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一场时光,一场梦

更新时间:2020-06-14 04:56:05

一场时光,一场梦 已完结

一场时光,一场梦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西梓 分类:女生 主角:顾惜林清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场时光,一场梦》的小说,是作者西梓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生命是片神奇的森林,迷失的人会再度重逢,重逢的人会再度迷失。四年前,顾惜目光清澈,笑靥如花,白瑾南,爱情这玩意儿我玩不起的。爱情,本就是蛊是毒,既然恨不能,那便彻底地爱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黑白色调,简单又不失优雅的房间里,男人出神地摩挲着一副油画,画里的女人肤若白雪,菱唇饱满,清亮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尘埃,她拥着一束百合,含着缱绻的笑意。男人的手猛地收紧,眼里闪着狩猎的光芒……

~分割线

作为英语系的学生,上完一天各种形式的英语课程,顾惜他们都筋疲力尽了,李锦城适时出现拥着林清走了,向阳咂咂嘴,“你说姑爷各方面都很牛叉叉就算了,疼老婆这边也很牛叉叉。”

“我家向姑娘思春了哟。”顾惜掐掐向阳脸颊上的婴儿肥,调笑道。

向阳嘟起嘴,粉嫩可爱。

“顾惜?”

声音温和磁性,最后的上扬语调,带着点蛊惑人心的味道。

顾惜抬头望去,有些惊讶,眼前的人眉眼深邃泛着笑意,一举一动之间洒满了阳光,明明是优雅的气质配上嘴边那点痞痞的意味,便是一个翩翩贵公子。

“请问你是?”

听到顾惜说的话,向阳的嘴张成了圆,她用力推了推顾惜,“是白瑾南白大神啊!”。

教室里的人纷纷停住了脚步,或好奇或嫉妒的把目光投向这里。

顾惜眉毛一挑,“我们认识。”

白瑾南发出低沉地笑声,“我们之前不认识,但我们很快就会认识了。”

“谢谢,不用。”顾惜的态度有点冷。

白瑾南,N大与李锦城并驾齐驱的两尊大神之一,但和李锦城自己创业设立工作室不同的是,白瑾南以雄厚的背景和绝佳的交际能力著称。

不管怎么说,这尊大佛都不是自己这个小人物能招惹的。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不想知道,也不用知道。”

“真冷淡。”白瑾南仍然是笑笑的样子。

“我没有必要和你说假话。”

顾惜说完,看也不看他一眼,拉着已经陷入卡机状态的向阳准备离开,从她紧绷着的侧脸来看,顾惜生气了。

白瑾南微诧,似乎根本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环顾了一下教室里越挤越多的人,白瑾南眼里出现了一丝了然和兴味,他一把拉住正要离去的顾惜的手腕,顾惜恼了,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

“放手!”

“和我在一起吧。”

“我说……”等等,他刚刚说了什么?!顾惜后退一步,仔细打量着白瑾南。

白瑾南失笑,这个小女人防范意识太重了吧,“我像是坏人吗?”

“反正也不是好人。”

卡机的向南系统彻底崩坏了,挥舞着双臂奔出了教室,口中高呼,“世界玄幻啦!又是一对绝色双娇雌雄双霸啊!!!”

白瑾南笑容扩大,一手环胸,一手摸了摸下巴,“好活泼的孩子。”

而与此同时,无数的少女在一旁含泪咬着小手绢。

顾惜头皮一阵发麻,危机感顿起,“姓白的,我不知道你今天有什么目的,但我告诉你,不管怎么样,今天的事我就当没发生,再见。”

转身离开,干脆利落。

白瑾南目光幽深而犀利,看着顾惜离去的身影,隐隐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

而学校里仰慕白大神的少女的心碎了一颗又一颗……

回到宿舍后,向阳板起一张“后娘脸”,对顾惜严刑逼供。

“我的小姑奶奶,我都说了很多遍了,我和他没有关系。”

向阳双手叉腰,“切”了一声。

“真的,我没骗你。”顾惜指天发誓。

“我才不信,你以为白大神被波多克星的虫子侵入大脑啦。”

“哎,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向阳伤心地瞥了她一眼,掏出电话,“喂,林林,我跟你说,惜惜背着我俩偷人了。”语气好不心酸委屈。

顾惜手撑在额头上,恨不得把那个罪魁祸首剐了。她想了又想,始终不记得曾经和白瑾南有过接触,那今天闹得这一出是怎样,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偏来打扰她一介凡人的日子。顾惜觉得头有些疼。

这边向阳已经挂了电话,瞪大眼睛瞅着她。

顾惜双手捧上一杯水,“太后,喝杯水润润嗓子吧。”

“哼!”向阳不理不睬。

“给点阳光,你就腐烂了啊!”顾惜软的不行来硬的。

向阳可怜兮兮地抿起嘴,“我这还不是担心你嘛。”

“你担心我?担心什么?”

“桃花劫。”

顾惜“噗嗤”一声笑出来,安慰地拍拍她的头,“看来还不傻。”

这世上本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

小东西,看起来是迷糊了点,却不糊涂。

“放心吧,你那么傻都知道,我怎么不知道。”

“不过,惜惜,你确定你之前……”向阳欲言又止。

“之前?之前怎样?”

“之前……白大神没有见过你?”

顾惜有些烦躁的扒拉扒拉头发,“我也不知道。”

“会不会大神曾经见过你,然后一见钟情,再见倾心,苦苦寻觅你多时,终于今日得偿所愿?”向阳凑近顾惜,一脸八卦,两眼放光。

顾惜把她的脸摆过去,“没想到还是个傻子。”

今晚有一场法制讲座,大二学生要求全体参加。

顾惜和向阳进演讲厅的时候,林清和李锦城已经到了。

在林清身边刚坐下,这丫头便探过头来,“白瑾南和你告白了?”,声音不大不小,周围一圈人全部转过头来,目光灼灼盯着顾惜。

顾惜面对那些幽幽的狼一般的眼神,嗓子有些发紧。

林清紧跟着又问,“你答应了没?”

周围的电流更加强大,一滴冷汗从顾惜的脖子后面流了下来。

她咬牙切齿,笑比哭难看,“林林,语气是杀人的利器啊。”

李锦城面色不咸不淡,“别昏了头就好。”

顾惜干笑了两声,“我已经不做少女梦很多年。”

向阳扯扯顾惜的衣角,“白大神!”

僵硬的转过头,果然在前面一排看到某只妖孽对自己笑得妩媚动人。

对上向阳和林清调侃的眼神,顾惜脸一拉,“谁再提,哀家就把她拖出去阉了。”

两人立刻噤声。

法制讲座的进行如火如荼,顾惜听得昏昏欲睡。

一般来说,最后一排绝对是调情睡觉神游玩手机的绝佳位置,但顾惜发现自己错了。

当她的手指在手机联系人“杨淼”的名字上犹疑了半天要不要删掉时,她听到有人叫自己。

“顾惜同学请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还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顾惜,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被吓得一激灵下意识的站起来,然后显得很茫然。

主讲老师脾气很好,耐心地重复了一遍问题,“知法之后才能怎样呢?”

顾惜不假思索,脆生生道:“犯法!”

老师貌似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知法之后才能犯……”,忽然意识到不对,不可思议地望着顾惜。

会议室里哄堂大笑。

顾惜很尴尬,脸上热浪一浪高过一浪,她甚至看到白瑾南那家伙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眼中的促狭尤为明显。

向阳同情地拍拍她的肩,“看来今天白大神的事对你冲击很大啊!”

顾惜咬唇不说话。

“还是你被白大神高贵的气质,俊美的外表和无与伦比的禁欲气息给迷住了心神?!”

顾惜咬唇不说话。

“难不成你还想为杨淼守寡立个贞节牌坊啊。”向阳继续不知死活。

林清立刻眼一瞪,对向阳作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向家姑娘这才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忙把自己嘴捂住。

另一边的白瑾南若有所思,杨淼?貌似顾惜和这个人关系匪浅呐。

分割线~

讲座结束后,顾惜让宿舍俩姑娘先回去,自己一个人慢慢走在路上,微弱的虫鸣,凋敝的星光,有凉凉的风穿膛而过,她孩子气地抬脚踢起一块小石子,小石子咕噜咕噜终于在另一个人的脚边停下。

那人总带着虚假伪善的笑,她很不喜欢。

“你笑得真难看。”

“是嘛,可是很多人都喜欢。”

“那是他们脑残。”

白瑾南的笑变得有些凉凉的,“你很特别。”

“多谢夸奖,就是借口老套了点。”顾惜朝天翻了个白眼。

“为什么不接受我?”

“我为什么要接受你?”

白瑾南一噎。

林清曾告诉过顾惜,对于你不知道怎么回答得问题,往往反问回去效果奇佳,林姑娘拍着胸脯保证那是她多年来抗争的宝贵经验。现在看到白大神吃瘪的样子,顾惜心情很好。

白瑾南抗击能力还是不错的,他转而一笑,“你为什么要特意一个人留下,不是为了等我吗?”

“是,我是等你,”顾惜与他对视,“等你把话说清楚。”

“哦?说什么?”

“比如你在打什么主意。”

白瑾南有点无可奈何的耸耸肩,“理由很简单不是吗?”

“一个莫须有的理由你让我怎么信。”

白瑾南走近她,“想简单点不好吗?”

顾惜莞尔,“白瑾南,我最不相信的就是爱情了。我不是欲擒故纵,也不是以退为进,而是无论你以什么理由站在我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我,顾惜,都是不会相信的。”

“因为杨淼?”白瑾南咄咄逼人。

“是也不是,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杨淼的存在的。”

“什么叫是也不是?”

“我忘不了杨淼,这是其一,其二……”

顾惜望着白瑾南,目光干净纯粹,有种让他无处遁形的感觉。

“其二,我玩不起。”

眼前的女人的声音有些飘渺,似乎含着一丝丝刻骨铭心的伤痛,“我真的玩不起。

像你这种从小可以得到一切的人来说,我只会是一个你暂时用来消磨时间的过客,离开时你可以很潇洒的甩手走人,我不行,我只想像现在这样平静自由地生活下去,所以,白瑾南,不要再说那种自以为是的话了,听了会让人倒胃口。”

白瑾南微张了嘴却说不出话来。

“再见,白瑾南。”

顾惜绽放出明亮的笑容,娇媚的容颜炫得白瑾南眼生疼。

还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冷静的观察分析,拒绝生人靠近,刻薄地近乎无情,但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脆弱和孤独,又让人心生怜惜,真是爱恨不能啊。

白瑾南漆黑的眸子泛着幽邃的光,清冷的月光落在他脸上,有种勾魂夺魄的感觉。

怎么办,顾惜,我更加不想放手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