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妖娆仙夫:美味娘子碗里来

更新时间:2020-06-30 06:49:57

妖娆仙夫:美味娘子碗里来 已完结

妖娆仙夫:美味娘子碗里来

来源:落初 作者:鱼皮花生 分类:仙侠 主角:宝贝玉帝 人气:

火爆新书《妖娆仙夫:美味娘子碗里来》是鱼皮花生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宝贝玉帝,书中主要讲述了:这货是谁?庞邪咯!为什么要抓兔妹妹?尝尝喽!毛软肉质肥嫩,煮了吃极好,可这容颜太美,不忍下锅,怎么办?先养着吧!酒后乱性怎么破?娶了吧!未来夫人落跑了如何是好?追过去,死缠烂打也要娶!大婚的美好被真相打破,他持剑绝杀,终确不忍下手,她万念俱灰……美丽可爱小萌兔,上得了榻,下得了锅,腹黑霸道大螃蟹,夺得了妻,护得了心肝。论两个不搭旮的物种能否在一起,千秋万世守着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日子过的真快,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卯兮兮看着窗外,每日如同庞邪的玩具一般过日子,他说一自己不敢说二,怕是惹怒了他,就被宰了吃掉。

残落很温柔,对她贴心照顾,可从不会违抗庞邪,也许是屈与庞邪的,也跟她一样害怕他,所以卯兮兮也不觉得什么,庞邪虽说是绑匪,时不时的还欺虐她,让她怕的很,可卯兮兮不讨厌他,因为庞邪大多时候,还是对她很好的。

卯兮兮走到百花园中,仰望夜空,一轮明月高悬,泛着暖白的光晕,她居住了五百年的广寒宫远在九天之上,近在她的眼中。

她不可能永远呆在这里,这段时间,庞邪给了她更多的自由,准许她自己一个人在院子中玩耍,见庞邪对她放松了警惕,她打算今天就偷偷溜走。

还未跟残落告别,也不能跟她告别,她清楚的知道,庞邪不会肯放自己,而残落在这件事情上,肯定是跟庞邪站在一个阵营,之前不就骗了她一次,虽然不聪明伶俐,可卯兮兮也不是一只愚蠢到在一条河里失足第二次的兔子。

卯兮兮刚要变回白白胖胖大兔子,突然被庞邪从背后拥住,他的头靠在卯兮兮的肩膀上,一阵淡淡的鲜味儿传入她的鼻腔,是那熟悉而好闻的味道。

“想走,根本不可能!”他孩子气的扁起嘴巴,不论卯兮兮如何摇晃,他都不予理会,反而抱的更紧。

好温暖的怀抱,让卯兮兮不自觉的留恋,从混在身上的酒味儿,卯兮兮得知他定是又喝醉了。

卯兮兮沉默不语,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好,不打招呼就走,的确是我的不对,可他是绑匪捏!还动不动就要把她宰掉吃了,卯兮兮不偷溜,难不成还要光明正大的走!这不,偷溜都给抓了个正着!

寂静的夜色,晚风吹过,轻轻微凉。不知是卯兮兮已经不拿他当绑匪了,还是从未拿他当过绑匪,不自觉的想起残落的那句话,庞邪并不是坏人。

庞邪双手钳住她的双肩,把她的脸转向自己面前,眼中柔情似水,既熟悉又陌生,像是看自己心爱的女人。

正当卯兮兮愣神之际,庞邪图案将其打横抱起,向屋内走去。

他抱着卯兮兮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卯兮兮顿时急了眼,这感情不是送她回房的意思,这暧昧的神情倒是像要送她入洞房!怎么可以如此草率交配!

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卯兮兮瞪圆双眼,小手不停的捶打他的胸膛,喊着闹着要从他怀中离开,他醉蒙蒙的冲着卯兮兮不停微笑,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他走到床前,把卯兮兮扔在榻上,盯着她看个不停,卯兮兮下意思的双手抓紧衣襟,向床角倚靠。

“夫人,我们洞房!”

他摘掉面具扬手一扔,扑身上榻,‘咔’的一口咬在我肩膀上:“好香的兔肉,夫人也来上一口尝尝!”

呀呀去!这是真吃啊!下口还真狠,卯兮兮闷哼一声,冷抽一口凉气!这一口一个夫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他还有妻子?

只听他嘴里一边嘟嘟囔囔的,说什么隔着皮不好吃,一边动手撕扯卯兮兮的衣服。

卯兮兮的力气不敌他,挣扎无用,被他单手扣住空中挥舞的两只小细胳膊,扯开衣襟,一时间卯兮兮光洁白皙的香肩裸露在外。

‘咔’又是一口,你丫没完了!卯兮兮闻到一股血腥,终究忍不住皮肤穿透的疼痛,‘啊’的一声惨叫出声。

这一声吃痛的惨叫,吸引过他的视线,落在卯兮兮的脸上,她已经疼的面色惨白,肩膀上的鲜血如同绽放的梅花,滴滴滚下。

“……非礼啊……救命啊……残落……”

“夫人真美!”他不顾卯兮兮的喊叫,色眯眯的盯着她的脸蛋儿,把她压在身下,柔软的双唇封住了她的嘴巴,使她叫唤不得。

卯兮兮欲哭无泪,求救无人理会,任凭他在我身上揉摸,庞邪像是品尝美味般吮吸着她的双唇,卯兮兮真怕他亲着亲着,再‘咔’的一口!

唇与唇之间,温柔的触碰,偶尔野蛮的探索,时不时细腻的舔蹭,让卯兮兮的思绪越来越模糊混乱,看着他俊逸的面容满布迷情,卯兮兮紧绷的神经瞬间松塌,深陷不知方向,她双手撑上庞邪结实的胸膛,一股炙热的气息袭来。

像是一把熊熊烈火,燃烧着他们的身体,待火势退却,他俩已经燃烧殆尽,没有任何力气。

见他熟睡的容颜,卯兮兮不禁咽了咽口水,想是如果他不再对他凶狠,不再总想着吃掉她,那就好了。

她也终于明白,化作人身有什么用处,有什么事是跟一只兔子没法做的,这并非她所知的交配,可又与她所知是一码子事。

次日清晨,她在他温热的怀抱中醒来,见庞邪仍沉浸在睡梦中,不忍打扰,她趴在床上,紧紧盯住庞邪的脸,欣赏着不言不语的完美。

忽然他浓密的睫毛抖动了两下,迷蒙的睁开双眼,见卯兮兮一丝不挂躺在床上,他亦是衣服全无。

他沉默了一会儿,仔细的回想了一遍昨夜的情景,说断断续续有些片段记得,有些记不得了。

比如怎么把她抱进屋子,咬伤了她的肩膀,就记不得了,好在做羞羞的事情,他还记得许多,不然卯兮兮被他吃干抹净不说,还无处寻帐。

他认真的看的卯兮兮浑身不自在。从未见过他如此思虑万千的样子,看上去一反常态,正经极了:“我的面具呢?”

卯兮兮用手指了指地面,告知他面具的方位。他一勾手指,面具便飞到他的手中。

他看着手中的面具,若有所思了一会儿:“……兔……兔族有什么嫁娶的规矩吗?”

“……昨夜……你喊我夫人……”卯兮兮想起了昨天夜里,他口中所喊,情绪一下子低落了起来:“你都有夫人了,还娶我做什么!”

“她死了!”庞邪的脸上,没有半点儿悲伤,只是看卯兮兮的面容,神色复杂:“万年前的事情了!”

万年前这么久,她还没有出生,原来庞邪已经是几万岁的人了,怪不得那么厉害,这个沧海海王也算是实至名归,或许岁月太过漫长,他早已经将悲伤淡化,听嫦娥仙子曾经说过,时间是至于感情伤痛最好的良药。

卯兮兮微微一笑,乖巧的窝进他的怀中,娇柔细语说:“兔族的嫁娶也没什么特别的规矩。”

“那就按照人间的嫁娶来办吧!”庞邪看着怀中的脸蛋儿,心里七上八下的,他在醒来的刹那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万年前,与自己的夫人女丑生活的某个清晨。

卯兮兮娇羞的轻点脑袋,心里开心极了,没想到他一身放荡形骸,不着边际,还如此有责任心。

忽然想起残落之前说过的那句,不能只用眼睛看外表,如今想想,她所指的外表,并非庞邪的色相,而是庞邪外在的感觉。

卯兮兮在庞邪温热的怀抱中,温存了一会儿,才起身穿衣洗漱。

客厅的桌子上,残落早已准备好饭菜等候,桌子山还多了一份儿胡萝卜,那碗色彩橘艳的胡萝卜块,周身满是花蜜,在桌子上静静的放着。

“这是我做给你补一补的,想必邪今天不会反对!”餐罗把胡萝卜拿到卯兮兮面前,笑的灿烂异常:“昨晚Chun日光华无限,可惜我闻得声响,未能鉴赏景色!”

残落说罢偷偷瞄了卯兮兮一眼,暗自作笑,她从我碗中夹了一块胡萝卜,送入自己的嘴巴说:“花蜜甜而不腻,这胡萝卜不觉得有什么好吃的,不明白你为什么偏偏喜欢这胡萝卜,嫌弃这一桌子的美味。”

分不清楚她是真心不觉得胡萝卜好吃,还是借由胡萝卜说点儿什么,卯兮兮一声不吭,埋头猛往嘴巴里塞胡萝卜。脸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自己都能感受到滚烫的温度。

“听到了不去阻拦!”庞邪倒是一身正气,替卯兮兮打抱不平起来。

他见卯兮兮嘴巴里塞满了胡萝卜,递过一杯清水:“慢点儿吃,别噎着!”

“怎么敢好破坏你的好事,不是一直想尝尝她什么滋味,如今装什么君子!”残落撇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碗筷,说是吃饱了。

“那可不是一回事儿!”煮了吃肉,跟这种‘尝尝’,怎么可能一样,庞邪气呼呼的把卯兮兮还没吃完的胡萝卜抢了过来,放到了一边儿:“别吃了!”这完完全全是迁怒,卯兮兮倒身中招。

“我要是长着兮兮这副皮相,那就好了!”残落一边儿收拾碗筷,一边撇想庞邪。

随即看向卯兮兮,羡慕的眼神流露,让卯兮兮不觉所以,难道她张的就这么讨好吗?残落明明是比她美的。

庞邪看上去很紧张的样子,对应她这一撇,回一怒瞪,他双眉紧蹙,满脸的不高兴,警告残落不要胡说八道,还胁威她说:“多嘴多舌小心这园子不知道哪儿天被毁了,自己无家可归,只得去沧海做奴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