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子一笑

更新时间:2021-07-22 12:09:32

仙子一笑 已完结

仙子一笑

来源:落初 作者:开心虫虫 分类:仙侠 主角:老爷爷丁 人气:

完结小说《仙子一笑》是开心虫虫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老爷爷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修仙有三好:夫妻和顺,儿女贴心,外加长生不老!  修仙路上多纷扰:欺骗,抢劫,冷清,寂寥还有杀人与夺宝!  一不小心,小命就要交代了!  然,这有何可忧有和可惧?  只要我自强自爱自立,鬼蜮妖魔,亦不能挡我倾城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伴已经做好早饭了吧?

云岚清背着手,施施然地走进自家整洁的小院。

院子里早早种下的黄瓜已经开满了金黄色的花儿,在竹子搭建的架子上露着金灿灿的笑脸。

毛绒绒的小鸡崽正在欢快地叨食着地上的米粒。

邻居家的儿媳妇又在扯开她的大嗓门,催促儿子起床洗脸吃饭好不耽误去学堂。

而他无怨无悔的老伴,李氏雪柳正笑吟吟地站在厨房门口,看见他进家,便端了一盆清澈凉爽的水放在凳子上供他梳洗。

这是生他养他的故乡,也是他要埋骨于此的故乡,这样寻常的早晨一如四十多年前一样,平淡而且温馨。

用过早饭,云岚清来到讲桌旁,不出意料,桌子上放着一只摘好洗净的野鸡。

算起来,他这样收到礼物已经七天了吧。有时候是野果,有时候是野菜,有时候会是野鸡野兔或是鱼儿。

到底是什么人天天给他送东西呢?

村里的人他也问过了,不是他们。

能找的线索只在学堂里,但是学堂虽大,却是一眼就可以看到底的,那么,是那些窗户?

喔,最后一扇窗户的销子坏掉了,可以方便人来来去去。

窗户后面有很多树,最靠近窗户的树桠比较低矮,上面还有些干了的泥土。

嗯,昨天刚刚下过雨的。

那么,是有人在这里偷师了?嗯,他也收到了学费,就暂时不管他好了,兴许这人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坚持不了多久就要离开了吧?

他的眼里掠过一丝很有趣的笑意,就背着手,慢悠悠地走了。

很快一个上午的教学就过去了。

通过相连的角门,回到自家院里的云岚清看见李氏,立刻问道:“老婆子,我让你做的油焖野鸡做好了吗?”

“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

李氏白了他一眼,就端了一盘鸡肉,两个馒头和一碗稀饭出来。

一边递给他,一边问道:“你说,那个天天送东西的孩子会把这些东西吃掉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直觉这人一定是个孩子。只不知是男孩或是女孩罢了。

“当然,你夫君我何时打过诳语?”

云岚清笑呵呵地道。接了东西就又去了学堂。

若是他没听错,那是椅子倒地的咣当声?

他笑了笑,咳嗽一声,才慢香香地进了学堂。里面和他走时一样干净整齐,但是,他的书摆放的略有不同。果然不出所料!

话说丑丫见到大家都走了之后,她便熟门熟路地爬进了学堂坐在老爷爷的扶手椅上,拿起他的书,对照着书本上的字儿不出声地读着。

想找出老爷爷刚刚教过的“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几个字。

谁知,还没翻页呢,就听见老爷爷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慌里慌张之下,把一个学生的椅子给碰倒了。

她才关好窗户,把自己藏起来,就听见老爷爷进了屋,随后,又走了出去。

她等了好大会儿,都没了动静,忍不住伸出头,看看是怎么回事?

谁知,在挨着窗户的桌子上,放着一盘炒得很漂亮的鸡肉,两个雪白的馒头和一碗微微冒着热气的稀饭。

旁边还有八个大字“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原来,这些是给她的?就说嘛,老爷爷干嘛教他书上没有的字?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野鸡馒头和稀饭的香味直入鼻孔,馋得她口水都流了下来。

她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吃过这样的饭菜了吧?丑丫揉了揉眼,把纷纷涌出的泪珠逼了回去。饭菜好香的说,和娘亲做的一模一样!

从这一天起,一老一少之间就多了许多别人都不明白的默契。

李氏每天都会做上些好吃好喝的,让云岚清送过去,她很好奇为何他不肯将那个孩子带过来。

而丑丫也每天吃完那些美味的饭菜,刷好盘子碗和筷子,第二天再带来一些野味放在讲桌上。

她也从未想过要和他们照个面。过去的经历让她对所有人都有戒心。

她不想也不愿走到人群之中,她无法想象被喜欢的老爷爷厌弃地将她当成怪物驱逐的情景。

山里的生活是很平静的。每天天不亮,丑丫就起身了,洗漱完毕,就到山里看自己设下的陷阱里有没有猎物。

那些陷阱并不远,足够她很快地视察完毕,然后前去学堂学习。

下午,她会去山里更远的地方,捡拾野果或鸟蛋之类的,运气好的时候,她甚至能捉到雪兔。

雪兔全身雪白,毛长且软,眼睛是红色的,象红宝石一样。

唱戏的人都是这样说的。不过,红宝石是什么样子的呢?她没见过。雪兔的动作很快,可是,丑丫更快!

自从前几天晚上,在满月的星辉下练功之后,就这样了。

不过,为什么会这样,她打破头也想不明白。

那天晚上,她象平时一样练功。可是,身体很快就有了饱胀的感觉。

她想停下来,可是身体却不听从她的指挥,仍然周而复始地重复练功的路线。

后来,那种胀痛感几乎要将她疼哭了的时候,她觉得身体里面似乎有什么咔嚓一下子崩裂了似的。

紧接着,就变成了往常的那种暖洋洋的麻酥酥的舒服感觉了,而且那股气流也粗了许多。

等到练功结束的时候,她再次闻到了臭味,比上一次更加刺鼻得多。

往身上一看,天哪,全身上下都是黑黑的污垢,没法活了,怎么这么脏啊?

在溪水里洗过澡之后,丑丫发现她的手脚比之前还要更白更细腻一些,自然看的更远,也听的更加清楚。

原来上一次不是错觉,而是真的!

最让她兴奋的是,即使她闭着眼睛,也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方圆十米左右的范围内所发生的一切:

她身后的树下有一大群蚂蚁浩浩荡荡地搬着她吃掉在地上的鱼肉。

那两颗荆棘中间下面有一个蚂蚱在不停地蹦达,到处挑着鲜嫩的青草。

它身后不远处,是一个螳螂,它已经举起粗大的锯齿,想要一下子逮住蚂蚱做它的佳肴。

而她身边宽大的粗榈叶上,一滴露珠越滚越大,最终滴落在草丛里。这一切竟是这么神奇!

原来,丑丫梦中见到的图画竟有这么神奇的功能!

可是,会不会再一次被人当成怪物?

可是,练功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最起码,她上学堂的时间就缩短了不少,捕捉猎物也省心许多。

算了,她反正没打算和这些人交往,他们自然也就不会知道,怪物不怪物的,谁也不会知道,难道不是吗?

那边是什么?是一只黄羚羊!唔,它的肚子鼓鼓的,想来是怀了小羊羔了。

丑丫捏了捏手指,不如,把这羊捉了给老爷爷?这几天天气热了,老爷爷的精神可不大好了。

等黄羚羊生了小羊羔,就有很多的羊Nai可以喝了,娘亲就是这样给她补身子的。老爷爷大约也可以吧?

用什么办法好呢?丑丫细细想了一下,嗯,就这么办好了。

她找一些青藤编了几个活扣的圆圈,放在青草的周围。

然后,她将自己体内那暖洋洋的气流提出一些输给了青草。就见青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了一些,草叶更娇嫩,草香更清新。

这本事可是她才发现不久的呢,蚂蚱都很喜欢吃这样的青草。

不大会儿,那黄羚羊就循着气味过来了,然后一脚踏进她做好的圆圈里,她手里微微一使劲,就缠住了黄羚羊,使它动弹不得。

丑丫弯了弯大眼睛,就找青藤将它栓了,带回了自己居住的小山谷。

第二天一大早,丑丫就薅了一大抱的青草,带着黄羚羊去了学堂。

但是在过窗户的时候费了老大的劲儿了,那羊身子笨重,窗户虽然不高,却也不是那羊能够上得去的。

把个丑丫急出一身大汗。这可怎么办?再等一会儿,老爷爷就到了,她可不想让他见到自己。

万般无奈之下,她将凳子搬出去放倒,而后又将羊推到椅子上,但黄羚羊说什么也不肯进屋。

气得她一咬牙,把所有的青草都放在窗户里面的桌子上,这下,黄羚羊不淡定了。

再去牵羊,它自己就很主动地跳过了窗户。甚至于它的速度有点太快,差点从桌子上掉下来。

待到云岚清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一只大肚子的黄羚羊悠哉游哉地在讲桌旁边吃草,小模样甚是无忧无虑。

他伸出食指,在桌子上叮叮叮地敲起来,想起多年来相依为命的老伴,他做出一个早就有过的决定,只是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才好!

透过窗户,丑丫看到老爷爷面色沉静无波,全不似以往笑眯眯地收了东西就带回家的模样,不禁心中忐忑,难道老爷爷不喜欢?

这下岂不是老爷爷刚刚教过不久的词:弄巧成拙?

很快她的担忧就化作了欣喜,因为老爷爷解开了黄羚羊的索套,自己抱着青草就走了,黄羚羊则乖乖地跟在了后面。

只是因为角度的问题,丑丫没有看到云岚清眼底的那一抹算计。

随后孩子们三三两两地就进了学堂。

日子久了,丑丫早已将所有人的音容笑貌记在心里。

那坐在窗户边的虎头虎脑的哥俩是她最熟悉的。

大的叫云一山,最是爱护幼弟,每次打扫卫生抢着干活的时候,都会对弟弟云一水说:“我是你哥,比你大,自然要多做一些的。”

弟弟云一水就会很认真地说:“我长大也要象哥哥一样能干。”

那个爱穿红褂红裤的女孩叫云一朵,她一笑起来就会露出两个尖尖的虎牙。

那个细眉细眼说话也细声细气的女孩叫云一夏。据说是在夏天出生的,就取了这么个名字。

学堂里的孩子在“一”字辈的占多数,但还有“守”字辈的。

比如那个被云一朵称为七叔的十五六岁的少年,就叫云守礼。果然不负其名,最为循规蹈矩。

看着他们谈论着昨天镇上有人说书,谈到神仙可以在空中飞来飞去的,说得十分开心。

丑丫弯起了大眼睛,她只要这样看着,能远远地分享他们的快乐就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