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极品冒牌驸马

更新时间:2020-05-22 09:41:36

极品冒牌驸马 连载中

极品冒牌驸马

来源:落初 作者:木内 分类:历史 主角:满屋子武夫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木内原创的历史小说《极品冒牌驸马》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满屋子武夫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李隆基暮年迷失,不爱江山爱美人。  杨玉环貌绝天下,祸福起因不可知。  杨国忠阴险奸诈,权倾朝野;高力士圆滑忠厚,誓死卫主;太子亨羽翼渐丰,明争暗斗;安禄山胆大包天,蓄谋叛变;郭子仪临危受命,力挽狂澜;李辅国始乱终弃,混弄朝堂。  天宝后国不将国,奸臣当道,朝权旁落,政治腐败,隐患无穷。终安史之乱,国力骤降,盛世易折,雄风不再,以致千古饮恨。  诸位且看,穷途中一小小冒牌驸马,纷乱里一混世大魔虫;天降大任,斯人何避,指点江山,美人如卷。延续盛世,兴建大唐,千秋万载,青史留名。外乎人心,内乎社稷,尽在冒牌驸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长安的繁华程度在这个时代达到了极致,这里是京都,国际性的大都市,绝对的首屈一指。在静街长乐坊十八曲,坐落着一家破旧的院落。

院子虽然很大,但却显得空旷,只有三间草坯房子,院子中间一个石台,两张石凳,如果旁边中上几棵成荫树的话,夏天还是比较惬意的,但显然院主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或是买不起树来成荫。周围院墙已经接近破败,斑驳的一塌糊涂。

此刻的石凳上,坐着一位少女。

少女一身浅绿色薄群,但颜色却不鲜艳,少女正趴在石台上,一动不动,天气还是有些燥热,阳光无情的打在她身上,她却浑然不觉般,只是静静的趴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披肩的秀发滑落到石台上,少女似乎察觉到,坐起身来,缕缕头发,此刻再去看这少女的面容,美若天仙来形容她甚至都不为过。

如果让许辰看见这个少女的话,他一定会觉得她是天上掉下来的天使,绝对的脚先着地。少女表情呆滞,姣好的脸颊因为趴在石台上而留下红色印记,她的眼睛出奇的动人,无法用任何一个词汇来形容这样的大眼睛,“美丽”?亦或是“漂亮”?反而显得肤浅。

少女的眼睛竟是红润,显然是刚哭过一般,少女抹了抹双眸,此刻的她就像一位折翼的天使,坠落在人间,悲伤的找不到回家的路,这绝不是修辞的夸张。

庆幸的是,这位天使不用找回家的路,这里就是她的家。

她叫雨墨,多么诗意的名字,可她知道,从自己小时候家里发生的那次变故之后,“诗意”这个词似乎就不会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很小的时候,她就理解了“清贫”这个词的含义,她那时觉得自己就代表着清贫,这些年来直到长大懂事她也很难体会到什么是快乐。

当然清贫里也能有快乐,她记得自己小时候最快乐的事就是父亲教她念书,给她讲故事,可是快乐总是短暂的,之后一系列的变故,让她和快乐脱了节,如果说清贫总会给人带来些什么,她觉得她唯一获得就是坚强,是的,她很坚强。

现在的这个家里只有她和年迈的母亲。

她只知道父亲以前是朝里的大官,住在比这里大几十倍的院子里,之后的变故就是父亲被流放边疆,她和母亲被赶出府邸。

于是两母女便开始了相依为命的清苦生活,母亲曾求助过以前父亲当官时的那些朋友,但无一例外,他们不是闭门不见就是谎称外出,着急的和父亲摆脱关系,那是她第一次明白什么是人走茶凉这个词。

之后的事变得简单多了,父亲在外不知生死,母亲只能揽些杂活接济生活,所以她从小就很懂事,直到近年母亲生病卧床不起,她也终于担起了照顾这个家的重任。只不过她选择了一条捷径,那就是偷东西。

她从小天资聪颖,学东西很快,这项技术已经练就的相当娴熟,虽然行窃,但她坚持盗亦有道,她只偷那些富家小姐的钱袋,有时看见沿路乞讨的乞丐她都会毫不犹豫的拿出一点钱来放在碗里,她最明白不过的一点就是处在困境中的人最需要帮助。

在她小时候她承受了太多太多,她觉得自己已经被历练了一种可怕的程度,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没有感觉,只是拼命地活着,没有目的的活着。

可是今天,就在刚刚,她被一个男人用力的攥住手时她还是吃了一惊,她行窃无数次还真没有失手过,她真的十分恐慌,可是当那个男人对她说,放回去,我不追究时,她觉得肚子里一阵怨气,她觉得那个人在施舍,她面对这个男人突然地失去了理智,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强烈的自尊心瞬间涌上心头。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事情很简单,放回去不就完了么?可是她没有这么做,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只是心里气结,当小偷是我愿意的么?你凭什么摆出一副嘴脸像对我施舍一样?

她觉得自己穷的只剩下尊严了,但绝不容许任何人践踏。

哼,臭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下次别让本姑娘碰见你!

。。。。。。。。。。。。。。。。。。。。。。。。。。。。。。。。。。。。。。。。。。。。。。。。。。。

许辰走在路上打了个喷嚏,心想这是谁在想我啊。

如果此刻许辰能听见那位美少女的心声,肯定会大喊冤枉的。

许辰被那位家丁一路领上茶楼二楼的一间雅间外,在路上询问便知,请他来喝茶的是李成器的小儿子李也。

许辰自然知道“让皇帝”李成器早就去世了,不过这位小王爷前来请自己喝茶什么用意?

也来不及多想,那家丁把许辰送至雅间门口便退了下去,许辰便是和紫儿走了进去。

这间雅间颇为奢华,里面摆了各种各样收藏品,全古檀木木质家具,高贵典雅,而此刻小王爷就坐在茶案的旁边眼睛往楼下的斗花魁场地看过去。

许辰顺着窗户往楼下看,一览无余,才明白自己莫名其妙的被带到这里,显然是刚才楼下的闹剧让小王爷认出了自己。

小王爷这才注意到进来的许辰,忙起身迎接,许辰忙道:“下官参见小王爷”身边的紫儿也是向小王爷行了个礼。

许辰觉得自己是个武状元兼职驸马,好赖也能弄个虚职,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小官,便自称下官。他也不知道小王爷现在任什么官职,反正比自己的官大。

小王爷忙摆手道:“姐夫,都是自家人,用不着行礼,我自小与皇姐亲近,这不就见外了么。”

许辰这才打量起这位小王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