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见英雄略风骨

更新时间:2020-09-11 23:42:28

见英雄略风骨 连载中

见英雄略风骨

来源:落初 作者:孔翌杯爵九五之数 分类:武侠 主角:巍若浮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孔翌杯爵九五之数的原创小说《见英雄略风骨》,主角巍若浮,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被天下四绝之一的楚冥狱掳走后,突然回来的神曲京携带着一个叫“绰儿”的小孩落魄于市井之间,偶得不怀好意的“裘阎”援手,那知他要引诱(也不记得自己是谁所以以楚为姓暂名室晓)“楚室晓”去偷盗享誉天下的虎符君子令。这时也分不清自己是男是女的“楚室晓”(神曲京)被裘阎以“孩子”相逼迫,不得已去盗取“君子令”,那知号称“宗师之隙”的上岘印觊觎虎符,突然出现抢走,大光明教三大尊主领命来追缉。偶遇身为“落庭”之主的宗师之庭公运予携带其女公千儿来诓骗“她”,好让君子令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到,那知事与愿违,一番抢夺,江湖开始风雨飘摇。名邺此时风云尽揽的一出,他先是去拜访北城一姓的城主“中复”,最后得知自己挚爱的女人“北城晚廓”被兄长嫁给同为宗师之列的孔玄信后,并怒而狙杀了北城中复。回归“秣陵”(建康)名动宅时忽闻属下来报,得知“神曲京”与虎符君子令的下落后,他就开始不淡定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市井之内静默的落针可闻,原来的嘈杂,此刻也变得无声,因为在酒楼的废墟边,有两个端的极其厉害的人,在比拼着近乎“天道酬勤”的修为。亭台楼阁此刻暮染在尘嚣当中,有种摇曳檐角风铃的时光空匆。慢慢的阴和柔媚,由于四周弥漫,而嗅来的空气中散发着险峻及威迫。巍巍城阙在余阴下,异常的就似张着獠牙的虎伥。

沿着中轴线排立的民房,将这一隅的市井集肆,规划的有条不紊,不落旧俗。而突然留下的商贩铺店此刻早也空空如也,没了人影,而隐匿在暗中的“缇骑卫”与护城兵蛰伏在周遭,没有命令他们不敢出来,而能调动他们的就是这位有着“未销”之称号的北静荒厄。凭着名邺的功业,和自己的手段本领他也谋得统御城防御林军的统帅职位,兼领缇骑,当听闻天子敕封的据传王皇据所辖属的双雨云梦轩中人居然被人狙杀,他并出动了。因为好久以来,这座岁月静好的柔媚之城,耽于安乐,早就没有了金戈铁马一般的凭操之声,一丝丝令人倦意袭来的生气也欠逢,所以他并为找的一点乐趣,就悄然的前来了。不料,这一趟竟然没有让他失望,来的居然是遍寻不得的钦犯兼叛徒裘阎,那么虎符君子令就有可能知其下落了。这君子令确实是令他头疼的一件事情,这也是他们不经意间所造就的悲凉,本意是欲匡扶陈朝,靖戍卫边,不料却适得其反,沦为政治争夺的砝码,不禁令人唏嘘而感叹不已。

裘阎慢慢的抵御着那凌厉至极的压迫,虽然自己的修为未达化境,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无论北静未销如何厉害,想要轻易的就缉拿住他,必定要付出惨烈的代价不可,所以他心境平和转为笃定,渐渐的融入至巅峰状态。

北静未销凭敏锐的器官感知察觉到了,微微就皱了一下眉头,这裘阎并非是虚名之辈,以前不曾小觑,现在更是难搞掂如斯。此刻他淡漠的嘴角露出一丝艰涩的笑容,那份蔑视就更是转为注视了。二人拉长的身影在城阙下,变得婆娑斑驳,浓郁的无形交锋顷刻就转化为实质,只见北静未销垂直的袖口一翻,皱襞出逆纹,一直沿臂弯伏滑下来,仅闻“嚓嚓”细碎的窸窸窣窣声响起,并感觉地上的青石路板,如井字排列的凹槽骤分出罅隙,也应着渗透的节奏,仿佛在跳跃。随着气机感应,慢慢的开始铺垫交锋。

林立的商铺此刻早也无人,寂静的街上,仅落针可闻,但对峙的一刹那,仿佛群涌而鼎沸,热闹至极。北静未销如铁拂的袖口,迎风招展,猎猎如匹,随着燃烈如炽的劲气转煞,突然衍生一股磁吸之力,拉皱着空气中的脆薄,让变弯下驼的铅重渐渐毁碎,摧枯拉朽的破坏着如弹指一挥之间的距离。那种实质如裂开来的感觉,缩地成寸的压迫过来,顿时将薄脆如纸的脆薄碾压如磨。一挤一压紧促的逼迫,生生扼断了生活的气机。

“果然不亏是‘折戟沉沙铁未销’,这一手的紧迫,端的极其厉害,倒是我高沾倨傲了。”裘阎心道钦佩,立即就按捺下烦躁的厌恶,还是将笃静的心绪沉稳,而调运的经脉融合已经被胀大的脉搏血管,把心空,物空,体空达到中空的“器用者空”。纤毫毕现的就细微的察知北静未销的那一记如铁袖的“拂动”,就连他袖口的线帛抖颤都感知的很是清楚。一瞬间那缩地成寸的恍惚距离,并产生清明,一瞧就醒悟,原来这是入幻的一丝错觉。

北静未销被襟迎风,倨傲的凭操而立,他没有立刻出手,因为他明白,裘阎并非是一般的江湖泛泛之辈,得费一番功夫才能彻底的摧毁其斗志,所以仅起手一记的“拂动”,但似乎未具成效,素来谨慎的他,并不急于摧毁敌人,谈道:“裘兄的修为越来越精进了,能达至如此境界,你也不俗了。”

裘阎蓄势以待,并不以北静未销的言语试探,而放松警惕,相反遇挫则强,越演越烈。虽然“括易一室”仅来一个北静未销,却是难撼如山。因为修炼到他们这般境界的人,感官敏锐,能细微察知差距。他的心境诸般腾挪如空如无,也不动如山,但无论如何未必就不能作强硬的背水一战。

楚室晓本想携带绰儿离开,但似乎有种某无形的枷锁禁锢着,让他们无法离去,看来这北静未销也把他们罗网了进去,不可冲突出去,也不能轻易的就移动逃脱。

坍塌的楼阁台墀上残垣断壁,散乱着破损的砖木,随处可见的碎屑沾染粉尘,让这一隅之地破败的很。

“来吧,让我看看你北静未销究竟如何奈何于我!”裘阎起了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之念,所以无悔无惧,瞬间就达至无懈可击的状态,他迈步向前,每走一步犹如荆棘满布,艰难的很,仿佛脚下是刀山火海。饶是如此,他还硬是破除阻碍,来到了北静未销的面前,直视他那形同炼狱一般的披罩之网。

北静未销只觉那波动的气墙,好似绽开一个缺口,那裘阎就是那一柄尖锐的利锥,他在哪里都是一刻不容小觑的威胁,所以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只见他摆动拂袖,一记势沉力猛的擢杀,推了过去。矫捷的极速,劲道节制,瞬间就爆破在裘阎的腰畔,那里立时就有一下敏锐的弹震回应。仅差须臾就碰到皮肉,却被一道不弱的反震给截住。

裘阎并非是任人宰割之辈,他身心也提升至巅峰状态,所以每一道攻击,他都能轻易的做出应对,这就好比对峙的两个人,势均力敌,斗得个旗鼓相当。

北静未销将推出的擢拿变作拳击,锋口对敌,端的风驰电挚,不容小觑。而此时的对战也一沾手并陷入焦灼,出手竟然毫不留一丝余地,因为稍微一犹豫,就是落败身亡的下场,所以顾虑仁慈,就是自己作死,二人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当炸裂的拳锋触及迎来的肉掌,竟似撼动泰山一般的各自颤紊的颤栗,这一拳一掌的硬碰,竟然生出了一股惨烈至破损的灼意。裘阎抵挡住北静未销的轰拳,并如撑住一片随时即将要倒倾下来的大厦,磨缀的筋骨“咯嚓”作响,二人对峙了片刻就比拼开始。

裘阎塌陷右肩,将自身做桩,定立在那里,任凭风雨摧驳,兀自屹立不倒。他的双臂互抱,平平淡淡的就迎向北静未销如将铁铸的胸膛,恰恰穿凿附会,抵御住直捣来的手膝骨攻击。“碰!”还是一触即顿,无什诧异的结果。

“噼噼啪啪。”一阵乱弹如琵琶的急骤响击,凌厉披靡的拳脚也绽开动荡,融入风声鹤唳的悸恶当中,险峻的犹如风雨漂泊里蓑笠翁立的孤舟,消受残忍严酷的洗礼。北静未销还是拳吐,破在裘阎的腹下,强大的力道催发,顿时打的裘阎脏腑震荡,噙出一丝很难察觉的血迹,在他转身一瞬间就悄然一拭的被抹去了。

“好!”裘阎激发出了一声高亢,厉啸的爽朗之声,冲破云霄的直直升空上去,竟然英烈如昔。他突然如此一声啸鸣,为的是一扫荼靡,将颓势逆转,北静未销的修为并非是浪得虚名的,他仅仅是平凡的用一拳就破除了他艰修数十寒载且“器用者空”的平和,让他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那心如止水般高深莫测的境界,这样还有一拼之力,可是如今形势怕是被彻底的摧毁了。

那一声厉啸过后,只见裘阎突然变作不同了,他先前不动如山蓄势待发,现在厉发如吼,无所顾忌,浑身散发的阴戾寒煞逼人,竟然主动迎向北静未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