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侠缘:落雪

更新时间:2022-05-23 16:57:08

仙侠缘:落雪 已完结

仙侠缘:落雪

来源:落初 作者:白雪丹枫 分类:仙侠 主角:飘渺峰小丫头 人气:

主角叫飘渺峰小丫头的小说是《仙侠缘:落雪》,它的作者是白雪丹枫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离青,是她见过的最像神仙的上仙,没有之一。他说要娶她,她为此开心了许久许久。沧海,是她从小的玩伴,说青梅竹马也不为过。若是,当初没那么迷糊,领回家也不赖。可偏偏,她活了几万岁,也不改糊涂的本性,空惹出一身桃花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嘘。这里人多,据说今年来拜师的将近五百人,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宇文一不小心说出离青上仙要招收弟子的事情,引来南宫跟落雪的崇拜,为了防止更多的人注意,还是早些闭嘴为上。

“无所谓,大哥你休息也是练功。”南宫小声的咕哝一句就躺下了。

落雪一个人翻来覆去睡不着。宇文大哥已经会御剑飞行了,要参加比试。大师父的儿子,就从这身份就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也要参加。在这五百人里,不知道有多少高手等着去做四位师父的入室弟子呢,而自己只是一个要家世没家世,要修为没修为的凡人。

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卑微过,落雪难过的默默落泪。不!既然来到了仙山,就一定要留下来。难道要回村里继续种地卖白菜萝卜么?绝不!

大家被安排到甲乙丙丁戊五个班级,每个班几十个人,据说后面还会有人加入。宇文大哥跟南宫奕自然是根基深厚留在甲班,落雪因为年纪小加上仙草在体内,身体强壮,勉强进了丁班,却也是倒数的。

为了能进甲班,跟两位哥哥在一起,落雪卯足了劲儿从基本功练起。天不亮就开始跟这宇文练习内功,尽管她基本上没有内功。天亮了就跟丁班的兄弟一起跑步,练剑。每天都是累的倒头就睡,和衣而卧。

宇文当初是不想落雪在青、楼堕落,才带她上山的,后来才知道那不过是个误会。那时候是想着只要进了来,修仙的事情慢慢再说,没想到她认了真,非要跟自己一起。她没有根基,也只有勤能补拙了。南宫奕那株仙草,只能御寒,她现在昏天黑地的,怕是身体吃不消,要是有补元气的倒是可以悄悄喂一点。

时间悄悄流逝,半年过去了。

落雪一路从丁班冲到乙班,就再也停滞不前了。只有甲班的弟子可以参加三年一次的比赛,拜师修仙。一旦错过,就又是三年,大多数选择下山做个侠客去了。

时间紧迫,宇文从正也是焦急。一日,他拉着南宫问:“你上次的仙草在哪里采到的?”

“怎么?大哥需要?”南宫奕觉得宇文他身强体壮,都已经可以御剑飞行了,怎么说也是这一批新弟子里前十的人,还需要那玩意儿。

“你看她。”宇文眼睛瞟了一眼落雪。所有弟子都回房间休息了,只有几个格外勤奋的还在练习,最小的那个女娃娃就是落雪。

南宫看了一眼,的确挺招人心疼的。“呵呵。”

是夜,落雪照旧倒头大睡,宇文跟南宫抱着剑悄悄出去。

夜深人静,越往山上越寒冷,积雪不化,寒气逼人。两兄弟不得不运气抵御,借着雪光寻找可以提升内里的仙果或者草药。

飘渺峰最高处是太虚宫,直入云端,青砖碧瓦,偌大空虚。

风姿卓然的欧阳意端着酒杯,斜倚栏杆,笑看天下。再看看身旁那个芝兰玉树,负手而立,愁容满面的师弟,不由得要上前开解一番:“师弟,秦广王来就来了,走也走了,又不是什么歪门邪道的人。山下新来的弟子,都是些凡人,既然是凡人,自然就有**。小非不过是恰好撞见了而已,你何必亲自来一趟呢。”

“什么样的魂魄,值得十大阎罗之首的秦广王亲自来勾魂?”离青一开口,声音清澈如山溪流淌。

“这可说不准。谁也没规定,只有黑白无常才能索魂啊?人家冥界的事情,咱们能不能不管?”

“五百年了,我一个人在坐忘峰清修,对于飘渺峰,倒是知之甚少。若不是师尊要我收新弟子,小非遇见秦广王,我怕是一直呆在坐忘峰,若有似无。”离青依旧愁眉紧锁,五百年的寂寞,让自己与世隔绝。有时候甚至会迷茫,求仙,到底是为了离世,还是救世?

“在我们四个师兄弟中,就属你天资最高,师尊对你也是极为看中的。你看,你一个人住坐忘峰就足以证明,你的能力。我们三个说是师兄,可是只有你是离青上仙。”欧阳意拍拍他的肩膀,语带酸意。

“我还是去看看那个孩子吧。至少要知道,为什么秦广王要亲自来取她的魂魄。”离青说完就不见踪影。

空荡荡的太虚宫,只有欧阳意端着酒杯,面朝月神,潇洒道:“看吧!这就是上仙。”

离青虽不住飘渺峰,但是找起人来,易如反掌。穿过门板,看到房间内三张床有两张都是空的,这两个孩子去了哪里?

睡着的那个,跟小非描述的颇为相似,十二三岁的年纪,乱糟糟的头发,有点邋遢,男孩子气。这个样子,真是别说仙气,就是女孩子该有的素净也没有。

看她睡的正酣,应该是白天练习的很辛苦。她一个翻身,就要跌落床下,离青手指一弹,她便稳稳当当的,睡在床里面。就是这一次接触,离青惊奇地发现,她,竟少了一魂一魄。

一个凡人,魂魄不全,怎么活?其中玄机,估计也只有秦广王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很多新弟子说离青上仙来过,大家激动的不行。神仙的雕像见过很多,活的神仙还真没见过。

落雪后悔,昨晚睡得太死,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离青上仙,那可是离青上仙啊!昨晚睡觉前为什么不扎头发,为什么不躺好?啊——

南宫奕用胳膊肘捣了一下落雪:“你平常,好像也没讲究过啊?”

不过好在大家都没见到,上仙是来了就走,这样大家很快也就都平衡了。

宇文跟南宫把挖到的人参,切得粉碎,偷偷的给落雪拌饭。落雪是个草包客,端着碗就吃,浑然不觉。

最后一个月,落雪终于杀进了甲班,尽管成绩靠后,也算是取得了比赛资格。为此,她兴奋的一夜没睡着。

跟乙班,丙班的勤奋之风不同,甲班的弟子都很散漫。可就是如此散漫的一群人里,个个都是高手。

比如,来此路上遇到过的慕容晓霜,虽然还没看到御剑飞行,但是班上没几个是她的对手。她浑身上下,腰带是兵器,手镯是兵器,就连耳坠子都能成为兵器。落雪永远记得,她是不需要丫鬟伺候的小姐。

还有爱玩小聪明的公孙睿,那就是个世家子弟,据说他爹跟大师伯司徒崇明私交甚笃,内定了的。这让落雪短暂的兴奋顿时降到冰点,认为自己进了甲班,也只是个陪练充数的。

宇文知道她的担心:“别怕。还有一个月。了不起,比赛的时候,我把我的宝贝借给你用。”

宇文从正口中的宝贝,自然是他手不离剑的宝剑。说道兵器,落雪一直用的都是进门的时候人手一柄的木剑……练习还行,真要拿去比赛,岂不是笑话。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