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锦瑟刀

更新时间:2020-06-25 03:34:13

锦瑟刀 连载中

锦瑟刀

来源:落初 作者:黑色的黑羊 分类:武侠 主角:刘叔马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黑色的黑羊的原创小说《锦瑟刀》,主角刘叔马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十二年前,山河扭转,大楚王朝分崩离析。中原乾坤混乱,外族蠢蠢欲动,乱世起。十二年后,一名少年,一把百炼刀,走上了以武成圣的断头路。一袭白衣,两柄四尺剑,搅乱了整座西北江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曾乞儿眼中闪烁着雷电风火,视死如归。

王狄凝视着这个倔强的贱骨头,有些发愣,他想到了以前的自己。

那时的王狄,亦一腔热血,亦意气风发。

无论是庙堂还是江湖,他都能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真真正正的问心无愧。

可最终,却因为亲人,变成了自己讨厌的人。

两人就这样在风雨中,遥遥相对。

慢慢收回思绪,王狄反而有些轻松,开口道:“怎么,不溜了吗?不然我在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你尝试尝试,总比现在的局面要好。”

“向老哥说过,你是个好捕快,为了乡亲们,丢了自己的官帽。”曾乞儿没有因为,这个看似能活命的提议心动,答非所问,“被自己口中的好捕快陷害,他一定很难过吧。”

没等王狄回答,曾乞儿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刀:“我要杀你。”

“你不练武,才能如此大放厥词。”听了曾乞儿的狂妄之语,王狄也没有动怒,摇了摇头:“等你真正开始攀登武道险峰,才知道你今天的话,有多么可笑。”

王狄破天荒的,对这个杀害表弟的贱骨头,有了一丝怜悯。如果他没有遇到自己,或者没有选择这么极端的手法,直接了结表弟的生命,未尝不是一个习武的好苗子。可如果少年没有那么坚决,选择了忍辱偷生,那他便算不上什么好苗子了。

这本来就是一个死结。即是对王狄,也是对曾毅。

“一旦开始习武,就算是入了江湖,从此就是一条不能回头的断头路。天下武人分为十品,想要成为一代宗师,以武成圣,方法五花八门,道路数不胜数,每条道路,却必须步步攀登,慢慢打磨,没有捷径可言。三到四品是一个大槛,这天下大多数人都被这道槛拦下。我们清安镇,算上捕快小王,死于他手上的万牌坊吴为,钱权酒色帮的香主韩立轩,以及卢青街大泽园的胡海,胡镖头。明面上也就四个三品武人。”王狄口中的三品武人,并没有自己。

“至于暗地里,还有哪些高手,连我也不能全部清楚。这清安镇,也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王狄并没有马上出手,反而为少年解释道:“这六品到七品却是天堑,七品武人,已经算的上是大梁国数一数二的高手,真有了这般实力,天下何处去不得。”

“至于十品武人......几十年来,也只有那几位神仙人物了。”说道此处,王狄也颇为激动神往。

十品武人,一代宗师,吾辈所向之。

曾乞儿听得似懂非懂,但他也知道自己和王狄的差距,可能比王狄口中的天堑,还要宽。他依然目光如炬,寻找着出手时机。

“蚍蜉撼树。”

曾乞儿出手的心念刚起,眼前的男人已经闪到了自己面前。

一拳,曾乞儿被击中额头。

“嘭!”曾乞儿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被气压挤爆,身体瞬间就失去了重心,倒飞而出。

曾乞儿全身被密林枝丫划破。雨势已经冲刷不了,身上骇人的鲜血,他的脑袋嗡嗡作响,倒在了数丈之外。

王狄低头捡起曾乞儿脱手而出的官刀,开口道:“连我一成的拳力都受不住,你好像报不了仇了。”

“贱骨头,下去陪你师父娘亲吧!”王狄疲惫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神色,跃到曾乞儿身前,手起刀落。

“叮!”意料之中切入血肉,破碎骨头的声音并没有传出,反而是那金属撞击金属的锐利之声。

王狄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力所阻,一刀未成,十来年的江湖经验,使他形成条件反射,瞬间就退到了十来丈开外。

一个和王狄同样打扮的青年身形,进入了他的视野。

同样的箭竹斗笠,同样的红蓝官服,同样的腰间佩刀。

青年捕快右手握着官刀刀柄,左手微微握拳,放于小腹之上。青年捕快如同一杆锋芒毕露的银枪,势必要捅破这苍天暴雨。

这人正是那江陵府王讳安。

他年纪轻轻,已经到了三品武人的境界,轻功也相当了的。很快就擒住了万牌坊的漏网之鱼。王讳安担心万牌坊的后手,心道:“此地离清安镇并不遥远,县衙里的高手也就自己和王狄两人,两人分开反而危险,与其回去求援,倒不如和老大一起护送囚犯回镇。”

王讳安想通其中关节,封住万牌坊随从穴位后,就循着踪迹追了过来,却正好目睹了王狄出手的这一幕。

“老大,你......”刚刚千钧一发之际,他来不及思考,下意识的出手救人,面色疑惑和沉重,向王狄询问。

王狄看清来人后,面带苦涩。他先前故意放走一个万牌坊随从,又以求援为由,支开自己这个同僚,就是为了方便动手。他万万没料到王讳安会那么快返回。

自己这个小兄弟,崇拜尊敬自己不假,可却也是刚正异常之人。王讳安的眼中,非黑即白,是那宁折不弯的性子。凭自己对他的了解,要让王讳安方便自己行事,那是万万不可能。

“老弟,这人是害死三儿的凶手。”王狄叹了口气,“兄弟你今天给哥哥个面子,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王讳安脸上露出纠结的神色,仅仅片刻,便恢复清明:“老大,你糊涂了,我们收到的手令,是将此人捉拿归案,并非当即斩杀。他现在已经毫无还手之力,须拿他回去,交由县太爷决断。”

大丈夫立于世,树德务滋,除恶务本。

“他未满十四岁,按大梁律法,最多也是充军三万里,三儿的仇,不报了吗?”说到最后,王狄竟是一字一句的吐出字眼。

王讳安道心清澈,并没有因为同僚的求情,有所退让,开口道:“于私,三儿的仇,自然要报,算我王讳安一份。于公,我们任务在身,我却不能让老大你在这杀了他。”

大王小王,清安镇衙门的两大高手,风雨晦暝,拔刀相向。

“罢了,罢了”,两人对峙不久,王狄重重的叹了口气,收起官刀,漫步向王讳安走去。

王讳安神色不变,依然保持原先的姿势,冷冷地看着,已经收手的王狄:“老大,回头是岸。”

“锵!”大王小王同时拔刀,刀身相触,仿佛磅礴的雨势都为之一滞。

七招过后,王狄面不改色,回刀入鞘。

王讳安凝重如水,握刀的手也微微颤抖,可他依然没有退后分毫,始终护于曾乞儿身前。

一个捕快,拼命保护一个刚刚相识,之前还有过交手的罪犯。这种落在谁眼中,都是滑天下之大稽的蠢事,王讳安却是做的天经地义。

“我尚且三品之时,就已经不把韩立轩,胡海之流放在眼中。现如今我初入四品,本以为整个清安镇,已无人可敌。”王狄看着眼前任然屹立的青年捕快,神色复杂,“我已经对你王讳安评价很高了,到头来,却还是低估了你。”

“你王讳安能护住他一时,却护不住他一世,好自为之。”

王讳安目送王狄落寞的背影后,整理了一下自己已经湿透的红蓝官服,抬头望去,视线所及,尽是山水云雾。

曾乞儿做了一个梦,梦中的自己,再也不用去学堂墙边贴耳根,而是堂堂正正的端坐在书桌边,窗明几净。讲台上的胡先生,手握书卷,笑容和蔼。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曾乞儿头靠着王讳安的后背,明明被暴雨淋的透彻,却倍感温暖,曾乞儿闭着眼睛,幸福洋溢:“谢谢。”

雨幕之中,一个青年捕快背着一个乞丐少年,飞速前行,明亮如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