起来略微机灵点的大汉抱拳:“回大少爷的话,在下张三,他是李四。”

“……好名字。”这两个雷人的名字让顾仙佛笑容一滞,顿了一会才说出这三个字。

张三苦笑一声:“小的这名字是老爷给改的,老爷说……说贱命好养活。”

顾仙佛不屑一笑:“他?他是怕记不住你们的名字吧。”

张三李四不敢在此事上发表任何意见,唯有陪笑,顾府里谁都知道这句贱名好养活是无稽之谈。若真是如此,为何您给你家大少爷取了个如此吞天纳地的名字?

李四憨厚,抱拳瓮声瓮气的说:“敢问大少爷有何吩咐?属下二人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赴汤蹈火倒不至于。”顾仙佛冲太白居扬起下巴:“冲进去,哪桌最嚣张,给我打哪桌。”

“诺!”

张三机灵,闻此言大喜过望,应了一声二话不说转头就向里面冲去,李四木讷,脑筋转的没有张三快,但是他却知道不论什么事跟在这个兄弟身后是绝对没问题的,因为自己想到的,张三早想到了;自己没想到的,张三肯定也想到了。

两条大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太白居的大门口冲去,本来拦在门口的那些趾高气扬的壮汉一个照面就倒下一半。这二人出自大内,都是货真价实的地字级高手,张三弱一些,为地字下品,但胜在身法灵活,手段毒辣;李四则是在地字上品浸淫数年的高手,体内真气浑厚无比。这二人的组合,可不是那些徒有其表的家丁能媲美的。

当李四把虎视眈眈的目光转到那些还能勉强站着的家丁身上的时候,张三已经身形一晃,窜到了太白居里面,还伴随着一声大吼:“***,这里面谁最嚣张给老子滚出来!”

随后,便传出一支由怒骂、拳风、刀出鞘、桌子倒地凳子乱飞等汇集在一起的曲子。

“佛哥儿,你这俩手下好功夫啊。”罗敷在顾仙佛背后探出半个脑袋,半是艳羡半是吃惊的说道,“看这架势,得是地字高手了吧。”

邓新岐哈哈一笑:“算你还有点眼力,这两人我之前在宫里见过,货真价实的地字高手,在宫里也是小有名气的。”

“什么时候我也能有这么厉害的手下啊,那我得多风光啊。”罗敷羡慕的长叹道。

邓新岐一合折扇:“会有的会有的。”

罗敷眼前一亮:“真的?什么时候?”

邓新岐诚恳地看着他:“下辈子。”

罗敷被噎得涨红了脸,顾仙佛哈哈大笑,在心里却算着时间。

果然,不多时,太白居内的混乱结束。

张三被人一掌击出大门口,李四飞身而出,接住张三,庞大的身体倒退了五六步才稳住身形。

放下张三,简单查看了下他的伤势并无大碍后,李四怒喝一声,便想再次冲入太白居。

“住手。”顾仙佛笑眯眯地喝住手下,目光投向大门。

李四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散去掌上真气,向顾仙佛施礼后转去照拂躺在地上的张三。

在遍地的呻吟声中,一行青年才俊举步而出,为首的一人相貌俊俏与邓新岐不相上下,一身白衣更是平添了几分儒雅,只是一双丹凤眼,却略微有些狠毒的色彩在里面流转。

“我当是谁,原来是顾兄到京城了,早知如此,愚兄肯定要设宴好好招待顾兄,今天把太白居这雅座让给顾兄又何妨。”白衣青年微笑着向顾仙佛见礼,虽说话语客气,语气却极其淡然,字里行间轻佻之色更是显而易见。

是到,不是回。

京城早不是你的地盘了,你到这里,便得遵守这里这的规矩。

这就是与顾仙佛六年不见的怀远大将军之子徐少棠拿出的的一个下马威。

顾仙佛拱了拱手,笑容话语却极为诚恳:“见过徐兄,不知六年不见,你姐姐的身体如何了。”

此话一出,邓新岐罗敷哈哈大笑,徐少棠白皙的脸庞却面如猪肝,瞳孔中狠毒之色愈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