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鸿蒙百辟

更新时间:2022-02-06 21:55:40

鸿蒙百辟 已完结

鸿蒙百辟

来源:落初 作者:海棠月 分类:武侠 主角:沈沈万三 人气:

经典小说《鸿蒙百辟》由海棠月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沈万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寒潭衣,这名字,多少有些冰冷的味道,可少年人,却多出了玩心,为了博伊人一笑,不惜做了会梁上君子,可他那里知道,这不过是别人早已设计好的阴谋!那紫纱下绝美的容颜,他从不曾见,可缘分这东西,何等的奇妙,那曼妙无双的身姿,只一眼就再难以忘。她到底是水玲珑?还是水莲花?昔日那臭名昭著的江湖第一大魔头,怎么会变成如今这般的少女模样。一切都是迷,请诸位随着海棠月的步伐,却探寻这个刀光剑影,侠骨柔肠的神秘江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声,来得突然,无论是谁,都有些被吓了一跳的感觉,这眼神不由得就跟了过去,乍一看之下,心就跟着一发凉,桌面之上,除了零星的放着一个酒杯和酒壶之外,一枚金黄色的叶子特别的显眼,在这种有些昏暗的环境里,着实有些谜了众人的眼。

当然了,无论这酒馆里面的结果如何,没有人会去关心,不过就是饭后的谈资罢了,当时或许还真被吓着了,可这过了些日子,那就是一种最大的资本,甚至有的人,言语之中还带着些自豪的感觉,说自己和金叶子,好歹还在同屋里喝过酒,就仿佛这样能够抬高自己的身份一样,甚至比那明月山庄的沈万三还要高上几分,唯独这杜老头,去沈家结账的时候,送去了那枚金叶子,不过也只是遭了拒之门外的待遇,毕竟,这对于沈家来说,终究不是什么体面事,但好歹杜老头的钱是收到了,他也就自然不去在意了,反正不是自个的事。

这件事情就算是闹得在沸沸扬扬,那沈家的女儿还是要嫁出去的,对方可不是那一般的人家,高高在上的齐王府,就算是在乎钱财这东西,明面上也不能表现出来,能和明月山庄联上姻,还能拿到那江湖人梦寐以求的武功心法,这就已经够了,荥阳城,似乎也并没有因为这事,受到多大的影响,百姓嘛,还是该干嘛的干嘛,不过,这荥阳城外的风光,那还是不错的。

这里处于西北的要塞之地,物流来往,原本就不是一般的小城能够比拟得了的,再加上依山傍水之间,清秀异常,也算得上是游人的常去之处,一时间,什么商贾巨富,还有文人骚客,莫不云集于此,又莫名的替它装点了几分文雅的气息。

“师兄,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些,整个荥阳城,恐怕就没有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了,说到底,那价值连城的北海夜明珠到底长成什么模样?”说这话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女郎,那张脸,还有些稚嫩的感觉,大睁着的眼睛,看起来有一种炯炯有神的味道,让人一眼看去,就有一种舒坦的感觉,再配上那一身翠绿色的薄羽纱衣,俏皮的姿态十足,她调转着身子,正对着迎面而来的少年,有些责怪,却又有些期盼的说道。

少年的年纪也算不得大,看那模样,充其量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青衫之后,背负着一柄长剑,一张脸,在这阳光的照耀之下,显得十分的俊俏,前行几步之间,和那少女并立的时候,看上去,可没有丝毫逊色的地方,甚至还要更加的养眼几分,只是那张脸,显得有些轻微的苍白,似乎少了些血色。

即使是这般,却也依旧掩盖不住那铺面而来的英气,他在那女子身边一站定,这手这么顺势一拿,从怀里面掏出一个细小的盒子来,递了过去,嘴里面轻声的嘱咐着:“小心着点,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哼,小气得很,不就是看看,还能给你弄坏了不成,师傅明明是让你来观礼的,你倒好,不好好的去,却偏偏偷了人家的东西,就不怕师傅知道了,依着他老人家的脾性,不知道要怎么收拾你!”嘟囔这嘴,似乎对少年的言语有些不悦的味道。

可这说归说,她的手,缓缓的打开了那个盒子,显得十分的轻柔,就像是真怕弄坏了那宝贝一般,须臾间,一颗浑圆剔透的白色珠子就出现在视线之中,晶莹玉润之下,没有丝毫的瑕疵,让人看着都说不出的喜欢,少女的手,想要去摸一下,可这刚伸出去几许,又放了回来。

那少年似乎并没有注意她这般的举动,而在这一刹那间,仿若有心思一般,很显然,少女的话,说道了他的心坎里,当下急忙的道:“只要师妹你不说,师傅又怎么会知道,况且我还专门打了好几片金叶子,就是为了混淆他们的试听,让他们去找这个压根就不存在的人物,至于这夜明珠现在在我的手上,那也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们又如何能觉察得到?”

说到这儿的时候,少年人的脸上似乎有几分得意的姿态,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为自个的算盘而得意,只是这言语中,突然又有了一抹不解的味道:“可说来也奇怪,按理说这明月山主应该有大动静才是,为什么两三天都过去了,却丝毫的声响都没有?”

“那我要是告诉师傅呢?”听少年说了这话,那少女脸上突然之间也流露出一种得意的神色来,就如同自个握到了什么把柄一般,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兴奋的与啊有,完全没有将少年人的后半句话听进去,她的目光,依旧仔细的打量着那颗珠子,这东西实在是太漂亮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要想控制内心对漂亮事物的独特爱好,那原本就是很困难的事情。

这原本就是一句玩笑话,小妮子也只是随便的说说,可这一下,那少年的脸色明显的变了一下,就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满满的都是焦急,转眼间,一种讨好的神色就浮现了上来:“我的好师妹,你可千万别呀,这事要是让师傅知道了,非得打断我这条胳膊不可,你可不能眼看着师兄遭了这个罪呀!”

“哟呵,现在你知道害怕那,当时干这事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点,这事啊,想不让我告诉师傅也行,那就得看你给我什么好处了,反正师妹我也不是那种贪心的主,这东西又这般的值钱,你若是把它卖了,还怕卖不起几个小礼物!”少年这般的反应,在那少女的眼中看来,似乎比这珠子更加的有吸引力几分,这盒子一合,便递了回去,那眼神之中,期待的味道十足。

也对,这夜明珠就算是再值钱,在她的眼中看来,不过就是件没用的摆设罢了,还真心比不上那些小礼物所带来的惊喜感。

“这东西可不能卖,我还要留着送给蝴蝶的呢,她最近不知道为了什么的事情犯愁呢,要是有了这颗夜明珠,或许能够博她一笑呢!”接过那盒子,少年人急忙将他揣进了兜里,十足的宝贝,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将先前的种种都忘却了一般,那一张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些许淡淡的笑意来,特别是在说到蝴蝶两个字的时候,甚至有些痴迷的味道。

也不知道是被他这话,还是被他这表情所刺激,那少女一下子有些气愤了起来,这双脚,好不掩饰的在那地面上跺了几下,那手指着东方脸颊的同时,忍不住的呵斥道:“好你个寒潭衣,你这心里面就记得蝴蝶姐姐,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嘛,还想我给你保密,我看你这是妄想,礼物什么的,我也不要了,我这就告诉师傅去,看他怎么收拾你!”

“师妹,我的好师妹,我的好婉儿,你可千万别啊,师兄求你了,你要什么礼物,师兄都给你买,成不?”被少女这么一叫,那被称作寒潭衣的少年,猛的惊觉了过来,也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过了味道,一脸的尴尬,急忙拉住了少女的手,又是那副满脸讨好的姿态摆了出来。

当然了,这少女也自然不是省油得灯,岂肯那般的与他甘休,大有挣脱少年的味道,一时间,两个人扭捏在一起,倒是给这山水之中,又添加了几分年少懵懂的姿态。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反正是在寒潭衣的一阵软磨硬泡之下,才算是收敛住了场面,当然了,少不得割地赔款,什么礼物要求之类的东西,那可谓是通通的答应了下来,见达到了目标,少女也自然不会做过多的纠缠,她的话是这般说,却也不是真心想要去做的,就算是什么也没有得到,估计最后自己都要说服自己去放弃。

见少女不再无礼的纠缠,寒潭衣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这目光,也停留在不远处的那河面之上,流水湍湍之间,有些轻微的声响传了来,而瞧着这光景,他们要等的船,也该要来了吧。

“师兄啊,当时场子上那么多人,你是怎么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将这东西偷走的啊?”等待的时间,终究是无趣的,无论是谁,估摸着都这般的心思,如果说少年人还稍微能够忍耐一番,那这叫婉儿的少女,可就有些忍不住了,所以她的目光,虽然也盯着那河面,但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被她这么一问,寒潭衣斜眼瞟了一下自己的衣兜,就像是在确认那成果还在一般,这嘴角上也紧跟着这么轻轻一笑:“那有什么眼皮子底下,这沈万三的功夫,就算是咱们师傅天机道人遇见了,也还得让他三分,我这点能耐,自己还不清楚吗?”

“那?”很显然对少年的话有些不解,这心里面自然是有疑惑的,少女姓仇,算得上是稀有的姓氏,她这话还没有问出口,寒潭衣便打断了她的话,反正明白她是想继续追问下去的,不如索性就说个清楚明白:“这东西,虽然一直就装在那盒子里,可盒子也不是一直就摆在大厅最显然的地方,你师兄我呢,也不是当天才去偷的,而是前儿个夜里就已经拿出来了,后来所有人看到的那一幕,不过只是去演演戏罢了,这些人不知道,也就当是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嘿,将这宝贝凭空的偷了出来,不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