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最美的海洋

更新时间:2020-09-17 18:39:05

最美的海洋 已完结

最美的海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二人游戏 分类:女生 主角:西凉赵柯 人气:

主角叫西凉赵柯的小说是《最美的海洋》,它的作者是二人游戏最新写的一本女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看上去有点累,所以,如果我是个正常的女生,我应该安静的让他休息,如果我可以再温柔一点,我应该为他披一件衣服,但是我是西凉花茶,所以我捧了一滩水,默数了3秒后将它一下子泼在了他的脸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有看到了一个好可爱的兔子,于是一把拿起了那个兔子图案的说:这个很适合小兔子吧太可爱了,我要送给小兔子!

我转过脸看向夜,他突然拿下了我脸上的面具,给我带上了一个我不知道图案的面具,说:好了,就这个吧,走了

看着他转身就要走,我连忙拿起兔子和狮子的面具,付了钱,跟上他的脚步,说:诶等等啊,你给我选的什么啊?

看到我想要摘下来,夜止住了我的手,说:一个面具而已,你还不相信我的品位?

额随便啦。我放弃了想看的想法,不过想想应该也不会差的。

我们东看看西看看,不知不觉我的身上也挂了很多民族风的手串,项链,还有围巾,可爱的鞋子,夜则买了佛珠,围巾和古老的发黄的纸做的本子,夜说在这样的本子上画画会比较有灵感,真是个怪人。

咦?看看前面。我突然被前面擂台上打斗的人吸引了。

夜和我一起走到了前面,只见两个年龄相仿的青年男子光着膀子在打架,有点像是相扑,两个人都没有用手,只是身体抵在一起,努力地想要把对方顶倒的感觉。

这是在干什么?我有点不解,我拉住夜走到最前面,想看清楚一点。

这时候,一个男人像是突然力气不够了,而另一个穿红裤子的男子这时大喝一声,将他从身边顶出了几米。

身边的群众发出一阵欢呼,伴着这阵欢呼,一个穿着大红的衣服的女子走了出来,中间裁判一样的中年人将她的手放到了获胜的男子手中,而那个被撞出去的男子有点不甘地望着他们。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身边的群众在起哄。

穿红衣的女子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想回到后台,但是获胜的男子一下子横抱起了她,埋头在她的唇边响亮的亲了一下。

看着女子又气又羞娇俏的模样,身边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呵呵这是抢亲吗?我笑着对身边的夜说。

这时候,大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那个刚刚没有赢的男子又一次走了出来,他环顾着小广场的人,大家都有点期待的看着他,有的女子则低下了头,有点害羞的样子,我笑笑地看着大家,正好对上了他看向我的眼。

他向那个裁判一样的老人示意,指了指我。

人群一声哄笑,伴随着一些女孩子的叹息声。我正不知所以,不知谁大力的推了我一下,将我从夜的手里撞开了,我马上被两个穿着民族服装的女子带到了舞台上,我不知所措,连忙问身边的女子: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

没关系。穿民族服饰的女子微微笑:你只要等着你的心上人就可以了。说完她就下了场,将我推到了台子中央。

那个裁判样的老人看着人群,说:现在,我们的勇士选择了另一位心仪的姑娘,有没有其他的勇士要和他争这位美丽的姑娘啊?

什么?我大吃一惊,我也成了要被争夺的女人了吗?我无力的看着人群,有点害怕的就要往台下跑,这时候却跑出两个穿着民族服饰的男子将下台的路堵住了。

有人要来挑战我们的勇士吗?裁判再问了一声。

我寻找着夜的身影,却不知道他刚刚被推向了哪里。

有吗?老人又问了一句。

有!!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短暂的寂静。

我循声看去,却看见一个大约二十岁的不认识的男人跑了上来。老人大笑一声,问:阿海你怎么也来了?

被称作阿海的男子微微一笑,说:这个姑娘刚刚在我爷爷的摊子上买了面具,我喜欢她。

听到他这么说,大家哄堂大笑。

在你爷爷摊子上买面具的人这么多,你每一个都要喜欢啊?怎么喜欢得过来。原本点我上来的男子也笑着说。

这不同!阿海有点着急地说:虽然很多姑娘在我的摊子上买面具,我只喜欢她一个人,从刚刚看见她就喜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哈哈哈老人哈哈大笑,说:阿海也长大了啊。看得出这个老人好像很喜欢阿海嘛,看他的眼神里也全是包容和疼爱,不会这个阿海是他的亲戚吧

听见他的回答,我也忍不住微微一笑,撇去我现在的处境不谈,阿海这个小伙子还是很可爱的嘛。

哈哈哈刚刚那个点我上台的男子听见他这么说,就说:好吧,难得我们村里的傻小子也开了窍,我就不和你争了,你这点小骨头还不够我推一推的!

不行!阿海有点急了,他坚定的说:我要和你打,阿菩神说只有赢了,成了勇士才可以得到姑娘真正的心。

好!老人赞叹一声,说:这样才有出息。阿海你就和他打吧。

那个男子也微微点头,说:来吧。我可不会放手哦。

我微微无语。他们倒是聊得开心,问题是,我怎么办啊?难道我就等着他们打架,看谁打赢了将我带走吗?我焦急地望着台下的人群,却没有发现夜的踪迹。我的心慢慢的冷却了,虽然他今天一直牵着我的手,可是我果然还是不应该期待太多吧?我在谁怀里都没关系,他只会想台下所有的陌生人一样,哈哈大笑,然后默默地祝福吗?

这样想着的我,多希望时间停下了,但那边的擂台上,两个人已经开始了搏斗。

那个叫阿海的年轻男子,明显不敌,他的对手明显的还没有真正的用力,但阿海的脸已经憋得通红,但是他想一块木头一样的屹立着,这样一直坚持着,原来的那个男子原来可能是想等他自己认输,但是阿海像是一颗倔强的石头,所以他也终于有点等不及的用起力气来。本来等着看阿海一下子被推开的众人失望了,因为他还是想一块石头一样,屹立不倒,只是脸憋得越来越红。

阿海对面的男人有点吃惊,然后又加大了力度,有点令人惊讶的是阿海依旧在支持,原来的那个男子渐渐的加大了力度,渐渐的他的脸也憋得通红,但是反观阿海,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和不敌的感觉,这样又僵持了一会儿,原先的男子竟然被阿海一下子撞开了。

众人都在叫好。

阿海红着一张脸,傻傻地笑了几声。

老人意味深长地对着输掉的男子说:阿海这招,可不能小看啊。

这时候,原本推我上台的那两个穿着民族服装的女子又开始推我,将默默推到了台子边上的我又推回了台子中央。

抱一个,抱一个台下的众人开始起哄,阿海傻傻笑着向我走来。

我惊恐地睁大了眼,说:等等等等我不是你们族的人啊

不是我们族的人,进了我们族的集会,当然也要遵守我们族的规矩。

不不不不不行!我极力拒绝。

为什么不行?

因为我有男朋友!我灵机一动。

阿海脸色微沉,说:是吗?他在哪?让他出来和我打一架。

这不是打一架就能解决的事。我有点好笑的解释:就算是他打不赢你,我还是喜欢他哦。

你还是喜欢他?阿海有点委屈的看着我说:那你把他叫出来,我要看看他。

我我有点不知所措了,我的男朋友?是夜吗?我怎么敢奢望他会站出来,就在刚刚我甚至找不到他,现在要我去哪里找一个男朋友啊?

就是我。身后传来一个我熟悉不过的声音。

夜!我猛然回头,看到他的那一霎那我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想是找到了救星一般的冲到了他的怀里,感觉他有点不知所措的接受着我的拥抱。

你跑到哪里去了?我低低的抱怨他。

呵呵夜低低的笑笑,他震动的胸腔牵动了我的脸颊,他说:我一直都在原地哦。这有花茶你这个傻瓜只会一顿乱找,都不知道看看原地。

呵呵看着相拥的我们,众人都发出一声善意的笑声。

他是你的男朋友阿海不死心地问问我。

恩。他是我的男朋友。看着夜柔和的下巴线条,我神差鬼使的踮脚在上面吻了一下,顿时感觉到夜僵硬了的身体。

阿海看见我的动作,微微苦笑了一下,转头走了。

老人微微笑着说:阿海,你喜欢的姑娘很多,既然这个不行就去找下一个,总会遇见一个彼此喜欢的姑娘的嘛。

是啊。你这么可爱。我笑笑说。

阿海听见我这么说,转过了头来,像是想确定一般的看着我。

我坚定的点点头。

他笑笑,转身走了,这次的背影里有释然和潇洒。

老人说:好,那我们就进行下一轮吧。

我和夜赶紧溜下了台。

我放松的舒一口气,转向夜,却发现夜没了刚刚的好心情,虽然被面具掩着,我却能感觉他不高兴的气息,正笼罩着他的全身。

夜,他在不高兴?为什么?因为我吻了他吗?对了,这么亲密的事,我怎么可以神差鬼使的对夜做了他不高兴也是正常的吧,我应该道歉吗?

看着夜,对不起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夜,这是事实。世界上掩饰不了的事一共有三件:咳嗽、贫穷和爱。我喜欢他,我想靠近他,我真的想拥抱他,想一直的一直的陪在他的身边,想看见他的笑脸,想感受他只为我一个人而变得温柔的眼神,只要想到会有别的女生停在他的怀里,能够感受他的温度,他会吻她,他会为了他牵肠挂肚,会为了另一个人而伤感,我真的真的忍不住的嫉妒,我想深深的拥抱身边的人,直到天荒地老。

夜我低下头,眼泪好像止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在重力的作用下就要地下来了,我赶紧转过身,说:我去那边看看。

没有等他的回应,我从他的身边跑开了,我的眼泪让我羞愧,要我怎么去面对他,夜,人如其名,我真的不能懂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只想逃开,直到我能再次的用微笑面对他,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花茶身后好像传来了他的声音,我却没有停留,我只是跑,想把眼中的泪蒸发掉,我听过一句话,汗水能够带走眼泪,如果你流了很多的汗,就不会有再有眼泪了。

花茶有个人拉住了我的胳膊,说:你和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转头,是棉阁光。他原本有些生气的脸在看到我脸上的泪水之后却微微愣住了,那生气的乌云一散而光,只有深深皱起的眉头,和一双担忧地眼睛正忧伤的看着我。

怎么了?

没什么啊。我努力的笑笑,想转移话题,我问:你终于就来了啊?光真是厉害啊。勾搭上了哪个美女啊?

够了!棉阁光突然加重了语气,他的脸是我重来没见过的严肃,严肃得都不像他了,他握紧我的肩膀,一只手在蛮横的擦着我的泪,有点无奈的说:哭成这样了还能说没什么的女生,我这辈子还真是只见到了花茶你一个人呢。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没有说话,但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那样的夜,好恐怖,我只是想靠近他,顺带奢求他也可以爱我一点点,一点点就够了好不好,这个世界上的人都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可是你如果一点点也不喜欢我,就算这个世界都是我的,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我都这样了,你还是坚定的呆在原地,从不肯迈进一步,给我一个小小的指示,不主动,却也从来不退出。我突然觉得我好累。

好了好了,我不问了。棉阁光手忙脚乱的帮我擦着蹦出来的眼泪,无奈的说:好了,我不问了。花茶你别哭了。

可是,就算是他这么说,我还是在哭,我一直在哭,我真的觉得好委屈,喜欢一个人,就是要不要自尊吗?天知道我西凉花茶是一个多在乎自尊的人,该死的夜,你到底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

好了棉阁光的声音低了下来,他伸出了手,将我缆进了他的怀里,他的胸膛传来极大的心跳声,咚咚咚咚,我的心受着这种频率的影响,莫名的安静了一点。

好了,我什么都不管了。但是花茶你哭的时候向来喜欢自己躲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这样很辛苦知道吗?如果你真的想哭,可以来我的坏里,不要躲起来,我不会问你什么的,好不好?棉阁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我终于崩溃的躲进他的怀里大哭起来,哭道全身无力,哭到止不住的抽搐。

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但是我就像是一只鸵鸟,我把我的头埋在了沙子里,我不管时间地点的要逃离让我的心这么痛的一切,因为如果不这样,我会死掉的。我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但是还是窝在棉阁光怀里没有动。

哥棉阁光的声音让我颤抖了一下,我本能的想推开棉阁光,但他的手再这一刻却变得很紧,像是要将我禁锢在他的怀里一样。

我认命的放弃了挣扎,我不能这么无耻,像是我只是在利用棉阁光的怀抱,借他来忘记现在我身后的人一样。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我却猜不出他现在的想法和情绪。

不是很早了,我们回去吧。夜的声音说不出的平稳呢。我苦笑了一下。

恩,哥你先走吧,我和花茶就来。棉阁光轻拍着我的背,像是在安抚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

花茶夜的声音传来,他想说什么吗?我在期待着可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离开了,我听见他远去的脚步声,慢慢的走开了,我又一次想哭了可是眼泪像是为他流干了一样,我干涩的眼睛没有了泪水。

恩。谢谢你了。光。我笑着推开他。

棉阁光突然捏起我的下巴,说:不要笑,不要笑,花茶。这样笑着的你让人很心疼,知道吗?他的脸离我的脸很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像是一只羽毛在我的脸上撩动。

恩。好。他给我的压迫让我说不出太多的话来,以前和棉阁光在一起,总觉得轻松,因为他总是这么的无厘头,带着他阳光的一百分的笑容,感觉是那么的好亲近,其实不然吧?棉阁光,他究竟是怎样的人呢?看着皱着眉,看着远方的他,我没有了答案,我想我是太过相信自己了,还是那个大小姐脾气,所以才连身边的人都没看懂吧。

好了吗?花茶?棉阁光低头问我:等一下可不能再哭了哦。我的肩膀会借给花茶的,但是你不许去别的肩膀。

什么啊我嘀咕,说:好了,我们走吧。

跟我来。这时的人群有点多,棉阁光将我护在他的怀里,带我避开人群,小心翼翼的保护着我不被人群碰到。

我有点受宠若惊。但我乖乖的呆在了他的怀里,经过刚刚的一顿大哭,我已经什么都不想再想,我只想快点回到旅店,然后好好的睡一觉,然后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我们离开了灯火通明的广场,来到了开始棉阁光停车的地方,夜、小熙和阿哲都已经在等着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挣开棉阁光的手,向小熙走过去,说:对不起啊,我来晚了。

没什么啊,不过花茶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啊?小熙看着我低声的说。

没什么的。我实在是不想谈这个。

今天已经有点晚了,我们快点回去吧。棉阁光拿出了钥匙,走到了驾驶席上。

本来是我、小熙和阿哲走在后排的,但是,阿哲要上车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看了看小熙的脸色,然后他果断的从车里出来了,他对着已经做到副驾驶上的夜说:拜托,我有点不舒服,换个座位吧?

夜看看他,又看看我,同意了。

现在和夜一起坐在后面,怎么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折磨,我却没有办法,刚想让小熙坐在我们的中间,小熙却已经推着我进了车门,还朝我微微的笑笑。

小熙她她也是一片好心,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尴尬的坐了上去。

车子发动了,但车上寂静得可怕,只有车轮不断驶过石头的声音。

夜,他在我的身边,在他的气息里,我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在一片绝对的寂静里,我感到了有点冷,但很快有个温热的东西靠了上来,我转身去贴近它,感觉到了无比的熟悉和温暖,于是我微微笑了笑,又一次昏睡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