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太平捕

更新时间:2020-09-06 00:46:08

太平捕 连载中

太平捕

来源:落初 作者:墨道清 分类:武侠 主角:萧落亭齐昌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墨道清的原创小说《太平捕》,主角萧落亭齐昌,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沈王府,明山堂十二惊鸿出,刀剑照影来。本是太平道上平凡小捕快,奈何江湖浪涛深,步步惊心中,他不平凡的过往也逐渐展开。双刀名捕,沈家世子,无心少年。飞雪落花辛国内,武林不见侠客踪。杂学百家的墨昙心,在这异界异国,开始了他的传奇。不平凡的人物,不一样的穿越,不一样的故事。一样的精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风云城中,春光绚烂

尤其今日,更是天朗气清,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萧府四小姐萧月乘着一辆样式新颖的马车,出了府门。

春日时节,本就是踏青的好时候,城中佳人三三两两,已多结伴出游。她因为前些天挽袖爬上了府中正房,要抓府中最近常偷吃的一只花猫。结果被萧家老爷抓住,禁足了三天。

今天终于才出来,抓住了这波踏春浪潮的尾巴。马车悠哉悠哉的行走在大街上,丫鬟跟在马车旁,车夫昏昏欲睡,将马鞭插在腰带上,倦眼看着满街上的行人。

萧四小姐透过窗看着街上,人很多,店铺林立,米铺,酒楼,茶舍,布衣铺,客栈,人们生活的平静安乐。

身在世俗,又如出尘。

来太平道六年,她很喜欢这里的人与物,喜欢那种太平道,尤其是风云城中悠然的太平,如烟雨一般。

她唯一不喜欢的,大概是太平道的捕快了,没有不好,只是那些臭捕快油盐不进,抓了她那个犯了点小事的二哥。虽然他也是活该,但毕竟还算疼她,总有几分不快。还有硕大的沈王府,压的她爹那个一县之令喘不过气来。

想着想着,马车经过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老汉,萧四小姐乘老汉不注意,从草棍上拔了两根。偷偷放下车窗遮帘,准备大快朵颐,她萧县令的千金,拿两个糖葫芦肯定没人敢说些什么吧?

车旁的丫鬟瞧见了,叹了口气,转身追上老汉给了数个铜板,又急急赶了上来。

马车刚经过一个交叉口,突然一人一马冲了出来,车马虽未撞到,但也让两马俱是一惊。那辆梗驰而来的马极高大有神。萧家车夫正要开口大骂,见那马上人是军队制式打扮,一身甲,骑的似乎也是加急驿道上专用的马匹。刚要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拉车的马受惊,立时长嘶起来,也乱了方向,竟然向右手街边的人群奔去。

车夫拉马不及,街右众人一哄而散,四下奔逃,一时间满街杂声。却见街右人群四散后,还有一人立在那里,低着头,似乎正在想什么,发着呆。

马儿顺势向他冲去。

那人大晴天带着个遮阳斗笠,一身麻衣。听的马嘶声时,那人也是猛然一愕,此时马儿已距人不足一丈,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突然人就到马匹右侧,随意一掌按在了马儿脖颈上。人也缓缓抬头,斗笠下露出一张极薄的唇,透露着一份冷酷与不屑。

也不知他那一掌用了什么手法,马儿首先稍微僵直了一瞬,突然又剧烈的狂暴起来,红着两只如珠的大眼,突然调转方向向左边的街上冲去,车上马夫没有料到这剧烈的变化,被甩下马车,落在地上翻了好几个跟头,哎呀哎呀的直叫。

马车冲出,丫鬟追在车后,怎奈马儿奔的太快,她完全追不上,只能去扶还在晕头转向的车夫。那车夫早就吓得慌了神,战战兢兢,想着自己这次完了,只惊的六神无主,跟着小丫鬟去追那辆急驰的马车。

疯狂的马拉着结实的车厢,狂奔于市集,车厢里萧月早就被晃的想吐。最初马车被那军士所骑驿马惊吓时,她手中的糖葫芦差点把她也串在上面,后来突然调转方向,她又大大栽了个跟头。糖葫芦黏在了头上,但此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马车一路疾奔,撞翻一众水果摊铺与诸多行人,街上一阵鸡飞狗跳,甜梨柑橘落的满街都是,马蹄踏碎掉落的蔬果,又向远处奔去,不过瞬息之间,马车已驰过三条街道。

风云城外,踏青之人漫步原野,欣赏满目春景,言笑晏晏,热闹非凡。

而城内马车里,萧月忍受着强烈的眩晕,揭开马车惟裳,素手执住了马车缰绳。

萧月的个性本来就有非常执拗的一面,此时面对如此险境,首先想到不是如何弃车脱逃,却是去拉马车缰绳,妄想以一己之力停下飞驰的马车。

街上健车狂奔,马蹄哒哒,车轮滚滚,青石街砖巨震,人声鼎沸,脚步声混合着呼喊声,尖叫声应和着马车响,乱作一团。

马车上,无论萧月如何拉扯缰绳,意图调转马车方向,仍然是丝毫不见作用。

其实从刚才健马发狂,到此时惊扰数街之人,也不过才半刻左右。萧月却感觉从天堂直坠地狱,好好的一场踏青之行,实在不知为何变成了如今这样。

她一向不信鬼神,认为人的命运始终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现在拉扯着马车缰绳,也直怨自己,偷偷给菩萨少磕了许多头。

可惜一切为时已晚。

马车一路驰过枫叶街,花落街,南山街和数条萧月记不起名字来的街道,一路直行,已快驰进刑事司所在。

萧月只在心里连连叫苦,她发现不能让马车停下来后,几番想跳下车逃命,但看着满街青石青砖在马车下疾驰闪过消失,却心里发怵,怎么也迈不开步子。

完了,完了。萧月在心里这样想。

“快来个人救救我呀!”萧月几乎是带着哭腔喊道。

街上之人唯恐避之不及,有能力实施援手的人,害怕伤及自身,也没有动手阻拦的意思。

墨昙心与沈红衣自龙老大处回来,后者半路又跑回去拿了三份熏肉,二人悠悠哉哉的回刑事司。

太平道内一向安平,事不多发。沈王府的捕头们,无大事的时候就是这般划水的状态。一旦有事,却经常要风风火火,直忙得焦头烂额,与时间争分夺秒。

两人正要进刑事司府门,突然听得远处众人惊叫,远远看见有几处摊位被掀翻,一匹白色骏马拉着一辆花式车厢直奔而来,速度极快。马车车辕上,一名女子哭喊,作势欲跳。

府门中的护卫“啊呀”叫出了声。

“看样子马发狂了,小说老套路。老墨,我负责马,你救人。”沈红衣顺手把熏肉扔给了一名路人。

话毕,整个人如箭窜出,直奔车马。这位沈府佳公子平日里看起来吊儿郎当,此时出手,却显出一身非凡的武艺。

那边墨昙心长刀一抽,疾向马车车厢奔去。不过一息之间,两人已就位,一人踏在发狂的骏马背上,另一人右手长刀斩断马车牵绳,左手一把拦腰抱住车辕上的女子,两人面对车厢,向前冲去。

失去马的牵引,马车车厢猛然向下倾倒,车辕摩擦着青石长道,瞬间一路颠簸。

墨昙心毫不迟疑,挥起长刀。温热艳阳下,绝色春景中,刀光如春日里的一抹雪痕,斩开华丽的马车。木屑四散,墨昙心抱着那女子稳稳落地。

另一边,沈红衣飘落俊马的背上,如一片枫叶飘落在瑟瑟秋江,荡起江上无数涟漪波痕,动作极度潇洒漂亮。但双脚踏在马背上时,那骏马却感觉有如千斤重担压身,四蹄一软,扑倒在地。一声嘶鸣后,口眼里流出黑血,命毙当街。

举重若轻,举轻若重,上等的武功境界。

沈红衣的武功,平日里很少施展,许多人只觉得他只是一个纨绔子弟,就算有些功夫,也一定高不到哪去。刑事司门口的护卫就一直是这般想的,此时看见他显露的这一手功夫,都惊得呆在原地。

倒是旁边街上有许多人,大声喝彩,叫声“好功夫”。

墨昙心曾见过沈红衣出手,此时再见,不禁觉得比他预计的还要高上很多。

沈家的人,果真都不简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