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重生楼兰当王子

更新时间:2020-09-21 21:22:56

重生楼兰当王子 已完结

重生楼兰当王子

来源:落初 作者:飘逸的墨痕 分类:历史 主角:罗布泊小舟 人气:

《重生楼兰当王子》作者:飘逸的墨痕,历史类型小说,主角:罗布泊小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跨越千年的灵魂穿越,总有些情义无法忘怀,总有些温暖需要守护,金戈铁马,西域烽火,狼烟四起,风雨飘摇之际,江山如画,美人折腰…这是一个争霸西域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尉澜一行人继续上路,这里有牛羊食物又有狼群,而且岸边也有不少打斗的痕迹,自然不能停留。

尉澜和云朵回到马车之中,剩下的放心交给马川,相信他会找到一个安全的露宿地点。

“驾~世子,前面五里处有一座费旧的小城,还有几间废旧房屋,我们到了那里再休息如何?”马川赶着马,对尉澜问道。

“好,一切你决定就行,这一路之上在哪休息,在哪过夜,你来定就好,我相信你。”尉澜淡淡回道。

回楼兰还要不少时间,这里不是两千年后,他自然不知道曾经存在过什么,能处理的自然就是马川了。

看到随处有狼群,肯定是危险重重,可能还存在自己没听说过的野兽。

一路上若能趋吉避凶,安全到达楼兰,尉澜可是全指望这位大叔了。

“多谢世子信任,我们每日行走百多里,十二三日就可以到达楼兰城了,就再也不用露宿野外了。”马川脸上带着笑意,往口中灌了口水。

现在只是下午时分,离天黑还有几个时辰,足够他们马车行走五里的路程。

“十多日就可以到?我们一日行走了多少路程?这里离国城还有多远?”尉澜询问道,马车行走了一天,到底走了多长他也不知道。

但记忆中阳关距离楼兰千六百里,就算每日行进百里,也需要半个月以上啊,怎么十二三日就可以到达了呢,难道历史有错?

“世子,今日我们行程已经超过百里,国城距离阳关一千四百余里,若是按马车行走,我们要走上半个月,可若我们骑马就可以快很多,甚至不用十日就可以到达国城。”马川回答道。

尉澜了然,不过脑中想起,楼兰是本名,后来迁都扦泥城,改名鄯善,似乎还是自己这父王改的。

看来古人并未欺骗我,应该这次去的是最古老的楼兰城,而非汉朝时,迁都的扦泥城,似乎来到了混乱时期的楼兰……

楼兰王去世,昭他父王回去继承王位,可他父王并未回去,按照历史,应该是他素未谋面的三叔继位,而且在继位后不久会死去,接着是他的大伯继位…那个在匈奴做人质的王子安归,因杀汉使,被刺杀,最后才到自己父王继位……

尉澜摇摇头,理清记忆,本想做个悠闲王子,可按照历史记忆,好似生长在动乱之时。

但想到自己父王继位后能够平静,尉澜稍稍放心。

这历史经过两千多年,谁能认证,谁敢说历史记载都是真的。

他心中在想,不过也没什么不管如何动乱,关自己什么事,若真到自己头上,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这一世是赚来的,不负卿就是!

“马叔,现在的国王是谁?”尉澜想要进一步了解楼兰的情况,问马川自然再好不过,楼兰城国不大,关于国王的消息肯定一国之内人尽皆知。

然而旧王老去,新王继位,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楼兰也不例外,只是尉澜还不知道这新上位的王是谁。

“现在继位的是阿布拉王,他是您父王的三弟。”马川稍稍迟疑,并回道。

平日里从不问国事的世子,今日怎么问起这个来了,难道王爷派他回来另有任务?

不过还是算了,不管如何,护世子安全便好,其他事与我无关。

马川心中刚有猜测,却又不敢猜测,臣子怎能猜测主子的意思呢。

他终究是这个时代的人,中心的仆从服从命令为天职,只要主子不发话便不敢过界,极为安分守己。

“知道了,那现在国内形式如何?”尉澜问道,心中却暗暗惊讶,历史书中似乎记载的有些确有其事。

古人诚,不欺我也!

“国内如今处于相对安稳状态,有些忧伤气氛,王为我们换来了太平,可王走了,我们都极为怀念。”马川语气有些伤感。

毕竟自己也享受着这太平幸福的日子,眼中有着深深的追思。

听马川的语气,尉澜想不到这逝去的楼兰王如此受民众爱戴,难怪能当那么久的王。

“确实可惜,不过王也希望我们过得好一些,你就不要再悲伤了。”尉澜劝到,他对死去的楼兰王并感情,顶多是敬畏而已。

一个人为护一国民众太平而送出两个王子做人质的王,他的伟大,尉澜不会否认,心中深深地佩服,若换做自己,绝对做不到。

马川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也不反驳尉澜的话,毕竟尉澜是在汉朝王都长大,自然不懂楼兰王为国所做的一切。

云朵一直听着两人谈话,时不时眼睛转动,虽然听不懂什么,但是可以学着说,日后公子一教便可知道意思了。

经过两个时辰的慢慢颠簸,炎日消失了光辉,终于出现几间破旧的房屋,还有一些残留了的崩坏城墙,一些残木断亘。

“世子,我们到了。”

“嗯。”尉澜拉着云朵,依旧不放手,云朵则没有了那么多不习惯,显得自然了许多。

这里可是公子说了算,自然不会有人指责,没人指责那是对的,那干嘛不牵着公子的手呢。

她是一个纯洁的少女,心如外表一般,一尘不染,尉澜每每一看,都不舍撤去眼光。

只见地面上坑坑洼洼,有几间房子都是泥土堆积而成,最多的只有三面墙壁,没有门口和房顶盖着,这哪里是房子,显然就是几堵围墙。

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如此露宿,总不能在马车里吧。

经过一夜,尉澜也感觉到,这里昼夜温差也是极大,若是夜里不烤火,自然受不了。

马车之中原本有着丝绸被袄,记忆中早就因为太热而丢掉,尉澜自能暗骂一番。

若有被子,自己倒是可以和云朵在马车里滚床单,不说做点什么,晚上搂着美女睡觉也能暖点啊。

没办法,尉澜也只能将就将就了,把马车卸了,让马放松放松,马川把马牵到远处的一根烧焦的木干拴好,就开始找一些残留的碎木生火。

尉澜看着残破的城墙,心中莫名起来,想到后世的历史中写着,‘西域三十六国战乱不断’,这里极有可能就是一个已经被毁灭的国度。

不说国度,但至少有着它的故事,这座城掩埋的故事,难怪后世考古那么难,如今都难以考究,何况经过千年风化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