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娇妻如云

更新时间:2020-03-14 15:45:06

娇妻如云 已完结

娇妻如云

来源:落初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分类:历史 主角:沈傲张公子 人气:

《娇妻如云》由网络作家上山打老虎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沈傲张公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史上最具艺术天赋的大盗,穿越到了北宋徽宗四年。身为祈国公府仆役,沈傲很欢乐,知识改变命运,智商决定前途,什么都是浮云,看我只手遮天。玩的是艺术,讲的是品味。伪作最好的名画,写最漂亮的行书,不走寻常路,会忽悠才是王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Chun儿忍不住笑了,到了院墙的角落,Chun儿道:“这里寻常没有人来,我去找火折和调料来。”

沈傲在四周寻了些柴禾,拔出随手带的一把匕首,抓出鱼来去鳞破肚。毕竟是穿越人士,人生地不熟,往往多留了几个心眼。所以随身携带以防不测的匕首此刻帮了大忙,Cao着匕首或削或割,熟稔极了。

杀鱼和雕刻其实并没有不同,在沈傲眼中,杀鱼也可以成为艺术,他这个人虽然极力表现出玩世不恭的样子,可是本心上却是个细致入微的人。片刻功夫,便把四条鱼处置的干干净净。

擦了擦汗,沈傲坐在树墩上歇了歇,回想了这几日发生的事,仿佛做梦一样。不过现在的感觉不错,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从前是大盗,四海为家,那个时候他追求的不是单纯的钱财,而是一种刺激。

“只是,现在自己追寻的是什么呢?”

沈傲很难得长吁短叹,还没有抒发完他的‘情感’,Chun儿便带着许多小物事来了。

沈傲接过Chun儿手里的小物件,一样样的清点,随后便将鱼儿串起来,升了火,熟稔的翻弄。Chun儿帮不上忙,窘着脸托着下巴蹲在一旁看。

火焰跳跃起来,淡黄的火苗正好触及鱼肉,吱吱作响。

一股淡香传出,沈傲不疾不徐的开始挥洒些盐巴进去,逃亡时风餐露宿,使他的烧烤技巧提升了几个档次,火苗炙烧的部位逐渐变得金黄,沈傲随手翻过一面,一边道:“Chun儿,吃过烧烤吗?”

“嗯?”Chun儿一时愕然,方才她失了会神。沈傲不管是作画还是烧烤,那一副自信满满、认真细致的样子,都让她有些着迷。此时见沈傲的目光落过来,脸颊羞红起来,低垂着头道:“沈大哥说什么?”

“前言不搭后语,小妮子在想什么呢?”沈傲嘿嘿一笑,鱼肉差点儿烤焦了。

等一通忙活下来,沈傲捏着一条鱼放到Chun儿身前:“尝尝本小厮的手艺。”

Chun儿很矜持:“我不饿。”

“不饿?”沈傲觉得自己一番苦心当了驴肝肺,很痛苦很伤心的样子。Chun儿见状,连忙又说:“我吃一些。”

贝齿轻轻咬了一口,Chun儿亦感觉到一种别样的鲜美,尤其是那流出来的肥汁,很出味。沈傲大快朵颐起来,好久没有沾过肉腥,难得今天开个小灶,自然没有客气的必要。

“好吃吗?”

“好吃。”Chun儿很干脆的回答。

“那下次我们再来。”

“啊……”Chun儿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连忙说:“不……不了。”

沈傲大笑,Chun儿慌乱的样子别有一番风味。

这时,一个人负着手过来,这人穿着件洗的浆白的儒裙,三旬上下,鄂下一缕稀须,一副很颓废的样子。只是那一双眼睛仿佛隐隐流出色泽,一张一阖之间闪动着孤独和冷傲。

他走到篝火边正对着沈傲盘膝坐下,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伸手便抓了一条鱼往口里塞,以至于连油腻都不理会了。

“哪里来的疯子?”这人的举动让沈傲目瞪口呆,见过不要脸的,还没有见过比自己脸皮更厚的啊,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算不算占自己的便宜?

沈傲愣了,一时之间也不知该怎么反应。就在这个功夫,这老头已是将一条烤鱼解决了,一点都不怕烫。

他慢悠悠的掰下一根鱼骨,气定神闲的剔着牙,口里含糊不清的道:“油腥味重了些,味道尚可。”

这句话是他一个字一个字从口中蹦出来的,仿佛沈傲能得到这样的评价,应该很激动才是。

沈傲激动是没有,愤慨有一肚子,若不是看他弱不禁风,真恨不得给他两拳。

Chun儿在一旁拉着沈傲的袖摆子,低声说:“沈大哥,他是陈济陈先生。”

陈济?没有听说过,沈傲很恼火的道:“管他是谁,白吃白喝还占理了吗?”

怪人望了沈傲一眼,一边舔舐着鱼骨,一边含糊不清的道:“小子无理。”

“大小子无理!”沈傲不理会一旁使眼色的Chun儿,争锋相对。

怪人很蛮横,沈傲比他更蛮横,这是沈傲的做人原则,从来不肯吃亏。

怪人愕然,放下鱼骨,危襟正坐道:“鄙人姓陈,还未请教。”

“姓沈。”

“鄙人单名一个济字。”

“老子单名一个傲字。”沈傲将傲字咬的很重,别有深意。

陈济茫然:“沈傲?没有听说过。”

“我也没有听说过你。”沈傲微微笑。

陈济很惊愕的样子:“你竟没有听说过我的大名?”

“没有,没有……”沈傲觉得这家伙脑子有点不正常,拉着Chun儿要走。

陈济坐不住了,拦住他:“天下人都知道陈济,为何你独独不知?”

沈傲捏着Chun儿的柔荑,挺着胸理直气壮的道:“天下人关我屁事,不要挡道。”

陈济面子挂不住了,很受伤的样子:“你读过书吗?”

沈傲道:“读过。”

陈济痴痴的伫立着不动,喃喃道:“他读过书,莫非真不知我的大名吗?”说完很懊恼的样子,摇头苦叹道:“看来世人早已忘了陈济,忘了……这才几年光景……”

他昂起头,见沈傲又要走,扯住沈傲道:“先别走,我考考你。”

“考校我?”沈傲来了劲,叉着手道:“放马过来。”

陈济昂头,随即脱口道:“‘昧昧我思之’何解?”

“妹妹我思之?”沈傲茫然,心里想:“这家伙不但好吃,看来还急色,你思妹妹也就算了,当着Chun儿的面一本正经的说出来做什么?很无耻啊。”

陈济见沈傲茫然,便喜道:“你根本就没有读过书。”

沈傲道:“思妹妹和读书有什么关系?”若说做诗词、作画什么的,沈傲倒是可以照抄一些,凭着他精湛的画技和记忆足以惊动四座。可是之乎者也的东西他却一点不懂。

陈济冷笑道:“昧昧我思之,语出《尚书·秦誓》。这里的“昧昧”,表沉思貌,有暗暗的意思,“昧昧我思之”,也就是“我心里暗暗地思索着。你这不学无术之人,快走,快走,不要惊扰了我的兴致。”

沈傲这才明白,原本他要走,现在人家拦着他,他却不走了。

陈济已是厌烦了,挥手道:“快走。”

沈傲放下Chun儿的手,微微笑:“我不走了。”

陈济道:“这是为何?”

沈傲道:“我要和你比一比。”

“哦?”陈济满是蔑视,心里说:“此人未读过四书五经,也敢在班门弄斧。”口里道:“比什么?”

沈傲最受不得旁人这种眼神,好胜心起,非要给这个怪人一点厉害尝尝不可,道:“之乎者也的酸文章鄙人没有兴趣,不如就比做诗词吧。”

“诗词?”陈济冷笑:“未读过四书五经也敢作诗?”

沈傲抱着手,很轻快的样子:“怎么,你不敢?”

………………………………

为什么没有人给推荐票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