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 足球先生养成攻略

更新时间:2020-05-10 04:02:35

足球先生养成攻略 连载中

足球先生养成攻略

来源:落初 作者:绝期恨 分类:体育 主角:林磊刘静文 人气:

完结小说《足球先生养成攻略》是绝期恨最新写的一本体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磊刘静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纵横绿茵,无人能敌。世界足球先生,就是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磊听得母亲提及正事,心脏立时跳动加速,心中也在祈祷事情顺利。

王乾心道原来如此。

他很清楚现在的工作不容易找,尤其是那种轻松写意的工作,非得请客送礼不可,显而易见,王家是花不起那种钱的,虽则王家的情况着实令人同情,不过同情归同情,要自己花钱帮林磊找工作,一来这种事花钱也不一定办的成,二来根本犯不着,根本不可能的。

王乾凝神盘算了一会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嫂子,您既然开了口,我一定尽力帮忙,我听说石头的成绩很好,就这样不读书了,怪可惜的,不过,石头还没满十八岁,一无文凭,又无特长,这忙帮不帮的成,还很难说啊!”

刘静文亦非愚纳之人,岂又听不出他的言下之意?不过这也丝毫怨不得别人,人家说的也是实情,要怨,只能怨自己的命苦,孩子的命苦罢了“石头今年快满十八岁了,这孩子吃惯了苦,工作辛苦一点倒无所谓——”

王乾的儿子王治杰看完了自己喜欢看的足球节目,觉得挺无聊,实在坐不住了的插口说道“爸,我踢足球去了。”

“去吧,去吧,记得早些回来”别人家的孩子这么懂事,而自己的却只知道成天玩耍,书读的一塌糊涂。

王乾苦笑着说道“嫂子,您别见怪,这孩子不懂事,太没礼貌了。”

王治杰做了个鬼脸后以最快的速度穿上球鞋,提着足球出去了。

王乾打发走儿子后继续说道“嫂子,您知道我是做建材生意的,认识的基本上是一些建筑商,如果您不嫌做这行辛苦,我现在就打电话找人联系。”

刘静文望着林磊说道“没关系的。”

王乾拿起话筒拨了个号码等电话通了后说道“喂,唐老板吗?你好,我是王乾,跟你说个事,我有个俵侄从乡下来找上了我,想托我给他找个工作,你那边还要不要人——十七岁——哦,谢谢你了。”

收了线,王乾放下话筒说道“嫂子,人家答是答应了,不过有一个月的试用期,一百元钱一个月,试用期过后,每月的工资涨到三百元,包吃住,无假期,这个唐老板目前在南国大学盖宿舍楼,您看成不成?”

刘静文深情的望着林磊好半晌没说话。

她从林磊毅然的眼神中读出了他的决定,辛酸的感受涌上心头,十七年了,他们母子一直相依为命,林磊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身边,而明天,林磊就要为了这个家去承受力在他这个年纪不应该承受的责任,难以割舍的亲情以及痛狠自己无能为力的愧疚感交织在一起,使她不知说什么好。

林磊也在望着母亲。母亲虽然没有说话,但她那慈爱的眼神分明在诉说着面对残酷现实的无奈和担忧,妈妈,我要替你分担,我已经长大了,我能够替你分担这一份养家糊口的责任,我好高兴啊!

此刻,王乾也感受到这对母子间无言而真挚的情感交流不忍打扰,也一时无话。

“王叔叔,谢谢您了,我愿意去”乖巧的林磊见场面冷了下来,生怕王乾误会自己嫌这份工作辛苦,灵机一触的说道“能不能请您向唐老板求求情,我想预支头两个月的工资。”

王乾顿感为难的说道“石头,我知道你很勤快,试用期肯定能通过,只是人家唐老板不是很了解你”或许是被他们母子间的真情感动了吧,王乾冲口而出的说道“这样吧,你们先在我这里拿四百元应应急,等你发了工资再还我吧。”

刘静文自然明白王乾的为人,知道他现在虽一时冲动借钱给自己,恐怕事后会有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的,连忙首手频摇的道“不用了,胡老板,石头已经够麻烦你了,再说,你大金路那边还在搞装修,也等钱用。”

“嫂子,您这是瞧不起我了,我既然说了,就要做到,对你们孤儿寡母出尔反尔,我还算男人吗?这钱您拿着,石头,唐老板的工地在南国大学,到那一问就会有人告诉你,很容易找的,哦,我明天还有生意上的事要找他,我会顺便说说你的事,看看能不能免了这头一个月的试用期。”

免去第一个月的试用期,意味着工资不是一百而是三百,王乾暗忖以自己和唐老板的交情确能办到,只是这样等于从人家口袋里掏去两百元钱“嘿,今天我这是怎么了,幸亏没有把话说死”

心里想着,王乾嘴里又加上一句“成不成,还得由人家唐老板决定。”

“王叔叔,您给我们的帮助已经够多的了,人家有人家的规矩,试用期期既然定下来了,就不能再给您添麻烦了。”林磊不想还没上班就跟老板讨价还价,免得有人说闲话,因而婉转的拒绝了王乾。

见林磊乖巧懂事,尤其是在这样的困境下还能设身处地的为人着想,遇利不贪,这份节操实属难得,令王乾不禁动了惜才之心。

他闭上眼睛仔细考虑后说道“就依你,你先到唐老板那里做做看吧,工地上确实是辛苦了一点,等我在大金路的房子收拾完了,我还准备租两间门面把生意做大些,到时你可以到我店里来。”他还怕定不下来,又转向刘静文说道“嫂子,您看怎样?工资方面我是不会亏他的。”

刘静文手里拿着王乾给她的四百元钱,心想这真是雪中送炭啊!家里最后一张百元大钞用来买水果已经花去了十几元,剩下的八十几元本来要撑到自己找到工作为止,现在有了这四百元,捱到孩子开学还应有剩余,何况在这其间自己总要找点事做,到孩子开学时,终于可以从从容容的交学费了。

刚刚松了口气,就听得王乾问她,忙道“好啊!胡老板,真是太感谢你了。”

从胡家回来,林磊有点担心的说道“妈,试用期的事,我不该自作主张——”

“孩子长大了”刘静文柔声对林磊说道“石头,你做的对,妈从小就告诉你,我们穷是穷,但要有骨气,二百元钱对我们家来说的确是一个大数目,但拿人家的钱要拿的在理,你长大了,遇事能有自己的主见,妈感到很放心,今后如果你有能力,一定要记得报答人家,妈带着你们两个孩子能捱到今天,就是因为有很多人在不同程度上给予了我们这样或那样的帮助,象王叔叔,今天不但帮你找工作,还借钱给我们;还有刘老师,在你读书时帮你减免学费,你要退学了,记得到刘老师那里说声对不起,他对你的期望很高啊!”

“是,我现在就去”在林磊的记忆中,父亲的印象只是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一直是母亲扶养着他们两兄弟长大,母亲一直是他力量的支柱、智慧的源泉,到明天,他就要告别母亲,独自去一个陌生的环境,在那里,他听不到母亲柔和悦耳的声音,见不到母亲忙碌的身影,一刹那间,他对眼前这个温暖而简陋的家感到眷恋不舍,毕竟这里是他十七年来熟悉而温馨的家啊!

今年滨河市的降水特别丰富,使得把市区一分为二的伏龙河水位暴涨,短短的几天,河水就已经越过了警戒水位。

当林磊来到南国大学建筑工地时,唐朝晖正在诅咒一连三天的豪雨迫得他的工地也停了三天工。

见林磊来找,勉强记起是王乾介绍来的,在打量了一下略嫌单瘦的林磊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唐老板,我叫林磊”林磊恭敬的回答。

“这里的规矩胡老板大概已经跟你讲了,我就不再重复”心情大坏的唐朝晖懒得罗索,说完提高声音喊道“龚志跃,你过来一下。”

“这个人先放你这边”唐朝晖对走过来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精壮汉子说道“等会耳带他到舒姨那里领工具和安全帽。”

“是”龚志跃拍了拍林磊的肩膀道“小子,你跟我来。”

“龚师傅,我叫林磊”林磊边行边看,发现这是一间用竹板临时搭建的简陋工棚,棚内横七竖八的拉着几跟凉挂着衣服的铁丝,地上堆砌了一排大约米许高的砖块,砖块上面铺上竹板、草席,估计是用来睡觉、休息的“床”。

这时“床”上正有几个人围在一起,各人手里捏着一叠扑克牌,看来是激战犹酣。

林磊注意到这个叫龚志跃的人手里也揣着一叠扑克牌。

龚志跃带林磊走就“床”边把手里的扑克牌一扔道“我不玩了,老板叫我带这小子去领工具。”

“不行”一个嘴里叼着香烟的小伙子连忙按住龚志跃丢下的扑克牌说道“龚头,你别输了就想跑,你不玩可以,但你的欠帐怎么算?”

“玩就玩,谁怕谁呀?不过,这局不算”眼见跑不掉,龚志跃知道自己的牌面不争气,存心赖掉这局的一手把牌搅乱,一手指着林磊对面看牌的人说道“刘洋,你带这小子到舒姨那里。”

工棚里总共七个人,四个人打牌走不开,还有一个是老板,大雨天的,总不能让老板亲自去吧?

刘洋只好走到墙角拿了件雨衣披上对林磊说道“你跟我来。”

两人出了工棚便往南国大学操场走去。

刘洋一边抹去脸上的雨水,一边说“舒姨可是我们的财神爷,到领工资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对了,你叫林磊吧?”

从刘洋开口说话,林磊就发现他的语音带着浓浓的北方口音,怕他听不懂本地方言,林磊就用普通话回答说“是的,三横王,石头的石。”

“石头的石啊!以后就叫你石头吧。”雨下的很大,林磊带的雨伞起不了什么作用,等两人来到操场边时,林磊的全身上下除了头发外便没一处是干的。

刘洋指着操场边的一个工棚说道“舒姨就在那里,我们进去吧。”

这个工棚要大些,里面的人也多些,刘洋带着林磊进来后,,径直走到一个和林磊母亲年龄差不多的大婶面前,说道“舒姨,这是石头,新来的,唐老板吩咐我带他来领工具。”

“哟,还是个孩子呀!快把湿衣服脱了,你多大了?”舒姨本名叫舒红梅,由于她跟唐老板做事的时间长,很得唐老板器重,再加上她与工人们的关系处理得很融洽,大伙尊敬她的为人而尊称她舒姨,时间长了,本名倒很少有人叫了。

“舒姨啊,您人人家的年纪,是不是想把女儿嫁给他?”这时有人高声起哄。

“去你的,我女儿还在读书呢。张剑,你是不是暗恋我女儿?想都别想,嗯,叫声娘我也许会考虑让我女儿做你干妹妹,你不叫的话,我可要扣你工资哟!”

“叫啊,叫啊!”旁边的人也跟着起哄。

不理张剑满脸通红的尴尬情景,舒姨利索的把工具递给刘洋,又见两人拿了工具就走忙道“刘洋,站住,外面这么大的雨,歇歇再走吧。对了,刚才有个姓胡的老找唐老板,记得跟他说一声。”

“好的”刘洋见林磊很拘束,遂体贴的拉他坐下来闲聊道“你一定很奇怪这里搭了两个工棚吧?听质监员说南国大学的宿舍楼本来是要建在我们呆的工棚那边,后来地质局的人来勘测后说不行,那边地底下有一条暗河,承受不了高层建筑的的,把楼房建低一点吧,规划局又不批,说是市里有规划,大金路沿线的新建建筑都必须是十层以上,没办法,只好拆了靠近我们工棚的那栋六层的教学楼后建一个操场,再在原来的操场上建一栋十二层高的教学楼。”

“这不是在浪费钱财嘛?”林磊一时没想通问。

“这不是浪费”其实刘洋也一样问了那个质监员,这时听林磊问他,便得意的操着他那浓重的北方口音把当时那个质监员的话重复了一遍“那栋六层的教学楼是二十年代初期的建筑,本身就很破旧,没有一点建筑美感,放在那里一是有碍市容校貌,二是由于地底暗河成年累月的冲刷,它的地基已经很不牢固了,万丈高楼平地起,楼房的地基不稳,就证明这栋楼房已经元气大伤,来日无多了,何况,还要在它的旁边加盖一栋十二层的宿舍楼,到时候恐怕两栋大楼都会同时倒塌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