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主角当道

更新时间:2020-05-08 02:38:41

主角当道 连载中

主角当道

来源:落初 作者:雍墨 分类:武侠 主角:甄小龙 人气:

主角叫甄小龙的小说是《主角当道》,它的作者是雍墨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遍地走,重生多如狗,各类主角层出不穷的武侠世界说:“爱我,你怕了吗?”崇拜的大侠可能是几百年后的新人类,倾慕的女侠可能是手握美颜系统的宿主,身边的小伙伴可能是重生的反派boss,连酒铺的老板都可能是个知道“剧情”的穿书者……在这样的“武侠”世界里,每个人都是主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江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边厢,龙钱正专心致志地幻想着未来,那边退走的四兄弟,却爆发了一场小小的争执。

“不干了不干了,下次说什么都该老四了,大哥你这次可不能再袒护他。”

刚刚“受伤”的老三一脸不爽地解开上衣,从刚刚“受伤”的地方揭下一块血糊糊的“肉块”来。

看他那活动自如的样子,哪像是受了伤?

那老大哈哈一笑,拍了拍老三的肩膀,道:“我哪里袒护他了,只是他那木头疙瘩似的样子,哪里演得了受伤痛呼?以前又不是没试过,假得一眼就被人识破了,累得大家白白浪费了时间不说,咱们兄弟四个还倒搭了一笔钱。”

“是啊三哥,这事儿还是得你来才行。”

老四也开口附和起来,他说话又慢又沉,只三哥两字说得还顺畅些,似乎确实是脑子不太好使的样子。

老三被这两人一劝,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心里就舒坦不少,但还是忍不住埋怨了一句。

“可是我本来也没几件衣服,虽然每次‘抢劫’都穿一件儿,烂得也太快了,这样下去,我怎么去见翠翠啊……”

其他三人对视一眼,爆发出一阵豪放的大笑。

“哈哈哈,我道是怎么了,原来是怕没好衣服去见心上人,这还不简单,等这一单做完,咱们兄弟钱就攒的差不多了,正好金盆洗手,之后……”

一直没说话的老二此时开了口,他的声带像是被撕裂了似的,声音不只是哑,还夹杂着阵阵气声,听起来分外可怖,其余三人却混不在意,显是早已习惯了。

“之后便可回老家,买上几亩好地,再把那房子修缮一番,到时候去提亲,刘大爷想是开心的很。”

老大顺势接口,又一拍老二和老四的肩膀,道:“所以这回万不可出纰漏,虽然不知道为啥这小子能值那么多钱,但这一票成功了,咱们兄弟便可回家了,真正远离这吃人的……‘江湖’。”

说到最后,老大声音不由沉了下去,其他人也沉默下来,气氛慢慢冷却,一时显得十分沉重。

“好啦,别想这些了,咱们兄弟的部分基本已经完成,之后只要去月霞城等着,待交易一成,分钱便可走人,现在只管想想那钱要怎么花吧!”

还是老二打破了这种沉重的气氛,他那声音即使带着笑意,都让人觉得十足的恐怖。

“对对,等拿到钱,我想先给翠翠买点儿首饰,这大城里,首饰样子多,我给她买最近那个最流行的,叫什么月……月钩子,我上次回去的时候,她就说想要了。”

老三紧跟着开口,想到心上人,这粗豪汉子倒也有了细致的一面,还惦记着给人家买首饰。

老二嘎嘎笑了两声,唾弃道:“那叫‘流云钩月’,什么月钩子,我还镰刀子呢。”

他二人一唱一和,倒真把这气氛活动开了,老大神色也略略放松了些,从老三手中接过那“肉块”,颠了颠道:“要说那金钱镖,确实有几分聪明,他想出来的这个‘血包’,用来做‘苦肉计’真是再合适不过。”

“谁说不是呢,几根大肠套在一起灌上新鲜的血,往衣服里一藏,任谁也看不出来,想想咱们以前那真刀真枪的‘苦肉计’,落下多少伤,哪有如今这么轻松?不过叫嚷几声,便能挣得银子。”

老三作为“血包”的实际体验者,说到这物事那叫一个激动。

其他几人俱都笑了。

四人边说话边从林间抄小路往月霞城赶,都是壮年汉子,腿脚麻利,比那慢悠悠的驴车不知快到哪儿去了。

***

龙钱自是不知那层层翠木掩映下的深林发生了什么,此时他正忙着听金钱镖讲故事呢。

“……那蛇七又岂是个好相与的,虽然震惊于何虎一月之内,收服周边五个山寨的壮举,但也认为连云寨经过一个月的奔波劳碌,想必是人困马乏,自然不肯轻易投降。

不过他也知道,若论单打独斗,自己断不是九环刀的对手,便怎么也不肯答应与何虎单打独斗,只踞险死守,指望何虎自己退去。

可九环刀何许人也?那可是勇武赛霸王的男人!他见蛇七负隅顽抗,那是半点儿不废话,寻了个夜黑风高夜,趁守寨的疲惫,领一支精锐手下硬生生突破了寨门!

那一夜,喊杀声震天动地,火光映红了整片连云山脉,一夜浴血鏖战,何虎亲将蛇七斩在刀下,当他举起蛇七的头颅时,连云寨,便只有一个大当家了。”

金钱镖说得口干舌燥,唾沫横飞,最后仰头望天,摆出一副回忆之态,不胜唏嘘的样子。

“九环刀,何虎……”龙钱喃喃着这个名字,眼前似乎出现了那一幕震撼人心的场景。

高大的男人高举着敌人的头颅,红色的太阳初初升起,将他的身影照得愈发伟岸,他的刀上滴着血,九枚金环并那一抹寒光,映出周遭或惊惧或兴奋的人群,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看着这个浑身浴血的男人。

他的脸上俱是血污,令人看不真切,只一双虎目圆睁,当真如一只猛虎一般,透着慑人的威光。

龙钱被这幻想中的场景震撼了,只恨没能亲眼所见这一场旷世之战!

金钱镖看龙钱激动得满脸潮红的样子,自得地翘起了嘴角,他拿起水壶想喝点水,可是拿起来一晃,感觉壶里空空如也,才想起来他早上吃饼子时已经把水都喝干了。

金钱镖一拍龙钱的脑袋,把他从想象中拉出来,用干哑的声音道:“小子,快去给老夫打些水来。”说着,将水壶抛给他。

“哦哦。”龙钱手忙脚乱地接过水壶,迅速跳下了驴车,往道旁走了两步,才想起来自己并不知道这附近哪有水源,忙又跑回去,对金钱镖道:“老爷子,我从没出过白露镇,不知道这水源在哪里啊。”

金钱镖抬手一指路西,道:“顺着这个方向直走,不出一里就是。”

龙钱点点头,道:“老爷子,那我去了。”说着,就顺着金钱镖指的方向行去。

金钱镖见他渐行渐远,往后一倒,又枕着双手,仰躺在了驴车上。他左腿屈起,右脚搭在左腿上,从车上破败的稻草堆里摸出一个酒葫芦,用牙一咬拔开塞子,一股浓郁的酒香弥漫开来。

若是龙钱还在这儿,定能闻出,这就是他卖了三年的甄家酒铺的招牌,朝露酒的味道。

“咕嘟咕嘟……哈——好酒!”金钱镖仰躺着喝酒,喝得满头满脸都是,看着好不狼狈。

他还是那副又丑又猥琐的长相,可神情却有了些不同,看上去有些感伤,又有些释然。

“老甄,这回,我可就再不欠你什么了……”他无声地呢喃着,“小子,你那‘路痴’的属性,可千万别掉链子啊。”

他就这样躺在破木板上,约摸过了有半个时辰左右,才猛然坐起,一拍脑袋道:“坏了坏了,我说怎么好像忘了什么似的,这小子不识路啊!”

说完,他迅速翻身下了驴车,将那驴拴在了路旁的一株矮树上,摸着它的毛安顿道:“毛毛啊,你先在这儿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回来,啊。”

然后便朝刚刚龙钱离开的方向追去,边追边喊:“龙钱——龙钱——臭小子!”

***

时间倒回半个时辰前。

龙钱虽然知道自己迷路迷得厉害,但想着不过不到一里远,还是直走,这样他应该还是能找见的,况且,让他这样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在崇拜的高手面前承认自己不认路什么的,还是有点说不出口。

他选择性遗忘了金钱镖应该知道他不认路这个事实。

他充满自信地走在林中,觉得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他遇见了一个真正的高手,还即将拜一个师父,江湖的大门在阔别三年之后,终究还是向他敞开了。

然后……他就这样走了一个时辰。

此时,即便是他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他也知道,他,龙钱,确实迷路了。

他提着那个装水的大葫芦,一脸茫然地站在树林间,金色的阳光被层层树冠组成的绿色天幕切割成稀碎的光点,洒落在他的身上,不知品种的各色鸟儿叫声或婉转或清脆,一时间,也有种悠然清新之感。

面对这般美景,本就乐观的龙钱只迷茫了一会儿,便迅速打起精神来。

“不怕,我可以做一些标记,慢慢来,总能走出去的!”

他这样自语着,走到附近的一株树前,从腰间拔出一把木头小刀,在树上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十字,然后挑了个看着顺眼的方向接着走了。

龙钱摩挲着小刀的刀柄,想到了甄掌柜。说起来,这把小刀还是甄掌柜闲来无事给他做的,虽然是木头的,但不知为何,比之一般铁制的小刀也不差分毫。

甄掌柜是个怪人,明明是个商户,却很有学问,待人也很好,虽然老爱说一些他听不太懂的话,举止有时候也不太正常,但龙钱很尊敬他,也很感激他,因为除了小龙村的龙村长,甄掌柜是对他最好的人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