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执手江湖

更新时间:2021-10-13 17:50:25

执手江湖 连载中

执手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岳不悔 分类:武侠 主角:曹德吴庆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岳不悔的原创小说《执手江湖》,主角曹德吴庆,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当佛系少年来到古代,看到前身经历的一切,决心搞事情,还这天下一轮青天白日。奈何江湖套路多,事情是办到了,可自己也掉进坑,出不来了。想想当初自己迫不及待的样子,上官逸只想说,真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官逸两眼无神的呆在床上,想着办法,怎么破局呢?老头肯定是知道机关的开法没有这么简单的,但是他偏偏不告诉我,这不就是让我自己来找的意思吗?说白了就是他的考验,过了有什么影响不知道,但是没过肯定会降低他对我的评价。所以我可以去问他,但是我不能去,这条路,不能选。那就只能靠自己了呀,上官逸坐了起来,握紧拳头,这一世第一个挑战,我不但不能输,还要赢的漂漂亮亮的。

上官逸打定了决心,又开始在屋里转悠起来,只是这一次并没有盲目的去摸那些机关,而是把自己放空,从旁观者的角度来思考着问题。毕竟只要有路,一个角度想不出来怎么走的话,那就换个思路咯,只要不放弃,总能想出来的。

现在知道的机关有花瓶,灯盏,还有书架上的几本书,也可能还有什么别的,别的?上官逸沉吟了一下,自己查探了地板,没什么异常,所以不存在地板下暗格里藏着机关的可能性,那么,上面呢?自己是现代的人,下意识会忽略那个地方,但是假如这里是一个快意恩仇,以武犯禁的武侠世界的话,飞檐走壁是基本功,机关藏在上面也未尝不可啊。上官逸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上去是不可能的,自己不会轻功,梯子这种东西又是不可能有的,所以自己上不去,老头知道但是还是让我过来,就说明我可以想到,所以这一条也可以忽略了。

那么剩下的就是组合开关或者继续寻找可能的开关两种选择了。如果再换一个角度,站在设计者的角度考虑的话,假如让我来设计一个地下室,先不说作用是什么,只提机关这一个角度的话,一个合格的机关,隐蔽是肯定的,然后就是不能太复杂,否则逃生避难不方便。假设这是一个合格的机关,那么以隐蔽来说是不合格的,但凡有点经验就会和我一样先搜寻这几个地方,但是复杂性又有点高,以高复杂性掩蔽低隐蔽性也不是不行,只是,这样未免显得设计者有点低能了。假如大胆推翻这些机关对开启地下室的作用,寻找一个隐蔽性和复杂性兼具的机关,如果能找到的话,应该就能找到地下室或者找到关键线索,不能的话就只能接受这座屋子的设计者是个二流的机关师,至少在此时的上官逸心里是这样。

上官逸再次走向床,这次并不是瘫在上面,而是爬上床,一寸寸的在床上,墙壁上摸索着,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真,玄学一下,看看能不能有意外发现。突然,上官逸停了下来,仔细摸索了一下,起身拿起桌上的纸紧贴在墙上,可以明显的看到一个不太明显的凸起,只不过按不下去就是了。记下这个位置,继续摸索。天亮的时候,上官逸直起身子擦了一把汗,终于摸索完了,总共四个这样子的凸起,床头墙上有两个,床里侧墙靠近床尾的地方有两个,虽然都按不下去,也不知道怎么触发,但是上官逸直觉关键就在于这上面。

上官逸盘腿坐在床上,面朝墙壁,一眼望去一览无余,没有什么异常,所以自己一开始就差不多排除了床这边的可疑,就算是排查也只是重点搜了搜床下面,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套路深啊套路深。上官逸一边摇头感叹,一边思索着如何打开这个开关,试试同时碰触四个按钮?那就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了呀,试问:八岁的孩子如何在两米床上脚碰在床尾,手够到床头的墙壁呢?上官逸沉思着这个问题,然后直接出门朝桃林走去,看上去是走向了老头。就在老头感受到他空着手走过来,有点失望但是准备提点一下他的时候,上官逸头也不回的就越过了棋盘,去深处捡了两根树枝,一言不发的走回了屋子。老者见此,摇头失笑,也不知道他笑的是什么。

上官逸拿了两根树枝回来,嘴角也挂着一点笑意,不管老头有没有被他唬到,反正自己也算是小小的捉弄一下他咯,总不能我在这里苦思冥想,绞尽脑汁的想破解你对我的考验,你却在那里赏月看景,下棋喝酒思故人吧,哼哼。

小小的恶作剧一下之后,上官逸心情大好,继续破解这个考验,上床,然后脚蹬住两个点,两手一手一根树枝,用树枝捅向印象中的两个位置。当第三,四个点被树枝相继碰到的时候,床开始震动,并且被猛地上移,再往一旁平移了一个床位的距离。上官逸先是惊了一下,然后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哼,也不过如此嘛,小意思~。全然忘记了之前自己被为难的不行的模样。

上官逸刚想把手中的东西扔到一旁,但是转念一想,万一下面还有什么类似的设计,岂不是凉凉?稳妥起见,某人还是怂怂的拿着树枝,伸出头看看打开的机关是什么样子的。一条粗陋的台阶直通下方,通道两旁似乎是放了几颗类似夜明珠的东西,亮度还行,到这里考验应该就结束了吧?应该不会有危险,嗯,应该不会有的,有,就死给他看吧,反正我已经尽力了。

上官逸思忖了一下,爬下床,顺着阶梯走下去,刚走了几阶,床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emmm,不用我关入口倒是挺方便的,但是我应该怎么出去?亦或者前面还有别的出口,嗯,八九不离十了,没有的话怕不是遇见危险躲在这里只能等死呀。定了定心,上官逸继续往深处走,走到最后是一间小小的密室,没有丧心病狂的给密室加一道奇奇怪怪的机关锁的事实让上官逸很欣慰,推门进去,仔细看了看里面的陈设,老实说,上官逸有点失望,一把小铲子,一个香炉,旁边有油纸包裹的几把香,一个精致的匣子和几个箱子,一把剑,以及几坛酒。

老头的原话好像是:“屋子里有个机关可以打开地窖,你去找找吧,里面有点东西,好久没有用过了,也许你用的到,挖到秘籍就把土盖回去。”现在地窖打开了,东西也找到了,什么是也许我用的到的东西呢?这些东西,以后我可能都用的到,但是假如他是说,现在可能用的到呢?这会不会是另一个考验?铲子肯定是一个,剑的话,会用到但不是现在,匣子,箱子里面的东西,应该也差不多吧?那个匣子不太敢动,弄坏了赔不起,当然主要是怕把命搭进去,万一是个什么危险东西,得不偿失。但是箱子还是可以打开看看的,锁都不上,看样子也只是普通的箱子,就算材料不一般,看看上面的灰就知道主人肯定不在意,哪像那个匣子一样,一点灰尘也没有。

上官逸小心翼翼的用树枝挑开箱子,很好,没有什么意外,包括里面的东西也是,金银财宝,奇珍玩物,古籍异志等等。一些所谓的身外之物,老头不在意也是正常的,至于上官逸,当然也是毫不在意的了,才怪!上官逸现在身无分文,穷的叮当响,固然现在荒郊野外的也用不上这些东西,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想存一点小金库。但是上官逸并没有碰里面的东西,合上箱子后打开对侧的门,抱着香炉,带上铲子,油纸包裹的东西,以及那两根树枝离开了。

有些东西,他想要,会用自己的方式去拿。这些,是老头的,他不在意,就不会放在这里,在意却又忽视它们的存在,不外乎又是一段故事。所以上官逸只拿走了他觉得应该拿走的铲子,香和香炉。存在即合理,这个地方一定有一个人值得老头经常祭拜,所以自己也理当祭拜一下的。

上官逸从密道出来,嘴角微微抽搐,因为他发现这里居然是半山腰,虽然顺着小溪往上走应该不会迷路的,这座山也不是太高,但是问题很严重啊,他,饿了!他之前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只喝了一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药,然后一路走到现在,日上三竿,不饿才怪。问题是,荒郊野岭的哪有什么东西可以吃啊!上官逸抱着东西有点犯难,这难不成逃过生死劫,柳暗花明还能死在肚子饿上?这也太丢人了吧,早知道就应该顺手拿一本博物志什么的,也不至于这么惨…上官逸一边抱着东西往山上走着,一边胡思乱想。突然,上官逸停了下来,鼻子动了动,好像有一股清淡的果香?顺着香味走了几步,发现是一种缠在树上的藤蔓所结的果子,形状有点奇怪,像是人手一样,可偏偏又是紫红色,这种东西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果子呀,上官逸无奈的吐槽。

“真香!”上官逸摘了十几个果子放怀里抱着,边走边吃,看着虽然有点奇怪,但是味道还是值得肯定的嘛,略带一点酸味,但是主要是甜,口感也还行,除了颜色,形状古怪了一点,可以说是很不错的水果了,嗯,还很顶饱,也可能是自己现在身子小,胃口也小,无所谓,反正温饱问题暂时解决,继续寻宝。

等上官逸一边吃一边走,回到桃林的时候,还剩下一个半果子。而这一幕落在老头眼里,老头的心情就有点复杂了。上官逸不仅开启了机关,还把他应该拿的东西拿了过来,甚至还解决了饥饱问题,可以说是做的很不错了。可是他吃的这个东西…

见老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手中的果子,神情略有纠结,上官逸心里咯噔了一下,不会有毒吧?自己可是已经吃了十几个了呀,惨惨惨,不会出师未捷身先死吧?

老头指了指座位,说道:“坐吧,东西先放桌子上,咱们再聊聊阎王帖。”

上官逸见他这么郑重,神情也有点凝重了起来,放下东西,坐在对面迫不及待的问:“怎么,这果子有毒?”

老头摇摇头,说:“是对你来说没毒。”这句话反而更让上官逸一头雾水,对他来说没毒,也就是有毒?但是自己不怕中毒的意思?

老头见他似乎并不理解,解释了一下:“你是中了九毒第九阎王帖活下来的人,传说中九毒固然让人闻风丧胆,但是假如能侥幸从中逃得一命,就会获得相应的好处。毕竟祸福相依,药是毒,毒也可以是药,就是这么个道理,一般的毒和药对你来说是没有用的,甚至可以说你血里面就有剧毒。这个果子是魔手,味道什么的还可以,但是它是一种迷药,吃的越多,药效越明显,发作起来神志不清的时间越长,甚至永远疯癫下去,你敢这样大口吃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有点太冒失了!”老头说着说着,语气就有点严厉了,显然是对他随意吃东西的做法不太满意。毕竟假如上官逸没有这种免疫一般毒药的特质的话,他肯定回不来这里,就在半路神志错乱,走错路是小事,但是很大的可能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上官逸出了一头冷汗,有点后怕,还好自己福大命大,要不然真就翻车了,这荒郊野岭的,未免也太凶残了吧,随随便便找到的一点野果都有这种作用,是不是还有什么断肠草,七步蛇什么的大凶之物啊?

老头看着上官逸,冷哼了一下,还好,还知道害怕,没有仗着自己百毒不侵就想为所欲为,不知悔改,这江湖上,无奇不有,真小看天下人可是要吃大亏的。

过了一会儿,冷静下来的上官逸试探的问道:“前辈,我把需要的东西拿过来了,您看?”

老头点点头,说:“去挖吧,记得复位就好了,还东西回去的时候可以在地窖里找几本书看看,武功是行走天下的资本,阅历知识什么的也是必不可少的。”

上官逸由衷的点点头:“受教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