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沧浪寻幽

更新时间:2020-06-26 03:22:51

沧浪寻幽 连载中

沧浪寻幽

来源:落初 作者:玘隐 分类:武侠 主角:宋非程微 人气:

主角叫宋非程微的小说是《沧浪寻幽》,它的作者是玘隐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风摇竹影,如夜清尘,不识流音动。幻海淘沙,沧浪逝水,陌道莫寻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宋非在一处旧宅前止步,显然对此处颇为熟悉,与门口侍卫寒暄几句,便带着幕诀往里走。

这旧宅无论外里分明皆显现着素朴之风,却是被人照顾得极好,侍卫丫鬟都配的合理,虽然突兀,但也不觉过分。

宋非见幕诀一路无话,有些耐不住,眨眨眼睛,“你就不好奇吗?”

“你自然会说。”幕诀话虽如此,心中却是期待的,又掺杂着几分担忧,复杂的情绪有些来不及掩饰,生硬出声。

“你这人真是无趣,就如此肯定我会先说?”宋非假装有些忿然,继续道:“此处的主人是绝影山庄的故人......他是一位特别和蔼可亲的老爷爷!”

绝影山庄!少年有些激动,偏偏性子又生的冷静,这般看起来有几分怪异。

宋非皱了皱眉:“诀弟,我当初偶然偷听到你身世时,不想其他便告诉你了,被娘惩罚我也从未后悔过,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应该由你自己做决定,但是,或许......”

“哥,我不后悔!”幕诀眼睛亮亮的。

宋非扬眉,笑道:“好!也是,年纪尚幼又如何?普通稚子哪能和我们比?”

“咳咳咳,是谁在老夫的院子里谈着些心比天高的怪论啊?”

不知何时老人已站在了他们面前,朱颜鹤发,慈眉善目。两个少年相视一笑。

“见过幕爷爷。”宋非甜甜道。

“见过幕爷爷。”同样的话却少了几分童真,引来老人慧眼端详。

真是像啊......幕诀眸中透着坚定,令他想到了当年的幕三公子。

绝影山庄,从不问剑江湖,却又生在江湖,甚至有人说绝影山庄,就是江湖。

天涯医谷,有穷舍,绝影剑宗,玘书楼,寻幽剑,流音琴,包括奇门遁甲,无一不吸引着江湖侠士逐梦。

人生必有痴,而后有成,逐梦又岂会容易?一般心性的孩子早已被绝影山庄拒之门外,剩下的都是吃的苦中之苦方有所成的,比如幕三公子。他身在剑宗,一身绝世武功便是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所得,这份坚定更是异于常人。幕三是他看着长大的,这孩子可谓是像极了。如今看来,真是恍如隔世。

老人轻叹一声,“孩子,你可知道我是谁?”

幕诀握了握拳,答道:“我只知道您是绝影山庄的故人。”

“是啊,故人。”老人似乎又陷入遐思,一石激起千层浪,少年亦是耐心等候着。

待到浪平,终于开口:“我本是绝影山庄的一名厨子,当年山庄发生变故,我侥幸活了下来......”

老人眸光微闪,又继续道:“我只会山庄入门级的剑法,正好助你们打好根基,待到他日你们还需另寻良师。”

宋非问道:“幕爷爷,当初究竟发生了何事?诀弟他爹娘呢?”

老人低下头,掩住眸中情绪,“当年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幕爷爷,请问我爹娘......还在人世吗?”故作平静的音调微颤,出卖了少年的紧张。

老人肯定道:“他们还活着。”

宋非喜道:“太好了诀弟!”

幕诀闻言亦是激动,又仿佛在意料之中,他就知道,爹娘肯定还活着的。

“今后就劳烦幕爷爷教我二人习武,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宋非心中一喜,拉上幕诀恭敬的行了个礼。

“好,好,从明日起,我就教你们幕门剑法。”老人语调微扬,幕门剑法四字说的尽是骄傲,恨不得即刻将武学倾囊相授,好助这两个孩子早些有本事闯荡江湖。

......

日复一日。

习武本就是很苦的,但因心有所向,两个少年甘之如饴。幕诀甚至感觉只有在练剑之时,他才能摒弃心中杂念,纯粹的追求剑意奥妙。

于此老人亦是惊奇,本担心这孩子执念太深,容易激进,没想到多日见来,他非但不浮躁,连入门级的幕门剑法也能循序渐进,甚至还有了自己的解悟。抱元守一,心有所执,长此以往,定是不凡!思及幕三公子,他又不觉奇怪了,这可是他的孩子......

对此,程微月出乎意外的没有多言,宋霖山更是提点了二人不少。

仿佛一切都没了阻碍。

直至有一天——

宋非和幕诀如平常一样,先是各自练剑,再比武切磋。两个少年年纪虽小,习武的态度却是十分认真,切磋比试起来亦是有模有样,两人纠缠许久,随着“哎呦”一声,宋非又一次败于幕诀,他懊恼的把剑往地上一扔,坐在地上,抱怨道:“哼,不公平,不公平!你资质比我好,我是打不过你的。”

“谁让你练习基本功偷懒。”幕诀瞪了他一眼。

“练剑跟蹲马步举瓶子那些有什么关系嘛!况且我也就是偶尔......偷......”,声音愈发小声,宋非有些心虚。

“快起来,继续啦。”幕诀踢了踢赖在地上的某人。

“还真是武痴啊,不愧是幕三公子的儿子。”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宋非连忙站起身来,抬头张望,“是谁在故弄玄虚?还不快出来!”

“哼,无知小儿!”那人语气带着几分狠戾,一阵掌风直接朝着宋非袭来。

幕诀立即将宋非往后拉了几步,那掌风又生生停住。

“反应不错。”

幕诀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夺命之人,何必多问?”说完便是致命一掌,又化作虚影,幻如狂风暴雨般压抑,令人无处可逃。两个少年本就是初入武门,此刻更加觉得自己微不足道,只能拼命挥剑乱舞。忽然两人感觉一阵清明,老人一手抱住一个强行破阵,面色有些枯槁。

老人摇头苦笑,仅是普通弟子便如此难以对付吗......

“没想到澶门如此不济,竟是使出十字虚影阵来对付两个孩子?”老人暗哑出声,显然受了极重的内伤。

“哼,此阵就是门主七岁时所创的,能死在此阵之下,是你们的福分。”四个黑衣人应声而出,四人皆是带着面具手套,身形动作也都一样,幕诀目不转睛地盯着几人,脑海中不断搜寻着与之相关的信息,却又对江湖中事知之甚少,不禁有些懊丧。

宋非低声道:“诀弟,这些人也不知是哪个门派的,好生厉害啊。他们打伤了幕爷爷,我们该怎么办?”

幕诀凝思不语,眸光沉着冷静,心道:”这些人识得我,定是冲着我来的,我万万不能牵连非哥和幕爷爷。“

宋非见幕诀如此,瞬时便也不紧张了,心想:”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就不信我宋非这么倒霉,年纪轻轻就要去见阎王了,江湖中不是有一个以险招取胜的说法?一会儿且看我出奇制胜......“宋非一边想还忍不住笑了出来,惹得黑衣人怒视道:“哪里来的骄狂无知的臭小子?你笑甚么?”

宋非猛地僵住,故作平静道:”我没笑。“

老人冷漠道:“擅自做主,不怕你们门主责罚吗?”说罢又暗暗叹了口气,那人向来重规矩,就是这般管教弟子的么?

四人一惊,互相对望了一眼,各自按下心中慌乱。沉寂片刻之后却又不管不顾的动起手来,许是老人的话令他们多少有些顾忌,他们没有再用十字虚影阵,仅是正常过招。

幕诀也不多想,提剑直攻,剑意凛然,出招狠绝,宋非亦是迅速反应,捡起剑就加入战局,两个少年一同缠住一个澶门弟子,幕诀剑法狂而有度,令人难以伸张,宋非则是毫无章法的胡乱攻击,两人配合起来竟是逼得那人频频闪躲。

另外三人与老人缠斗片刻,也稍显劣势。

论剑,哪里比得上绝影山庄?

黑衣人心知不能再如此纠缠下去,眼神交替之下皆是点了点头,其中一人从怀中掏出一物,徒手碾碎,猛然一掌击向老人。

“去死吧!”

幕诀反应极快,瞬间推开老人,为老人挡住了这一掌。老人本就受了极重的内伤,自然受不住这全力一推,急退了几步又打了几个踉跄这才站稳。

那人目标正是幕诀,得见他已受了一掌,欲想再补一掌,却见宋非直直冲上来一把抱住了幕诀。

“撤!”

老人抬眼便看见两个孩子倒在自己面前,瞬间面如土色,又因打斗而蓬头垢面,显得分外沧桑。他的手不停的颤抖,泪水在沟壑纵横的脸上流连,他缓缓直起身来,眸中既恨又悔。

难忍内心沉痛,老人伸出手去触摸幕诀的面庞......

“迷宗弟子,冒犯了。”

甚至没有看清来人,两个孩子就不见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