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乱三国之苟怂大帝

更新时间:2021-09-05 00:39:41

乱三国之苟怂大帝 连载中

乱三国之苟怂大帝

来源:落初 作者:沧海暗殇 分类:历史 主角:赵范凌 人气:

主角是赵范凌的小说《乱三国之苟怂大帝》此文是沧海暗殇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苟,随随便便。怂,无能软蛋。苟怂——随随便便的无能软蛋赵范来到了英杰辈出的汉末三国大地,更巧的是胆小无能的他与软弱的常山真定人氏赵范合二为一,两个无能的怂货同具一身,又该怎么行走三国霸主路。数年之后,赵范立身虎牢关,望着群雄,与子龙笑言:龙哥,你看。潘凤,好勇猛啊——卒。俞涉,好勇猛啊——卒。刘三刀,好勇猛啊——卒。武安国,好勇猛啊——卒…慢着,他还有口气!话毕,子龙黑线满脸:你个怂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行了,少公子待我们如亲,尔等更要好好报答,切莫在此胡言碎语!”

颜真身为护院,勇力不用说,身份也比家丁们高一点,所以他发话,其它人都闭嘴了。

“吃完轮流守夜,谁敢拖慢,休要怪我拳头狠!”

颜真话落,一众家丁胡吃海喝起来,以至于客栈掌柜的都好奇,这入住的少公子到底是啥人,竟然对低下的家奴这么好。

入夜,颜真腰挎短刀立身赵范的屋门外,听着屋里堪比野猪的打呼噜声,颜真自顾低声:“还别说…少公子中邪后,人确实变了…”

第二天,时至艳阳高挂,几乎快晌午饭的点,赵范才揉着猪狍子脸醒来。

“哎呀呀…睡的美,真美!”

赵范伸了个懒腰,让后扯着嗓子大喊:“柳儿,柳儿,我衣服哪去了?”

一通叫唤,柳儿急急从外间进来,道:“少公子,在这呢,奴看你的衣物有些汗印,昨晚就擅自做主给洗了,这会儿又给您弄了一身新的,您试试!”

听得这话,赵范嘿嘿一笑:“呦呵,小姑娘家家的,还挺会照顾人,不错,不错!”

夸赞中,柳儿心乐,待她为赵范穿衣之后,出了阁间,食肆厅里,掌柜的早已将饭菜备好,颜真等人立身旁边等候。

赵范见了,直接道:“都坐,都坐,立着跟个木头似的,累不累啊!”

颜真粗声:“少公子先落座!”

“哎呀,没事,没事,一块吃,一块吃!”

赵范说罢下令,于是颜真、柳儿这些人才大着胆子上桌,吃起饭菜。

只是对于赵范来说很平常的一幕,在旁人看来,却非常的稀奇。

在食肆厅的对面,也有一桌人,从模样衣着来看,两人应该都是江湖上的主。

“文博兄,那人如此怪异,身为主氏,却不明自身之位,甘愿与家奴下人同桌相食,真不知道是可笑,还是可怜,哈哈!”

桌上,二旬有五的青鬓须爷们冲旁边的同伴朱灵笑声。

听得这话,朱灵朱文博眉宇微皱不定,放下酒盏,冲清鬓须方悦方继孝道:“旁人如何,与我们何干?莫要笑话他人,吃完我们好些赶路!”

“呦呵!”

朱灵的话让方悦有些意外。

“文博,我说外人,你又如何这般模样!不过是闲谈寻乐而已,莫要当真,莫要当真!”

话话相对,朱灵与方悦的关系就似那阴风逐水,快速冰冷。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乃是因为方悦出身河内方氏一族,此番前往冀州北进,只为寻常山附近所传的世外高人求艺,以助日后出仕,光宗耀祖。

不成想行至清河郡时,方悦偶遇同龄英武之人朱灵,二人交手成友,结伴同行,但和方悦家族出身不同,朱灵本就良人户家,算起来比方悦要身位低,现在方悦借以族氏世风来嘲笑赵范等人行径,不觉中连带了身份低下的朱灵这等良人贫户,如此自然会让朱灵心生不悦。

“人生来以天命为本,何人如何做,唯有英力之为,非你我可言!”

朱灵脱口直言,方悦皱眉瞥目,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哼哼,文博,难不成你脑昏了?这命有尊卑乃天定,若按你的说法,河北袁家四世三公难道就不是名头,那么多名士武人投靠,难道不是追捧尊名?远的不说,你出身清河,离得袁氏这么近,你就不想投身袁氏效力?”

“你…”

方悦一言中心,朱灵有些怒气。

其实人往高处走为常理,但是过于纠结所谓的世风规矩,那就惹人厌了。

这方悦与朱灵本就是半道结伴,并无太多深交,几言相对,自然心有芥蒂,稍有片刻,朱灵掏出银钱,落桌高声:“掌柜的,结账!”

掌柜的听见呼声,匆匆过来,可方悦脸色已然不悦,在他看来,朱灵这就是明嫌暗弃,一时间,方悦脸色挂不住!

“文博,一言之过,何来这般结果?坐下,坐下!”

“继孝兄,道不同,念不从,你我还是各自安行,在这里,愚弟祝继孝兄武道高成,别过别过!”

朱灵说的干脆,丝毫不给方悦任何回转余地。

于是乎,在朱灵起身欲转离开,方悦脸色阴沉,随之而来就是一声重重的落掌于案,由于方悦自小习武,勇力卓著,这蕴含怒气的一巴掌直接将桌案拍的四肢崩裂。

“咔嚓”

惊脆声传出,这边桌上,赵范正在毫无形象的抱着一只猪肘子大啃,冷不丁的一声惊吓入耳,直接将赵范给噎住,一时间,赵范面色憋红不得气出,一手抓着肘子不松,一手不住的拍胸口。

瞧此,柳儿急了:“少公子,您慢点,慢点!”

说话中,赵范憋着劲,随着‘恩嗯…’发力,赵范硬是将喉咙处的肉给咽下去,瞬间,赵范才吐出一口气,让后打了个饱嗝:“***腿,吓老子一跳,不过还别说,这肘子味真不错,柳儿,一会儿咱们出发,记得让掌柜的再做俩个捎着,路上吃!”

虽然赵范心大贪嘴不在乎刚才的惊吓声,可颜真却怒了,方才那一巴掌声音着实刺耳,险些惊吓住赵范,身为仆下,他不能让主子白受这个罪,也就一息,颜真起身:“少公子,您待着,我去教训那不知好歹的混账!”

“教训谁?颜哥,你说的啥意思?”

赵范抱着肘子又啃了一口,嘟嘟囔囔的应声,可是颜真已经和几个家丁起身,向惊响传来的桌子走去。

破碎的桌案旁,掌柜的直接被眼前的两糙人给吓住,躲的十步远,至于朱灵,他目瞪方悦:“继孝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方悦鼻翼微抽,眉角暗动:“我欣赏你是个英武青杰,才与你相伴,你却因为几个粗鄙浪荡之人与某置气,莫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继孝兄,此言差矣,人各有念,非强加可比,之前多有搅扰,在此愚弟敬请继孝兄见谅!”

朱灵为人沉稳三分,且他知道方悦出身河内族氏,没必要与之结怨,但方悦性情刚烈,傲骨心生,面对朱灵的作为,他已然心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