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神剑决

更新时间:2021-10-12 16:57:24

神剑决 已完结

神剑决

来源:落初 作者:三月红雪 分类:武侠 主角:小白秋心 人气:

经典小说《神剑决》由三月红雪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白秋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本剑谱掀起江湖中的一场血雨腥风,传闻得此剑谱可羽化登仙,作为孤儿的他与这本剑谱有剪不断的爱恨情仇,尽在十六年后的今天,一一揭开当年隐秘,开启一段热血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山秀草木荫,水灵鱼虾肥。

这正是青桑山的真实写照,虽然已到深秋时节,但是丝毫没有万物凋敝的感觉,反而到处充斥着生命的气息,放眼望去,树顶上的落雪时而晃落,群群白鹭清脆的鸣叫着,水中的鱼儿尽情的嬉闹着,如洗的天空微笑着,似乎Chun天到来一般。

秋心蜷缩在阳光下,身边依偎着小白。长大之后,他好久都没有这么安稳无忧的睡过了,像个孩子一样,努力地在梦里营造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梦,想拼命的忘掉这一切的苦难,不愿醒来。

偏偏老天是不会满足人的每个愿望的,它要喊醒你,用这一切折磨你,在你心中重复着每一个你不愿面对的场景,在你耳边重复着每一句你不愿提及的话语,这样才让你麻木,让你长大。

当脸上的泪痕被吹干,夺目的日光催促着懒散的人儿,秋心便不自觉的从梦中醒来了,看了看周遭一切,先是十分疑惑,后来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说了一句,“糟糕。”便急忙回到了寒洞。

原来,他晚上从师父房中出来之后,本来是要直接回到寒洞之中的,但是师父的一番话,总是让自己心绪难平,便坐到池畔,望着满月怔怔出神。

当他得知自己身世后,心中总是泛出难以抑制的悲伤与难过,虽说十六年来自己都是一个人过来的,无父无母,有师父与小白,他并不感觉孤独。

但是突然听到自己的父母已经不在这个世上,平时面对一切云淡风轻的他一时间也难以接受,这恐怕就是书中所写的血脉之情罢。

就这样想着想着便睡在了湖边,早上起来这才心中大惊,由于自小便身中火毒,十六年的时间,他都是睡在寒床上的,偶尔例外便会遭受万蚁噬心的痛感,痛苦难挡。

他心中大骂小白为何不喊醒自己,不过现在说这些为时已晚,只能在寒床上慢慢运功调息,压制火毒。

他按照师父所教的内功心法,默默运气在体内循环一个又一个周天,可是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以前的那种痛感,只不过体内一阵阵的燥热,无奈之下他只能尽力地吸收寒床的气息,来缓解丹田想要燃烧的感觉。

他一边运功,一边期待火毒发作快点过去,就这样维持了很长时间,直到汗水浸透了衣衫,这种灼热感愈来愈强烈,似乎要将他融化了一般。

秋心从小便被火毒困扰,一直都在冰与火的斗争中煎熬,每一次他都咬牙坚持,硬生生地将火毒压回丹田,加上平日有寒鲤调养身体,火毒发作的次数越来越少,让他快要忘记了火毒的存在。

可是这种一味的压制,让这次的爆发完全难以忍受,在一次次的侵袭中,终于他麻木虚脱,就此昏死过去了。

………

等他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睁眼便看见是师父的背影,床边还投来小白关切的目光,看到他睁眼,兴奋地乱叫起来。

感觉到小白的异状,师父转过身来,看着秋心说道,“醒了就好,感受一下身体可还有什么异样?”

师父似乎话中有话的样子,他便慢慢坐起来,刚想运气就大吃一惊,原本只在丹田凝聚的火毒散到了全身,经络皮肤都显出暗红之色,五脏六腑早已被侵蚀殆尽。

不过奇怪的是这些火毒气息之中伴随着蓝色精光,似乎两者相生相克,哪一种都占不了上风的样子,导致如今虽然火毒蔓延全身,也没有让秋心丧命。

不过由于他强行运功压制,经脉已经被破坏地七零八落,移动一下都剧痛难忍,更别说运功了,感受到这些,他向师父投去询问的目光,想要知道为什么自己昏睡之前在寒洞之中,如今会在这里?还有自己身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等他开口,师父说道,“三天前,这小家伙冲到我房中,死活抓着我的衣服不放,还踢翻了香炉,弄撒了墨汁,一副找死的样子,正待我要发作的时候,它跑了出去。

我一路追到寒洞,就看见你躺在地上,寒床早已不知去向,我想可能是毒Xing又发作了,便将你带了回来,任凭我怎样运功疏导,你都不曾睁眼,这一睡就是三天。”

“至于你体内的蓝色精气,恐怕就是寒床融化之后进入你体内的形成的,这次大难不死就是得益于这种阴萃气息,压制了火毒,否则你早已**而死。

说起来寒床是我托人从天山派求取的千年玄冰,不融不化,可保尸骨不腐,未曾想这次竟然救你一命,不过你也算是因祸得福。

一般来说人之真气乃是脏腑之力,无形无味,无相无色,从古至今,习武之人均是如此,可是火毒与寒气竟能在你体能并存,导致你的真气也呈现出一阴一阳,一冰一火的特Xing,也是一件奇事。

不过这也解决了你自小所受的火毒,再也不会发作,让你Xing命无忧,而且以后练剑也不用担心火毒之痛了,不过这次所受内伤,不静养两三月是无法练功了”师父如此解释道。

秋心听后,长出一口气,欲要起身行礼,全身无力只能作罢,于是说道,“多谢师父。”

不等他多些感激之语,师父便打断了他,“要谢还是多谢谢这个小家伙,没想到还是有丁点作用,若没有它,你恐怕也要命丧黄泉了,幸亏没炖了吃了,这些天你就好好养伤,再做些好菜于我便是。”说罢便走了出去。

师父走后,小白见主人说话好像并无大碍,使劲地蹭着他的手,一副居功至伟的样子,全然忘记了三天前在这间房子里大闹的场景,秋心因为刚醒,看到它这样,暗红的脸上露出

欣慰的笑容,说道,“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小白。”

………

受伤在床上的这几天,秋心想了很多,那晚师父虽然很轻易的说出那段往事,不过他能感受到师父的难过,悲伤,虽然当年师父三剑重伤了父亲,间接地导致了父亲的去世。

不过师父也是被逼无奈,为保宗门伤了手足,又由于母亲书信一封养育了自己十六年,收自己为徒,一生所学倾囊相授,更是传授了绝世剑谱,师父之恩,怕是此生无以为报了。

一十六年,如孤家寡人忍受着叛离宗门的骂名,忍受着同门反目的凄苦,忍受着违背誓约的谴责,恐怕师父才是这世上最可怜的人了吧,与他相比,我的这些苦难又算得了什么。

一连多天,秋心都不能运功,只能等待经脉痊愈,身上的暗红之色也已褪去,许是大病初愈,从小感觉不到冷的他,也在这秋冬之交,换上了棉衫。

带着小白走过了青桑山每一个角落,见识了小白每一个秘密,晚上就会坐在铁树下偷喝师父的烈酒,,看着盛开的晚霞,当然把这一切罪名都怪到了小白头上。

终于有时间看完了师父所有的书,终于不用去那阴暗的寒冬中睡觉,在草屋旁边搭了一座新的屋子,终于,好像一个家,终于,Chun天快要来了。

南方四州,瀛洲。

一座灯火通明的院落内,数十人衣着全黑,覆面蒙头,只露出两个眼睛,正在听主座之上人说话,整个院落安安静静,黑衣人们垂手低头,似乎对说话之人甚是畏惧,不敢发出丝毫声响。

只听到那主座之人又说道,“一群废物,半年时间找不到一件东西,主上养你们何用?”,众人不敢抬头回话,只有座旁一人,头戴军师帽,但是却手持拂尘,气定神闲。

见此说道,“护法切勿生气,你也知晓,这半年兄弟们马不停蹄,走遍四州各处,用尽手段打探消息,但是连那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这可如何才能找到。

四州之中稍微值钱点的东西我们都拿来了,还是没有主上要找的东西,只能请护法在问问主上,所找之物大小,形状,也好让兄弟们继续寻找。”

听得此语,主座上黑衣男子也说道,“此物事关重大,只能告诉你们是至阳之物,十几年前出现在此地,有人看到,定然不会错,若是寻得此物,主上定会嘉奖各位,否则,只能让你们鳄潭里走一遭了。”

说罢,下站众人齐声说道,“属下定当尽心竭力,万死不辞。”

身材高大的护法挥手让众人推下,转身对军师模样的人说,“先生,近日来手下之人搜查各大家族,先后灭口,已经为各大宗派察觉,恐怕会阻碍到主上的计划,不知先生有何办法掩人耳目?”

只听那人一改刚才恭敬语气,丢给黑衣人一小包东西,说道,“正道之人,欺世盗名,不会在意这些人的生死,再者说,那些尸首都处理过了,尽管放心,尽快找到主上交代的东西才是正事。”

被称作护法的男子这才面色一喜,平声说道,“只能请先生委身至此,找到东西,先生当得头功。”

说罢,此人便起身走出了院子,那军师模样的人看着他离去的方向,眉头紧皱,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在卫州,一位年轻男子深夜未睡,看着桌上的信件,不知该如何回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