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洪荒之俺是天师

更新时间:2020-09-21 21:17:47

洪荒之俺是天师 已完结

洪荒之俺是天师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老豆根 分类:其他 主角:仰天万灵 人气:

老豆根新书《洪荒之俺是天师》由老豆根所编写的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仰天万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陌生的洪荒世界,一个普通的中学生,一只普通的小妖,行走在这片蛮荒大地上,肆行无忌,只为追求自己心中的自由!练武功,习天师之术,征战四方!斩分身,修大道,闯荒古禁区,举天皆敌!穿越在一个全新的洪荒世界,一路走来,点点进步,学会坚强,不断蜕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日三秋

几天里妖谷议论纷纷,讨论着几天前黑老怪洞府被灭之事。有说是老毒物的仇人寻仇所致,也有说有人觊觎老毒物留在洞府中的丹药所致,更有者猜测是老毒物洞府里的几只小怪招惹了什么大人物,引来了灭顶之灾,却是众说芸芸,以讹传讹。

大妈的小院中,乌黑、朱罡烈两人,俱都一脸沉重的坐在石桌边,一个双手扶桌满脸沉痛,一个就地而坐,收拢这翅膀,眼露凶光。

就在昨天,刚集训归来的猪罡烈悲痛之下还是说漏了嘴,让乌黑听出了黑石大叔已死的消息,随后乌黑就是自己把自己关了一晚,直到大早晨才走出来。

“黑石大叔是怎么死的?”

“.当时山谷里本以为就我与黑石大叔两个,谁知最后不知金蟾怎么发现我们踪迹的,就带了十几个手下把我们围堵了起来.黑石大叔为了救我,就让我先走、、”

一脸悲痛的猪刚烈慢慢向乌黑叙述着黑石叔遇难前后的经历,低沉的声音在静静的回荡,多像丛林中低吼的野兽啊,默默舔伤,亲人已不再。

偶尔看到院落一边母亲一个人虚弱的拿着一条扫帚,在多宝、美灵两个小怪的劝阻下,打扫着院中的落叶,心中不断是沉痛,刀刀割在心中。

“你们兄弟俩在那嘀咕什么呢,欺负老婆子我老了听不到了是不是啊!”大妈扭头看到两兄弟一脸悲痛的表情,眼中闪过一道哀伤,快速喊道。

对于黑石大叔的死,大家都很悲伤。但也都没有怪猪刚烈的隐瞒,毕竟这是人之常情,不想让大家伤痛罢了。但此时知道,反而让一群人更加的痛恨金蟾的猖狂。

“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会杀了金蟾的!为黑石叔报仇!”

“哈哈,不错,我们要杀了金蟾!杀完咱们所有的的仇人!杀完他们!哈哈哈.”慢慢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恨声连连。

对着罡烈说完话,感觉着来自心底的一股热血之感,乌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想起来到这世界以来的点点滴滴,想起过去的坎坷,仰头向天一阵大啸。

“哈哈,人生一世有太多的生死离别,怎来得及去伤心、悲痛。弃我去者,杀无赦!乱我心者!斩立决!扫却人生不平事,只争朝夕莫等闲!.杀!杀!杀!.”

院中正打扫落叶的大妈看到石桌前大喊大叫的两人,眼中心痛更甚,但也没有阻止,两人要成长,生活在血腥的荒古时代,男人就应该这样,才能慢慢学会守护他们的一切,扛起家庭的大梁。

时间一晃而过,进入四月,妖谷中随着天气的转热,也愈发热闹起来。

从三月末到现在的四月初,在过去的几天里乌黑、罡烈两人都在妖谷中磨刀霍霍,每天夜晚更是一起出去寻找金蟾的踪迹。在乌黑的估算出,如果金蟾回到妖谷,以其猖狂抢夺的性格,在妖谷中各个黑暗的角落里,一定能找到金蟾的身影。

几天往复如一日,一日漫长如三秋。黑暗中乌黑纵身向前方奔去,他不断用鼻识对着四周认真感应,慢慢的寻找,对于他来说,金蟾的气息,此生都会铭刻在他心里,这股恨意再难相忘!

匹夫一怒当杀人,他也要杀人泄恨!这些天乌黑、罡烈两人都憋足了一口气,誓要堵杀金蟾。

东风细吹,一轮暗月隐于乌云之中,猪刚烈手中提着三尺神兵屠魔刀,做着随时攻击的准备。时间在一点点的飞逝,又是寻找一晚的两人对于今天能找到金蟾已经不抱什么想法了。

乌黑的眉头堆皱,穿梭巷道,在妖谷里四处寻找着金蟾的气息,不断要求自己愈发仔细,不要放过一丝蛛丝马迹。

黑暗总是属于罪恶的世界,它就像一块遮羞布一样,遮盖着世间太多的羞耻、毒疮,遮掩着,就连自己也不忍看到。

在妖谷的一处角落里,正上演着一场平时难得一见的对阵,四周寂寥安静,就连路边树中的一只鸟雀,在听到动静之后,也害怕的振翅飞向远方。

“小丫头,哥哥劝你还是把‘紫晶石’拿出来吧,不然哥哥一不小心可会弄疼你哦!”只见一个脸色蜡黄,头上更是块块伤疤密布的丑陋大怪,双颜色眯眯的对着对面的一位小姑娘的身体上下扫视着。

“休想!我们的人马上就到,金蟾,我劝你最好赶快离开,不然就是老毒物也救不了你!”小姑娘很是担心,没想到金蟾这么猖狂,自己刚出了交易会,就被他堵在这里。

不只小姑娘在担心,身边的两个侍从更是惊惧害怕之情写在脸上,时不时回头看看后方,希望能有大怪路过。

身为一名侍从,如果主子遇险,自当要身陷涉足,不然回去怕更是生不如死啊!难道今晚就都要死在这里了吗?”

小姑娘看着身边两个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侍从,心底感到一股害怕焦急围绕在她的脑海里,至于所说的什么援兵,不过是谎骗对方罢了。

“哈哈,是吗,既然你的援兵就要快到了,那就留下东西,自己在这等你的援兵来救吧!动手!”一边的金蟾看着一再拖延的三人,不耐烦的对着身后手下喊道,说着就是一掌环绕着一股毒气向着对方打去。

“小姐快走!我们两人挡他一阵!”两个侍从一脸决绝。

“哼,找死自有招呼你们的!”

一群大怪小怪冲向前去,四五个围绕包围着两人,各种攻击赶上,血光闪烁,光影四溅,各种妖族天赋闪现四周,围绕着中间的两个侍从磨削剥刮,惨叫声不断,血肉模糊。

看着迎面而来的毒掌,小丫头骇然的不断闪躲,金蟾更是阴毒大笑,今晚的不快之情挥之而去。

难道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吗,小姑娘心中不断的后悔来时不该不听家人的劝告,更不该大意的暴露自身踪迹,伤心之下,不顾眼前而来的攻击,眼中一层层的泪花闪现。

“‘鹰击长空’!”

“铁血龙猪之‘怒杀血斩’!”

就在此时,两道光影,一道好似飓风扑杀,一道刀罡斩割,杀气凛然,从远方闪电般冲来,来时凶凶,似要摧毁眼前的一切。

是援兵吗,是来救自己的吗?不管是两个重伤迷糊中大怪侍卫,还是危险中的小丫头,满心的激动,绝望中看到一丝曙光,生还的希望,萦绕着三人。

“谁!‘百毒幡’现!‘百毒降世’!”看着迎面而来的两道攻击,金蟾心中一惊,快速吐出一面小幡,迎风而涨三尺有余,弥漫着一层浓烟,怒云翻滚,挡了上去。

一群小怪也是惊惧异常,两道攻击,威势那么凶猛,如生死之仇,誓不罢休!

“是你门两个废物,既然还敢来!不知死活”

“狗屁废话!金蟾,我可是想你很久了!这次定叫你永远留在这里!杀!杀!杀!‘蛮横撞击’!给我灭!”乌黑怒声大喊,仇人见面,一日如三秋,分外眼红。

第23章杀金蟾

站在周围,不敢围上前去的几个金蟾手下,此时完全被这一阵攻击惊惊呆了,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激烈的对碰,自己根本插不上手去。

有大怪认出乌黑、罡烈两人的,更是惊骇莫名,不敢相信。这些人都是这两天刚从蛮荒战场回来,初到妖谷时虽有听闻乌黑、猪刚烈两人实力不凡的谣言,但大都不以为然,毕竟经过一段边荒生活洗练,这些跟随金蟾活下来的手下,谁又不是经历过生与死!哪个不是大怪修为!

“这只乌鸦怎么可能也有大怪实力?不是说练不出‘源体’就不能化形吗?”惊呼声响起,满是吃惊。

“看来赖猴子那帮人真的是死在这两人手里了,这只乌鸦还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北堂氏’就要杀他了,还敢如此猖狂!”

“老祖的‘脏水洞’不会也是被这两人给破坏的吧?”

“这些到不是重点,我倒是想知道这‘北堂氏’是怎么了,放出话要杀这只乌鸦可是又将近两个月了,怎么还没有动静,难道就是说说而已?”

根本不能相信。在这些大怪看来生活在妖谷里没见过世面,更不能化形的乌黑,此时既然有大怪实力!至于猪刚烈当初在南荒更是差点死在他们手里,他们自是更放不得眼里。

“你们两个找死!‘百毒肆掠’!”金蟾又惊又怒,‘百毒幡’震动,更大一股毒烟喷涌而出,向着身前的两人卷去,土石腐蚀,毒液四溅。

“金蟾!看我来杀你!‘血刀斩’!

奋起围攻的罡烈看到金蟾还敢反击,全力运转‘杀伐之力’,推动血脉天赋加持自身,暴起砍向前方!毒烟破碎,看的金蟾满心惊魂。

一边的乌黑更是趁机全力运转‘金钟罩’,玄黄宝光裹身,化作一口巨钟,直向着金蟾背后撞去。

“咚!”钟缹之声响起,‘百毒幡’一阵晃动。毒气散乱,金蟾更是一步步退后。

被镇压的手忙脚乱的金蟾怨毒仇恨,他何时这么憋屈过,就是在南荒战场猎杀蛮兽时,他也是纵横霸道,独占一方。又哪有像今天,在两个一直看作残废的废物手下吃过这样的亏!

“啊,想杀我,哪有这么容易!自找死路!”

“‘五行宝符’!加持我身!‘金刚之体’!杀!”吃亏之下,气的哇哇大叫的金蟾暴虐起来!手中出现一道金光玉符,一道金光闪过,身裹着一层符文金光,全身立刻坚固而起好似一块黄金雕像,关节转动,动作诡异的向着两人反杀而去!

“哼!‘蛮横撞击’!撞!撞!撞!”乌黑毫无犹豫,迎击撞去,一招吃遍天下鲜,‘金钟虚影’嗡嗡直响,宝光四溢。

“哈哈哈!两个小废物!滋味怎么样!”

“哼,刚好!才开始热身而已!”

“轰”刀罡占下,鸿沟纵横,就是猪刚烈的回答。

乌黑更是铁翅挥动,先天宝气全力暴动,身在‘金钟虚影’之中,开始上下而飞,金钟滚动,好似一件神宝,镇压万世!

“好好好!我看看你还有什么绝招没使出!黔驴技穷而已!”

“杀你足矣!”

“看我斩破你的龟壳!”

此时的三人,都已打出火来,双方不解的仇恨,支持者对方必杀的心,头可断!血可流!此恨难消!不杀死对方,不死不休!

四周劲风四舌,毒气、血罡、碎石肆掠破坏,此时周边的几个小怪更是躲得远远地,远方更是人影晃动,向这边观望而来!已有人被这里的碰撞声惊起,震撼!惊骇!生死对决!

“怎么可能!”

“那件毒幡是老毒物的本命神兵,那金钟是什么宝贝,这么厉害!”一边有认出双方的大怪惊问道。

“那是老毒物的后辈!另一个使用‘屠魔刀’的一定是大名鼎鼎的‘除魔者’!那一个不是妖谷中流传已久的废物乌鸦吗,既然也是大怪修为!这下有的闹了,嘿嘿”有人幸灾乐祸的说道。

“嘿嘿,就是不知道‘北堂氏’的人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

刚刚站在一边的小丫头此时更是满眼的星星,好奇的看着场中的三人,相对于平时围在她身边恭维献媚的年轻人,差别太大了!金蟾的阴毒毒攻,野猪霸道的血罡,特别是那只刚刚救大乌鸦!一身漆黑羽毛,看着真漂亮!没有气息翻滚,却是一口金钟环绕自身,横冲直撞,何其潇洒自然!也不知是什么血脉天赋?好神秘呀!

“自己要不要帮帮他们呢!要是他受伤了就不好了!”想着小丫头感觉小脸蛋一阵热红。

“轰!”乌黑已不知这是自己与金蟾第几次相撞!

五行宝符的金光,金钟的玄黄之气,刀罡的血色杀伐刀气!乌黑、罡烈两人,全力围杀,撕扯!

“快看,要分出胜负了!”远处突有人疾呼。

“吱!吱!吱!”此时金蟾如僵尸一样的金身,关节扭转,如金宝体竟然开始出现斑驳碎纹!!

听到声音,远处围观的大怪们眼中一阵惊惧,没想到次神通级的宝符坚持的时间这么短,忌讳的看着两兄弟的攻击方式,如果自己是被攻击的一方,怕不见得情形就比此好吧!

“哈哈!金蟾!你的龟壳不是很坚实吗!杀你!如宰一鸡儿!”

“哈哈哈!你不是一向很嚣张吗!今天就杀到你怕!啊哈哈哈.”

乌黑看着金蟾难看的表情,心中一阵快慰,与罡烈一起大笑起来!阵阵攻击之势更是猛烈。

“不好!罡烈小心!”正当两人要全力镇压金蟾时,乌黑突然看到金蟾眼中闪过一丝决绝阴毒,立刻感到不对。看的乌黑眼中一阵冷缩,怒吼一声,全力运转金钟罩,飞身掠到罡烈身前,‘金钟虚影’凝如实质,模糊间已经可见有神秘古文雕铸,古朴厚重。

“晚了!不只就你俩有血脉天赋!是你们逼我的!‘钱毒失心’!死!”。

“哇!”

“啊!血脉逆转!血罡现世!‘一刀天人永隔’!”

正全身顶着金钟镇压,操控着百毒幡的金蟾突然把百毒幡向前一送,运转妖元,只见脸色一片通红伴随着一声毒蛙叫声,一只形似前世中铜钱的黄绿光影从金蟾口中飞出,直冲正前面的罡烈飞去,杀机隐现,十分神秘。

站在乌黑身后的猪刚烈大喊,杀伐之气从身上爆发喧嚣,一道擎天刀罡显现,紧抓在手里,上下指立,直朝‘金钱’慢慢向下斩下,大片的石墙破碎,乱石横飞。

“嘶.”

玄黄钟影镇压乾坤,挡在乌黑、猪罡烈两人身前。钟影之下镇压万般异象,劲气四射,毒气翻滚,四周巷道断裂,两边的墙壁更是坍塌碎裂,沾染着红色剧毒向四周飞射。

“这是什么金钟!足可以镇压一切大怪修为妖修了”一个老牌大怪在远方看到金蟾、猪刚烈两人发出的绝招劲气俱都被镇压于金钟之下,惊奇的喊出声来。

“哼!年轻人意气之争,早晚要是夭折!”更有大怪呵看不过眼反驳道。

这时只见金钱光影与血色刀罡金钟下交融在一起,嘶嘶的腐蚀声响起,金蟾、猪刚烈两人脸色一红,都吐出血来,都受了天赋反噬的伤害。站在罡烈身前,全力运转金钟罩,挡下剩余金蟾天赋之力的乌黑,也是脸色一阵苍白,细看最外的一层金钟光影似乎铜锈密布,充斥着一股腐朽之气。

“也不只有你有宝物!‘惑神锥’!出!”

站在一边的小丫头,一脸紧张,看着乌黑受伤,不禁一阵恼怒,情急之下,挥手打去一道乌光,闪电般飞过,迎面直向金蟾打来。

“啊!你们都去死!老祖救我!”

“轰!轰!轰!”

看着迎面飞来锐气刺面的惑神锥,天赋反噬的金蟾再没了反击之力,惊骇莫名,反手又是一道火红玉符扔下,拍胸一道精血吐向百毒幡,大声喊出声来。

只见一道火红色玉符在场中爆炸开来,一道火焰平底升起,高温卷开的热浪融化一层地面。而金蟾吐血而去的百毒幡也是爆裂开来,化作一道毒烟,兜头卷住金蟾,化作一道黑光向远方逃去。

“啊!金蟾狗贼,岂能让你逃走!”

“死吧!”

恨极的乌黑,不顾迎面爆炸而来火焰,全力运转金钟罩,一口玄黄金钟再次显现,爆怒之下,当作兵器,挥手就想着要化作毒烟逃跑的金蟾扔去。

火焰卷起,接天焚地,浪潮遮掩一切。‘金钟光影’落下,毒烟散乱,钟影直落,隠入火光。

“吱吱”烈火在无柴自燃,慢慢焚烧。静静的的,土地一点点琉璃龟裂,赤土红热,热浪灰烟弥漫。

结束了吗?周围大怪紧盯着场中突变的情况,谁也没想到最后场面这么惨烈!现在谁也没有再开口哦嘲笑了!开玩笑!谁再看不起这三个年轻后辈,那你可以进去试试!看着地面化作液体,周围的墙壁表层更是一层琉璃化!一群大怪都是心惊胆颤啊!

更有甚者,已做好准备,计划等趋势显现之后,就去上前结交一番!可以说乌黑、罡烈两人这一战完全给他们俩打出了赫赫名声!

静静的等待,看着场中的火焰在慢慢熄灭,缭绕着四周焦急的人心。

“出来了!出来了!是那俩兄弟胜了吗?”

五行宝符灵火符的威力刚有点平淡下来,有神眼天赋的大怪已急不可耐的向场中望去,首先看到的是场中一大一小两口玄黄金钟!

仔细观察巨大金钟下,身上只剩下稀稀了了几片烧焦羽毛的一只大乌鸦,张开翅膀护住身下的一个昏迷躺着的身影。颤抖流血,赤漏外面的皮肤更是烧焦翻卷。

“真的杀死了!”

令人不可相信,纵观全场哪还有金蟾的身影。一早躲在一边的小丫头更是呼声出气,心头猛是一松。

“轰!”

“是谁坏我法宝!必死无疑!”

却见火光中一口小钟,急速旋转,响声急震,猛地炸碎开来!一面破碎小幡飞出,化作一道乌光闪现消失远方。

“狗贼!这次杀你子孙,下次就必斩你于足下!众生陪葬,也难平我杀你之心!”乌黑安耐住全身的疼痛,抬头就是朝着老毒物的声音同样疾声喊去,不落一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