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一尺长剑

更新时间:2021-10-11 18:02:37

一尺长剑 已完结

一尺长剑

来源:落初 作者:一名小僧 分类:武侠 主角:忠向天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一名小僧的原创小说《一尺长剑》,主角忠向天,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本书为武侠小说,不仅有正邪间的厮杀,更有抵御外贼的杀戮,除了血腥与暴力,也不乏儿女情长,看我们的主人公如何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最终成为万人敬仰的民族英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向北躺在地上被凌晨拳打脚踢着,而他却丝毫没有反抗之意,他不是不想反抗,而是怕暴露身份,所以他只能硬挺着。

而在旁边的小小此时早已站了起来,虽说不在哭了,但泪痕仍在。

凌晨踢打一会儿后,仍然没有消除心中的怒火,因为在他心中,小小是任何人都不能触碰的底线,于是凌晨拔出剑杀来准备杀了向北,以泄心头之恨,而此时的向北被凌晨踢的有些头晕目眩,根本没有注意到凌晨已经动了杀他之心。

当凌晨的剑慢慢的指到向北的喉咙处时,此时只要凌晨的手腕轻轻一动,便会要了向北的性命,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小说话了。

“师兄,别杀他”!

“啊?”突然被小小叫住,弄的凌晨有些不知所措,转而问道:为何留他性命?难道师妹还想用其他手段折磨他?我看就不必了吧。

“不……虽说他欺负了我,但也绝非故意,我们不能如此草菅人命,否则跟那些邪魔歪道又有何区别”。小小在这之前,虽然极为生气,但冷静过后,觉得不必杀了向北。

虽然小小是位玩“毒”的主,但其心地,也是极为善良的。

“师妹,你可想好了吗?如若放他离去,你的名节……”。

“住口,我说了不杀他”!小小说完这句话便气冲冲的转身跑了出去,可能是因为听到凌晨提到“名节”二字,有些羞愧,所以才立即跑掉的。

“小小……小小……等等我,小贼,今日算你命好,以后别在让我遇见你,否则绝不会再给你喘气的机会,哼!”凌晨说完便转身追小小而去。

此时的向北仍然在地上蜷缩着,由于受到了重击,所以小小和凌晨的对话,他也没有听得完全,只是知道他的这条小命保住了。

虽然凌晨下手极重,但向北却没有喊过一声求饶,从小就有这样坚毅或者说倔强性格的向北,注定这辈子就是那种打掉牙也不吐,而是往肚子里咽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向北慢慢的爬了起来,他用手擦拭了下嘴角的血,忍着身上的剧痛,拿起天池剑便要回去,可刚走两步就发现地上有一个白色手帕,上面绣了只蝎子,向北想道:这肯定是刚才那位女侠的,于是向北便情不自禁的捡起手帕揣入怀中。

等到向北走回茅草屋后,发现忠叔早已回来了,并且正在给刚打回来的野兔剥皮。

忠叔连看都没有看向北一眼,便说道:回来了?

“嗯……”

“进城了吧”?

“嗯……”

“城内情况如何”?

“还好……”

忠叔听到向北异样的语气和简练的回答,便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于是忠叔用疑问的目光看向向北,不看还好,这一看……

忠叔立马起身,快步走到向北身边,然后急切问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跟别人打架了?

“没有……”

“那怎么会有这般伤痕”?

“是他打我……而我没有还手,所以……算不上打架吧……”。

忠叔听后,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明白向北为什么没有还手。

“少爷,走,进屋,我给你涂些草药”。说着,忠叔便拉起向北的胳膊作势要往屋里走。

“哎……慢点,忠叔,疼……”

此刻,向北也顾不上对擅自回城这件事向忠叔道歉了。

而忠说见向北这样,也全无责备他之意了。

向北赤膊的趴在床上,忠叔见向北身上的一道道淤青,心里顿时产生了愧疚之情,可是他又能怎么样?他不能为向北担此疼痛,又不能时刻守护在他身边,莫不如让他早些经历江湖的险恶也好。

忠叔一边给向北涂着草药,一边问道:少爷,你难道不想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哦……是这样的……”。向北把所发生的事情如实的告诉了忠叔,可偏偏就遗漏了他和小小那误打误撞后的亲密接触,不知道向北是因为羞愧,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才不说的,总之向北一想到那个场景,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感觉。

擦好药后,可能是因为太累了,向北便躺那睡着了,忠叔见状,便把被子给向北盖好,然后就走出屋内,忙他的事了。

西岳华山,自古以来就是仙气萦绕,盛誉非凡,一些文人剑客都想到这华山之上隐居于世,其中更有在这华山之上开山立派之人,但大多都好景不长,不是无法传承就是被他人取代。

而此时此刻,华山之巅便有一剑派,也是这华山之上唯一的门派——“一气剑宗”!

一气剑宗创始人便是人称剑神的一神,此人早在三十年前,便名满天下,在人们心中他是那个嫉恶如仇的白衣剑客,宁舍小家顾大家的剑宗宗主,极重江湖道义的谦谦君子,总之,一神在整个武林中的名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早在二十年前,一神便决定创立门派,是为了让自己卓越的剑法能百年传承,于是就在这华山之巅建立了一气剑宗。

一气剑宗的总部,是特别宽阔明亮的,整个建筑风格是那种简约和质朴的,它的地面全部以青石板铺设,总体看起来,给人的感觉是那种质朴中透着华丽,简单中呈现大方,给人以特舒适之感。

此时一神正坐在剑宗大厅中央的椅子上,身穿一身白衣,虽然是五十多岁的老者了,但英气不减当年,离的很远之时,你就会发现他身上所散发的气息绝不是寻常之人所能比拟的,让人顿时产生敬佩之意。

一神正在仔细的品着茶香,而在他两侧各站着两名徒弟,其实说来也怪,一神创立剑宗,目的就是把他的剑法传承下去,可他到现在为止也只收了五名徒弟,大徒弟题命,二徒弟祥云,三徒弟慕容碟,是名女弟子,四徒弟龙羽,五徒弟便是一神的独生女儿一婉儿。

虽说一气剑宗弟子很多,但除了这五位是一神嫡传弟子外,其他的人都是奔着一神的名声,才拜到剑宗门下,也都只不过是入门学艺罢了。

这时四徒弟龙羽说道:师傅,就算大师兄今日回来,也不必您老人家亲自在这迎接啊?

“四师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师傅向来最疼大师兄的……”二徒弟祥云说道。

“呦呦呦……听二师兄这语气,像是吃醋了一样啊,呵呵呵呵……”说完,慕容碟便捂着嘴笑了起来。

“你们别乱说,我爹爹对大家都是一样的,怎么可能只对一个人好呢”?一婉儿说道。

这四位徒弟在一神两侧左一句右一句的相互调侃说着,都不相让,虽说他们嘴上这么说,但大多都是玩笑之话,其实这师兄弟五人感情最好,大家在心中都彼此牵挂着对方,有什么东西都相互分享,小到吃的喝的,大到坐骑兵器,甚至连一神亲传他们每个人独有的一套剑法,都互相学习,这就足以说明他们之间的感情是有多深厚了。

可是不知为何,他们五个只要聚在一起,便会相互嘲讽着,可能这就是他们之间特有的联络感情的方式吧。

而一神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不过此时他们四人就在一神的一左一右的耳边说个没完,一神多少还是有些受不了,于是清了清嗓子说道:好了,你们不要吵了,为师告诉你们,为什么会亲自在此等你们的大师兄。

这四位徒弟听后,便都闭口不言,静静的等着一神告知。

“我并非如你们所说,厚此薄彼,我对你们每个人寄托与要求都是一样的,这些你们应该是知道的,但这次,你们都相继出去邀请武林各大门派来参加明年二月二的武林大会,其中你们的大师兄题命走的路程最远,任务也最重,他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明年武林大会是否能如期举行,所以为师这几天也是特别为其担心,不过据我推算日子,你们大师兄回来也就是在这一两日之内了”。

“师傅,您的意思是说,苗疆的韩风对于我们这次的武林大会特别重要,对吗?”龙羽问道。

“当然,先不说韩风在整个苗疆的影响力如何,单说说他的武功,就不一定在我之下,尤其是他的风毒掌,早已练就的是出神入化,相隔几十米,便能凭借掌风杀人于无形,早在十年前,当今武林就有四大高手,少林寺的释空法师,苗疆的韩风,逍遥阁阁主闻人少坤,还有就是为师我,可到现在,释空法师年纪大了,从不过问武林之事,闻人少坤更是我们正派人士的死敌,所以如若能得到这位亦正亦邪的韩风支持,那简直就是如虎添翼一般”。

一神刚刚说完,就看到有位剑宗弟子向大厅跑来,一神看这弟子急切的样子,便知道有重要的事禀报,于是一神慢慢的站了起来,他两边的四位徒弟也都把目光看向这位前来禀报事情的剑宗弟子。

“启禀宗主,大师兄……大师兄题命回来了,已经到了山脚下”。

“好,我们一起出去迎接你们的大师兄吧”。一神说道。

这四位徒弟刚刚听了一神所说的关于韩风的事情,也自然知道大师兄此次任务是极重的,所以他们也甘心情愿的随师傅去迎接大师兄,而这四位师兄弟内心中,也都是急切的关心大师兄这次邀约的成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