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水若烟

更新时间:2020-09-23 20:54:17

水若烟 已完结

水若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萱绯然 分类:女生 主角:翠云阁凌烟阁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萱绯然的原创小说《水若烟》,主角翠云阁凌烟阁,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消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初春的深夜,还残留着冬季丝丝的寒意。如眉急匆匆赶往城外的竹林。出来之前,她试探过伊人,睡得很熟,连动都没动一下。如眉施展轻功上岸时,离子时大约还有半个时辰。西湖夜景已散去大半,只剩下零星几叶小舟,困倦似潮水慢慢地袭来,浸没了这个城市。

差不多已有半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那个人了,其间也没有什么重大任务。如眉暗想着今晚到底是什么大事值得她要亲自出面。

那是七八年前,如眉还不满十岁,由于家乡饥荒,独自流亡至此,在一个寒冷的晚上,昏倒在街头。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暖软的被褥里,床前的火盆跳动着暖洋洋的火苗。那张床的纱帐很是漂亮,房内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花香,淡雅,不浓烈。

她还记得就是在那天,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归宿,怜水宫,自己无牵无挂,从此便誓死效忠。后来才知道,那个晚上救她的女孩,是怜水宫的执事女奴。和她一样年纪的,怜水宫有许多女仆,却无男丁。

在15岁的那年,一次偶然,她碰见了怜水宫主。仅仅是一面之缘,似乎没有人见过宫主的真实面容,而怜惜也只是透露宫主就像怜水宫的圣花——水生花一样清冷孤傲。而就是这个清冷孤傲的女子,下令赐名如眉为“水惜”。这是莫大的荣耀,她知道。因为在怜水宫,只有最低贱的女仆才随意取名,其余一律按照字辈排名。而“惜”字辈则是除了宫主之,地位最高的女仆,她们叫“怜惜”、“水惜”。

如眉的脑海中不断回想着自己的从前,那段经历,现在看来是多么遥远啊。远处似乎有微微闪动的星火,定睛一看,她发现原来是生起的火堆。“是她先到了,还是有别人在此?”慢慢地,如眉靠近那堆篝火。“竟然会是他们。”如眉盯着火堆边的人,大吃一惊。显然那群人并没有发现她。她轻手轻脚的戴上面具,这是怜惜嘱咐她的。

阴暗处,有两个人影。“水惜,既然来了,干嘛还躲躲藏藏的。”这是怜惜的声音,如眉吐吐舌头,从暗处出来。接着微暗的火光,她看到隐在怜惜旁的女人带着面具。“水惜见过宫主。”如眉轻弯双膝。那群人一愣,纷纷四处张望,寻找如眉口中的宫主。她从怜惜身边走出来,半截金色的面具掩盖了她的真实容貌,宛如天籁的嗓音:“你们都到了?”“是,宫主。”那群人慌忙下跪,仿佛看到了神。

“我还是冒险了,原本只需用飞鸽就可以了。可是你们既然虔诚投靠本宫,若是不让你们见见我,对你们似乎也是一种遗憾。”怜水宫主的面具在火光的映照下,熠熠闪光。

“宫主唤你们前来,是想知道最近城里是否有不寻常事发生。”怜惜补充道。

“宫主,杭州城风平浪静,没什么异常啊。”跪在最前面的一个男子抬头,四十开外的模样,穿着苍青色的长衫。“是吗?”怜水宫主轻声反问。“至少在我店中是如此。”那个男子小声嘀咕了一句。如眉认出他原来是悦来客栈的大掌柜。

“宫主,今天下午倒是有一个年轻男子来我店中投宿,后来还有几个穿公服的官差来找他。”祥云客栈的掌柜突然记起了什么。

“哦,说下去。”怜水宫主的声音微微有些提高。

“一身白衣,手中还把玩着一只杯子。晚餐,是由小二送进房的。”

难道,是他?如眉暗想。若是江公子的话,那么来找他的官差必定是杭州府的人,亦或是东厂番子?!“来找他的人身着的官服,你可曾见过?”如眉问道。那个男子显然没想到如眉会开口询问,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没见过,不像是杭州的。”“果然是他。”如眉低声叹道。

“怎么,水惜,你知道那个男子?”怜惜听见她的叹声。“嗯。”如眉点了点头,“如果没弄错,那几个官差应该是东厂番子。”“番子?”这下可在那群人中炸开了锅。“宫主,东厂番子出了名的好色好酒,这若是……”一个女声响起,是绯霞居的老鸨。

“有什么好怕的。不就几个番子嘛,你们还是给我安安稳稳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别一副大祸临头的模样。”怜水宫主十分淡定,并没有因为如眉的话而显有一丝慌乱。“东厂,我等你好久了呢。”那女人微微翘起嘴角,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这群还窃窃私语的人。

东方的启明星愈发的亮了。“天快亮了,都散了吧。”怜水宫主看了看天空,转头对怜惜说:“吩咐你的事别忘了。”话音未落,人已消失。“是,宫主。”

如眉此时心急如焚,天快亮了,柳伊人一向在清晨浅眠,若是被她发现自己整晚不在船上,事情就穿帮了。因此她快马加鞭,赶了回去。

街上还未有多少人,早起的点心铺在忙着准备开张时,一阵香风拂过,经久不散。

如眉赶到西湖边时,离柳伊人起床还有一个时辰。她定下心来,施展轻功,轻轻地跃落船甲。船纹丝不动,如眉吊着的心放了下来。最怕上船时惊动柳伊人,现在就可以放心了,不过以防万一,她还是走进了柳伊人的卧室。

“如眉,今儿也那么早起来了?”柳伊人坐在桌边,手中握着茶杯,如眉显然没料到这出,稍一迟疑,回答道,“嗯,小姐,今儿起早了。过来想看看小姐睡得可好?”如眉转身,正想退出去。“干什么去?”伊人瞥了她一眼,如眉僵硬的站住了,“给小姐放水洗脸。”“不用了,”伊人站起来,“我看你恍惚的样子,昨晚没睡好吧。”她走到如眉跟前,这小丫头低眉顺眼的模样,“还是再去睡会儿吧。”“是,小姐。”如眉低声应道。

伊人走出船舱的时候,岸边多了一个白衣飘飘的影子。“江公子,这么早?”柳伊人踏上掌舵者撑过来的小船,向岸边划去。“柳姑娘也很早啊。”江任皓很绅士地把手递给正在上岸的柳伊人。伊人略一迟疑,轻轻抬手搭在他的手上。她的手柔滑似水,酥软无骨。“昨晚很早就睡了,不像江公子,还有闲情逸致。”伊人突然发现自己不自觉地想去挑衅他,似乎有点变得不像自己。“呵呵。”江任皓有些尴尬,一时无语,两人之间有点寂静。伊人轻叹一口气,沿着两岸的柳树走去。“柳姑娘上岸一向是艄公摆渡吗?”江任皓突然想起了什么,怎么看到柳伊人时,心里有点莫名的紧张以至于把自己一大早来这儿的事都忘了。“自然,江公子有什么疑问吗?”伊人有些不解,“姑娘不会轻功?”“是有怎样?”“那么,你的丫头如眉呢?”“如眉是我几年前收养的,会些拳脚功夫,唯独不会轻功。”随着伊人的回答,江任皓变得有些心惊胆战,如若柳伊人所说属实,那么昨晚那个以轻功上岸的女子又是何人?江任皓觉得那女子的轻功不在自己之下。“公子,为何一大早就跑来问我这些奇怪的问题?”看着江任皓陷入沉思的模样,伊人抚了抚手边的帕子,不等他回答,又接着说,“今天天气不错,公子可以随处逛逛,杭州的景致还是很不错的。”话音刚落,她便向来处走去,唯留江任皓一人在岸边。

杭州城西祥云客栈。

自从掌柜今早从城外回来,就一副精神恍惚的样子。东厂?番子?自己店里竟会住进这样的人。怜水宫那一帮女流之辈,怎么和东厂斗?当初就不该听绯霞居那老鸨的话投靠怜水宫。看来最后还是得靠自己啊。掌柜用手撑着头,墨笔点着账簿。

“掌柜,住店。”一个纤细的女声响起,他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眼前是一个有着甜美笑容的女子。“姑娘,住天字号还是地字号?”掌柜理了理混乱的头绪,暂时还是别管那些了。“天字号。”女子没有迟疑,怜惜给她的任务是监视天字一号房内的白衣男子。是谁,让怜水宫能如此兴师动众,听闻这命令还是宫主亲自下的。如此,她倒有点迫不及待想见见他了。“狗子,领这位姑娘去天字五号房。”一个店小二跑过来,拍了拍挂在肩头的毛巾,领着女子向楼上走去。

“姑娘,这,这是,你,的房间……”小二推开五号房的门,回头看到身后略弯嘴角的女子,一时有些结巴。他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樱桃小口,乌黑的亮发,还有微笑起来嘴角边那一个小小的酒窝。丝绸的衣衫裹着她妙曼的身姿。光是站在那儿,就让人窒息的说不出话来,若是她再一开口,甜甜的嗓音更是让人不禁被融化。“多谢小二哥了。”女子轻移莲步,经过小二身边时,淡淡的一阵香气弥漫。她可算是怜水宫最漂亮的女人之一了,怜惜总说她的脸是最好的杀人武器。如今却叫着拥有最好杀人武器的她来监视人,多少有些大材小用的遗憾。她暗自想着。这时,她听见楼梯上有人走动的声音,听来人的脚步声,轻微至无声,此人的轻功极佳。她悄悄打开门,没错,是怜惜说的那个人,白衣公子。

目视着他走进自己的房间,女子微微一笑,好戏就要开始了……

“江公子,好像很喜欢来西湖边呢。”柳伊人刚一上岸,就对着眼前的人说。“我说过的,你不应该来的,这儿并不欢迎你。”“是吗?可是,西湖边,应该是任何人都能来的吧,它好像不归你管。”江任皓很淡定地看着柳伊人,微微一笑。“你……”伊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碰上他,自己很好的耐心就会变得毫无抵抗之力,“算了,既然你那么喜欢四处闲逛,不如今天陪我去郊外逛逛吧。”伊人的眼珠一转,突然变了口吻,盛情邀请江任皓加入自己的郊外之旅。

“上次,我好像看到你在游湖。”江任皓背着手,慢慢地走在柳伊人身边。

“是吗?春天,我总是喜欢出去,而不是一直待在船上。”柳伊人并没有细细地去询问,然后微微一笑,带着些随意。

“那,如果你有客人,怎么办?”江任皓问。

“如眉在啊,她会接待,而且一般知趣的人,是不会在这段时间打扰我的。”

“你的意思,我不是个知趣的人。”

“我可没这么说,那是你猜的。”柳伊人带着些小俏皮的回答,结束了这个话题,她并不是很喜欢江任皓同她谈论一些这种问题。

正当江任皓还想开口问时,如眉的身影走了过去。“小姐,船上有客。”她微微低头,轻声回道。“是吗,什么客人值得你现在赶过来?”虽然,伊人口中如此说着,却还是转头,对江任皓说,“不好意思,江公子。伊人就先走一步了。这儿风景不错,你可以一个人欣赏一番。”

“伊人小姐有事,尽管去忙。”江任皓也不是那种不识风趣的人,虽然不是很希望她离开,但是还是有礼貌的谅解到。

柳伊人微微屈膝,然后带着如眉向凌烟阁走去。独留江任皓一人在林中。

“救命啊,救命啊。”江任皓郊外闲逛时,突然听到一女子的呼救声。他循声而去,见一娇小女子被两个大男人前后围住。那两个男人面目狰狞,凶神恶煞,手中还提着大刀,刀锋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尤为锋利。女子手中没有任何可以自保的东西,唯有摸索着,向后退去。他眼见着两人步步逼近,纵声高呼却也无人搭救,不禁有些懊恼自己怎会心血来潮,逛起了郊外。随之想到面前的处境,不由得脚下一软,跌跪在地。“姑娘,你就从了我哥俩儿吧。我们一定会好好疼你的。”只见其中一人随手将刀扔在地上,摩拳擦掌向女子走去。就在他的手刚要碰到女子的衣角时,一粒石子夹杂着疾风,弹向男子的手。男子见状,来不及向后退,手便被石子击中。“是谁,他妈的给老子滚出来?”男子骂骂咧咧的走到一边,捡起地上的刀。“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调戏良家妇女……”江任皓从树后转出,严声质问眼前的男子。“原来是个多管闲事的小子啊。”那个男子冲着他的同伴笑笑,两个打一个,多少有点胜券。未及江任皓答话,他丢给那同伴一个眼神,两人便向江任皓冲来。久在道上沿路打劫,他俩多少有些功夫,若是一般的人,唯恐不是对手。可是,对于江任皓来说,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实在是不能入眼。三招之内,他夺过两人手中的刀,扔在了地上。那两男子一见如此,转身慌忙就跑,不敢有一点迟疑。江任皓看着他们逃窜的狼狈样,不禁笑出了声。身后的女子缓缓起身,“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姑娘不必多礼,举手之劳而已。”江任皓转身,微微笑道。“不知姑娘怎会独自一人在这郊外?”“小女子乃是外乡人,途径杭州,便四处游玩。今儿在郊外闲逛,然后……”女子说着说着,边抽泣起来。

“姑娘如今住在何处,不如我送姑娘回去吧。”

“多……多谢公子,小女子暂时住在祥云客栈。”

“这么巧,我也住那里。那就一同顺道走吧。”

“不知公子姓名……”

“在下江任皓,姑娘芳名……”

“怜凝……”

暮色很快降临,自晌午回来后,江任皓一直待在房间里,没出过门半步,因此怜凝也无趣的待在房里,临窗看看街上的路人小贩。待到太阳下山,满目都是红彤彤的晚霞时,怜凝敲开了江任皓的房门。“公子,白天多亏了你,不然我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了。”怜凝见着眼前昏黄光线下的男子,夕阳的余光透过木窗,投射在地板上,她看到他眼中的自己,一时手足无措,有那么一瞬,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开始复苏。“举手之劳而已。”江任皓倚在门边,眼前的女子眉目清明,巧笑倩兮。“公子,我让小二备了杭州的一些特色菜肴,就当我感谢今天公子救了我。”“那就多谢怜凝姑娘了,说实话,我也有点饿了。”江任皓回身收起桌上的书页,匆匆塞入一只柜中。“那是什么?”怜凝有些好奇,“没什

么,不过是一些杂书罢了。”

楼下灯火通明,喧闹不已,小二忙着招呼客人。那个叫狗子的小二一见怜凝下楼,忙殷勤地跑上来领着两人来到桌边,桌上满满一桌子佳肴,“如此,倒叫怜凝姑娘破费了。”江任皓微微一笑。“公子客气了。虽说怜凝不是出身书香门第,但爹娘也曾教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怜凝款款落座。还没动一筷子,客栈里突然闯入一群不速之客。风尘仆仆的样子,为首的则是一个年纪三十来岁的男子,虎背熊腰。客栈里的人都被他们惊吓住了,一个个没了声响。掌柜战战兢兢地走出来,“各位官爷,吃饭还是住店?”“老子不吃饭也不住店,就是来打听个人。”“谁……谁啊?”“年轻公子,白衣。”洪亮的声音整个堂屋都能听见,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个坐在最靠里桌边的年轻人。“怜凝姑娘,失陪了。”江任皓抬手喝完一杯酒,转身上了楼。怜凝见到他眉头紧锁,一脸严肃。那群人也迅速跟他上楼,堂屋里又恢复了生机。“失陪?”怜凝看着江任皓消失的方向,微笑着,“不用了,我也要走了。”她对着早已不在身边的人说。起身,她向底楼走去。

凡是怜水宫的人都知道,只要是控制在怜水宫手里的地方,都会在特定的地方以特有的记号设置机关。怜凝在转角的一个花盆底座中发现了特殊的记号——一朵绽然开放的水生花,淡雅却妖娆,仿佛是完美与残缺的结合体般矛盾。她轻轻转动凸起的部分,一面墙悄无声息地开启。这是个死角,光线照射不到,客人也不会来此。怜凝隐身入内。

密室中点满了蜡烛,四周是墙,只有一个小小的天窗可供呼吸。怜凝端过桌上的纸笔,室内的角落养着一只鸽子,是用特殊方法训导的,比一般的信鸽更具灵性。她快速写好纸卷,抓住鸽子,塞进木筒。鸽子“扑哧”一下飞上天窗,外面的天湛蓝湛蓝,它迫不及待地拥抱自由,远离那间围困它许久的监牢。“它自由了,我呢?我何时才能脱离怜水蛊的束缚,拥有我自己的幸福?”怜凝仰望着那个小小的出口,忍不住感叹着。

怜水蛊,是怜水宫用来约束宫中女仆的毒药。自宫主以下,包括怜惜、水惜,每个女仆都服用了怜水蛊。它是从水生花中提炼出来,再加入九九八十一种毒草毒花,炼制而成。这种蛊入口即化,融入人的血液之中,毒素凝聚在丹田一处,每天必须按时服用怜水宫的独门药丸才能抑制毒发,却无法根除。似乎也没有人想过要解开怜水蛊的毒,而依据传说,解开这种蛊只有两种办法,一是历届怜水宫秘传的制蛊药方,依照制蛊所用的材料,集齐各自的克敌,以毒攻毒;另一种则是由人以外力逼迫,致使毒血流出体外,这是这个人必须用自己的元气加上深厚的内力才能办到。而解完毒后,这个人须用水生花的汁水做药引,服用汤药三十天方可恢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