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第一保镖

更新时间:2020-09-24 23:10:38

三国第一保镖 连载中

三国第一保镖

来源:落初 作者:最后的烟屁股 分类:历史 主角:樊稠西凉兵 人气:

《三国第一保镖》是最后的烟屁股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三国第一保镖》精彩章节节选:押镖、护卫只是保镖的低级境界,保镖的最高境界是保国安邦。现代小青年穿越到东汉末年一个被雷电劈死的镖局少镖头身上,却因祸得福,获得了一身功力,正巧遇到中常侍张让等人挟持皇帝出逃,在关键时刻出手救驾,以救驾之功步入朝堂,保少帝、斗董卓、戏诸侯、定关中,挟天子以讨不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帝抬了抬手,“刘义士平身!”

“谢陛下!”刘成又高呼一声站起身来。

少帝问:“刘义士,昨日你救驾有功,想好要什么赏赐了吗?”

刘成反问:“不知陛下有何可以赏赐给草民的?”

文武大臣中有不少人见刘成这么问,都笑了起来。倒是有人很不高兴,认为他不该这么问,应该谦虚一点,皇帝赏赐什么,他接受就是了。

站在少帝附近的陈留王刘协用稚嫩的声音说:“官位、爵位、财物、田地和奴仆,刘壮士可以从这些当中选择,只要刘壮士选得出来,皇兄就赏赐得起!”

刘成马上说道:“那我还是选择做官吧!”

“哈哈哈······”朝堂上文武大臣们顿时轰然大笑,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人,竟然开口就找皇帝要官做,而且说出这话也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刘成见所有人都笑起来,顿时有些“恼怒”,瞪着这些人怒道:“笑什么笑?是陛下要赏赐我,是陈留王要我选的,我选做官有什么错?你们要是不贪图官位,还站在这里作甚?”

大臣们见他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也不跟他计较,只当他是一介草民陡然得了天大的好处无法适应,只见卫尉杨彪站出来对少帝拱手躬身行礼道:“启奏陛下,既然刘成要做官,那就赏他一个官做,河南尹府中有一些空缺,先让他做个小官学学为官之道,若有才能,再升迁不迟!”

少帝正要答应,坐在身侧的何太后附耳过去低声道:“辩儿,昨夜你也看见了,这刘成的武艺不错,颇有胆色,如今我们娘俩在中已经没有可信和可用之人,皇宫内外不是董卓的兵马就是世家的人,还有些墙头草摇摆不定,你二舅舅又被世家看着,脱身不得。除了闵贡之外,哀家和你就没有其他人可以用了。我等如不培植一些亲信,接下来如何能保存自身?哀家认为可以把刘成留皇宫当任羽林中郎将,护卫我们母子二人!还有,刘协那小子别看年纪小,其实心眼多着呢,要防止他拉拢刘成!”

刘辩本身没什么主意,性子又柔弱,又是自己母后的建议,当即就答应了,对群臣和刘成说道:“刘成,朕昨日见你武艺不错,皇宫之中正缺乏得力护卫,你就留在宫中护卫朕和母后的安全,朕册封你为羽林中郎将,统领羽林卫,进爵安邑伯,赏赐锦缎十匹、百金!”说罢就起身走下丹陛。

太监潘隐当即高喊:“退朝——”

从一介平民一下子有大臣本想反对,但此时皇帝已起身走了,只能纷纷下拜高呼:“恭送陛下!”

刘成有些傻眼,这不对啊,我还没答应呢!再一看董卓,那夯货竟然没有反对,他转念一想,马上明白了,董卓现在手里只有几千兵马,与洛阳西园八校、城门校尉部以及一部分北军加起来几万人马相比,实力有些弱,而且守卫皇宫的禁军昨日早就被袁绍、袁术和王匡等人杀散,死伤无数,现在皇宫之中原来的兵士只怕没剩下几个了,羽林中郎将的职位虽然不低,羽林军在昨夜早就被杀散了,现在他就是一个光杆司令、没有一个手下的保镖头子。

刘成回过味来,甩手打了自己一记耳光,心中暗骂,搞来搞去,到头来还是没有摆脱保镖的身份啊!

大臣们转眼之间走了个精光,刘成还在恍惚之间,一个太监就走过来说道:“刘将军,太后有请!”

“太后?”刘成想起刚才何太后在刘辩耳边嘀咕时的情景,猜测刘辩刚才对他的封赏只怕是何太后的想法,看来何太后也明白皇帝和她的处境很是不妙,想要拉拢和培植一些势力对抗外臣。

他思忖片刻答应道:“请公公引路!”

在太监的引路下,刘成在御花园中七弯八拐来到一处凉亭,何太后正坐在凉亭的长椅上给面前池塘里游动的鱼儿喂食。

刘成上前拱手躬身道:“刘成拜见太后!”

“刘大人,你现在应该自称臣了,羽林中郎将可是秩比两千石的大臣!”

何太后说着把剩下的鱼食全部丢进池塘里,转身过来拍了拍手看着刘成,打量了一番问道:“刘成,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怎么情愿当任羽林中郎将一职,不愿意护卫陛下和哀家的安全,不想奉诏吗?”

这何太后长得倒是美貌非凡,年岁还不到三十,正是一个女人最美貌的时刻,但刘成此刻却全完没有欣赏的心情,他顿时苦笑不已,说道:“太后娘娘啊,您这可是把我害苦了,我是想做官,可我不想做皇宫的官啊,再说这宫中禁军已经没几个人了,我一个郎中更是一个光杆而已。昨天我杀了那么多西凉兵,这事迟早会被董肥肥查出来,我留在这皇宫就太危险了,太后您还是行行好,请陛下重新下一道旨意,让我外放为官吧!”

何太后脸色一冷,盯着刘成道:“哀家只想问你,是否不想奉诏?”

不奉诏?这罪名可大了,只要说是,马上就要被拉出去砍了脑袋,刘成可不傻,连忙下拜行礼道:“臣不敢,臣只是不想让董卓以臣为借口针对陛下和太后娘娘!”

何太后缓缓起身,向刘成走来,也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的,脚下竟然一软,“啊呀!”惊叫一声向刘成扑来。

刘成慌忙之中本能的伸手将她抱住,只感觉一阵香气扑鼻,入手之处的肌肤滑腻如软玉,此时他才发现这何太后身量竟然如此之高,真可谓是身材高挑、丰满润泽,又想起史册记载何太后身高七尺,现在一看,果然不假。

娇躯抱在在怀,刘成竟然有些心荡神摇,无法自持,差点就当场出丑。

何太后在昨天对董卓的威势和不臣之心已经看得极为清楚,这厮见了皇帝竟然不下马参拜,还大声喝问谁是皇帝,这样的人岂是良善之辈?她知道她必须要找一个得力人手待在皇宫护驾,否则指不定董卓会干出什么事来,而刘成背景干净,身家清白,又武艺高强,还有那么一点英武,正是合适的人选。

她俯身凑近刘成,吐气如兰,一字一句道:“刘将军,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以为外放为官董卓就找不到你,就拿你没办法了吗?逃避可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哀家对宫外那些大臣都信不过,信得过的也不可能待在宫中护驾,只有你背景清白,还有一身本事,哀家和陛下已经是孤儿寡母了,难道刘将军就忍心看着哀家和陛下遭到董卓和宫外那帮大臣的欺辱吗?”

刘成瞬间惊出一身冷汗,不是被何太后前面那句话吓的,而是何太后的用心,她这是在用美人计!

他心里明白这何太后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这个女人可不是一盏省油的人,她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想把他拉拢在身边,利用他而已,但是如果他没有被人利用的价值,那说明他也没有能耐。

行,既然你想利用我,我也来利用你们!刘成思忖片刻后对何太后说道:“太后,臣愿意当任羽林中郎将,愿意护卫陛下和太后的安全,但以臣一人之力无法抗衡董卓,陛下身边的守卫力量太过薄弱,今陛下和太后那些守卫士兵的都是闵贡和卢植的人,这两个人应该可以信任,但是兵力太少,皇宫已经在董卓的掌握之中,就凭这不到两百人抗衡不了董卓的几千人马,所以臣需要补充羽林卫的人马,否则就凭臣无法与董卓对抗!”

刘成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抢在董卓控制洛阳城中全部兵权之前控制一部分兵马进行自保,否则他即便在皇帝身边也只能是待宰的羔羊。

而且他的敌人不止是董卓,还有淳于琼,淳于琼又是袁绍的人,所以袁绍也即将成为他的敌人,不论是董卓还是袁绍,都是他目前惹不起的人,这两人都有兵权在手,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何太后听了刘成的话知道这就是现实情况,但她又没有好的办法,她之所以要拉拢刘成,是因为刘成的背景干净,而且武艺高强,是一员难得的猛将,她根本不相信董卓和外面那些大臣们,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后,她看得很明白,那些世家之人嘴上说什么主辱臣死,实际上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只顾自己的利益,只要对他们不利,他们随时都可以换皇帝。

她的大哥何进死了,母亲舞阳君在宫外,又没什么势力,二哥何苗被何进的部将盯得死死地,根本指望不上,目前刘成是她唯一能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她问道:“刘卿可有法子扩充皇帝的护卫力量?”

刘成思索片刻道:“太后,若能得陛下一道旨意,臣可携陛下圣旨出宫收了西园右校兵权以充作宫禁护卫!”

何太后秀眉皱起:“为何只收右校兵权?其他几校和北军难道就不能?”

刘成前身在洛阳城内也是消息灵通之辈,又经常在外走镖,知道洛阳城内的一些情况,他道:“太后,此时洛阳城内外除了董卓带来的人马,还有城卫军、西园八校和北军一部。陛下已经任命了伍琼为城门校尉,伍琼又是董卓举荐的,我怀疑伍琼是董卓的人,所以城卫军肯定动不了”。

何太后大惊:“什么?哀家岂不是弄巧成拙?”

刘成继续道:“北军一部分目前驻扎皇城以北,剩下的被皇甫嵩统带在关中驻扎与韩遂等人对峙。大将军一死,您的弟弟车骑将军何苗就成了这支大军的统帅,以太后您目前的情况来说,调北军一部入宫负责宫禁守卫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朝中大臣肯定不会同意,他们可不想再来一次外戚专权!”

“西园军自从蹇硕和大将军相继被杀,上军、下军、护军大部兵权落在了大将军的部将王匡手中,典军只负责军纪,人数不多,起不到多大作用。中军是袁绍掌握,袁绍乃是世家代表人物,不可用。据说王匡认为大将军之死乃车骑将军何苗勾结张让等人所致,又认为太后保持了默许态度,因此他对车骑将军和太后都很愤恨,所以此人也不可信!而且此人手中兵马太多,实力很强,轻易动不得!”

“护军之中又分为四部,左校、右校、助军左校和助军右校。其中助军左校尉赵融、助军右校尉冯芳、左校尉夏牟都是车骑将军何苗的人,右校尉淳于琼是袁绍的狗腿子!”

“我们唯一能打主意的只有右校,校尉淳于琼昨夜纵兵在城内烧杀掳掠,造成大批百姓死伤、房屋被焚毁,而且他在臣来宫中之前已被臣打成重伤,不能理事,只要我们速度够快就能掌握这支兵马,只有淳于琼有把柄落在我们手上,而且这支军队的士兵们大部分都参与了劫掠,此时肯定是心中惶惶不安,害怕朝廷追究,只要陛下下旨赦免,再加上臣的努力,定然可以让他们归心!”

何太后抬眼看了看刘成,仔细观察一番,她发现这刘成身量高大,颇为魁梧,长得也很有些英武,没想到此人竟然有这番见地,她嘴角露出一些笑意,问道:“淳于琼与你有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