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社稷图

更新时间:2021-01-06 05:03:35

社稷图 连载中

社稷图

来源:落初 作者:西乡二里 分类:武侠 主角:蒙面客冉明轩 人气:

西乡二里新书《社稷图》由西乡二里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蒙面客冉明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二十多年前,道门祖庭三清界一夕覆灭,萧子申无意中得见三清道主遗书,他,将面临着怎样的江湖血路!师尊带来的身世背后,又是怎样的惊天谋划!是非枭境、四圣联、地犀教、断剑山庄、暗九门、东海佛宗等,将为天下带来何等风云;赵、魏烽烟,又是哪般凶涛;秘窟图录、亡国遗恨、皇权霸主、雀阴传奇,又牵涉何等极端;儒、道、释三教,在这场九州兵燹中,又会扮演什么角色;传说中,会带来神州浩劫的转轮命盘与四座冥轮,又是怎样的玄诡莫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青年见泪千行仍自忍着泪,既不出手,也不还口,眼珠一转,又笑道:“如果姑娘看不上他,在下倒是差了两三房侍妾,我就勉为其难,照顾照顾姑娘吧!”听此言语,四周更是轰然大笑。

泪千行从桌上锵一声拔出长剑,剑锋前指,遥对那青年,终是滴下泪来!老妇闻得那青年无耻言语,大怒道:“竖子敢尔!”这一分心,那老者瞅准空隙,一指点在老妇肩头云门、巨骨两穴,老妇左手失力下垂。老者见状,双掌齐动,只闻风声呼呼,直攻老妇而去。老妇单手如何抵挡得住,被老者一掌拍中后背天宗穴,退回泪千行身旁。

泪千行连忙剑锋外转,接住老妇,急道:“婆婆,你是怎样?伤也没伤?”老妇笑答道:“被蚊虫叮了两口,不碍事!”随后转头望向老者,寒声道:“原来是地犀教的付一鸣付老贼!截沙掌果是不凡,果然是贼名远播,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又瞧向青年,续道:“你就是那老贼唯一的狗徒万国邦了?果然是一对贼师狗徒!好不教人笑话!”话刚说完,再也忍耐不住,张口吐出血来。泪千行见状,急忙点了老妇肩旁秉风、肩贞两穴,略输内力,稳住伤势。

萧子申本对付一鸣有些恼意,今又见此师徒的无赖行径,况又无端来牵连自己,一时不岔,遂笑道:“果然好一对狗师徒!”付一鸣听及此言,望向萧子申喝道:“小子,等得就是你!”言尚未完,只见万国邦已拔出剑来,当先刺向萧子申。

萧子申端起茶杯饮了一小口,微微一笑,暗运内劲贯于茶杯,往前一送,叮的一声,正中剑尖,茶水四溅。万国邦前冲之势,停不下来,顿时溅了满头满脸。萧子申哂笑道:“好一条落水狗!”言罢,左脚一带,起了凳子,右脚一蹬,直往万国邦飞去。

万国邦刚抹了一把脸上之水,放的手下来,眼见凳子已临眼前,连忙用剑柄击去,谁知竟击了一个空。正不解之时,后背竟被凳子狠狠击中,顿时一个踉跄,险些跌倒,背上阵阵刺痛传来。这时只听得那老妇大叫了一声:“打得好!”万国邦脸红大怒,竟忍得疼痛,正提剑欲攻。只听付一鸣叫道:“国邦回来,你不是那小子对手。”萧子申笑道:“老贼倒有些眼力,就是心肝有些毛病!”

原来适才萧子申起凳攻向万国邦时,他已一阵风般冲向万国邦,竟连付一鸣也未曾注意。在万国邦用剑柄击向凳子时,萧子申抓住凳脚,借力一转,正砸在用错力的万国邦背上,方有适才之事。

此时付一鸣见萧子申讽刺他“心坏”,也不在意,一边言道:“就让老夫来领教领教你个小子的三脚猫功夫。”一边已走向了萧子申。身后老妇叫道:“小兄弟小心了那截沙掌,此掌专于短劲,方寸之间就能发力,莫要大意。”萧子申道了声谢,使出七星定元掌,与付一鸣战在一起。

不过数招,萧子申已觉奇怪,只因付一鸣似招招直击破绽,封锁退路。萧子申暗想:“莫非此人乃师尊仇敌,识了我出来,故故意针对?”略一分神,内力稍弱,已被付一鸣一掌逼退。付一鸣岂能放过良机,纵身追上,步步紧逼,身不离萧子申一尺之距。

萧子申边退边心念道:“师尊只传授了一套七星定元掌,一套平阳剑法,一套七星步。那自己胡乱悟得的风舞乾坤不仅颇耗内力,而且只能瞬间防守,利在出奇,在对战中却也无有大用。现下七星定元掌似被破解,说不得只好用那平阳剑法了!”念及此,七星步运至极限,急急退往桌旁拿剑,瞬间拉开三尺距离。

那泪千行见萧子申败退,心里感激萧子申的出手相助,那能不顾。遂扶了老妇坐下,一剑点向紧追萧子申的付一鸣。付一鸣见泪千行攻来,屈指点向剑身。谁知泪千行怕自己功力不如付一鸣,并不硬接,剑转如意,瞬间刺向付一鸣胸前几处要穴。付一鸣双掌着忙,应接不暇,萧子申终脱出付一鸣追逐。萧子申道了声谢,掀开裹剑之布,一把拔出剑来,与泪千行双双战向付一鸣。

萧子申修为本就与付一鸣相若,今有泪千行从旁协助,付一鸣又以掌敌兵,顿显下风,节节后退。

正在此时,只听万国邦笑道:“以二对一,好不要脸!”说罢,拔出付一鸣之剑,提剑似欲加入战团。临得战团时,剑锋偏转,刺向泪千行,左手将付一鸣之剑交与他。泪千行见万国邦来援,遂提剑格挡。谁知那万国邦用剑在泪千行剑背上一点,竟借力纵向那老妇。泪千行寻思老妇方才已伤,心急叫道:“婆婆小心。”那老妇应道:“姑娘放心,这小子我还不放在眼里!”泪千行想到先前萧子申与万国邦缠斗之事,想那万国邦本领低微,也放下心来。

付一鸣长剑在手,嘿嘿一笑,竟与萧、泪二人斗了个旗鼓相当!萧子申这下再也无法淡然。皆因那付一鸣也同方才破解掌法一般,一一破解了平阳剑法,否则那付一鸣岂能不落下风!泪千行这下也发现了古怪,皱起眉来。

就在此时,只听得背后传来老妇一声惊呼,右手臂竟被万国邦一剑刺中,鲜血顿时流了出来。原来适才万国邦被萧子申一招败退,并非武功不济,而是输在大意,所以众人均小觑了他,如今方才见得他之本事。只见万国邦一声长笑,引剑连声急刺,不留老妇喘息之机。

泪千行一见大急,剑诀一引,与萧子申一起逼退付一鸣数步,抬眼望向萧子申,欲去又恐萧子申再失。萧子申见老妇危急,慨然急道:“姑娘速去,这老贼我应付得来。”泪千行说了声:“小心些!”转剑去助老妇。

付一鸣微微一笑,道:“你的相好舍你而去,看你还有何手段。”说罢引剑又刺。萧子申笑应道:“不要急,你祖奶奶不刻便回,有你小老儿的糖吃。”说罢朗声一笑,提剑又战。付一鸣怒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连刺几剑,逼得萧子申步步后退。

萧子申见自身剑法被破,不再似方才般将剑招用尽,时而七八分,时而三四分,时而又胡乱格挡刺击几番,虽无章法仍落于下风,却不再似方才一般被动。

萧子申胡乱出招,寻得喘息之机,又见泪千行已显上风,那六名手下围了上去相助,也被老妇拦了下来,心下稍定。遂向付一鸣细声怪问道:“老匹夫,你可知这手剑法为何名平阳剑法?”付一鸣嗤笑道:“你以为怪叫几声就能赢了去?那这江湖争斗也太容易了些。”萧子申又学那女子声音“嗯”了一声,道:“你说嘛!”付一鸣乍一听,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大喝道:“住口!”萧子申笑道:“老不要脸的,因为‘虎落平阳被犬欺’啦!就是你大爷我,一式平阳剑法落下,居然不敌你这条老狗,就似现在这般。”说罢长声一笑,饱提元功,双手举剑,竟如使刀一般,当空劈下。

付一鸣见状一怔,疑道:“这是什么狗屁剑法?”萧子申并不答话,一心只在剑上,带起呼呼风声,往付一鸣照头劈去。付一鸣心知双手使剑,当空劈下,力道不轻,不敢大意,也改了双手使剑,略退一小步,长剑横削格挡,方便化去力道。只闻得铮一声,火星四溅,付一鸣长剑竟被劈出了一道两分缺口,顿时呆了一呆。萧子申喝了声:“果是好剑!”借横削之力,旋身又一剑当空劈下,付一鸣下意识一挡。

此剑力道本就比刚才重了几分,付一鸣又略有分神,顿时,不仅付一鸣长剑又被劈出一缺口,自身也被劈的后退了数步。付一鸣惊道:“小子,哪来的剑?”萧子申哈哈笑道:“小老儿,你以为巧夺天工的剑算什么,这炎光神铸的才够资格称作好剑!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小样!”说罢又是朗声大笑。此番言语,自然是要避去巧夺天工的干系,以免将来地犀教去寻出麻烦来。

付一鸣不疑有他,惊呼道:“你怎地有炎光神铸的剑?”萧子申奇怪道:“怎地?炎光神铸还规定了我不能使不成?”付一鸣怒喝道:“少废话,小子,哪里来的?”萧子申呵呵一笑,道:“你祖爷爷,也就是我师父他老人家给的,怎地,你有意见?”付一鸣惊疑道:“不可能,绝不可能!”萧子申心下大奇,问道:“怎地不可能?”心想:“难道师父与那炎光神铸有过节不成?回头得好好问问才是。”付一鸣怔了一怔,眼珠转了两转,皱了皱眉,闭口不再言语。

萧子申见付一鸣似走了神,心道:“好机会!”转眼瞧向付一鸣身后,大叫道:“师父救我!”付一鸣听得萧子申言语,一惊,又一疑、一怔,转头往身后瞧去,急四下寻找!萧子申哈哈一笑,脚一点地,转身引剑刺向万国邦。万国邦正被泪千行迫的步步退让,左右支拙,狼狈不堪,见萧子申刺来,心下大惊,那还有心恋战,拔腿就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