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剑侠白童传

更新时间:2020-05-17 22:19:58

剑侠白童传 连载中

剑侠白童传

来源:落初 作者:我的三部曲 分类:武侠 主角:于成飞李琪 人气:

我的三部曲新书《剑侠白童传》由我的三部曲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于成飞李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九州大陆有九州鼎,时逢乱世,有数位豪杰凭空出现,谁将问鼎,终结这混乱不堪的时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白战乘着这大风大雪跑了百几十步,回头一看,漫天风雪,看不到一个人追来,他先是心里暗道侥幸,后来仔细一想,对这饭店客栈方向扶手拜了三拜,真心诚意地说:“老丈一饭之恩白某现无以为报,此番恩情放于心间,他日必有厚报。”

眼看风雪越来越大,天色渐暗,白战裹了裹自己白麻衣,跟无头苍蝇般四处东看西看,最后找了一处乡绅的鸡窝,安抚了一下受惊的鸡群,躺下就呼呼大睡。

傍晚,梧村客栈。

“爹,今晚可没一个人来投宿打尖啊。”白日里说是要捉拿白战的女子一脸愁容地说到。

他爹一脸顽固,没有说话。

这顽固老头姓李,是允安县出来的老人。深受允安王李琪的恩泽,才在70岁才有了一笔钱在梧村置办了一家饭馆。

最近因为李琪招兵买马,所以允安附近的青壮被抽得干干净净,最后大数都折损在了燕王周厉手下。

现在允安附近的几个村庄剩下都是老人妇孺,偶尔有几个游侠也是吃了饭就匆匆赶路。

生意不好,但是李老头没有说什么,他本是出生贫苦,一生经历坎坷,晚年受李琪政令恩惠才有了一点积蓄置办了自己产业,像这种没生意的事在他看来连曲折都算不上,所以没有像女儿那样抱怨。

“咚!”客栈门被一脚踹开。

李老头的女儿吓了一跳,这到了晚上这么开门,怕不是强人?

李老头比较老成持重,他抬头观察来人,口中问到:“什么人?干什么的?”

有四人走进客栈,领头的是一个八尺大汉,一身紧身羊毛皮袄,脸上两道刀疤,样子凶神恶煞。一进来就警惕的四处张望。

身后跟了三人,两位壮汉,一个七尺,一个六尺,一左一右,将一位皮肤白净的三十岁左右,看不清样貌的男子夹在中间。

领头大汉喊到:“问那么多干嘛?我们是云游四方的好汉!打算去幽州投靠燕王周厉!快快给我们备上热水跟馒头,吃饱了我们还要赶路!”

李老头问道:“几位英雄,这么晚了,外面风雪又这么大?你们不住上一晚再走?这里是梧村,离幽州燕王那里还有好几天路呢。”

为首的大汉眉头一皱,不耐烦地挥挥手:“老子还有事!休要啰嗦!把热水跟馒头端上来就行了!”

李老头又问:“几位客官要不要喝点热酒?这么冷喝点也好暖暖身子啊。”

这八尺大汉身后两个汉子闻言咽了咽口水。

可是这凶神恶煞的领头大汉却一点不领情,他闻言大声吼到:“叫你准备什么就准备什么!如此聒噪着实烦人!喝酒误事!快快按我说的上热水吃食!再啰嗦我废了你这老东西!”

他这一吼,身后两个大汉脸色都是一正,李老汉更是不敢多言,他连忙跟女儿忙活起来,将热水跟吃食端了上来。

这恶汉虽脾气暴躁,但并不是白吃白喝的无赖,馒头一上他便丢了几个铜钱,李老汉连忙接住,双手捧着铜钱数了数就乖乖退了下去。

这四个外来者看来是赶了不少路,三个大汉吃起馒头是狼吞虎咽,那个最矮的汉子因为吃得太快,馒头卡在喉咙半天下不来,后来硬是吞了一大杯杯热水才把馒头赶了下去。

被三大汉夹在中间的白净中年人一口没吃,脸色越来越差,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六尺矮汉子悄悄跟八尺恶汉说到:“大哥,他要不行了。”

恶汉点点头:“这下着实麻烦,吃完了咱们快点赶路,他死了就不值钱了。”

他两个兄弟听了点点头,吃饭速度有快了几分。

这三人是真的三兄弟,都姓雷。

八尺恶汉叫雷明,是大哥。

七尺大汉是二哥,叫雷阵。

最矮的粗脖子壮汉叫雷性,是他们中最小的一个。

这三人从小一起闯荡江湖,情同手足,三人都是胆大妄为,做事不分好坏,只看利益的人。

而被夹在中间的白净男子,就是远近闻名三十六君中的允安君!

这又从何说起?

四人怎么会走到一起?允安君怎么又是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原来自幽州大江边兵败以来,这允安君只身带着自己的贴身老仆往自己家乡允安逃去。

而他素有贤名,无数英豪四面八方慕名赶来相助护送。

而这允安君自身也有些武艺,所以得到这些英雄好汉护送后一路虽然坎坷,却也能每每化险为夷。

可这时却突发变故,这燕王周厉一时捉拿不住允安君李琪,于是听从手下谋士黄迂文的建议,直接派兵拿下了允安县,还在李琪府上搜出了“幽州鼎”。

这下可好,自家大本营被人连锅一起端了,就是回家也不能东山再起,本来一些目的动机不是很单纯的侠客这下走了大半。后来燕王更是拿出幽州鼎悬赏李琪活人,于是这下允安君身边侠客直接炸开了锅!

当世并没什么神功奥义,习武之人都是血肉之躯,比常人稍强,唯有这“九州鼎”,上面记载的都是货真价实的神功!如今这些侠客看到燕王拿着鼎为赏个个都是气粗眼红,个个从义侠变成了强盗。

乱世之中,游侠跟强盗界线本就模糊不清,守信重义者寥寥无几,李琪身边侠客只是背信逃走都算不错了,更多的是直接反水,他贴身老仆人为了掩护主公直接被乱剑刺死,而李琪也在逃亡中身负重伤,一阵腥风血雨。

李琪逃到允安附近,一身武艺只能用出三成,一直在他身边毕恭毕敬的雷氏三兄弟突然暴起,直接将这允安君拿下,他们三人又畏惧李琪武艺,所以又用铜丝插进李琪两侧肋骨,这下允安君可是痛得生不如死,可这还不够,雷氏兄弟一反之前态度,动辄对李琪打骂羞辱,甚至要李琪跪着,将尿撒在其头上。

堂堂允安君,最后居然受这等奇耻大辱!李琪想过自尽,可是他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肋骨被插上铜丝,稍微一动就是如同万箭穿心,常人根本不能忍受。

一路走到梧村,允安君早就被折磨得麻木心死。他心中更是懊悔,恨自己如今却要苟活人世,丢尽了他李家列祖列宗的脸面,死后无颜与祖先相见。

。。。。。。

雷氏三兄弟吃饱喝足,拉着李琪就要赶路。

李老头点头哈腰请这几个脾气暴躁的恶汉离开。李琪这时心若死灰,决心死在家乡附近也再不受这等羞辱。任三人催促,他硬是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就算雷性扯他肋下铜丝他也皱着眉头忍着佁然不动。

三人拳打脚踢,李琪咬着嘴唇不发一言,脸色更显苍白。

雷明怕迟生变故,他对身边两位兄弟使了一下眼色,直接将李琪背起就走。

李琪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任人背起,他心里一阵酸楚:“想我李琪,最后还是得受这三人羞辱,一世英名,最后却落得这般下场!”

李琪突然一动不动,雷明等人心里一阵惊蛰,莫非?

李琪嘴角鲜血涌出,鼻子不见一点呼吸,原来他竟然是咬舌自尽而死。

雷明兄弟心里一阵懊恼,早知道塞个木塞到这李琪嘴里,这下可好,眼看快走到燕王那里,这李琪就死了,就快到手的奖励就这么没了。

老二雷阵眼珠子一转:“就算是死人,咋们也带上,兴许可以在燕王那混个一官半职。”

三兄弟闻言点头叫好,说干就干,把李琪尸体捆上就要赶路。

“站住!”一个颤抖的声音响起。

三兄弟回头一看,是客栈老板李老头。

这顽固老头巍巍颤颤伸出一根手指:“你们背的,可是允安王李琪?”

这老三雷性性格暴躁,不耐烦地回到:“是啊!怎么?关你何事?这李琪现在死了,你拿了也分不到半点好处。”

说完他们几个就要往外走去赶路。

这顽固的李老头听了脸上一阵动摇,他双眼含泪:“真、真的是允安王?!”

他冲上去一把拦住:“不行!你们不能走!”

雷明哪里容个老头胡来,他一把推开李老头:“老不死的东西!给我滚一边去!就凭你也想拿这李琪去换赏金?”

顽固的李老头被推倒在地,不过他很快就爬了上去,抱住雷明的大腿:“你们不能走!你们不能走啊!允安王是我们允安县的大英雄!是我们的大恩人!现在他身已死!理应落叶归根!尸体怎么能容尔等糟践?”

雷明听后一声冷哼:“老东西,这李琪生前就被我等生穿了肋骨,我们天天尿他头上,每日不是打就是骂!死了后再侮辱一下又如何?”

李老头一听顿时觉得心中信仰崩塌,七十年未觉得如此酸楚,忍不住抱着雷明的小腿就嚎啕大哭起来。

雷明被他哭得心烦意乱,这恶汉抬起另一只脚就狠狠往李老头的后脑勺踩去!

“咚咚!”如同锤子敲大鼓,雷鸣八尺大汉连踩了四五脚,这才觉得心中气顺了许多,低头一看,这老头七窍流血,看样子已是活不久了。

雷明一不做二不休!掏出腰间匕首,举起来对着李老头胸口捅去,插得只露出手把,他捏着匕首又狠狠搅了一圈,李老头疼得“啊啊!”大叫,最后头一歪,再无半点呼吸。

雷明这才心满意足地拔出匕首,往袖子上抹了抹上面血迹,再插回腰间。

“大哥好刀法啊!”雷阵雷性竖起大拇指夸赞。

雷明得意地笑了笑:“杀人,要这样才对,阿阵、阿性,这才是大侠风范。”

雷阵跟雷性连连点头称是,乱世中,有个这样一个杀伐果断的大哥真是他们的福气,跟着雷明,他们总有一天能够飞黄横达。

雷明抬头看了看漫天风雪:“反正这老头也死了,今晚我们就住这里了,阿性,你不是爱喝酒吗?待会我们喝个够!这老头还有一个闺女,待会吩咐她烧点热水,然后再让她好好伺候咱们几兄弟,嘿嘿!这么晚了,我们把客栈一关门,舒舒服服睡到天亮再走!”

“哦哦哦!”两个小弟一声欢呼。

乱世之中,杀人夺财,欺男霸女,好不快哉!

可怜李老头闺女,老父亲被人残忍杀死,可是还得被杀父人仇人以死相逼,只能乖乖端酒烧水干活。

今晚,她的命运将无比凄惨。

这便是乱世,修桥补路无尸骸,杀人放火金腰带。

客栈没有后门,后院墙高一丈半,李家闺女身子弱,这三兄弟放心让她独自去后厨煮水,他们把李琪跟李老头的尸体往角落一抛,兴高采烈地划拳喝酒。

李家小女子不敢大神哭喊,只能红着眼睛小声抽泣,一边小心翼翼地走向后厨。

雷氏三兄弟身后看着这小姑娘的屁股,全部发出淫邪的笑声,心中越发得意起来。

雷明炫耀般的大声讲解自己刚才的杀人手法,完全不顾她人丧父之痛,讲到妙处,三人更是一阵哄笑。

客栈的酒是青梅酒,好下口,酒味淡,果味浓,劲也不大,三兄弟喝得大呼过瘾。

老二雷阵说到:“这么好的酒,没有下酒菜可惜了。”

老大雷明点点头:“嗯,这酒喝得舒服,阿性,你去后厨拿两斤腊鸡过来下酒吃。”

雷性嗜酒如命,哪里舍得走开,不过旋即想到后厨还有个娇滴滴的小娘子,他嘴角露出淫笑。

这雷性故做不情愿的样子:“怎么老是得我跑腿,得了,谁叫咱最小呢,咱去看看吧,唉!两位哥哥就会使唤人,烦人,烦人啊!哈哈。”

雷明雷阵看到他这副贱样,哪里不懂他的心思。

雷阵笑到:“你小子,怕是不用我们叫都早想过去了吧,速去速回,别拿个鸡都能拿半柱香的时间。”

雷性嘿嘿一笑:“这哪能啊?我也就先给哥哥们验验货,漫漫长夜,咱们不急,不急。”

三兄弟一阵打趣,这雷性哼着小曲就走进后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