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侠骨医心

更新时间:2021-07-12 11:40:16

侠骨医心 连载中

侠骨医心

来源:落初 作者:周原 分类:武侠 主角:贺子龙大将军 人气:

火爆新书《侠骨医心》是周原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贺子龙大将军,书中主要讲述了:医者皆德行为上,当如李承恪。女子若清风为止,当如左沁允。一个是门派弟子,却深入乡间行医。一个是俊美儿郎,却化身冷峻女子。只是一番遇见一次医救便终其一身不得放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今日,两人已经在这里呆了八天了。

这天李承恪采药回来,手里是拎着一只兔子。

这林间兔子不少,这几日偶然有些野鸡外,李承恪带回来的都是这兔子。

他在溪边将药置于火堆上煎熬,自己在把兔子洗刷干净后置于火堆烧烤。

但觉身后一人向他缓缓走来,李承恪忙转身,是魔教的光明左使。

这几日未见她出过几次山洞,今日怎么突然。

自从知道这光明左使是个女子后他不免有些不自在,毕竟男女有别,何况他那日还?

李承恪缓缓站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你···醒了···这肉还没好···你···”

白衣男子此刻伤愈,在李承恪跟前右手负予身后。

但见她脸色红润,一双眼眸子犀利、冷清、无凶无善看着李承恪。

李承恪被她看的心里一阵发颤,他移开眼神转身继续烤那野味。

“你是···华山派的···什么师弟···”白衣男子突然问道。

李承恪也不敢转身,背对着她道:“我是华山派的···是华山小弟子李承恪···”

“李···承···恪”

语气冷淡至极。

“恩···是···”李承恪回道。

“你救我···不怕我好了之后再杀人吗?”

“怕···但是我···我也不能见死不救···我希望你···公子莫要在行凶伤人。”

“···你救了我,我没死,你不救我,我也未必会死。我杀不杀人和你有什么干系。”

李承恪转过身看着魔教妖人道:“你是魔教妖人我是正派的弟子,我们势如水火。

我···我师父常说邪魔外道各个凶残无比,我本来不大相信,没想到你们···”

“什么邪魔外道···什么又是正派,难道你们正派的人就不杀人放火,不欺压弱小吗?”白衣男子也极力争辩。

“我们正道人士,做事光明,从不伤及无辜更不会欺善扬恶···这就是我们有别你们之处。”

“你真可笑···真是···可笑,那罗门的人若不是在徐州城里欺善扬恶我又怎么会把他们杀了,就连一个小小的车夫见我身上银两就想杀人夺物,你说···他们该死吗?”

李承恪一下无语,怔怔的站着,道:“那···青城派的师兄又没有得罪你···你又为什么痛下杀手···”

“···他们听那罗门之人说什么我是···魔教的光明左使,见我杀了那车夫,就向我冲来···这怪我吗?我要等着被杀吗?”

李承恪见她说话怎么突然这般无情,没有一点因为杀人悲痛或是后悔。

面色冷淡的可怕,根本不像几日前那个稚气未脱的···人。

心里气愤便将手里烤的半熟的野味扔在地上。

“你···他们不就得罪了你,你可以教训···却要了他们的性命···魔教妖人果然是可恶的很。”

白衣男子见他扔了手里的食物心生恼怒,道:“什么魔教妖人···我不是什么魔教妖人···我想杀谁就杀谁,这是我的事情。你···别以为救过我,我就···我就不会杀你···”

说完话她就转身走开。

“没想到,你一个姑娘家竟然这般凶残,你···”

李承恪情急之下突然就口不择言说出了不该说的话。

他深感后悔,‘这魔教妖人既然女扮男装自然不希望别人知道,他怎么能···’。

白衣男子本已走出几步远,听到这人说自己是姑娘猛的转身白影一晃瞬间身子就挡在李承恪跟前。

李承恪正自后悔,没想到这人竟移动的这么快,他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一双惊恐中带着可怖的眼眸子正死死盯着他。

李承恪不觉身子都有些颤抖。

他微微张口“我···”

话音未落。

就用一招‘不进则退’右脚蹬地身子向后倾斜顺着地面向后撤了数步远的距离。

中间更是顺手拿起了一边的长剑。

这是一招华山躲避偷袭的招数,他此刻巧妙运用,竟然也给凑效了。

白衣男子没想到这李承恪竟然会这么一招,他刚刚拿起的右手,给生生的搁在半空了,轻声道:“你···你跑不了···”

一双冷漠得眼神再次看向李承恪。

李承恪不待她再次靠近就纵身一跃飞过溪水到了对面,不敢怠慢急行前方。

也不知道走了那个方向,李承恪知道那人武功自己不敌,此刻只能拼命的跑了。

白衣男子看李承恪逃跑并未着急,她向前走几步拿起地上的酒葫芦喝了口水,待到酒葫芦放下后身子已然站在了溪水对面。

手里拿着酒葫芦缓缓向着李承恪的逃走的方向走去。

耳边风声呼呼而过,李承恪体力充沛的紧,跑了好一会也不见得累。

他回头看看不见敌人追来,但他也不敢停下脚步,继续向前跑去。

“···我说你跑不了,自然就跑不了···”

李承恪一个急停,身子腾起,拔剑在手,四下里看看,却不见魔教妖人的身影。

他转身欲走,一个事物不偏不倚的掉落在他面前,李承恪向后闪开,仔细看那地上之物,正是自己的酒葫芦。

他知道这魔教妖人就在跟前,他为什么不出来了,李承恪横剑身前大声道:“你想怎样···”

“当然是杀了你···”“我又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要杀我···我···”

“你是该杀之人,别人或许饶得,你!···非死不可···”

这人性格古怪之极,李承恪见她也不出现,拿起地上酒葫芦一招‘祥云跃’脚蹬树枝向前飞去。

跑了一会李承恪抬头看那日头,原来此刻自己尽然是向着西北的方向逃跑。

也不知道那魔教人现在何处,他不停的回头看,也不见有人。

“啊···”

他赶紧收脚,眼前一山崖。

他向下看去,树木茂盛看不到底,不知道这崖深浅。

“我既然要杀你,你就非死不可,为什么要跑了···你这样只会让自己更害怕。”

李承恪没想到这人似阴魂般,这么快就出现了,他转身看着魔教妖人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他再次横剑身前。

“哼···我不跑难道等着你杀我吗?···”

“你跑···也跑不掉,我很少杀人,我之前杀的几个人都是一招毙命,他们丝毫不会觉的痛苦···你这样只会···”

白衣男子走到李承恪十米远的地方停下看着他眼神很是平静。

“你不用多说了···我李承恪虽没有什么过人的本事···但也不是别人···我是我自己···”

“你是谁今天都得死···”

“你···你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姑娘所以要杀我灭口吗?你···”

“找死···”

李承恪话未说完就被魔教妖人打断。

只见她右手一挥。

不知道什么东西快如闪电,顿时穿过了李承恪的左肩膀而过。

“啊···”李承恪左臂一时不能动弹,他转头看左肩,一根白色的细线已然穿肩膀而过,却不见有血流出。

他挥剑欲将这细线斩断,没等出手。

这魔教妖人就右手向后回撤,将那细细的白线生生抽了出来。

李承恪整个人竟然被这个后撤之力给拉到了,左肩细线被抽出后,更是有一种剧烈的痛楚。

他双膝跪地,手中长剑脱落在地上。

表情痛苦至极,他右手抱着左肩,额头凝满汗水。

白衣男子单手负立,右手一屡鬓角垂落的长发缓缓道:“我说的没错吧!···这样你只会···更痛苦。我说过,你救我,我活了下来,你不救我我不一定会死。

我现在要杀你···你···是不是后悔了···救我?”

不知道那丝丝细线威力这大的,左肩疼痛难忍。

李承恪缓缓仰起头,脸上满是汗珠、

“我救你···那是我自己愿意,我也喜欢···喜欢那样做···你要杀我,只能是我···是我李承恪命绝此矣,我···”

他拿开右手,在地上摸索一会,拿起掉落的长剑。撑地站立起来。

长剑直指魔教妖人。

白衣男子见他站了起来,也不多说话,腾空而起,身如鬼魅顷刻间到李承恪跟前两米,双手向前,两个白色细线祭出。

李承恪虽然身上有伤,但他也早有准备使出一招‘苍松迎客’长剑随身腾起落下,直取魔教妖人双臂。

白衣男子并不闪躲,右手一弹就将李承恪砍来的长剑弹开了,左手向着李承恪面门攻来,眼看击中,这李承恪身子竟然向后躲开了。

一招‘不进则退’接着‘苍山迎客’这是李承恪早就做好的打算。

这一退自己站在了悬崖边上。

差点失足掉落下去,他急忙站定。

白衣男子一击不中,并不停歇。

右手兰花指竖立,手掌间似有白雾缠绕向着李承恪袭来。

李承恪刚站定,仓促下一招‘白虹贯日’迎上俞庆勇的右手。

不想长剑被打成几段,李承恪惊恐万分。

这时白衣男子左手再出。

李承恪手无兵刃,看着魔教妖人左手向着胸口袭。

左手又不能动弹,他情急下右手横向身前挡在胸口处。

白衣男子这招不但威力猛更是快的出奇。

左手白雾处,似有隐藏,一接触到李承恪手臂数根细线瞬间就击穿而过,推向李承恪胸口,深深的打入里面。

李承恪口吐鲜血,已然不省人事,看来是命丧于此,身子掉落山崖。

白衣男子落地后,右手再祭出,把李承恪系在腰间的酒葫芦追回来,看着他身体坠落后,打开喝了一口水,转身向着来时的路返去,不一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