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通天武曲

更新时间:2020-05-22 09:54:48

通天武曲 连载中

通天武曲

来源:落初 作者:墨染千里雪 分类:武侠 主角:李义沈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墨染千里雪的原创小说《通天武曲》,主角李义沈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天下动荡,武道兴盛,值此大争之世,吾辈武者,自当奋勇向前,登临那武道绝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沈云除了日常执行衙门的工作之外,基本上便是在自家的小院里练武,虽然对于武道修炼来说,临时抱佛脚基本没有什么明显的作用,但是终归还是有着一些提升的。反正那密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启,就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个事。

说起来也是奇怪,在天狼山留下密藏的不过是个化丹境的武者,按理说这密藏的入口虽然隐蔽,但也不至于那么多人在天狼山上找了那么些天都还是一无所获,这些人可是把能够想到的办法都是用了,甚至都已经是掘地三尺了,在天狼山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难看的大坑,远远地看上去,原本还有几分气势的天狼山就如同一只浑身都是泥点的土狗一样。绕是如此,那密藏的入口依旧没有被找出来,甚至连半点存在着一个密藏的迹象也没有发现。

几天下来,这些低阶武者也是开始怀疑是不是那个消息是假的,这天狼山根本没有所谓的密藏,有些人也是放弃,收拾东西离开了天狼城。不过留下来的武者人数依然不少,在他们看来,反正都已经坚持了那么多天了,再坚持几日也不算什么事,而且没见那些星辰榜上的青年俊彦不都还在么,这些人没走,那么肯定就是此地还有利可图,不妨再等等看。不过,几日折腾下来,这些人去天狼山上探寻的兴致也是大打折扣,每日上天狼山的人比起之前少了不少,就算是上去的那些也大多都是随意转转而已,并没有太过仔细去探寻。

上天狼山的人少了,涌进天狼城的人自然就多了,毕竟这天狼山附近除了天狼城之外便是没了其他的城池,当然再往远处去自然也是有的,只是这些武者都是打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心思,又怎么会愿意跑到远处去,到时候密藏突然开启,结果因为路途远而来往了那可就亏大了,他们又不是御空境的陆地神仙,可以御风而行,那点距离也就是数息之间而已。

原本天狼城来了不少武者,但是这些人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天狼山上,所以虽然有一些影响,但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但是随着这些人打算待在天狼城,顿时就出现了不少的麻烦,最简单的,天狼城内的那些客栈,根本就容纳不下这些人,于是因为住房、吃饭等问题,又是闹出了不少的乱子,这些武者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脾气都是火爆的不行,一言不合就是直接动手,原本就忙得团团转的影龙卫和城守府的捕快更是焦头烂额了,就这样,还是有很多地方顾不过来,天狼城的原住民也是因此而怨声载道,要是再继续这样下去,刘温这个城守今年的政绩估计就算是完了。

此刻,坐镇衙门的刘温看着传过来的那些消息,也是大动肝火,差点就想直接出手把那帮混蛋给拍死算了,不过就在他打算这样做的时候,坐在一旁,端着盘糕点不停地往嘴里送的景秀暂时将塞到嘴边的一块松子酥挪开,说道:“师父,你要是出手的话,这城守的任期可就要再延长一年了,而且你和那位的赌约可就算你输了。”

刘温脸一抽,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实木的桌面都是出现了一条裂痕,刘温咬牙道:“老子算是上了那个坑货的当了,我看他八成早就知道这狗屁的天狼城会突然引过来这么多的人,就等着我自己往坑里跳呢,这穷乡僻壤的,人手也不够,还不准我自己出手,那些个草包废物实力没有,惹事倒一个比一个强,再这样下去,老子还不如再当一年城守,直接把他们拍死算了。”

景秀耸了耸肩,“嗷呜”一口就将松子酥给咬掉一大块,脸上露出一抹满足的笑容。

刘温翻了翻白眼,说道:“不是,看到为师生气,你不帮着出出主意,怎么还吃得下东西?说起来我当城守的那些俸禄是不是都让你拿去买吃的去了?”

景秀三两口将手上的松子酥吃了个干净,手指悬在盘子上不断地点着,有些拿不定主意要吃什么,同时说道:“师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这些根本就一窍不通,哪里能帮你出出主意,至于这些糕点嘛,你看徒儿我身上又没什么银两,反正你那些俸禄摆在那里也没人用,徒儿我用用也没什么嘛,唔,这个应该比较好吃。”说着,景秀从盘子挑出了一块米黄色的糕点,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眼睛顿时一亮,显然是味道不错。

看着景秀这个样子,刘温是不指望她能够给自己出主意了,至于陆师爷,那些杂物就够他忙得了,哪里还有半分工夫来帮自己,忽然,刘温一拍脑袋,说道:“不是还有那小子嘛,啧啧,我让我的宝贝徒弟到密藏里给你保驾护航,你帮我出出主意,也算是礼尚往来了,秀秀,你去把沈云那个臭小子给我找来。”

“不要,我糕点还没有吃完呢。”

刘温脸一板,说道:“快点去,不然以后不准你拿我的俸禄去买糕点了,你一个女孩子,吃那么多也不怕长胖吗,长胖了以后可就没人要你了。”

景秀不情愿地把盘子放下,气鼓鼓地走了几步,想了想又跑回来拿了块手帕包上了几块糕点,然后对着刘温做了个鬼脸,这才撑着窗台跳了出去。刘温抬手扶住额头,他觉得自己这个徒儿算是彻底交歪了,也不知道她父母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变成这么个样子会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想到那对夫妇的可怕,刘温觉得自己必须想办法让秀秀变得文静一些。

而这个时候,沈云和李义好不容易又制止了一起因为一张饭桌而引起的打架斗殴事件,将打架的双方都赶出城之后,二人看着那边几棵桑树底下开的茶馆还有空闲的桌子,便要了壶凉茶,好生歇息一会儿。

李义连喝了三碗茶,这才擦了擦嘴角的水,说道:“这何时才是个头啊,你说那密藏到底是不是真的啊,怎么找了那么些天不说找到入口,连点蛛丝马迹都没有,要我说,说不定根本就没有密藏不过是以讹传讹的假消息罢了,这正好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以前我们根本就没发现这天狼山还藏着个密藏,你觉得呢?”

沈云捏着一片桑叶对着太阳打量着那些叶脉,淡淡地说道:“你看啊,若是密藏是假的话,这些人何必在这里干耗着,有这点时间去其他地方碰碰运气不是更好,再说了,叶云天他们那些星辰榜上的人可都还没什么动静呢,咱们就更没必要着急了,密藏肯定是有的,只是暂时还没找到呢,说不定什么时候它就自己冒出来了。”如果是之前,沈云也是有些怀疑那密藏的真实性,现在有那传承珠子在,就算那化丹境武者留下的密藏是假的,肯定也还会有一座真正的密藏的。

李义翻了翻白眼,说道:“咱们不急,再这样下去我们可就要累死了,每天不是在处理事情,就是在去处理事情的路上,咱们又不是牲口,还能一天到晚不休息啊?我现在倒是希望那密藏是假的了,如此那些混蛋也就可以赶紧离开了,咱们也可以好好地休息下了。啧啧,到时候我也就可以去燕来楼找我的小娘子去了。”

沈云无奈地叹了口气,正准备要说什么的时候,便是见到景秀从长街的那头跑了过来,最后在自己的面前来了一个急停,似乎是因为剧烈运动,所以景秀的面庞上多了一抹红晕,嘴角还有几点颗粒,貌似是某种糕点的残渣,沈云愣了一下,旁边的李义却是笑道:“哟,沈云,你行啊,这是哪家的小娘子,什么时候认识的,都不给我说一声。”

沈云眼角一抽,生怕李义这一番调侃惹到景秀,然后被景秀给狠揍一顿,不过还好,景秀没有理会李义,她拿手上的手帕擦掉嘴角的糕点碎屑,对沈云说道:“跟我来,我师父要见你。”

刘温要见自己?沈云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站起身子,他先是对李义说道:“李义,待会儿你自己回去吧,刘大人找我,估计有什么事情,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刘大人的弟子景秀。”

然后又对景秀说道:“秀秀姐,这是李义。”

“走吧。”景秀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走去,李义则是对沈云挑了挑眉毛,沈云对李义使了个眼色,让李义不要多想,然后就跟着景秀往城守府的衙门走去。

路上,沈云出声问道:“秀秀姐,刘大人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啊?”

景秀还在想着城守府里剩下的糕点,有点不耐烦地说道:“就是他想要问问你有没有办法解决天狼城现在这样混乱的局面?”

“啊?”沈云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不会吧?这种事情刘大人怎么会想起来要问我,这不是身为城守的刘大人应该考虑的吗?再不济也可以问问陆师爷他们吧,怎么算也算不到我这里吧?”

景秀耸了耸肩,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师父是没辙了,然后他就突然想起你了,对了,提醒你一句,最后赶紧想个办法,他现在暴躁地很,待会儿要是你拿不出办法来,他拿你当出气筒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沈云干笑道:“不会吧,刘大人那么个看起来儒雅随和的人,应该不至于这样吧?”

景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她笑了一会儿才说道:“要是我师父的那些朋友听到你用儒雅随和来形容我师父,估计得怀疑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不过我师父听到了应该是会很高兴的。”

呃,看这个样子似乎刘大人的性格和自己看到的有着很大的区别啊,沈云忽然有点好奇刘大人真实的样子是什么样的了,他看向景秀,景秀摆了摆手,说道:“别问我,虽然说揭露我师父的真实样子是挺有趣的,不过要是因此而被他把买糕点的钱给扣光那就不划算了,你要真的想知道可以直接问我师父啊,没准他会告诉你呢。”

“打扰了,我还想多活一会儿呢。”沈云摇了摇头,如多刘大人真的不是那么儒雅随和的话,自己还不要去捋虎须比较好。

景秀领着沈云去了刘温的书房,再次见到刘温,沈云觉得对刘温的观感和上次差不多,看起来挺儒雅的啊,景秀耸了耸肩,走到一边,端起还剩下一半的糕点盘子继续吃了起来,反正人已经带到了,之后的事情就和她无关了。

沈云对着刘温行礼,然后说道:“刘大人,您找属下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属下去办吗?”

刘温瞪了沈云一点,说道:“行了,我就不相信你在来的路上没有问过秀秀,既然秀秀已经和你说了,相信在来的路上你也已经考虑过了,说说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现在天狼城的局面?”

沈云叹了口气,说实在的,天狼城现在这个局面要解决起来其实很简单,把那些武者都赶出去就行了,天狼城变得这么混乱的源头就是因为涌入了大量的外来武者,只要从根源上着手,那一切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了。但是显然,这么做显然是不行的,否则刘温早就直接下令这么干了,那些人说到底也算是大唐皇朝的子民,哪里会有禁止他们入内的道理,而且也不是所有的武者都在闹事,一棍子打死显然是不行的。所以沈云只能是另想办法,不过从茶馆走到城守府的距离也不算长,这点时间可不够想出一个办法来,所以沈云说道:“刘大人,您说的这个问题可不好解决,可否容属下仔细考虑一下?”

刘温点了点头,说道:“你先考虑着,只要能够给本官一个答案就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