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东汉问鼎

更新时间:2021-09-11 01:46:08

东汉问鼎 连载中

东汉问鼎

来源:落初 作者:是否会死亡 分类:历史 主角:潘闾潘凤 人气:

新书《东汉问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是否会死亡,主角潘闾潘凤,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东汉末年分三国,潘闾穿越而来,成为了无双上将潘凤之子,韩馥你想坑我父亲滚开,刘备你再得瑟回去编草鞋,曹操你再好色阉了你,袁绍你再装逼打废你,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金戈铁马只在今朝,书中应有尽有,欢迎八方来客品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潘凤怎么说也是当过官的人,更见过世面,包奕这点小伎俩可瞒不了他。

“地方不行诛连之事,包大人请回吧!”

包奕还是不死心,潘凤可是他最后一棵救命稻草,“难道你想撒手不管吗?”

“自然不会,我潘凤没有这样的儿子,我会亲手抓住他送到衙门。”

包奕心中这个苦啊!他要的不是潘闾,而是想保住官位。

至于潘凤想大义灭亲还是徇私枉法,都跟他没有关系,他是想通过此事攀附韩馥,怎么会遇到这么个死心眼呢?

还说不明白了,包奕也不绕弯子了,“韩馥韩大人,可否让他出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样以来大家皆大欢喜。”

“管家送客。”

此时的潘凤怒目圆睁,估计包奕再待在这,就要被扔出去了。

包奕是满怀希望来了,却铩羽而归。

心中自然不是滋味,既然不能转危为安,那么包奕就要拉个垫背的,而潘闾就是眼下最好的人选。

包奕就是要落井下石,他现在可还是泰安县的父母官。

潘闾的事,要呈报郡里。

包奕干脆改了几个字,潘闾明明是先灭了秦家满口再逃脱的过程中杀了县兵和百姓,而在包奕的笔下就不是这样了。

潘闾为了逃脱县兵的追捕,闯进了秦家在打斗中大开杀戒伤及无辜。

看起来不过是前后颠倒了,可这其中的差别却大了去。

首先这样一来,就代表着包奕在做事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从而抬高了自己。

而潘闾是在拘捕中大开杀戒的,这就是藐视朝廷不遵法度,大逆不道该杀。

这就是权谋手段,别看包奕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玩的还是挺溜的。

原来那个通缉文书是假的,可被包奕这么一弄假的也会变成真的了。

这种人无耻至极,但在城外的潘闾却对此一无所知。

他已经来到了彪虎寨的山脚下,这里还有一个小村落,村里大多都是老弱妇孺,他们的男人子侄都在山上呢?

“李先生,我们真得要进去吗?”在潘闾看来,这就是一个贼窝啊!

“无妨,有赫连兄在不会有事的。”

就是因为有赫连勃勃在,潘闾才担心呢?

赫连勃勃就是一个杀人狂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事了。

洪奎:“公子这都快晌午了,总要吃点东西的。”

鹿肉是有,可也不能老吃,最重要的是没盐啊!

这村里的炊烟已经升起了,想必各家各户的饭已经好了。

潘闾把昨晚抓的两个人放了,“去哪家听你们的别耍花样,你们知道下场的。”

此时的赫连勃勃把手放在刀柄上,吓得二人都磕巴了。

“不..敢..”

也不知道这二人是不是故意的,竟然带着潘闾敲了寡妇的门,“芸娘开门啊!”

别说还是个俏寡妇,风韵犹存的那种,虽然有点丰腴,但皮肤白皙很勾人的。

“是你们两个啊!怎么这副德行?”

“这个你就别管了,来了几个新上山的兄弟,快点弄几个好菜,钱财绝对不会少你的。”

“谅你们也不敢,进来吧!”

潘闾等人就进去了,外面是简陋了一点,但里面却挺干净的,看起来这个俏寡妇挺贤惠的。

李林甫眼观六路,任何细节都会被他注意到,“这个妇人是谁?跟你们山寨有什么关系。”

赵铁可不敢怠慢,昨晚他就是慢了一点,就被扇了一巴掌,现在还疼呢?

“她是刘芸,跟我们寨主是发小,寨主原来就是这个村子里的人,本来都已经谈婚论嫁了,可后来樊彪杀了人只能上山。”

“刘芸痴等几年,最后扛不住家里的逼迫,嫁给了一个老汉为妻,这老汉福薄,几个月之后就死了,她一个寡妇日子过得挺苦的。”

“樊彪听说了,就时不时的下山接济一下,后来这二人就又勾搭上了,可我们现在的压寨夫人却是个醋坛子,死活都不让刘芸上山,潘彪没办法只能养了外宅。”

“十天半个月来一回,久而久之我们寨子里的人就都知道了,刘芸厨艺不错,所以我们兄弟也经常过来,但不白吃。”

这么听起来,这个樊彪艳福不浅啊!

刘芸做菜很快就端上桌了,可赫连勃勃却在这个时候出去了。

潘闾还以为他去解手呢?就没有管。

这赫连勃勃是真能惹事啊!刚出去没多久,也就撒泡尿的工夫,刘芸那边就喊救命了。

都是男人,这点事还不明白吗?

潘闾连忙跑了过去,可是已经晚了,也不知道赫连勃勃的动作怎么这么快,已经把刘芸压在身下了。

刘芸的腿上有一道血污,一看就知道是被硬上的弓。

潘闾真是无语了,“你在干什么?”

“兄弟,要不你先来。”

李林甫过来连忙把潘闾拉走,临走还不忘说一句,“小点声,别把人给我召来了。”

“我受不了了。”

“那公子想干什么?杀了赫连勃勃吗?那样一来公子也活不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就不去管它,它自己就会结束的。”

潘闾终于明白什么叫毁三观了,这都什么歪理啊!

可潘闾却偏偏没有办法反驳,看来只能适应了。

“我们回去吃饭吧!”

半个时辰之后,赫连勃勃从那个房间出来找到潘闾,“兄弟等急了吧!你可以进去了。”

“不用了,让她歇着吧!”

此时的彪虎寨,樊彪已经知道了樊虎的死讯,发誓要报仇。

可他怎么都不知道,潘闾等人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而且还玩了他的女人。

李林甫突然站了起来,“坏了,公子你先跟赫连兄出村,我们随后就到。”

潘闾还以为真出事了呢?死活都不干。

“不行,我们一起走。”

“公子,你还不放心我吗?我想走谁都留不住。

潘闾就这样被李林甫三言两语的给支开了,潘闾和赫连勃勃在村外等了两个时辰,硬是从晌午等到了黄昏。

潘闾觉得不对劲,不会真出事了吧!

于是又折返了回去,可李林甫等人却像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

昨晚抓得那两个喽啰,却全都没了。

“怎么回事?”

“我是怕公子接受不了,所以擅作主张。”

“你到底干了什么?”

李林甫到是实话实说,“我需要其中一个喽啰回山寨,帮我们传个口信,可我又不信他,所以需要一个投名状。”

“两个人只能活一个,剩下的那一个只能见阎王了。”

这又有什么?潘闾也不是完全接受不了。

“就没有其他的了。”

“芸娘也死了。”

李林甫竟然在笑,可他的这个笑容让潘闾毛骨竦然,怪不得洪奎王灿脸色苍白,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原来是被吓的。

潘闾不明白,“杀一个人不就够了吗?”

“原来觉得两个都有用,现在看来一个就够了,当然要杀人灭口了。”

“好理由,但下一次不要瞒着我,否则我不会留你。”

“唯。”

赵铁就是那个活下来的人,他整个人的心都从胸口跳出来,就在刚才他杀了自己的兄弟,杀了樊彪的外宅,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他现在真的怕了,更怕东窗事发。

一旦樊彪知道这些,他一定会被剥皮抽筋的。

所以他必须听那个人说的话,把樊彪引下山,只有樊彪死了,他才能活。

人总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赵铁就是这样的。

赵铁回到了山寨,“寨主,恭喜啊!”

樊彪刚死了弟弟,可正在气头上呢?

“找死,来人把他拉出去砍了。”

“寨主不能啊!你真的有一件大喜事,我刚从芸娘那里过来,她有喜了你要当父亲了。”

这樊彪有两个女儿,但就是没有儿子,这一直都是樊彪的心头病。

李林甫让赵铁这么说,也是为了对症下药。

弄的樊彪是悲喜交加的,他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那你怎么没有把她接上来。”

“小的也不敢啊!寨主夫人那脾气小的可不敢惹,芸娘说了除非你去接她,要不然她是不会上山的。”

“女人就是麻烦。”

说着樊彪就带人下山,一点都没有怀疑。

可潘闾却在村里张网以待了,樊彪如果在山上,肯定免不了一番周折,可一旦他下了山,就容易多。

潘闾不得不承认,李林甫这个计策是很实用的。

樊彪跟樊虎是亲兄弟,所以二人长得很像,被潘闾一眼就认了出来,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潘闾是不会客气的,“大哥,务必杀了中间那个大胡子的人。”

“你就放心吧!我全都给你杀了。”

樊彪前脚敢踏进芸娘的大门,后脚赫连勃勃就冲了进去,一把大夏龙雀刀,闪烁片片寒光。

里面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潘闾四人只要保证不让人出来就好了。

还没到一刻钟呢?里面就没有了动静。

潘闾推门而入,感觉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樊彪死的很惨,两个胳膊都被赫连勃勃砍了下来,像个人棍一样躺在血泊之中,真是死不瞑目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