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诸天求索

更新时间:2020-10-16 13:00:41

诸天求索 已完结

诸天求索

来源:落初 作者:谷岳 分类:仙侠 主角:唐锋寒烟阁 人气:

《诸天求索》由网络作家谷岳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唐锋寒烟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百战轮回,苍天泣血,道心难改,神魔辟易。万世苦海互争锋,诸天沉沦自求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玉简中记录的信息很多,那位古修士絮絮叨叨的记录了许多心路历程,若是当小说来看还是有点意思的,不过对于提高修为或是实力来说还真没什么用处。

有些失望,毕竟唐锋对这玉简也抱了极大的期望,谁知道居然是一份日记,这古修士还真是够奢侈的,用玉简记日记。

不过看到朱荣铁青的脸色,唐锋突然觉得心里平衡了许多。

朱荣费力老大劲,算计侯涛,算计马高林,自己都被砍了一刀,九死一生,结果就捞到这么个玩意儿,其内心之愤怒可想而知,若不是顾及唐锋口中的遗府,只怕唐锋早被他杀了泄愤了。

不行,越想就越想笑,要绷住!

唐锋眉头紧紧皱起,脸上的表情越发严峻。

“噗嗤!”唐锋笑出了声。

***,坏了,没忍住。

“你在笑什么?”朱荣霍然转过头来,语气森然。

“咳,我是想啊,这个古修士居然拿玉简当日记本,看来他身份不低,他的遗府里剩下的好东西应该不少。”

唐锋敛了敛面上的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

朱荣闻言一顿,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然后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你说的遗府吧!”

“行!”

唐锋点了点头,顺手将玉简挂在了自己脖子上,心中长出了一口气。

呼!还好我机智,幸灾乐祸这个毛病得改一改。

嗯,下次偷着乐就行了。

接下来一路顺遂,朱荣跟的很紧,唐锋也没搞什么鬼。

“说说吧,那个遗府是什么样的?你们又是怎么找到的?”

在阵法中兜兜转转了一阵,朱荣突然出声问道。

唐锋目光微微一缩,他知道朱荣这是在试探自己,只要自己的描述中露出任何破绽,那等待自己的可能就是致命一击了。

“是一处山谷,你们不是抓了一个逃出去的弟子吗?你应该从他口中听到过一点吧?”唐锋镇定自若的说道,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说的这部分是真的,毕竟唐锋的目的就是骗他去那个山谷。

“那个山谷里有一块药田和一间草屋,我们和另一伙人为了争夺山谷中的灵药打了起来,灵药抢完了之后就去草屋里面搜,谁知道那个草屋里面居然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说到这里,唐锋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当时的状况。

“不过其他人不知道,我们一位师兄在搜屋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处机关!”唐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似有几分得意,“接下来的事情你也应该猜到了,那位师兄偷偷联络了十余名相熟的师兄弟,这其中就有我。”

“我们悄悄返回遗迹之后开启了那处机关,进去之后就是我说的古修士遗府。”

“你们怎么偷偷离开的?”朱荣眼睛一转,死死盯着唐锋,一下子就发现了唐锋话语中的可疑之处,“十几个人脱离队伍,难道其他人不会怀疑吗?”

“因为我们并不是一起同时脱离的。”唐锋早有准备,并没有惊慌,“在遗迹中的时候,师兄就已经悄悄通知了八个人,他们在遗迹中诈死,武器则由我们帮忙收好,而剩下的人则是在出山的时候,或是诈死,或是故意与大伙闹翻,陆续脱离队伍。因为争夺灵药的时候许多人已经撕破脸皮,所以意外的还挺容易!”

“原来如此。”朱荣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唐锋的解释,“那你们在遗府里又遇到了什么机关呢?怎么就你一个人逃了出来?”

“其实,我们从头到尾就只碰到了两个机关而已。”唐锋苦笑着说道,“而且第一个机关我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当我们跟那位师兄回到山谷中的时候,那处遗府的入口已经被打开,而之前在山谷中诈死的那八位师兄都死在了遗府的入口!”唐锋做回忆状,面色渐渐变得严峻,仿佛想起了什么严肃的事情,“看现场的情形,那八位师兄都是一副受惊的模样,向草屋的门口逃去,然而他们一个都没能跑出那个小草屋!”

朱荣闻言微微点头,心里已经信了七八成,若是唐锋说那八人老老实实等着他们,那朱荣必会疑心大起,那八人又不是死人,大好机缘就在眼前,他们又怎么可能忍住不去探查一番呢?

既然知道了有机关,仔细找找总是能找到的,毕竟他们可是有八个人呢,就算是担心有危险,这人数也足以让他们壮起胆子探上一探了,只要随便有人撺掇一下,不愁他们不心动!唐锋说他们打开了机关在朱荣看来才是合情合理。

“那八位师兄的死状凄惨,只是身上却没有外伤,我们猜测他们是被毒气或者毒虫给毒死的!”说到这里,唐锋目光微动,轻轻吐了一口气,似乎在平复自己的心绪。

片刻之后,唐锋仿佛是恢复了平静,接着他微微一笑道:“至于第二道机关,请恕我卖一个关子,到了那处遗府我会告诉你的!”

朱荣面色不变,笑着点了点头,对唐锋摆明了留一手的行为没有多说什么,然后转而打听起了其他事情,而唐锋则是见招拆招,这一路走下来,唐锋走的可是相当的累,心累!

终于,兜兜转转了近一个时辰之后,两人终于来到了山谷前。

生死就在此一举,按理说这应该是唐锋最紧张的时刻,但是唐锋内心却诡异的平静了下来,无喜无悲,可谓是每逢大事有静气。

“就是那间茅草屋了!”

一步踏出,眼前景色陡变,山谷之中的情形映入了二人眼中。

首先是一股淡淡的腥臭味钻入鼻腔,茵茵绿草被褐红色的血液沾染。

小溪边、草地上、药田中,处处都是已经开始腐臭的尸体,事实上朱荣此刻正脚踩着一个无名男尸的手掌。

一朵朵幽蓝色的草株在夕阳下摇曳,为这肃杀的一幕增加了几分妖冶。

唐锋抬手指向不远处的茅草屋,开口对朱荣说道。

“看来寒烟阁的规矩很严呐!”望着那茅草屋,朱荣眉头微微一挑,似笑非笑的说道。

“嗯?”唐锋有些疑惑,不知道朱荣为何突然提这么一嘴。

“你背着这么多东西,急急忙忙离开山谷却还不忘关上草屋的门,难道不是因为寒烟阁的规矩森严,有此习惯吗?”朱荣的脸上依旧是笑呵呵的,只是狭长的眼中有丝丝冷光在流转,“还是说,这扇门从一开始就没有打开过呢?”

“怎么会呢?!”唐锋摇了摇头,哑然失笑,心中暗骂这家伙疑心病可真够重的,“等会儿进了茅草屋,一切自见分晓,我又怎么会编出这种一戳就穿的谎话呢?”

“我只是因为拿了那屋中几位师兄的好处,所以关上屋门,不让他们的遗体受风吹雨打罢了。你若是有所怀疑,我可以走在前面。”

“不必。”朱荣呵呵一笑,摆了摆手道,“开个小玩笑,小友莫要生气。这遗府中机关重重,小友不通此道,怎么好让你走在前面呢?我们一同进去便是。”

“也好!”

唐锋点了点头,没有提出什么异议,朱荣见状安心了一些。

朱荣之所以突然用这种蹩脚的试探,为的就是顺理成章的提出这一点,毕竟若是让唐锋先进去,朱荣会担心他利用草屋中某些布置搞鬼,可若是自己先进去,朱荣又担心会有一些未知的风险。

考虑到这些,两人一起进去对自己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了,两人离得足够近,朱荣有把握不让唐锋搞出什么花样,唐锋就算不考虑他的性命,也得考虑自己的小命吧?如此一来便能规避许多风险,而且一旦遇到了什么猝不及防的危险,他也能用唐锋做挡箭牌,实在是一石二鸟之计。

两人走到草屋门前,朱荣紧紧贴着唐锋,站在他的右后方,他是贴得如此之近,以至于唐锋汗毛倒立,虽然朱荣的表情一直是笑呵呵的,但是唐锋总觉得有股恶念萦绕周身。

推开房门,一股浓烈的恶臭传来,一具具被扒的精光的死尸出现在朱荣眼前,他们一个个浑身发黑,血肉腐臭,死状凄惨。

见此情形,朱荣反而安心了些,因为这和唐锋说的一样,方才他目光一扫,默数了一遍,果然是不多不少,正好八具尸体,而且几乎都是朝外跑的模样,被扒得很彻底,和唐锋说的对上了!

“我没骗你吧?!”察言观色,察觉到朱荣安心了几分之后的唐锋如此说道,“那处机关就在穿过那扇门,屋子的卧室之中!”

顺着唐锋手指的方向看去,朱荣点了点头,却没注意到唐锋的声音变低了些。

“哦,对了!”走了两步之后,唐锋突然停了下来,“这里还有一个蒲团,不知道古修士用的蒲团有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你见多识广,帮忙看上一下吧!”

说着唐锋慢慢弯腰去捡脚边的蒲团,朱荣转眼看去,虽说积了许多黑色的灰尘,但是还是可以从形状辨认出,那确实是个蒲团。

至于唐锋有些慢悠悠的动作则被朱荣解读为他不想引起自己的误会,故意如此。

抓住蒲团一角,唐锋动作陡然一快,只见他将那蒲团用力往后一扬,激起漫天灰尘,同时左手揪起一具尸体就地一滚,毫不客气地在扒光尸体之后又把他当挡箭牌用。

“找…啊!!!”

朱荣第一反应是开口怒骂,就要出手,然而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双眼、口腔、鼻腔、面门乃至浑身上下都是剧痛。

他的皮肉在飞快的萎缩,衣物根本无法阻挡那黑色的毒粉,黑浊的污血从浑身上下渗出,双手越是挥舞便越是严重,随着呼吸,他甚至感受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被腐蚀着,死亡的威胁来的是如此突然,如此猝不及防。

心中被恐惧填满,朱荣惨叫着,跌跌撞撞地朝门外跑去,朝记忆中小溪的方向奔去。

哗!

水花激起,朱荣心中一喜,顺势躺了下去,在小溪之中一边惨叫,一边打起了滚。

半响,朱荣站了起来,他已经面目全非,浑身烂肉,脸上的伤势尤其严重,一个大活人的身上竟然散发出了腐臭的味道。

事实上他能站起来已经是个奇迹了,也多亏他修为比唐锋他们高上不少,血肉中精元充沛,抵抗能力强了许多,这才没有一下子被那毒粉杀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