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剑舞倾人城

更新时间:2020-11-18 04:57:52

剑舞倾人城 连载中

剑舞倾人城

来源:落初 作者:四阙 分类:武侠 主角:宁阙师姐 人气:

经典小说《剑舞倾人城》由四阙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宁阙师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李唐末年,风云际会,各方势力蠢蠢欲动,衰颓的李唐朝廷大厦将倾。巫蛊术名扬天下的南疆巫谷、党徒遍地的势力雀神阁、医药至圣的药谷、功法守足求稳的九宫门。一把三尺锋,一丈淋漓血,江湖水深,少年梦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家一众势力都以李通马首是瞻,可就算九五之尊,手低忠心不二的坚贞志士也是有限的,李通手里亲信能占到李家一成左右。

家业靠着钱财利诱垒起来,实际的情形用脚后跟想都想得明白,可毕竟是有着二十年的底蕴,那一成亲卫也正是李通借以把控整个李家的脉络网。

李公升自认为笼络人心比不过大哥李公诚,一朝得手,届时趋附他的人凤毛麟角,夺权还要靠巫谷。

李公升指着李通两个出嫁了的女儿,说道:“大姐李萌、二姐李书涵,一个嫁的是益州驻军将军崔让,一个外嫁荆州,二姐远隔百里多说无益……尤其是崔让,唯利是图,如果我们动手的速度够快,就能把崔让拉过来。”

操弄权术对李公诚来说难为,可他对李家的兄弟姐妹足够真诚,两个姐姐那边他自信会比大哥更有说话力度。

沐息川接口道:“崔让有点本事,我查的结果,他在军营名声不错,优待兵士,拉着他,必须要先让他觉着我们更值得他投效。”

张泷抿了口茶,提议道:“要不,用巫术控制他?”

“哦?”沐息川轻笑道:“那可是军营啊,驻军上万,你当是寻常去处?”

张泷自信道:“不是不行,只要我能靠近崔让,我就能把他控制住,再说了,谁说一定要在军营下手……公升,你能找来崔让吗?”

李公升道:“不行,崔让行事谨慎,我还不确定我大姐李萌对我的态度。”

张泷朝沐息川看过去,沐息川摊手意思她也没办法。

张泷轻功恶心的离谱,但沐息川的轻功当世一流,如今巫谷在州治府的人也就他们俩为首,沐息川束手无策,要是那个娘娘腔在就好了……

“我再想想,崔让那边真就无懈可击?不应该啊。”

张泷想不通,崔让那厮唯利是图,可不近女色,不慕享乐,还真想不通倒底如何才能接近他。

“额……我觉着,我们不能被动,在解决我大……李公诚前,一定要想好后路,老爷子官场沉浮半辈子,不会随便被蒙了眼的。”李公升又将李家其他可能成为助臂的人选详细说给张泷二人。

李家家业雄厚,老爷子李通手握大权只将一部分分给子女统管经营,盈利所得,就折成零花钱给几个还在家的少爷小姐花用。

四子废了俩,女儿到了年岁则一概嫁人拉拢关系,李通小有遗憾的同时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张泷忽有一计,说道:“李公诚在李家深得人心,咱们倒戈一击除掉他不难,干脆我费些功夫,把李公诚把控着,再图谋别的,怎样?”

沐息川惊奇的看着张泷,问道:“你舍得掏老底?”

“也不算老底,我底牌雄厚着呢,巫王那边说要帮我炼制几枚巫蛊,‘控心巫蛊’虽好,就先用了吧。”

张泷学不会轻功,可他打斗起来不弱沐息川,凭着一声蛮力,一力降十会,还有精湛的巫术、邪性的内功。

控心巫蛊,将南苗的蛊虫融汇黑巫术,变质成一种效用奇佳的巫蛊。

一个控心巫蛊就能耗费张泷大半年功夫,炼制繁琐,千不存一,沐息川他们根本就嫌弃控心巫蛊恶心人,没炼制过,他的那枚控心巫蛊给沐息川他们戏称为老底。

巫谷六邪,在巫术上造诣半斤八两,巫谷能炼制控心巫蛊的就那么几个,其他人不愿意耗着时日炼制控心蛊,可见张泷那枚在他自个儿心里也是被当作宝留着的。

沐息川拍手道:“结了,你舍得控心蛊,那就妥当了。”

李公升稍有些疑惑,张泷他们说的巫蛊术他一窍不通,骨肉相残,对他来说是一种考验,更是一种折磨,因此李公升的初衷是把李公诚架空然后给一笔钱财离开益州。

“公升安心,控心巫蛊不伤人,就是让人听话,是我们巫蛊极端珍稀的一种巫术。”张泷铁汉心细,发觉李公升忧心,解释道。

张泷强调的“极端珍稀”让李公升惭愧,再谢道:“真是劳烦了,两位慧眼,找着我,不然我可能就不知不觉的命丧黄泉了。”

沐息川笑道:“兴许吧,其实还是阁下心性纯良,人做天看,这就是老天拨弄命数的结果。”

“是啊,这叫嘛来着……吉人自有天相,哈哈哈!”张泷开怀畅笑。

谋短两难,还要环环相扣,斟酌着李家握有大权的人的心理底细,三人秉烛夜谈,直至深夜。

巫谷有心在乱世分一杯羹,文若龙借着巫谷的手铲除奸佞,李公升碧血丹心自愿心向百姓。

李家势大,暗地里豺狼虎豹盯着的亦不少,不慕名来的三少爷在和巫谷的人图谋李家,谁又能想到呢?

沐息川在李公诚那边商定好在两日后由李公诚的线人下药,只待延缓的药效在李公升去往军营的路上发作,一番改换,换成李公升暴露假消息给大哥李公诚。

要点在线人,那会要了李公诚的锦绣前程,乃至于性命。

……

心事冰雪消融,宁阙一夜无梦,晨起在屋里练功两个时辰,吃过早饭,就在院里练剑。

天色清早,曙光初现,宁洛带着两把唐刀也跑来凑热闹。

“小阙,给你见识见识落华仙刀诀!”

宁洛着一身白裙,绣着一朵黄菊,清纯唯美。

宁阙笑着道:“拭目以待了!”

唐刀刀身狭长,坚韧锐利,刀把可双手持握,劈砍有利,大气顺手。

宁洛初学武时苦练十天剑,愣是没练会第一式,蒋华雪意识到宁洛不适合使剑,就带她到铁匠铺寻兵刃,结果小宁洛就挑了唐刀,还是两把一套的双刀。

此后宁洛突飞猛进的学刀法,宁阙和宁颖的剑都是蒋华雪托人寻得,宁洛的双刀也早已经不是从前铁匠铺买来的那两把廉价货。

一把凝陇刀,一把潵陇刀,凝陇为主,潵陇陪副。

主刀略长,纹龙镡,镶金手柄;副刀则短,飞凤镡,镶银刀柄。

昨日宁洛半天就将蒋华雪改过的落华仙剑诀学通,原本她就对落华仙剑诀烂熟于心,再学改良刀法自是快捷。

宁阙收剑入鞘,坐在一边看着宁洛舞刀,那可真是舞刀,刀影倏忽悠然,美不胜收。

剑有挑、拨、撩、刺、斩、削、捅、绞等手法,刀比之剑就缺乏变通,更多些力道威势。

宁洛两把刀舞的柔中带刚,制敌与杀敌并济,处在刀芒中就够你险象环生。

落华仙剑诀的路数她只取招式,意境浑然不像,那是她自行取舍的,实在是因为蒋华雪对宁洛的武功偏向不好横加干涉,起小蒋华雪只能客观建议宁洛一些学武方面的事,只因为蒋华雪对双刀一概不知。

好在蒋华雪的武功臻至化境,且天下武功同出一家,因此无论蒋华雪教授什么都不会偏离差错太夸张。

一刀毙命,一刀格挡,弥补通变不足的办法就是双刀交错环伺,宁洛的每一刀都会留有回旋,或齐攻,或一攻一守。

凌厉的刀锋迅雷直下,寒芒刺背,宁洛学着蒋华雪的路子,即使使刀亦有了一套门路,刀不主攻,不以走偏换取胜,烦乱的刀影就够敌人喝一壶的。

一刀几转,幌的你眼花缭乱,没练过眼力的,那一刀切来,规避躲闪,还是迎头赶上,恐怕也不清楚。

宁洛不顾道德,江湖人不耻的下三路她就敢照着砍,夹枪带棒的招式,还遇着出手不讲理智,谁遇着宁洛那只能怪上辈子倒霉摧了。

宁洛的宗旨就是砍死你我赢,胜者即是正义,胜者即是王道。

演武一阵,宁洛觉着改版后的落化仙剑诀不足凸现她武艺,毕竟还没练到炉火纯青,就改换一套前阵子学的九宫门刀法。

九宫门按照师父蒋华雪所说的,是江湖中人丁不兴的小门派,中州九宫山,九宫道人即使赠她九宫门刀法的那个。

九宫门刀法配着的步法有局限,取极数九,移换补漏,晦涩生僻,还要参研《周易》学。

宁洛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也就捡出残篇苦练,亏的她没少学过刀法,不然还真驾驭不了那七成的九宫门刀法。

宁阙诧异的看着宁洛换位腾挪,手里双刀,架成十字状,削砍简约,却又很有变路。

一刀接一刀,不找人致命处,就只是一刀砍过再补一刀,衔接顺畅。

“离合斩!”

宁洛踏足九宫内芯,短刀反握,四面出刀,攻守齐备。

一刀切离首级,再一刀查缺补漏,九宫门刀法,靠着脚下步伐配合攻杀,看着格挡防护,实则隐藏下一刀迅猛的一击。

不得不佩服二师姐在用刀一路走的通畅极了,刀锋偏且冷,执刀在手,巾帼英雄落雁沉鱼。

“小阙,师姐的刀法如何啊?”宁洛掩饰不住的慈眉善目,柔声问。

宁阙道:“刀法老道,不拘泥招式,杀机四伏,绵延不断,跟你对敌,心都不敢松懈了。”

宁阙字字珠玑,丝毫没有要刻意去浮夸拓张二师姐宁洛的意思。

宁洛咯咯笑,笑的花枝乱颤,她哪还不不满意的?难道一连两天给宁阙这么盛赞,宁洛一个人就像飘渺的浮在云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