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赶尸匠

更新时间:2020-03-18 15:53:27

赶尸匠 已完结

赶尸匠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泉印眼镜蛇 分类:其他 主角:牛二小溪 人气:

《赶尸匠》由网络作家泉印眼镜蛇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牛二小溪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关键词:恐怖、惊险、刺激、灵异!赶尸、僵尸、诈尸、鬼打墙、古墓、血书、啮尸螳螂、鬼魂附体白鸦、妖艳入骨女鬼、杀人的妩媚鬼妹、神秘的《赶尸匠笔记》…… 湘西,盛行着一种神秘的行业:赶尸匠。本书是以赶尸匠牛二为主人公,牛二赶尸过程中偶然一次,亵渎了一位美貌少妇荷花的尸身,荷花的魅影便时时跟踪着牛二。赶尸匠分两派,牛二所属的黑衣派名为赶尸,其主业却是盗墓行当。在一次盗掘湘西汉朝时一个苗族王国的美貌艳丽女王墓的时候,两个白衣魅影忽然出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三章:美艳入骨杀人女鬼

僵尸们随着阵势变化各种幻象来,但是,对付在血咒尸袍里的牛二三人却也毫无办法,只是这八卦阵确实变化多端,永无穷尽,阴风及凄厉地鬼泣从各个方位回旋跌宕,如同地狱般阴森可怖。

三人抖抖索索蜷成一团,依靠着不大的裹尸布的庇护,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谁会想到,赶尸匠会被僵尸赶进裹尸布,在僵尸的威胁中战战兢兢,度日如年。

来旺哈拉子耷拉到地,疤瘌棍小心地屏息瘫在地上,两人都把希望寄托在牛二身上。

好在有了短暂的喘息时间,牛二脑子里飞速旋转,思考着如何解脱困境,外边情势不明,但是阴风越来越凄清,鬼泣声音也越加凄厉,无疑,外面情况肯定是越来越惨烈,这薄薄的裹尸布和血咒如何能长时间抵挡继续数百年的阴毒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黑血僵尸八卦阵是苗人所创,首先将青壮年人使了巫蛊之术,就是将一种雪山深处挖掘的一种奇寒的毒蜘蛛捉来,这种毒蜘蛛分泌一种黏液,也就是毒源,具有奇阴邪怪的毒性,并且极易溶于水,无色无味。一般那些统治阶层会树旗招兵用丰厚的军饷来打动年轻士兵的心,在月黑风高之夜,便下毒在饮水中,那些士兵喝下剧毒饮水,就立刻血液阴寒,时间一长就变成漆黑之色,这样黑色血尸形成,接着他们就将僵尸队伍使用招引魂大法聚集成阵势。就结成着黑血僵尸八卦阵。

如何破解呢,牛二不断地思考着,首先这是一座阵法,之前的思路老是停留在克制这剧毒僵尸身上,其实最根本的办法在于破了阵法,才算彻底打败这僵尸毒阵。

破阵的诀窍在于击破阵心阵眼,三大要害,阵心是指挥中枢,两只阵眼观察着阵势的变幻也观察着敌人的破绽。

这僵尸阵的威力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毒性,靠阴毒的阵内要素去杀灭敌人,一是阵法,靠变换无穷的阵法消磨敌人的斗志,进而轻松地杀灭敌人。

要破解这剧毒元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去破解阵法,毁坏阵心,戳掉阵眼,便可以轻松脱身了。

这样一想,心里思路清晰多了,牛二觉得不那么急了,如何找到这阵心阵眼呢,牛二一筹莫展,这种事情从来没遇到过,而且自己对奇门遁甲和风水要术兴趣缺缺,如今方知道这些东西对自己确实救命的妙用。

一想到奇门遁甲,牛二心头一震,自己怀里不正有吗。

来时候望天猴那书房里满满的一窟书被他们三个烧毁,当时情况如此危机,只能出此下策了,如今想起来,常惭愧莫名。

全烧了,还有那本稀世珍宝《奇门遁甲》,万幸,牛二怀里贴身宝贝《赶尸匠笔记》,姑且这么命名吧,虽然不成系统,但经验是最重要的。他让来旺将小灯点着,借着昏黄的光线,翻开,看有没有关于破解僵尸阵的办法,直接翻到第三编,编目比较乱,牛二仔细查看,很遗憾,没有相关名目的文字。

牛二一阵失望惆怅,将宝贝书放进贴身褡裢,怎么办?外面阴风怒号,鬼哭狼嚎,再迁延下去,肯定会葬身于此了。

三个人蜷缩成一团,更没法行动,首先得解决行动问题,才能发现点破阵的蛛丝马迹,浸淫着血咒的尸袍是能够抵挡僵尸毒性的唯一屏障,可只有这么一件。

割开,对,只有割开,三人才能分开,才能自由活动,疤瘌棍伤重,先让他找个稍微平静点的地方休息,自己和来旺分头破阵。

想到这里,牛二低声将自己的意图向来旺和疤瘌棍说明白,来旺两人想想,也只能如此,便点头答应,来旺掏了腰刀,将裹尸袍割成三块,三人分别裹好,牛二又吩咐二人将九道血咒贴于周身要穴,以抵御鬼阴袭击。

牛二和来旺将疤瘌棍拖到一个相对安静些的地方,有尸袍裹身,暂时没大危险。

这才起身看这凌乱不堪的邪恶大阵,只见黑色僵尸裹胁着黑纱袍服,将三人团团围困。来旺不知所措的看着牛二,静听吩咐。

牛二定定神,仔细观察,只见杂乱无章的步伐中有一个黑纱女鬼只在那里低声哭泣,并不行动,与乱成一团的僵尸不同,难道,这低泣声就是指挥大阵的魔力吗。

不管是不是,这女人都不单纯,去想办法接近了再说,牛二想。

阵心如果在这里,那阵眼呢,他在往四周看,没什么异样,只是这声音里并不只是低声抽泣,还有其他声音,难道是靠声音来传递魔力的吗,很可能。

牛二仔细摸索与那女人哭泣声不同的两道声音的来路,好一阵子才辨别出来有一路在西南角,他集中目力望去,也有一个女人披着黑纱袍服蹲那里哭泣,是了,那是个阵眼,牛二心里略微有了点思路,感觉信心足了。

他拽过已经昏头昏脑的来旺,指点给他那阵眼的位置,来旺懵懂地点头。

牛二想,就算来旺找不到那阵眼,有裹尸袍护身,应不至于有什么凶险,便将来旺放在一边,随他去。自己蹲下身来,定好心神,仔细分析着这些凌乱的僵尸,他将桃木剑拿出来,喷了口血,念动恶咒,急速刺向其中一个僵尸,僵尸倒下,可是随着阵法变动,呼啦啦,更多的僵尸向牛二方向奔过来。

果然那哭泣的声调不时变换,在指挥着这大阵,牛二闭起眼睛,塞起耳朵,竭力控制自己抵制这僵尸大阵的邪念袭击,然后挥舞桃木剑向那阵心方向猛冲。

果然奏效,僵尸阵虽然厉害,但是僵尸并不灵活,只能在阵心的魔力指挥下行动,靠阴邪之气将敌人迷乱心智,然后杀灭。

约莫冲过十八层僵尸围困,终于赶到那阵心处,牛二睁开眼睛,定了定神,他知道,最厉害的考验应该在这里。

那阵心黑尸仍在那里低声哭泣,只是声音越发尖利,牛二正想办法怎么杀灭这阵心,忽然,山洞内黑影变幻,一起想阵心集中,牛二和这阵心周围,立刻环绕无数美艳诱惑的美女,一律只以黑纱拂身,极尽淫亵,牛二立刻脸红耳热,心头乱跳,幻象,杀人的幻象阵法。

牛二心底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不好,美艳的背后将是厉鬼的袭击。他使劲掐了自己一下,让疼痛刺激一下神经,赶快让自己恢复过来。

那幻象变幻莫测,一会是**美女一会是凶恶的野兽一会是恶鬼,一群群一层层向牛二裹卷来。

牛二将裹尸袍将自己严密地裹起来,不看不听不闻。这才心里安宁了些。

过了一个时辰,外边嘈杂的声音轻了些,牛二掀开尸袍一看,幻象各归其位,按既定步伐行走,知道一波危险刚过去,再看那黑衣阵心女人,仍在那里哭泣。

他将桃木剑拿出来,狠了狠心,急速向那女人刺去。

忽然,那女人身体一长,一个人立,站了起来,转过身对着牛二一笑,牛二大惊,这女人竟是荷花!!!

正是荷花,活着的荷花,那美艳的容貌,白皙的皮肤在黑纱下更显得妖媚异常,要命的是,全身**,只就绺黑纱轻拂羞处,乌黑油亮的长发飘拂,将那银盆样的美脸妩媚地对着牛二。

荷花对着牛二妩媚一笑,立刻激起牛二心里最脆弱的柔波,他太熟悉这具美艳的胴体,为了她,自己不顾祖师爷的清规戒律,化解了一个优秀赶尸匠的阴冷的心。

再多的诱惑,牛二都能定下心神去承受,再厉害的恶鬼,牛二也绝不气馁思考对敌人的灭杀,惟独面对这荷花的胴体,这荷花的美颜,立刻让他心化如水,不能自已。

“那贴着的画啊,揭了吧,难看!”荷花一声浅笑,娇莺初碲般的柔媚话音,带着娇慎的微怒。

牛二心神一乱,照着荷花的吩咐就将自己的贴身符咒上上下下去除干净,傻傻地看着荷花,好象自己变成了柔情英俊的少年。

荷花象是奖赏他似的,用白嫩柔媚的手指轻轻在他脸上拂了一把。牛二立刻心化成水,飘荡在着温柔的河里。

“那尸袍多难看啊,快解开了吧!”荷花用更柔媚的话音对着他轻笑,发着温柔的命令。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牛二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毫不犹豫地就将裹尸袍脱了下来。

荷花更高兴了,走过来,象要扑进牛二委琐的怀里!牛二感觉自己成了英雄,只待美人偎依到自己怀抱。

到了眼前,忽然,荷花脸色大变,一张银脸变的死白,难明眸也翻成煞白,恶狠狠地瞪着牛二,那柔嫩的指甲变成惨白惨白,僵直地向牛二抓过来。

牛二已经瘫软在地,在如此恶鬼的袭击下,再难逃出生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