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找回初恋

更新时间:2022-09-17 12:38:17

找回初恋 已完结

找回初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北青 分类:女生 主角:林雨荷明白 人气:

主角叫林雨荷明白的小说是《找回初恋》,它的作者是北青最新写的一本女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一年,他成为了她的初恋,那一年,他们找到了她们想要的一切,那一年,他们再也不会分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一个告别仪式,用方围围的方式,向她最爱的南木告别。甜美回忆是失恋人暂时的止痛药,疼痛的千丝万缕里,它是渺茫一线。繁华殆尽、春去冬来,曾经那么多的时时刻刻,均化作了方围围脑海中十分之一秒不到的闪现画面,画面的主角一直是南木。爱情是种伤,恋爱时,是针刺般地伤,点点滴滴的感动,细细密密的疼痛,虽然看不到它的伤口,但鲜明的刺痛感,传达到心脏最敏感地地方,就好像是削尖的铅笔在白纸上点点缀缀,铅笔不会把白纸刺穿,但它会留下凹凸的痕迹。失恋时,是被灼烧般地伤,有如大面积地汽油上空溅起一颗火花,当它们接触,火舌便肆无忌惮地蔓延,火花用肉眼感觉不到的速度侵蚀着,被灼烧地面积越来越大,直到它们自己把自己烧光,在渐渐散去的温度中,留下一道灰黑的焦痕证明它曾经存在过。她下了好久的决心,终于在今天做了决定,方围围走进她和南木的高中校园,这里是他们相识相恋的地方,种种美好都留在了这里,她要把那些美味地回忆再细细地品尝一遍,最后在他们足迹遍步的角落和尘埃中,再把它们带走,放在一个自己永远不想找到的地方。球拍在水泥地面上沉闷地节奏声,拉扯住她的思绪,方围围侧过头,同样的活力四射,同样的欢声笑语,拭去了画面上轻轻薄薄地浮尘,图像变得鲜明了起来。“你刚刚是故意用球砸我的对不对?”一只手里拿着一袋被吸得瘪瘪地豆奶,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蹭着刚被球弄脏地月白裙子,她的脸皱成了一朵小麻花。“对,我就是故意的。”温柔地笑意被他轻轻地抿在嘴角,她惊诧下抬眼,对上那隐在碎碎流海后面的清澈眸子,然后,牙齿撕咬着嘴唇,红润的下唇上有着隐隐地齿印,这说明她又羞又气。“因为我想你注意我。”弯弯地眼眉,柔柔地语调。那是方围围第一次认识南木,但南木在更早以前就将方围围记在了心里,一次闲聊方围围问起,于是南木问她还记不记得有次在学校电影院看《泰坦尼克号》,方围围眨巴眨巴眼睛,然后摇头。南木叹了口气,轻捏了一下方围围鼻尖以示处罚,然后眼睛望着远处,陷入了回忆,“当时你坐我旁边,电影还只开场了半个小时,你就睡着了,然后散场的时候,你还在睡,我们坐在里面的都出去不了,于是我就负责把你叫醒。”感觉趴在自己膝盖上的人,呼吸变得均匀,南木把盖在方围围脸颊上的发丝轻轻地拨到脑后,继续说道:“后来我就开始注意你了,有好几次看你从球场边路过,都想和你打招呼,可是却拿不出勇气,没想到最后用了最差的方式,你当时一定以为我很野蛮,对不对?”南木的轻声呢喃飞进方围围的梦中,声音的主人变成了她的班主任,“方围围,这次考试你又作弊了对不对,对不对?”指尖缓缓沿着墙壁滑动,方围围靠在走廊上,望向她以前待的教室,她的位置上现在坐着一个戴着眼镜地男生,男生课桌上的课本竖立着,他耸着肩膀,手放在课桌下面,悄悄翻看着漫画,时不时地朝讲台瞄一眼,见老师没有注意这边,脑袋又垂下去继续翻。就是在这个教室里南木向她告白,这时下课铃声响起,周围一下变得喧嚣起来,椅子在地板上滑动的声音,书本拍在课桌上的声音,向厕所冲去的奔跑声,在同一时间响起,一些出来在走廊上透气地高中小女生看见外面静静站着的方围围,见她打扮时尚,气质出众,还一脸忧伤,都忍不住悄悄打量着她,可是这一切都不能引起方围围的注意,她的思绪已经追溯到几年前。南木告白的那天阳光前所未有的明媚,当时学校里放着做眼保健操的广播,教室里安安静静地一片,方围围正在做第四节按太阳穴,轮刮眼眶,调皮地手指故意不跟随广播中的节奏,在眼眶周围划圈划得飞快,突然感觉有股若有若无的压力围绕着她,于是她悄悄地眯开眼,发现南木笔直地站在自己课桌前,所有的同学都在看他们,而南木定定地看着她,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紧绷的表情,这种气氛下,谁都不敢先开口,就在方围围担心他会一直这样站下去的时候,广播声停了,南木也开口了,“方围围,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做我女朋友吧。”短短的几句话让平时很稳重的南木涨红了脸,而方围围也好不到哪里去,南木又帅又温柔,是学校很多女生的心仪对象,方围围对南木也有好感,但她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但她肯定她对南木的喜欢,没有南木对她的喜欢多,于是想开口拒绝,可是身边这么多人,他不想让南木难堪,于是憋红了脸说道:“下课了以后,再跟你说,现在要上课了。”眼睛看也不敢看南木一眼,周围的同学本来都以为方围围会立即答应,听到她这种回答,都十分不满,或抱怨或催促,方围围的好友甚至嚷道“方围围,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是南木耶,大众情人南木。”这时物理老师走进来,见南木不是他们班的,便要赶他出去,可是他还是一动不动,眼睛牢牢地盯着方围围,搞不清状况地物理老师,见此情景,以为南木和方围围有什么深仇大恨,更加不敢怠慢,手下推得更急,打篮球的南木比他高半个头,让他一时半会儿拿他没有办法,怕事情越闹越大,方围围弱弱地从鼻子中哼道:“我答应你。”声音小的可以忽略,但还是被一直等她答案的南木听到了,南木欢呼一声,一蹦三尺高,物理老师被他突然地举动吓得差点摔倒,周围的同学也跟着一起激动,南木像刚赢了比赛一样张开双手作飞机滑翔状,大叫着向外面奔跑,额头的碎发随着奔跑一跳一跳地,他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要闪耀。刚答应后,方围围就后悔了,心里明白这是南木耍的诡计,专门挑这种时间这种地点,目的就是逼她答应,想反悔也不行了,教室里坐的同学全成了南木的风证人。方围围恨得牙痒痒,把物理书上那个秃头的物理学家当作南木,用笔在他脸上用力的划啊划,直到他被涂的面目全非,眼眶黑黑,方围围才稍稍解了解气。事后,因故意扰乱眼保健操秩序,南木被罚扫了半个月的操场,每次方围围从那里经过,拿着大扫把的南木,笑得满脸温柔的向她打招呼,迷倒操场上的一片女生,而方围围用白眼回应他。方围围总骂南木卑鄙,而且告白这件事就是证据,但笑得坏坏的南木却说以方围围的迟钝,如果不用这种方法,就算过去一个世纪,他们两人也不会有进展,亲啄一下方围围气鼓鼓地脸颊,在她的怒视下,很欠扁地说这件事是他所有自豪事件中的一件。想着南木当时的样子,方围围走到操场,她按照南木扫地时的轨迹绕着操场走了一圈,嘴边泛起轻轻的笑意,眼里也变得模糊,想起南木说起的一件怪事,南木说他扫地时,面朝着南方的方向扫,就可以看到慢吞吞的方围围从教学楼出来,待他扫到另一头,方围围刚好吃完饭又慢吞吞地走回来,说时间真巧,刚好是他将操场扫完地时候,方围围也感觉很神奇,于是自然而然地问,那你朝另一个方向扫会怎样,时间也是刚刚好吗?南木皱着眉道:“这我还从来没试过,从另一个方向的话,我就看不到你了。”语气凝重,方围围轻扯着南木的脸颊,任性地说那你下次换个方向,再看是不是刚刚好。此时的方围围用力的擦着自己的眼角,想着自己那时多傻啊,南木的教室和她的隔了很远,高中的课间休息时间极短,南木只是不想错过向她打招呼的机会,所以故意花那么久时间扫地,在操场这里等着她。停下脚步,心痛地透不过气地方围围,感觉像失去了全世界,蹲下身,把头埋在膝盖里,为什么要让她现在明白这些事情,为什么她现在才明白。方围围已经没了勇气继续追忆,她是来做告别的,可是现在告别变成了留恋。爱情的伤,没有一种直接有效的方法可以治愈它,不像普通的伤口,腐烂了就把它割掉,青肿了也有药酒擦拭,方围围想把所有关于南木的记忆从脑袋里取出来,然后当他们两人从来没有认识过,可是如果真地有那种能把记忆抽走地方法,她又会舍不得。人们常说,时间能治愈一切,可是却忘了加上最关键地一句,“过程很痛苦”,方围围希望自己能直接跳到治愈地那一天,那时她能轻松的向别人谈起她的初恋,她可以一脸甜美一脸温柔地跟别人说起这个故事,她和南木的恋爱故事,也许在讲到南木的傻和自己的呆时,还会调笑两句,但是现在,遗忘地过程实在是太痛苦,疼痛感塞满了心脏,它溢向四肢,蔓延到全身,像光着脚在烧得发红的刀尖上行走,像从五十米的高空跳进零下十几度的冰水中。本来想最后一次回味南木的好,于是她才来到这个学校,贪婪地主动搜寻那些记忆,可是就像是自己在给自己找难受,记忆越鲜明,她的伤口就越大,当伤口拉扯到极限,就会把她整个吞进去,方围围现在尽力躲避着,像受惊的兔子,她再也不要想到关于南木的记忆了,可是只要睁开眼,那些画面就向她扑面而来,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能勾起她的回忆。对面的书店,让她想起她骂过他“白痴”,那时她埋在一堆明星杂志和少女漫画里,看得神游天外,一身湿气地南木冲进店里,说突然下起了雨,见她在这里,于是跑过来接她,方围围当时一脸得意的从包里抽出一把伞,心里感谢天气预报终于有报对的一天,看见她手里的粉红花边小伞,南木一脸失望,耷拉着走出店子,没一会儿又兴高采烈的冲进来,走到方围围身边,说他的伞刚刚借给了别人,他现在只能和方围围共用一把伞了,方围围听后,很大方的将伞递给他,然后说,自己不急着用,可以借给他,让他借到伞后再过来还给她,当时南木整张脸黑得像锅底,抿着嘴角说自己也不急,可以等她,方围围说他们根本不同路,南木又说刚好去他们教室那边有事。于是滂沱大雨中两人撑着一把小伞缓缓前进,最后雨点当然一点也没溅到方围围身上,而南木的后背和肩膀却湿了一大块,方围围骂他是白痴。因为南木的音质很好听,所以方围围看小说看累的时候,就把书递给南木,然后脑袋搁在他的肚皮上,让他念给她听,南木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配上精彩的故事,让方围围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南木会一边念着故事,一边用手指梳理方围围细细绒绒地头发,两人经常去教学楼楼顶,一个念故事,一个听故事,屋顶上地阳光有股懒懒地味道。升到了压力最大的高三时期,两人相处的时间反而比以往多了很多,少女漫画杂志小说什么的全被南木锁在了他箱子里,然后用尽一切时间给方围围补课,当时她见他天天不务正业也能考进年纪前十,于是说要以他为榜样,可是却被他捏着鼻尖说以你这种基础,如果还玩儿的话,就很难和他一起考进大学了,她立马苦了一张脸,咬着笔尖,嘟着嘴道:“在大学,我要自立,要自由。”南木帮她摆正资料书,宠溺地说就算到了大学,你也甩不掉我。方围围早猜到了他的回答,心里是浓得化不开的甜蜜,但面上还是正经样子,问他这个题怎么解,那个题怎么答。南木这样宠她,这样爱她,她又是什么时候把他越推越远的呢,直到让他被别的女生抢走。进入大学后,对很多事物的新鲜感,让她暂时地冷落了南木,但南木知道她爱玩的性格,并没有怪她,他还是会掐准时间来找她,在她结束摄影组的活动后,在她和朋友逛完街后,他会骑着自行车早早地等在寝室楼下,在同伴们羡慕地眼神中,载她去上课,那时,闻着他身上淡淡地绿茶味道,脸贴着他温热地后背,两人嘴中哼着同一首小调,在林荫大道上穿梭,周围飞舞着幸福和快乐的音符。有时南木脸上也会出现哀伤的神情,但从没有被方围围注意到,那一般发生在方围围的注意力全投入到和好友的话题中,或是得知到方围围周末又有野外摄影活动,还有就是约会再次被方围围推掉。南木觉得方围围像一只自由的小鸟,快乐地做自己,很容易热衷于某一种事物,她的快速投入和对事物突然膨胀的热情,让南木总有种会失去她的错觉,她自由自在,不喜欢被任何东西束缚,而时时想和她在一起的他分享不到她的那片自由,也不知道他在她心中的份量,他不希望自己永远排在那些“自由”之后。林雨荷,她是学校公认的美女,琼姿花貌,优雅大方,气质不凡,与她相比,方围围最多只是个小家碧玉,而且别人都说林雨茶与学校榜上人气排第一的南木最是相配,学校里有三分之一的人支持他们两人在一起,而恰恰不巧的就是林雨荷也中意南木,后来得知南木是“有妇之夫”后,就对南木的女友进行了一番打探,打探的结果是方围围根本配不上南木,林雨荷不光外貌出众,性格也是豪放不羁,后来向全校放出话来,说一定要把南木追到手。为这事方围围对着南木的脸噘了一个星期的嘴,虽然知道这样的自己任性、难看又讨厌,但她已经被南木宠成习惯,用这样的方式笨拙地表现她对他的在意。虽然是方围围让南木给她证明地,但是她没想到会这样突然,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双眼浮肿,脚下还趿着南木的拖鞋,不想以这幅形象出现在情敌面前,于是对南木又掐又打,可是南木是铁了心要立即把事情说清楚,为了让方围围放心,一路把她拉到林雨荷的宿舍,然后当着她的面清清楚楚地告诉林雨荷,他只喜欢方围围一个,而且会一直喜欢这一个。旁边的方围围见他说得那么大声,站在那里又羞又窘。林雨荷的眼里有着忧伤和不甘,向前迈出一步,与南木面对面,语气激动,指控方围围自私又迟钝,像她这样的女生根本不配被南木喜欢。“配不配也是我说了算。”方围围对南木的这句话印象深刻,因为南木那种狠狠地表情是方围围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他的话让林雨荷眼里的不甘全部化为悲伤,楚楚可怜的神态让围观的男生有股想要将她拥入怀中好好保护的冲动,就连旁边地方围围都被她的神态打动,心里对她有种隐隐地同情和愧疚。那时南木还是喜欢她地,方围围在脑中细细地搜索,想着南木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不理她,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对了,就是从上个月开始的,那时同寝地好友过生日,好友一直很崇拜南木,南木不光成绩好篮球也打得超级棒,这让他在学校里拥有不少的维护者和粉丝。所以很想满足好友心愿的方围围,就让南木亲好友脸颊一下,当时方围围还很开心地看着亲吻地一幕,为好友的高兴而开心,一时没有注意到南木哀伤地脸。好友过生日后的第二天方围围就被南木约到了寝室后面的花园。“小围,你有没有喜欢过我。”方围围惊讶地抬头,两人明明交往了这么久,南木竟然还问这种怪问题,刚想笑话他,但看他表情很紧张,眼神也让人……心痛,方围围一时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你会和我交往也是被我逼的,而且一直以来,你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见方围围还是不说话,南木深吸一口气,继续道:“也许林雨荷说的对,你不过是把我当作可以倚靠的大哥,可以陪着你的好朋友,还有任何时候都可以信任的亲人。”方围围眼睛睁得大大地,心想难道这样不好吗,还想林雨荷怎么会知道她在想什么。她的想法全表现在脸上,南木看在眼里,嘴里是满满地苦涩,他一直都是知道的,她根本就不知道他有多喜欢她。南木靠近一步,抓着方围围的肩膀,咄咄逼人,“你有没有喜欢过我。”方围围被这样的南木吓到,他的眼神认真又沉重,方围围知道心里的答案,她立马点头。“不是这样的,我要你亲口说出来。”南木还是很激动,他不想让方围围这样敷衍过去。“我喜欢你。”听到一直想听到的话,南木却并不觉得开心,方围围的眼里,话里有着淡淡地惊慌,但没有和他一样的沉痛,上次告白是这样,过了三年,还是一点都没变。南木眼中看到的一切在一瞬间变得黯淡无光,心中像是被加上了一把又粗又重的锁链,他放开方围围,眼里失去了神采,低垂下头,像刚打了败仗的将军,脸上剩下的只有绝望。看着南木渐渐走远地背影,方围围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在开始慢慢变质,思绪零乱飞舞着不能集结在一起,她像被勾住嘴拉出水面的鱼,嘴巴开合,却没有她想要的那份空气,她第一次看到南木如此受伤的表情,但此时的方围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似乎有种隐隐地感觉,但是却抓不住中心。后来南木再也没有找过她,而她经常看见他和林雨荷出双入对的身影。法国梧桐高大魁梧,它们已经进入耐寒抗干的休眠,准备着新春的萌发,此时的方围围正在高中校园里她和南木经常约会的那片树林漫步,树林里有张长椅,长椅上总是落满了飘零的树叶,春夏秋冬,这里都如诗如画,是南木最喜欢的地方,每次方围围迟到着赶来,都会看到南木仰躺在长椅上,眼睛投向天空,欣赏着落叶的轨迹。听到方围围踩在落叶上的声音,就会欣喜的看向这边,脸上的表情比朝露还要鲜活几分,霎时,静静地画中少年变成了爱情中的萌动份子。方围围学着南木的样子仰身躺下,天空很亮,她用手指轻轻地盖住了眼睛,视线习惯后,投向远方,她此时的心境,让她觉得明亮地天空都是灰的,撑起身体,想要离开这里,眼神不经意地扫过,发现长椅靠背表面上的刻痕,“方围围,快来找我。”痕迹已经很旧了,刻痕很深,陷进木头里,不像是一次刻下的,用手指摩挲它的痕迹,感觉雕刻出它的人一定反反复复在上面刮磨了很多次。方围围捂着脸趴在膝盖上呜呜地哭起来,心碎了一地,为什么她这么迟钝,为什么她总是要让南木等,听到树叶踩动的声音,她也不管,这里现在是她的世界,不管来多少对情侣,她也不会让给他们,继续哭得任性。“你还要这样哭多久?”是南木的声音,她开始幻听了吗?方围围慌忙抬起头,发现真的是南木,他确实站在她面前。南木走近她,心疼地用拇指擦掉她脸上的眼泪,方围围呆呆地,怎么回事?南木不是不要她了吗?她的脸颊贪念着南木手指的温度。她站起身,哭得红肿地眼睛认真地看着他,“对不起,我真的喜欢你。”南木将她紧紧地抱进怀里,眼神还是无法安定,但他不想再追究,认命般地把头埋在方围围温香地脖颈中。“你和林雨荷?”虽然不想提到这个名字,但是她还是想弄清楚。“她只是在帮我,她想让你认识到我的重要性。”“为什么总是你先找我?”埋在他胸口闷闷地声音,再次被属于南木的味道包围,方围围感觉身在梦中。“因为,我怕等不到你。”这一个月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虽然她最后还是没有来找他。“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先找我了。”拼命地拽着南木后腰上的衣服,不想再放开,这是她现在最想说的话,抬头定定地看着南木的脸。南木没有说话,捧过方围围的脸颊,亲吻她的额头,像许下誓言一般,在心里想着,不必再追究谁先谁后,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