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最远的远方

更新时间:2020-09-02 22:41:42

最远的远方 连载中

最远的远方

来源:落初 作者:一百二十无 分类:奇幻 主角:明白文轩 人气:

《最远的远方》为一百二十无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悬浮在高空中的失落之城,引出了一段黑暗的历史,在一片被称为人类禁区的危险森林中封印着上古几乎毁灭世界的恶魔。一个处世不深的青年误入其中,于是整个世界的命运都为之改写。边境莫名其妙发动的战争,王都精心策划的阴谋,一切都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推动。千年的约定到了实现的时候,可无论轮回多少次,他的选择从未改变。  宿命,由因果产生。有人说我们的世界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巧合,所有的的一切,早在发生之前就已经被注定。  勇者打败魔王,并拯救公主,听起来是一件非常幼稚的事。但是当这么一件事真的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时,他绝对笑不出来。  这里的魔王不会给你小怪刷,也不会有什么复活之类的系统,公主大人也不会随随便便地一见钟情,投怀送抱。这个世界充满了阴谋和谎言,善与恶,对与错,没有什么绝对的判定。  选择,究竟是谁做出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森林是个美丽的地方,这是李初寒从小建立起来的价值观,现在这个价值观已经崩坏了。

狮子老虎之类的猛兽简直就是阿猫阿狗,巨型昆虫什么的一个比一个恶心,食人花,食人草什么的遍地都是,很难在这片森林里找到什么不能对李初寒造成伤害的东西。为了活命,李初寒甚至没有时间思考这些和达尔文叫板的诡异生物是吃什么长大的。不知不觉已经到中午了,连番奔波让李初寒真的是又累又饿,而现在,他正在为不成为别人的食物而努力着。

那只嘴巴会飞出去的老虎被李初寒玩死之后,他就用最快的速度离开那个让他不舒服的地方了,然后他就遭到了其他攻击。先是一只色彩斑斓的大虫子,蓝汪汪的毒牙一看就不好相与,李初寒再一次蹿到了树上,像人猿泰山一样在树冠上与之周转。接着这只倒霉的虫子方向踩到了什么不应该碰的东西,从地上突然冒出来一张大嘴,一口把这只明显带走剧毒的虫子咬断,三口两口香了下去。危险解除,李初寒一边擦冷汗一边想要是刚才李初寒也选择了从地上直接跑路呢……

差一点!

要不干脆就别从树上下去了,李初寒一回头,他发现自己被一群呲嘴獠牙的猴子状生物包围了。

看样子这班东西也不是吃素的呀。

李初寒当机立断跳下树来,钻进了树丛的掩护中。这班猴子虽然看起吓人,但它们的单体战斗力也就和普通野狗差不多吧,李初寒被连抓带咬地挂了彩,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被猴子们驱赶到一条河边,李初寒果断跳进水里,结果遇到了水怪。一条大鱼差点把李初寒咬成两截,后者在鱼嘴擦着自己的肚皮咬过去之后的那一瞬间扒住了鱼鳃。这条水怪级别的鱼就开始拉着在湍急的河流中李初寒一顿狂奔,这水的滋味不是很好,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寄生虫,但李初寒估计自己至少喝了两升。血腥味没有引来大白鲨,但是引来了食人鱼,这些有成年人小臂那么长的食人鱼忽略了它们猎物身上的李初寒,从这条轿车大小的鱼的尾巴开始下嘴,似乎是打着让其失去前进推力的主意。随着鲜血充满了李初寒的视野,他被吓得来肝都凉了,可谁知这水怪在吃痛之下竟然游进了瀑布,李初寒就跟着这若干条食人鱼和一条连内脏和骨头都被啃出来的水怪一起自由落体。湍急的水流中李初寒抓住了一条树藤,本来他自己的力量是抓不住的,可是这时候他感到自己的腿肚子上突如其来一阵剧痛,再加上恐惧,李初寒竟然一咬牙从激流里爬了出来,还带着一条咬在他腿上的鱼。

午餐有着落了。

一边大声喊疼,一边爬上陆地,李初寒捡起一块石头把这条食人鱼的脑袋砸成了鱼酱。并没有感觉到伤心,李初寒的眼泪却像漏水了一样哗哗地往下流,他纯粹是疼得。长这么大,还从没在自己的身上看见过这么凄厉的伤口,李初寒顿时疼哭了。

泪水模糊了双眼,李初寒哭了半天一瘸一拐地站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的腿肚子上少了二两肉。

差点又哭了出来,李初寒擦了擦眼泪,发现了一只野鸡正在和他深情对视,随后这只火红火红的野鸡居然真的向李初寒甩出了一团火焰。

“这是什么原理啊!”

李初寒惨叫着躲开了火焰,但是他的脚被烫伤了。这一顿**之后,野鸡也不见了。

“何必呢?我本来也没打算伤害你来着……”

一开始只是猛兽而已,现在已经出现魔法生物了。不过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那并不是一只生物,那是一只元素精灵,是由一个魔法师召唤出来的使魔。现在在寻找李初寒的队伍中唯一一个非专业的的搜查人员,他就在刚才失去了他最后一只使魔。那可是组织里的老前辈给他的见面礼一样的魔法卷轴,用一个就少一个,而刚刚,随着魔力波动里联系的的消失,他知道自己把这份前辈给的珍贵礼物不小心全都败光了。

“怎么办啊,大叔知道我把他给我的卷轴一不小心全甩出去了他一定会用火球砸死我的……”

说话的是一个少年,他好像很害怕阳光的样子,用漆黑的兜帽把自己的半张脸都挡住了,但是依旧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脸色苍白有些病弱的男孩。实际上,他已经十六岁了,正好是叛逆期来临,中二全开的年纪,一般像他这种年纪的男孩子都喜欢寻找被人认同的感觉,所以经常会做出一些了不得的奇怪举动,这都无可厚非。但是这个豆芽菜一般的小个子居然直接跑去当恐怖分子,真可谓是伤透了他家人的心啊。那可是掌握着地方实权的一位伯爵啊,谁知道他的独生子居然放弃了爵位和财富跑去参加叛乱,听到这个消息的伯爵大人当场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一个社会经验不足的公子哥,突然离家出走参加**哪有那么简单啊,这家伙没出两天就被人骗光了身上的那一比数量可观的盘缠,沦落到被人利用走向犯罪深渊的境地。结果这个孩子碰到了革命军的清剿组织,由代号“焚烧者”的一只可以化作人形的火龙,赤颜带领的“焚烧小队”。这班全部由专精火元素的魔法师组成的战斗小队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候把犯罪团伙的老窝烧成了废墟,为所有倒霉的犯罪份子举行了一场简单的火葬,然后他们发现这班乌合之众里面居然还藏着一号人物。

年仅十六岁的大魔导师,开什么玩笑,赤颜的死对头伊恩当上大魔导师的时候正好和夜司令的女儿订婚,那时他二十一岁,虽说现在的赤颜和伊恩随手就能灭掉好几个大魔导师,但是大魔导师的职称是大部分魔法师一辈子的梦想,现在的天才真是让人嫉妒啊!

赤颜不忍心把这样的一个天才就这么烧成灰,于是他准备把一个孩子招揽到自己手下,好好培养培养,将来肯定能做出一番大事业来。

而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已经完全崇拜上这头传说中从上古传承到现在的火龙大叔了,能够化Cheng人形的高阶龙族真的很罕见,而且这么一个完全融入了人类社会的龙族就更罕见了。顿时,少年就觉得这这头大叔龙是正义的使者,而自己作为一个热血少年,怎能不为伟大的正义事业而奋斗呢?

“嗯,真是个好孩子啊!对了,我手头正好有些卷轴,把这东西撇出去就会召唤出一只火元素精灵来,它可以当作你的使魔,你可以它给你探路什么的,对了,这东西遇到敌人就会自爆,威力挺大的,你用的时候小心点。你要想加入联盟的话就去逐风城吧,对了,你最好建立点功勋什么的,到时候我直接让你当上核心成员。”

“那大叔你们去干什么啊?”

“我们?嗯,反正之后就是自己人了,就告诉你吧,我们听说伊恩那货又搞出了一个救世主什么的东西,我们准备去给他添点乱。”

事后,赤颜因为这个,被狠狠地责罚了一顿,很长一段时间,这个话唠大叔都变得不爱说话了。

李初寒又遭了这一场无妄之灾,他的腿伤倒是有人给免费止血了,但是从伤势上来说却变得更严重了。衣服和肉粘到一起了,稍微一动就疼得要命,在这种危险的丛林如果行动力受损那真的是很致命的。虽然树木和植被很潮湿,但周围的火焰还在继续燃烧,估计丛林中的动物应该是害怕火的吧,那么目前为止这里是安全的,至少,李初寒有处理伤口的时间。

那么,抉择的时间到了,伤口是一定要处理的,不然在这种环境里,这种程度的烧伤放置不管的话绝对会感染的,到时候别说有小怪兽了,就是高烧都能要了李初寒的命。那么,首先需要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那就是把这层和衣服粘在一起了的皮肤,撕掉。

“呼……哈……呼……”

李初寒在深呼吸,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而且接下来会很疼,那么……

这是一个细致活儿,这是一个体力活儿,嘴里咬着衣服碎片,李初寒一点一点地徒手清理着伤口,烧焦的皮肤并不能很轻松地被撕下来,而且那里还曾经被食人鱼狠狠地咬了一口,有一块肉虽然估计已经七分熟了,但它的末端还和李初寒的腿连着,没有利器,难道要直接撕下来么?

“啊!!!啊……”

“不得,不说,这不是什么好主意……呼,好疼,好疼,真的好疼!”歇斯底里的李初寒一边捶地一边嘶吼,他抽搐的小腿此时可以明显看出缺了一块肉。

咬着牙,李初寒把嘴里的衣服碎片拿出来却发现已经全都被咬碎了,啊,牙龈也出血了。擦了擦眼泪,李初寒把上衣整个脱下来了,直接卷了卷,裹在伤口上。

好累啊……

在长时间的奔波之后,又是惊吓,又是疲劳,李初寒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再加上忍着疼痛给自己暴力疗伤。

真的是极限了……

就这么睡过去么?那么肯定就没有醒过来的机会了,又是猛兽又是伤痛的,但是真的不行了,没力气了,没精力了,头好晕,眼皮好重……

只有一个人,到最后,也还是一个人么。

灰烬之中,其实是另有乾坤的,如果李初寒注意看,他会发现在这片上千年都没人造访的原始森林中居然有文明存在过的痕迹。建筑物的残骸就算是在这种环境中,经过植物和动物上千年的腐蚀和破坏,还依稀能看出当年的荣光,从神魔大战结束后,迷失树海就被视为禁地,也就是说这些建筑物是神魔大战时期就存在的。生长多年的植被被龙息之炎烧毁,突然暴露出来的建筑物好像活过来了一样,似乎是想从地面下挣脱出来,它抖动着身上的泥土,将禁锢它自由的大地撕碎,简直就是一场大地震。

实际上这就是一边大地震,不是因为地壳变动,而是因为一只在迷失树海沉睡了多年的魔兽苏醒了。地面塌陷,李初寒也随之落入黑暗。

这里已经几百年没有发生过地震了,对了,似乎上次地震的原因这是这只不知名的魔兽发怒吧。地面就像一块豆腐一样碎裂开来,十几米高的树木就像散落在地上的牙签,似乎是由一块巨大的岩石组成的怪兽时隔百年之后重见天日。这货没有眼睛,它简陋的脑袋上只有一个被称作“嘴”的器官,舌头,牙齿之类的也统统都是由石头构成的,粗壮的四肢和同样粗壮的躯干构成了这块怎么看都是块石头的生物。说它长得像人,可是它的嘴很长,牙齿像鳄鱼那样都呲出来了,而且它驼背驼得很严重;说它长得像恐龙吧,它的前肢又发达得过分,简直就像灵长类一样。这样一只猴子不是猴子,恐龙不是恐龙的石头怪物其实也很常见,如果一块纯净的土元素在充沛的魔力环境中经过长时间的侵蚀和同化,就会产生一种叫做“土灵”的生物,它们什么形状的都会有,但这种样子的是主流。

不过,虽说土灵有大有小,但站起来有山那么高的土灵还真是第一次见啊!这得多大一块土元素经过多长时间的同化才能产生这么一个东西啊!如果这不是一只土灵,而是一块石头的话,把它变成石料,那么建一座山海关那样的古城绰绰有余啊!

“人类,你们来到了你们不该来的地方,赶快滚出这片森林,不然,我会以禁地守卫者的名义赐尔等死亡。。”

连声音都带着土腥味,纯粹由石头的摩擦发出的声音竟然是人言,也就是说这只土灵已经有了灵智。

“乐维!你看你干的好事!从进入森林之后你就不停地制造**,你到底……”

被称作乐维的男人并没有看那个气急败坏的雇佣兵团长,他正专心致志地和那只没有眼睛的巨大土灵“对视”。

“这种实力,至少是圣人以上,搞不好已经是半神了,”乐维是一个体型高大,身材偏瘦的男人,不过可以从他裸露的小臂看出来他是个肌肉男,“刚来这次会死很多人啊。”他的左脸上戴着半张面具,这张类似于小丑的面具上刻画着复杂的魔法回路,并交汇在他的左眼上,仔细一看他的左眼应该是一只由魔术节点构成的义眼,这就是说,他是一个独眼龙。

仅仅是散发出来的气息就令这只比他大了千百倍的土灵不敢轻举妄动,那个对着他大吼大叫的家伙也像被掐住了脖子一样安静下去了。

“嘿,大个子,你知道么?我对你是不是什么鸟守卫者什么的本来并不是很在意,不过老子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三个字啊!圣人什么的其实很无聊的,今天总算是遇到对手了,我可得好好打一场!”

“喂,艾斯,那边打起来了,哇,好大一块石头啊~”

夜岚正靠在树干上眺望那边的战况,地震对她来说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话说你已经偷懒很久了吧,根据魔法的显示,咱们刚才又被什么奇怪的力量传送走了,这样下去不行啊,别说找到李初寒了,连出去都费劲了。”

艾斯凡拉正站在魔法阵的旁边正在费力地演算他现在所处的方位,周围被他布置下迷惑感官的结界,用来驱赶周围的野生魔兽,偶尔有几只不开眼的怪兽级别的东西也都被夜岚轻松地砍翻。看起来两人是很轻松,但实际上轻松的只有夜岚一个人,艾斯凡拉发现经过数次传送,他们的方位已经里白夜要塞非常远了,而且从周围的魔兽战力来看,他们越来越往森林中心的方向去了。看样子森林中心一定是有个什么了不得的魔力源,难道是另一个和天空记忆一样的上古遗迹么?

“哇!那个大个子真他娘的硬,这样都砍不坏,艾斯你快来看啊!”

夜岚完全就是看热闹看的乐在其中啊,艾斯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认识夜岚和伊恩有多久了呢?十年得有了吧。那时候伊恩那个家伙拽得一塌糊涂,明明是个小破孩,就是一脸高高在上的笑容让谁都无法接近,只有夜岚这个同样的小破孩不停地和他打闹,可是无论夜岚怎么努力,她就是赶不上伊恩这个天才。天才,天才,天才,这个世界就是有这么一种不公平的东西,无论你怎么比他付出加倍的努力,你就是赶不上他。而且,明明是三个孩子里最大的,她的妹妹,又是另一个天才……

没人能看见夜岚这个女孩子把自己完全当成一个男人来锻炼,在“脱胎换骨”之前,她的身体还充满了健子肉,作为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为了实力,甚至牺牲了美丽,每天上千次,上万次的挥刀,她的汗水只有她自己知道。

夜岚是喜欢着伊恩的,想必这是恨着他的。如果伊恩和夜雪的婚礼上没有发生那件事,那么现在究竟会怎么样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