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曹贼

更新时间:2020-05-19 11:14:21

曹贼 已完结

曹贼

来源:落初 作者:庚新 分类:历史 主角:曹友学曹汲 人气:

火爆新书《曹贼》是庚新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曹友学曹汲,书中主要讲述了:新书宋时行已上传,欢迎大家收藏  ————————————————————————  2011年,庚新倾力打造,一个小曹贼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入夜后,气温陡降。

寒风呼号不止,卷起漫天风尘。

差不多在亥时前后,鹅毛大的雪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在瞬息间,将天地染成白茫茫一片。

这是南阳郡入冬以来的初雪,雪势很大。

只见千里银装素裹,在漆黑的夜色中,透出一丝凝重庄严之气。

到夜半时,风渐渐停息,雪势也随之减弱……

一行车队自东边徐徐行来,车队前后,有身着大氅的骑士护卫,由远而近,越来越近……

“仲业,到哪里了?”

马车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一名骑士催马过去,在马背上微微欠身,“元安先生,过了前面的溪水,就是羊册镇了!

这么大风雪,恐怕也不方便继续赶路。不如进羊册镇休息一下,待天亮再启程赶路?”

车厢内沉默片刻,接着就听见有人窃窃私语。

片刻后,只听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算了,还是别去打搅地方了,否则又是一桩麻烦事。我记得羊册镇外有一个车马驿,早些年便弃之不用。不如今晚就在那驿站里歇脚,待雪势停息,咱们即刻启程……德Cao,你以为如何?如此雪夜,咱们索Xing煮酒畅谈……此次回转襄阳,老夫已决意回鹿门山中隐世。我那位兄弟劝说我许多次,以后再见面,怕就难了。”

“元安先生美意,德Cao焉敢不从?

风雪煮酒,也是一桩美事……呵呵,只可惜祖文先生不在这里,否则的话,定然更加快意。”

“你让那老货出山,恐怕是没可能喽!”

车厢里传来一阵大笑声,紧跟着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仲业,咱们今晚就在羊册驿歇脚。”

“喏!”

车外的骑士欠身应命,而后口中发出一连串的呼哨声。

十余骑纵马从车队中冲出,朝着远处急驰而去。只听马蹄声阵阵,很快便消失不见。骑士勒马在原地打了个盘旋,看车队并没有出现混乱,这催马跟上,随着车队沿大路,缓缓行进。

羊册镇,为比阳县治下。

进入羊册镇以后,就等于是到了刘表的势力范围。

建安元年,天子逃离关中以后,西凉大将张济见关中残破,于是带领部下离开关中,来到荆州。

而后,张济在争夺穰城的战役中,中箭身亡。

张济的侄子便趁机接掌了兵权,成为这支西凉军的主帅。张绣当年是董卓麾下的一员大将,离开关中的时候,便有建忠将军的封号。而此时,曹Cao迎奉天子,得到了正统之名。特别是随着曹Cao迎奉天子后,将势力范围转向豫州,相继攻取了颍川陈国等地,是刘表顿感压力。

宛城,距离许都很近!

刘表在谋士蒯良的建议下,将南阳郡一分为二,割出十七县交给张绣,供他休养生息。

不过,可别以为刘表是出于什么好心。

他让张绣驻守宛城,一方面是想要张绣成为荆州的屏障,另一方面则希望张绣和曹Cao二虎相争。

为了表示诚意,刘表还下令从棘阳撤走兵马,作为双方的界城。

当然了,所谓撤走兵马,并不是完全没有防范。刘表大将邓济驻守新野,麾下有精兵过万,为的就是防范张绣。从新野到棘阳,骑马可朝发夕至。而且棘阳有望族,对张绣这种外来户素来敌视。张绣初至南阳郡,立足未稳,当然也不敢轻易和刘表为敌,索Xing结成盟友。

而刘表是汉室宗亲,素有威望。

勿论是曹Cao还是袁术,都不敢轻易和刘表开战。

这也使得荆州在刘表的治理下,渐渐恢复平静。虽然说不上路不拾遗,可一路过来,也算安全。

车队沿着大路行进,远远就看见了羊册驿的影子。

骑士在马上挥手,示意队伍加快速度。可就在这时,只听远处传来一阵兵器的撞击声,隐约间,似有人在搏斗。一匹快马从驿站方向疾驰而来,在骑士马前停下后,拱手道:“将军,驿站被人抢先占居。我等试图将其驱赶,不成想对方手中持有兵器,暴起反抗,还伤了两个兄弟。”

骑士蒙着遮风巾,看不清楚相貌。

只露出若星辰般璀璨的眸子,闻听部下禀报,双眸不由得一眯,闪过一抹寒光。

“随我一同前去观看。”

说着话,他催马就往前走,在经过一辆马车的时候,骑士突然探手抓住一杆竖在马车上的长枪。

几十名骑士立刻跟上,眨眼间便来到驿站门口。

这驿站,原本归羊册镇管辖。但由于种种原因,后来便被撤销了。

一个独立的小院,里面有一排房舍,还有一个废弃的马厩。几名骑士正站在院子里,和一个黑壮的彪形大汉站在一处。蒙面骑士勒马观瞧,只见那大汉身高大约在八尺上下,粗壮结实。身穿灰色短衣襜褕,外面罩着一件棉袍。掌中一杆双股钢叉,舞得风雨不透,呼呼作响。

而己方的骑士,虽占据人数优势,却奈何不得那大汉。

相反,随着那大汉的一声声怒吼,钢叉划出一道道寒芒,逼得骑士不断后退,渐渐不支。

在屋檐下,还站着四个人。

其中一个身高八尺有余,生的面皮黝黑,膀阔腰圆。

他手里拎着一支大铁锤,好像是用来打铁的锤子……粗略扫了一眼,估计这锤子的重量,当在六十斤靠上。

骑士眼睛一眯,心道:这是哪儿来的两个好汉?

目光从那拎锤汉子肩膀越过,就见一个妇人,半蹲在屋檐下,一手搂着一个孩子,另一只手则攫住一个孩子的胳膊。

好像是一家人?

骑士心里有些疑惑,忽闻院子里传来巨吼。

钢叉壮汉在雪地上突然旋身转动,一式夜战八方,将三名骑士逼退。

“好汉子,休要猖狂,先吃我一枪……儿郎们,退下!”

骑士纵身从马上跳下来,抄起长枪,垫步拧身就冲进院子。几个同伴连忙后退,只见他大枪一抖,阴阳把一合,扑棱棱一枪刺出,快如闪电一般。大枪挂着一股风声,呼的就到了壮汉跟前。

壮汉眼睛不由得一眯,撤步向后退了一步,钢叉横在胸前向外一推。

只听铛的一声响,骑士手中的大枪立刻被崩开,可那壮汉也是脚步虚浮,噔噔噔连退数步。

不等他站稳,骑士大笑一声,健步向前。

手贴着枪杆滑动,抓住枪杆中央,手向下一压,顿足大喝。

大枪呼的转动,狠狠的砸了下来。壮汉眉头紧蹙,一咬牙,钢叉向上一举,咔嚓正锁住了枪杆。这枪杆是锁住了,可那大枪上传来的沉重力道,却让壮汉不禁身子一颤,脚下发软。

骑士哈哈大笑,“汉子,你上当了!”

长枪陡然在他手里转动,金铁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那骑士横身跨步,身随枪走,向外一扭……

钢叉好像被长枪锁住了一样,壮汉再也无法抓住钢叉,一下子脱手飞出。

不等壮汉反应过来,那骑士快步上前,一记窝心脚,狠狠的踹在壮汉的胸口上。把那壮汉给踹的,一屁股坐在雪地里……骑士反手轮抢,大枪呼的刺出……一旁观战的黑汉和妇人,不由得失声惊叫。

壮汉也不由得眼睛一闭,心道一声:完了!

可等了半天,却不见有什么动静。

壮汉睁开眼睛一瞧,只见明晃晃的枪尖,就在他眼前晃动。

“大丈夫可杀不可辱,俺打不过你,你杀了俺就是,何苦要羞辱俺?”

骑士哈哈大笑,将脸上的风巾取下,露出一张俊朗面容。他摇摇头,突然把大枪往回一收。

“汉子,身手不错嘛!”

壮汉慢慢站起身来,盯着骑士,“却非你三合之敌。”

“既然如此,我也不杀你……只要你退出驿站,我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如何?”

“你……”

那壮汉犹豫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

“贤弟,咱们走。”

站在屋檐下的黑汉是个老实人,答应一声,把铁锤收好,从妇人手里接过一个瘦小的孩子,抱在怀里,拎起行囊就准备离开。壮汉则走到一旁,捡起钢叉,冲另一个孩子招了招手。

————————————————————

第二更奉上,拜求推荐收藏。

新书裸奔,成绩好生凄凉,还请多多支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