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求婚

更新时间:2021-07-17 12:50:45

求婚 连载中

求婚

来源:落初 作者:君子息息 分类:女生 主角:谢泽詹嘉言 人气:

完结小说《求婚》是君子息息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谢泽詹嘉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两人在一起七年,詹嘉言一直在等,等谢泽跪着求他,“言言,我爱你,跟我结婚吧。”他妈,怎么就那么难,磨磨唧唧,不结婚拉到,该分分,别互相浪费时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詹嘉言一直惦记着谢泽那天的留言:等腿好,去约会

带伤在家休息这几天,谢泽留下这句话,就跟没事人似的,上班下班调戏他。

这天詹嘉言心情很好,因为要去医院拆石膏,当然,这也就意味着他好了。

估计是这两天冷空气来袭,挂号看病的也挺多,詹嘉言刚进医院就被一个蹲在门口哇哇哭的小孩儿堵上了。

说堵上有点奇怪,可是这种情况除了说被堵,詹嘉言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小孩儿非常会挑地方,就摊卧在正门口,张着嘴,在地上来回转圈,好巧不巧,詹嘉言往哪边走,他就往哪边转。

黑发白长裙的女人蹲在地上拉这皮孩子,皮孩子翻身打滚干脆抱住詹嘉言腿,嚷嚷,“不要,不要打针!!”

詹嘉言觉得幸亏自己今天是来拆石膏的,要是刚打上石膏,估计就算是小孩儿他也得把人扔出去。

“思铭,放开叔叔。”美女边拉孩子边跟詹嘉言道歉,“先生,实在抱歉,孩子不懂事。”

詹嘉言一看她就觉得眼熟,笑笑,“没关系。”

“雪雪,嘉言?”詹嘉言听到自己名字,扭头,看到孟萧......

雪雪?詹嘉言脑中画面一闪,好像知道这个孟萧口中的雪雪是谁了......

刚才还死活不肯松手的小孩儿像是见到奥特曼,立刻撒开詹嘉言,爬到孟萧腿边,抱着他腿,“萧萧~~”

叫雪雪的女人也站起身,冲詹嘉言歉意一笑,看孟萧,“思铭抱着人不放......”

孟萧提溜起小孩儿,拍一下屁股,“小捣蛋鬼,又不听妈妈话了?”

小孩儿摇头,“不.......不打针......”

看着眼前的三人,詹嘉言觉得眼前恍恍惚惚,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这本就不管他的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孟萧抱着那个孩子,有说有笑的,他就堵得慌。

“那,我就先......”詹嘉言拄着拐杖要走,他一刻也不想看见眼前的画面。

哪天谢泽也会抱着孩子,跟一个女人说说笑笑吧。

可是孟萧却忽然把孩子给那个女人,“已经挂完号了,你们先过去。”

那个女人微笑,点点头,抱着孩子离开。

“嘉言,你腿怎么了?”孟萧跟在詹嘉言身后。

詹嘉言嘿嘿笑两声,“没什么,打了石膏而已。”

孟萧追上来,“打了石膏而已?都打了石膏了,还而已?”

孟萧追着问,詹嘉言没办法,就把出车祸的事说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他甚至都没放心上,可是孟萧听完还是出了一身汗。

“责任全在我,知道你脸皮薄,我还喝醉了,早该想到依你的性子,估计下冰雹也得走。”孟萧说话有些赌气。

詹嘉言笑,“孟萧,这事就过去了。”

他在这儿边说边挤眉弄眼,孟萧拍他一巴掌,“臭小子!”

拆了石膏,詹嘉言想想谢泽的话,走路都感觉要蹦起来,拆石膏的时候孟萧不在,这会儿已经上来了。

两人决定去吃个饭,因为詹嘉言很久没走的这么实在过,所以吃饭地点就定在医院附近,走着去。

要了几个菜,詹嘉言吃两口,嫌弃,“还没你做的好吃。”

孟萧笑,“你要是想吃随时过来,哥下厨。”

詹嘉言咧嘴,端起碗喝汤。

刚才那个雪雪,詹嘉言记得孟萧的未婚妻就叫什么雪,两人青梅竹马,初中时詹嘉言见过她几面,看刚才的情况,两人要不然没成,要不然就是离婚了。

看那女人的态度,应该是很喜欢孟萧的,后者又是大学教授,十足的绅士,不知道为什么没在一起。

酒足饭饱,两人刚从餐馆爬出来,詹嘉言接了个电话。

“喂,......嗯,拆了,......你说的啊,晚上说好了。”

挂完电话,詹嘉言明显情绪又上涨了几个度,话也多了起来,絮絮叨叨说了一通,最后总结,“还是双脚走路的感觉好!”

孟萧笑,“刚才是你女朋友?”

詹嘉言一愣,心中苦涩,点点头,“差不多吧。”

和谢泽交往,还一下子交往了七年,这段关系中,虽然自己没出息的成了男人中的女人,但是自己也是个男人,所以谢泽差不多也是自己女朋友不是么。

“怎么差不多?还没追到手?”

“追到了,早就追到了,就是感觉不踏实......”

已经十一月了,明年四月份就八年了,八年代表什么,可能男人说什么八年是最美好的青春挺矫情,可是从高三到现在,詹嘉言清楚明白自己唯一实实在在追求过的就是谢泽,这几年,每次犯矫情,想要分手时,只要一想到还不到七年,还有机会,一想到谢泽跪在地上求婚,詹嘉言就手抖。

“嘉言,嘉言?想什么呢?”孟萧见说着说着没音了,手在詹嘉言眼前晃晃,“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走路都能飘。”

“啊?哦,没事,忽然觉得好冷,今年入冬挺快,感觉今年也比往年过的都快。”詹嘉言缩着膀子,哈哈吹气。“这种抓不住时间的感觉,有点难受......”詹嘉言觉得自己刚才矫情了,呵呵笑两声,“对了,前两天我还在找有没有白头发来着......”

孟萧脚步一顿,开口,“嘉言,你现在还有没有在写小说?”

詹嘉言摇摇头,苦笑,“早不写了,水平不行。”

孟萧摇头,看着詹嘉言,“我不信......”

对詹嘉言的第一印象——成绩永远在前几名,初一到初三年纪排名雷打不动,上课永远低着头。那时候他还以为詹嘉言低着头是在认真记笔记,因为他好像永远在写东西,后来,才知道他基本就没听过课,低头的时间,大部分是在写小说,干干净的男孩子,超出人想象的沉默寡言。

“从认识你的那天起,你写的每一个故事我都看过,我见过你开心,生气的样子,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嘉言,我喜......”一句话卡在喉咙,孟萧半天没张口,几欲脱口而出的话,差点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其实就算他不停下来,詹嘉言也会打断他,这辈子他还没听到任何人说过那三个字,不管是从那对早已离异又各自成家的夫妻,还是交往了七年的恋人。

装作没听懂的样子,詹嘉言问,“嗯,刚才你想说什么?”

孟萧迟疑片刻,摇摇头,“没事,回去好好休息。”

“嗯,再见。”

打车回家,詹嘉言又差点吐得胃都出来,幸亏司机有备用方便袋,才免于车子遭殃。

吃的东西全吐干净了,带着一嘴怪味,詹嘉言开门就直冲洗手间,手指伸进嘴里掏了半天,眼冒泪花,吐得全是酸水。

从洗手间出来,准备喝口水,刚走到客厅,詹嘉言就觉得今天的地毯特别的软,跟踩在棉花上一样......

谢泽回来时,就看到詹嘉言躺在客厅地板上。

“言言?”看到眼前的一幕,谢泽心跳骤停,跑过去,把人抱在怀里,掐人中,“言言?言言?”

“谢......谢泽......”梦里詹嘉言就听到有人叫自己,言言是谢泽的专属昵称,就算眼前一片漆黑,詹嘉言还是条件反射似的,叫出谢泽的名字。

缓缓睁开眼,才发现,不是做梦,看着谢泽光洁的下巴,詹嘉言捂着脑袋冒出一句脏话,“艹,帅哥,你谁啊?”说完还不忘伸手在谢泽胸口揩两把油。

谢泽看詹嘉言眼神,一把抱起这个二货,往卧室走,“你男人!”

“流氓!老子不认识你!”詹嘉言窝在谢泽怀里,连打带晃,怎么说詹嘉言也是一个成年奔三的男人,谢泽力气再大也禁不住,进卧室差点摔倒,詹嘉言吓的赶紧把住门,大喊,“放老子下来!老子不上床!”

谢泽低头在他脑门磕一下,咬牙,“你不上床,老子上你!”

他这一下子撞的詹嘉言晕头转向,撒手捂住脑门,“上你妹,艹,你属牛的啊!”

“你要是我妹,我也上!”

谢泽把人扔床上,摁住手,一记强吻加深吻,把詹嘉言亲的晕乎乎,掀开詹嘉言衣服,伸手从抽屉拿出温度计,塞他咯吱窝,凉凉的水银温度计吓的詹嘉言差点惊叫。

瞬间,詹嘉言就老实了,夹紧温度计,一脸幽怨的看着谢泽,“以后咱们能不能换个抱......哦不,背法......虽说我是让你上,可我也是男的,我觉得这是你对我的不尊重......”

谢泽端坐床头,看着詹嘉言一本正经的脸红,“你喝酒了。”

詹嘉言扭头,“咱们说以后这抱法的问提,别打岔。”

“跟谁喝的?”

“以后不能抱,只能背。”

“酒是跟谁喝的?”

“说了别打岔......一个朋友......我喝点酒也要跟你说?”詹嘉言气势弱下来。

“你已经半年不喝酒了。”谢泽眼神冰冷。

詹嘉言一愣,确实......

“谢泽,真的,就是一个朋友......因为很长时间没联系了,在医院见到,就喝了两杯......”

谢泽看着詹嘉言的眼睛,“再说一遍。”

詹嘉言扭头,“他是我初中时唯一一个朋友,很重要。”

“是么,那就好。”谢泽抬起詹嘉言双腿,眼神冰冷,“那我们就开始上床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