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浮生难酿相思酒

更新时间:2020-05-09 02:55:34

浮生难酿相思酒 已完结

浮生难酿相思酒

来源:原创书殿 作者:池清浅 分类:女生 主角:战槐阿黛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浮生难酿相思酒》的小说,是作者池清浅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痴心八年,却等来你战死沙场,衣冠埋土。丧服披麻,竟偶遇君风光娶妻,送入洞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阿黛只觉周身寒冷,冻彻入骨。

她望着台阶上的男人,拥着身旁他娇美的世子妃,也不知道是这画面太刺目,还是今日的阳光太刺眼,眼睛像是有针在扎一般刺痛。

她缓缓蹲下身,抱着那她曾日赶夜赶缝制的衣服,手攥得衣服满是褶皱。

他允诺缪水清,捧她为掌中宝,不叫她受半分委屈!

“阿黛,我没什么大本事,但我发誓以后绝不会叫你受半分委屈!”

“阿黛,别怕,以后谁敢伤害你,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阿黛,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以身相许,好不好?”

“阿黛,我想娶你,与你共度一生,平平淡淡,快快乐乐。”

“阿黛,等我们成亲后,就生一堆娃娃,男孩我教他们酿酒,女孩儿你便教她们绣花如何?”

“阿黛,……”

“阿黛,……”

曾经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还言犹在耳。

阿黛一句都没有忘。

可是眼前的男人,不仅忘得一干二净,还又将那些承诺许给了另一个女人!

所谓伤害,不过是那些长在心上最最重要的人,才最能让人遍体鳞伤

火焰顺着秋风,迎面冲来。

阿黛将衣服扔进火盆里,看着火将那些衣服慢慢吞噬,仿佛她的心也受着烈火的炙烤一般难受。

他怎可如此无情?

他怎可如此狠心?

让她亲手烧掉,她亲手缝制的衣服?

他可知,这四年来,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她对他的思念和爱,全都只能寄在这每一件衣服,每一针脚上?

她只希望,他穿在身上时,能够知道她还听话地在家等着他;能够让他感觉温暖的时候,就像他们曾经拥抱的时候一样;能够知道她每一天每一晚都在想他……

他不知道!

他什么都不知道!

或许,他从来都不屑于知道!

至始至终,只有她像个傻瓜,痴痴地想,痴痴地念,痴痴地缝着,痴痴地等着他……

最终,她还是没有忍得住,眼泪垂落。

滴在那衣服上,晕开一朵水色的花,很快又消失在火中。

扔完最后一件衣服,看着最后一片衣角被烧成灰烬,阿黛的手像是被施了魔咒,木然地垂在两侧,动弹不得。

好像那些年,为他赶制衣服针刺进指尖的痛意,在这一瞬间,如潮水般涌来,将她整个淹没。

火势渐歇,尘埃灰烬。

阿黛抬起头,望着居高临下的男人,“回世子,奴婢处理好了。”

是的,她处理好了。

他们曾经的种种,就像这些衣物,一盆火,化为乌有。

这是重逢以来,她第一次唤他为世子,在他面前自称奴婢。

如同一种身份的天差地别,也从此泾渭分明。

是夜。

“世子呢?”

轻衣替缪水清宽衣,“回世子妃,世子说近来朝堂事务较多,今晚便歇在书房了。”

“是嘛?”缪水清懒懒地应了一句。

坐到梳妆镜前,由轻衣替她解开发髻,突然想起,“那个丑陋的贱婢在何处?”

“她啊。赶回房里去了。”轻衣回答。

“你且去查一查她。”

闻言,轻衣满脸疑惑,“小姐?你是说她?”

“瞧世子爷对她那嫌恶的态度,小姐不用……”

“你懂什么?”缪水清突然沉下颜色。

就因为云战对那贱婢太过嫌恶,已经两次要赶她出府。

虽然云战素来待人冷傲严苛,但却从未针对过任何一个人,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粗使贱婢。

这其中,必有蹊跷!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