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飞魔跳

更新时间:2021-11-23 17:12:35

仙飞魔跳 连载中

仙飞魔跳

来源:落初 作者:迟小婉 分类:仙侠 主角:阮穆冬 人气:

《仙飞魔跳》为迟小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被迫的宅斗,输!  不得已的逃婚,惨!  又被一个不知道活了几万年的老色鬼看光光,天理何在啊。  当酒鬼遇到魔鬼……  当酒鬼遇到色鬼……  当酒鬼遇到馋鬼……  仙飞魔跳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开祺祥居,祖母的话不断的徘徊在阮安安的耳朵边上,前世她一门心思都扑在了穆冬的身上,平日里聪明伶俐的她一遇到感情的事就变得笨嘴拙舌丑态百出,再看看自己如今这副小身板,靠着卖萌勾引帅哥似乎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唯一的路就是顺利借到那本说仙解字恢复修仙能力,阮赵氏说了,莫夫人也就是晋南王府王妃与薛檀是旧识,这次去千万求着莫夫人再将那书借出来就是了。

转眼到了十五,天还没亮阮安安就被刘嬷嬷和梅儿几个人扯着下了床,匆匆的擦了脸,几个人又在她身上头上捯饬了好一会,才扶着她出了青鸾阁,看着全身上下环佩叮当,阮安安不觉无奈的扶额,这古人还真是不容易,单看身上的这件曳地束腰长裙提也提不起,步又迈不大,所谓的莲步轻移聘聘婷婷不过是因着衣服束缚着走不开罢了。

马车停在阮府门口,阮安安一出了府门便碰到了站在那里的赵姨娘和阮孔氏。

“这仙家之人就是不一样,瞧着穿的都淡妆素裹的,倒不像这府中的人了。”阮吴氏看见阮安安那弱风扶柳的样子立刻忍不住讽刺了几句,她不得不承认这丫头继承了她娘所有的优点,看着就叫人嫉妒。

阮安安福身朝着三个人见了礼也听出了她话里的酸味,碍着她是长辈也不好说什么,嘴长在人家身上随着她说些什么都好。

“这丫头一病许久今天看起来倒是养的胖了点,快来给大婶子瞧瞧。”阮安安刚刚直起身子便被站在最近处的大婶子阮孔氏拉到了近侧,阮燕儿因为等着出阁不便再抛头露面,阮孔氏也不过是来凑个热闹。

“是我自己身子弱倒劳婶子挂心了。”

“瞧这丫头向来是懂事的,这一晃都多少年了,瞧着这样子倒越来越像薛妹妹了。”

听到这个名字,身边的赵昭雪立刻眼眸下垂心中暗骂阮孔氏哪壶不开提哪壶,莫不是那薛檀阴魂不散她怎么会现在都当不了正室。

一瞬间,阮府上空就飘上了一朵巨大的酸雨云只朝着阮安安飘了过来,云间暗雷滚滚恨不得将阮安安劈成焦炭才罢了。

“是啊,若是薛妹妹看了肯定高兴。”阮吴氏又在旁边故意高声提了一句。

眼瞧着周围的空气越发凝重,阮安安在一旁不禁无奈的扶额,这古人宅斗的功夫还真是厉害,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都能惹出事来,只可惜他们不怕事大,这雷都是朝着自己劈过来的。

“女儿自然是像生母的,大姐姐才德兼备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二姐姐沉静稳妥面若芙蓉,四姐姐更是可爱至纯没有心机,相比之下安安是蒲柳资质罢了,远不如几个姐姐般如花似玉。”阮安安笑着作答话中有话,她故意将二姐的Xing子往反了说,又说萍姐儿Xing子像母亲,圆滑的将那醋雷又踢回到了赵昭雪那里。

“瞧这丫头的嘴,甜得很,只是你又何必妄自菲薄,薛妹妹当初可是沐凉城出了名的美人,你像她自然错不了。”阮孔氏爱怜的拍了拍阮安安的头。

一旁的赵昭雪和阮吴氏却已经满脸青色又不好发作,心里倒觉得这小丫头怎么变得越发口齿伶俐了。

“时辰差不多了,听说其他府的小姐也都在路上了,还请五小姐上车吧,免得耽搁了时辰。”管家在一旁提醒道,那晋南王府可是大户人家,若是去的迟了恐失了礼数。

辞了几个长辈移步上了马车,阮安安一掀开帘子就看到了已经坐在里面的阮萍儿和阮莺莺,阮莺莺今天似乎把压箱底的东西都倒腾了出来,她穿了一件广袖曳地锦色长裙,腰间用金丝镂空花的丝绦系着,衣服微微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头上则是带着一只凤穿芍药的金钗,而阮萍儿则是鹅黄色暗水纹的绣裙,上衣是一件鹅黄短短襦腰间挂着一枚香包绣工精细,发髻盘着简单斜髻,于头侧戴着一只红珊瑚的海棠步摇,旁边配了只金丝蝴蝶。

刚刚在马车里坐好,车夫便驱着马车两辆马车一前一后朝前走去,几个嬷嬷因为身份有别坐不得跟出府门,只留着一个小丫鬟在车里侍候着。

马车沿着东西大路缓缓而行,本想着上车补觉的阮安安的睡意早就被刚才府门口的那场好戏给冲淡了,她斜靠在软垫上假寐着只为着不知道和同车的两个人说些什么。

“妹妹可是还不舒服?看起来蔫蔫的。”阮萍儿看着阮安安闭着眼睛不说话还以为是她旧疾未愈,心中懊恼着不该受着二姐的撺掇去求祖母。

银铃般的声音入耳,阮安安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这粉雕玉琢的娃娃,若不是顾忌着自己现在这妹妹的身份,真恨不得伸出魔爪掐掐她那能滴出一包水的小脸。

“牢姐姐挂念,早都好了,不过是起的早了有些乏。”阮安安笑着应答。

“我就说你哪里那么娇弱了,早想着去看你可是娘亲就是不让,总说你还病着,要不是我和二姐嚷求着祖母怕是今天也不能一见呢。”牵起阮安安的手,粉嫩的小脸上梨涡浅笑,一双大眼睛清澈明亮,念着心里高兴倒是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了。

“是妹妹懒怠了,等回了府以后我一定多去青莲阁多走动走动,不叫姐姐挂心。”

“是呀,姐们几个本就该多走动,免得说人家阮府说我们自家不亲自家,平白片帮了外人。”阮莺莺脸上依旧笑意盈盈可是却话里有话。

阮安安一时没听的明白便也没有应答,平白招惹是非。

“妹妹今天怎么打扮的如此素净,可是说来素净这髻上的红梅绢花倒是做的十分精致,还有这带子的绑法我倒从来没见过。”阮莺莺饶有兴趣的看着阮安安头上的发饰。

“是外祖家拖人送来的,大约是想着我喜欢梅花又是京中时兴的样式,姐姐若是喜欢我那倒还有一支芍药的回去就派人给姐姐送去,至于这带子的绑法姐姐一学就会。”阮安安说罢摸了摸头上的蝴蝶结。

“真的吗?”阮萍儿冁然而笑,女儿家本就对这些珠花头饰感兴趣,饶是自家再有钱也比不过京城的时新款式,一看到那绢花还是动了心思,羡慕起阮安安有个远在京中的外祖家了。

“我还能骗姐姐吗?”

“那先谢过妹妹了,作为回礼,这个先给你,妹妹收了我的订金可不许耍赖呢。”阮萍儿说着便从鬓上拔下了那支掐丝蝴蝶钗来塞到了阮安安的发髻上,那蝴蝶翅膀做工精致连触须都是会动的,金丝编制的蝴蝶随着马车的晃动上下抖动振翅欲飞。

“小姐,那个……”阮萍儿的侍女樱桃刚要阻止却迎上了阮莺莺的目光,那眼中的意思分明是你一个小丫头还要管主子的事不成?萍姐儿要送不过是一支钗而已,哪里有你说话的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