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御龙乾坤行

更新时间:2020-09-11 22:58:53

御龙乾坤行 已完结

御龙乾坤行

来源:落初 作者:陆小庸 分类:武侠 主角:柴宗训荀 人气:

《御龙乾坤行》由网络作家陆小庸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柴宗训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语天下安,一怒乾坤变。五代十国后周幼主柴宗训喝下毒药诈死,骗过陈桥驿兵变的赵匡胤,化名宗羽入江湖,登庙堂,周旋江湖、南唐、北汉、北宋、契丹各国,积累势力成就一代霸主,作品以北宋初年为背景,带你走进五代十国的乱世情仇,体味一番不同的历史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都道是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远战丁鹤南长鞭自是占尽上风,但是近战却是施展不开了。宗羽近身后手中折扇威力顿时大生,展开则当做短刀,合上则当做判官笔用来打穴。直打的丁鹤南只有招架之力无还手之力。

近身打斗十几个回合,丁鹤南已是气喘如牛,更是打的险象环生,苦撑着应付宗羽的进攻,若不是顾忌江湖通道耻笑,丁鹤南早便招呼其他镖师一起来解围了。

宗羽抓住丁鹤南步法中的一个破绽,迅速使出一招“一脉连七穴”,可惜折扇太短只是点中了三穴,绕是如此丁鹤南也是身形一顿,半个身体立刻变得气血不畅,转而接着被宗羽一掌击中,狼狈的向后退去。

退后几步,丁鹤南伸手示意停战,抱拳道:“宗少侠,果然是艺高一筹,丁某输了。少侠刚刚用的可是荀长风所创的一脉连七穴和太清玄功?”

宗羽见丁鹤南当着众人认输,也倒是不失江湖好汉的气概,当下言道:“丁总镖头承让了,在下刚刚用的确实是家师所创的剑法和内功。”

丁鹤南当下言道:“宗少侠原来是痴侠荀长风的高徒,怪不得如此功夫了得,丁某输给荀大侠的高徒也不算丢脸了。”荀长风的江湖地位众人皆知,能与他的徒弟过这么多招才落了下风也算是功夫了得,眼下正好找个台阶给自己下,找回些颜面。

宗羽未曾想自己师父的名头竟然是如此之响,众人闻荀长风三字皆都是面露敬仰之色,当下谦虚道:“都是丁总镖头承让,在下才不过是侥幸赢得一招半式,得罪了。”

江湖人最重颜面,丁鹤南见宗羽如此谦虚,当下哈哈大笑道:“咱们当真是不打不相识啊,刚刚手下兄弟得罪之处还望海涵,丁某现有要事在身不便多留,日后定当前去栖鸿庄拜会荀大侠。”

同宗羽道别后,丁鹤南让店小二拿些干粮,吩咐众镖师抓紧赶路,一行人匆匆散去。

转眼间,只剩宗羽、唐重光二人。唐重光哈哈笑道:“原来宗兄乃是江湖鼎鼎大名荀大侠的高徒,失敬失敬。”

宗羽拱手谦虚道:“小弟资质平庸,只学的一些粗浅功夫,怎敢宣扬辱没师父威名。唐兄见笑了。”

正说话间,客栈里又有人走了进来,这次来的是十几个官兵,为首军官进门喝道:“小二,速速为我们大人准备三间上好的客房,另外再备几桌好酒好菜招呼我们兄弟。”

店小二心道今天是拜错了哪路菩萨了,刚刚走了一群江湖粗汉,这又来一群官差,这官差常常都是白吃白喝,一个伺候不小心还要挨打,心中当下暗暗叫苦。

唐重光与宗羽相视一笑,道:“看来今晚你我二人是不能把酒言欢,一醉方休了。在下先行回房,待他日宗兄游至金陵,可凭此玉佩去抚琴台寻唐六公子,到时我们临江对饮,畅游秦淮美景。”

宗羽接过唐重光递过的玉佩,见那玉佩质地晶莹,温润细腻,雕琢亦是精巧,心中猜测唐重光或是南唐权贵,拜谢后两个人各自离开。

午夜时分大多数人都已熟睡,宗羽突然睁眼起身,刚刚听觉有人在屋顶飞过,虽然声音不大,还是被宗羽这般内功高手敏锐的察觉到了。

宗羽立即从房间窗户翻出,展开轻功上了屋顶,察看屋顶上到底是何人。只见黑夜中一个矫健的身影快速穿过屋顶,从身形判断当是一个女子,只见那黑衣女子落入走廊闯入天字一号房中,那时刚刚入住客栈那个宋廷官员的房间,只听里面传来一声惊喝,接着便是兵器碰撞打斗的声音。

打斗声立刻引起驻守外面官兵的骚乱,纷纷上前捉拿刺客。只见那女刺客约十八九岁年纪,身着黑色夜行衣,身材娇小,白净的瓜子脸,弯眉如月,其眸如星,手持一柄锋利短剑,在人群中左右挥砍,虽伤三五个官兵,但是很快便在人群中落了下风,宗羽见那女刺客快要支撑不住,当下拿起屋面瓦片当做暗器投出,只见距离女刺客最近的几个官兵瞬间被打翻在地,其他人慌忙戒备四周寻找偷袭的人,女刺客趁着慌乱,一声娇喝,施展出轻功飞上房顶,沿着屋顶向外逃去。

官兵中有四五轻功较好的立刻跟着追了出去,这四五人一边追,一边向女刺客仍出透骨钉、流星钉、铁蒺藜一类的暗器,女刺客一边逃走一边用剑击飞打来的暗器速度自然慢了许多,跑出三四里路后渐渐要被后面官兵追上。

那女刺客自知一旦被官兵缠住必难逃厄运,心下一急,不留神被一颗透骨钉打中后背肩头,立刻跌倒在地。

追来的五个官兵见刺客倒地,心下大喜,提气快跑几步追上刺客,将其团团围住,准备擒住刺客回去领赏。

宗羽躲在旁边树上见状不妙,当下伸手向怀里一掏,抓出一把铜钱当做暗器,用天女散花的手法向那五个官兵打去。只听破空声起,树下的四个官兵顷刻被打中身亡,只余下一人受伤欲逃,被那女刺客掷出的短剑穿胸而亡。

女刺客云瑶正欲寻找出手相助的救命恩人,只见一个身穿白衫,手持折扇的少年从天飘然而降,慢慢向自己走来,云瑶欲要开口,却猛然间气血一翻,两眼一黑,昏倒在地。

云瑶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一座废弃的寺庙中,身体一动引来肩头伤口一阵疼痛,想起自己昨晚中了喂毒的透骨钉,此刻已经被取出并上了药,心中一惊,想起昨晚昏倒前只有那个白衣男子在身旁,想至此处云瑶不禁羞愤相加,自己身体竟然被一个陌生男子给看过了。

刚好此刻,宗羽推门而入来看望下云瑶伤势如何,云瑶一见宗羽,立刻顾不得身上疼痛拿起短剑便刺,宗羽闪身避剑,手中折扇对着剑身一弹,云瑶吃受不住短剑脱手,接着身体穴道被点中,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宗羽淡淡说道:“我好心救你性命,你却是这般的恩将仇报,若不是看你是个女流之辈,定要你好看。”

云瑶啐道:“你这无耻之徒,谁用你来救我,早晚我定要杀你一解心头之恨。”

宗羽冷哼一声言道:“凭你的这点本事,就算再练二十年也不见得能伤我分毫,你为何要刺杀鄂州刺史王彦升?”

云瑶岂能受得宗羽这般嘲讽,愤愤说道:“我刺杀谁与你何干?”

宗羽面色一寒,冷声说道:“我问什么你最好便回答什么。”

云瑶被宗羽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压得心头一惊,吓得结结巴巴说道:“王彦升那狗贼与我有杀父之仇。”

宗羽接着问道:“你的父亲是谁?”

想起自己的父亲,云瑶心头一酸,含泪说道:“我的父亲是前朝侍卫亲军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赵匡胤老贼兵变当日,我父亲欲带兵抵抗,王彦升带兵却是杀了我韩家满门。幸得我被父亲提前送走至师父收留逃过一劫,血海深仇我必要用王彦升、赵匡胤的人头来祭奠我韩氏满门冤死的亡魂。”

宗羽闻言心头一阵难过,温言说道:“原来姑娘乃忠良之后,宗羽一时救人心切多有冒犯,还望见谅。姑娘且听我一言,以你的功夫去刺杀王彦升、赵匡胤无疑是自寻死路,报仇还须从长计议。”

言罢,宗羽伸手将云瑶身上穴道解开,言道:“你肩头的透骨钉已被取出,毒性也被我用内力逼出,安心休养一段时日便无大碍,伤好后速速回家去吧!”说完转身离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