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异甲

更新时间:2020-03-25 16:57:07

异甲 已完结

异甲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雪狼 分类:玄幻 主角:阮溪贲那敏 人气:

《异甲》由网络作家雪狼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阮溪贲那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生命在轮回,但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异甲,这里的一切都是永生不灭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然杀人的人不是阮溪月,她没有必要这么做,她也是想知道究竟是谁雇佣那么多的潜伏者。城市里,有安阳煌烁另外租赁的房子。“好深厚的内力劲道啊!”安阳煌烁坐在沙发上,脱掉厚厚的避弹服,敞开胸膛。伤口在两根肋骨之间,若是没有金属胸牌的护卫,恐怕早就归西了。避弹服只能防子弹的冲击,对于内力掷出的飞刀,效果不是很明显。安阳煌烁拿出医疗急救箱,找到纱布,碘伏,止血药粉,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他从口袋里拿出飞刀,这几乎让他丧命的飞刀,在灯光下也不反光,看来对方是专业杀手。就好比狙击手潜伏,身上不能带有任何反光的物件,就连狙击瞄准镜上的玻璃都要经过特殊的工艺处理,同时不能迎着阳光隐蔽。人的视觉对于光源的反射非常的敏感,飞刀自然不能像电影电视上那样,弄成明晃晃的。安阳煌烁在飞刀上滴上试液,拿出光谱仪一照,对比一下,得出刀上没有淬毒。刀是很普通的刀,几乎没有任何破绽与痕迹,刀上经过的钝化暗光热处理,任何懂化学的人都可以简单地处理,绝对不是把刀放在蜡烛上烧,没有燃尽的碳元素把刀刃都熏黑了。阮溪月与往常一样,她频繁地换着侦探助理,频繁地看着她的侦探助理在她的眼前死去,已经习惯了,她只想知道究竟是谁在暗中操作这样的事情。安阳煌烁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与那些意外身亡的麒麟社堂口堂主一样,从这个城市消失了。阮溪月对于安阳煌烁没有被杀死,只是感到一丝意外。她相信,即使安阳煌烁没死,他也难免要躲藏一辈子了。空中飘动的雪花实在迷人,银白,白茫茫的一片。黎明的曙光比平常要早到了一个小时。即使这样,也没法撕开黑夜的阴影。这里是山区,或者这种现象在山区很常见。按照简单的推理,多云的山林,是最好的藏身之处,数千年来,地皇丘已经成为最佳的藏匿基地了。他的墓,不是很雄伟,只是一块渺小的墓碑,上面刻着安阳煌烁之墓。天啊,命运的游戏让人无法理解,明明账上很多钱,但无处可以奢侈的消费,只能跑到这地皇丘躲藏,可能真的命中无福享用吧。自己给自己挖坟,埋上曾经倒霉的衣服,树上墓碑,安阳煌烁也承认自己很失败,当初为什么不接住飞刀,然后一个反手,朝飞出飞刀的方向掷出,哪管什么误伤不误伤的。安阳煌烁苦笑了一下,自己的仁慈,才会沦落到这般田地,也不会对着自己的墓碑哭丧着脸。责任、荣誉、公正、勇气、无私…关于侦探所要具备的有些品质,在这深山老林根本用不上的。相互修行之人,十年八年的也碰到什么面,谁来找人侦探啊!杞人担心天会塌下来,盘古托梦安慰他:不要这样吧,老子这开天辟地才多久啊,你就不能祈祷一点别的事情吗?同样,安阳煌烁很小的时候,家族的族长就灌输:如果他不出去维护正义,就对不住安阳家族,安阳两个字。很多人都会去查,只有安阳这个地名,却没有安阳这个复姓。为什么呢?历史考证,安阳这复姓,很早就绝迹了。不是绝迹了,而是隐姓埋名了。很简单,维护正义这任务实在太重了。安阳家族大多数人也隐居在地皇丘中。安阳煌烁看着自己的墓碑,默默地说:“安阳煌烁不能维护正义,已经长眠于此了,从今以后这世上再也没有安阳煌烁这个人了,只有阳煌烁。”“煌烁,你不应该回到地皇丘!”一个人突然出现安阳煌烁的身后,轻轻地说:“你不具备隐忍的条件。”安阳煌烁头也没有回,很平静地说:“这都被你发现了!了不起,可惜,你不是我的监护人!除非你愿意下降为监护人,再说我已经成年了。”“没有超人能力的人,很小就会被送出地皇丘的!这是规矩,你既然被送出去了,就不应该回来了。”安阳煌烁表情极具复杂,望着自己的墓碑,说:“灵思,可是我已经把自己的墓碑修建!”“你最终葬身地皇丘之外!”站在安阳煌烁身后的灵思手轻轻一挥,他修建的整个坟墓全部塌了,地面出现一个圆坑,墓碑也掉进坑里了!“我留在外面会死的!灵思,我也是安阳族人,难道你不能通融一下吗?”“你只是被神唾弃的,没有任何超人能力的安阳族人!你的归属就是与他们一样,生老病死!”安阳煌烁还想说什么什么,感觉外界的环境一下变化了,等到眼睛能看清的时候,他已经在地皇丘之外了。意念空间转移,安阳煌烁摇了摇头,灵思决定的事情,无人能改变的。地皇丘,他永远也无法进入了,在他的脑海总只有这个名字,却无法知道它的具体位置了,灵思已经用她的超能能力,抹去安阳煌烁脑中的地皇丘的地形图。“白色的天使,万能的神,保佑我了!”这是一个不大的城市,人们与大城市一样忙碌着工作。这不是一个信息闭塞的时代,媒体网络上都刊登了麒麟社的堂主继续自杀。已经是第十个了,安阳煌烁默默地看着新闻,不说任何的话语。门开了,贲那敏戴着墨镜,用导盲棒探路,慢慢地走进来!“这么早就来了!”贲那敏说:“啊,老板,你在工作室啊!我行动不是很方便,提前来上班,不会耽误工作的!”安阳煌烁继续看着自己的侦探工作室,但已经易容改名了。他招聘贲那敏的原因很简单,一个盲者看不见,对于他的侦探工作非常有好处的。至少可以保密。“这小地方,一年到头没有多少人来请私人侦探的!”“老板,我不觉得啊,这个月已经有五十四个人来过咱们的工作室,只是老板,您不愿意受理。”“贲那敏,那些都是风险很的,报酬不是很高的案件,俗话说,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如一开始就不要陷入!”贲那敏透过墨镜看着帅气的安阳煌烁,淡淡地说:“大多都是个人情感纠结,需要查访他们的恋人是否有第三者的事情,这在侦探界算是最丰厚事情了!怎么肯能有危险啊…”“我不查奸情的,男男女女有些奸情很正常,荷尔蒙在人体分泌的浓度不一样,造成的某些冲动也不一样,表面上这是丰厚的差事,但根据科学调查显示,百分七十的危险案件都是因为感情的纠葛。”“老板有客人来了!”安阳煌烁对于贲那敏的灵敏听觉深信不疑,盲者因为没有视力,但听觉,味觉,触摸的感觉都比普通人强。门开了,贲那敏隔着墨镜也能知晓那人的职业,送快递的。“请签收包裹!”快递员很自然地把包裹递给了安阳煌烁,明眼人都能瞧出坐在一旁的女士是盲者。安阳煌烁从桌上的笔筒拿出签字笔,哗哗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快递员走了之后,贲那敏小声地问:“老板,什么包裹啊!”“我也很好奇啊!”安阳煌烁看着桌上的包裹,沉思着,邮寄包裹的姓名地址让他很诧异,麒麟社的人为什么给自己发这样的包裹呢?贲那敏已经看穿了包裹,仿佛与X光扫描仪器一样,直接把包裹扫描了一遍。一张水晶卡,玻璃透明的水晶卡,有两张扑克牌并列摆放那么大。安阳煌烁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裹,小心翼翼地拿出水晶卡,对着窗外的阳光照射,透明,反光,没有其他破绽了!水晶卡就是邀请卡,麒麟社的邀请卡,安阳煌烁仍然有些糊涂,麒麟社发出的邀请卡,一般都是针对天下英雄,想自己这样的无名小卒,怎么可能被选中呢!贲那敏敲打着盲人特制的计算机,进行着日常的文件整理工作。她的就相当于非常闲的职位,安阳煌烁找她,除了献爱心之外,他真的有很多机密的文件需要人整理。安阳煌烁开着侦探工作室,却不接任何的案件,他的卡上有一大笔钱,根本不需要开什么工作室,他这样做,是为了查出到底是谁雇佣他去卧底阮溪月,然后又要杀人灭口。“贲那敏,我估计要出差一趟,或许几个月,或许一年半载,也说不定,你的薪水,我先预付一年,我不在的工作室的时候,一切事情就交给你了!”“老板,什么事情,你要出差这么长时间啊!”安阳煌烁微笑地说:“呵呵,这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我不在的时候,你只需要专心整理文件就行了,不用开店营业!”“嗯!”贲那敏继续敲打着特制的计算机。麒麟山下的麒麟山庄,依山伴水,占地辽阔,属于麒麟社的资产。安阳煌烁带着水晶邀请卡,进入了麒麟山庄,被安排在山庄内的一处酒店里。邀请卡也是分了等级的,水晶卡是最次的邀请卡,顶级的是钻石邀请卡。安阳煌烁从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钻石邀请卡,他想若是自己能接受着钻石邀请卡,一定不会参见这狗屁的邀请,直接拿着钻石走人了!有名望的人,不在乎这些钻石,更在乎声誉了与能力了。也只有安阳煌烁这样没有身份没权势钱的人才会这样想的。安阳煌烁也承认,自己是一个凡夫俗子,如果能完美点,就不会被灵思赶出地皇丘了!一张水晶卡换一张房卡,每个人的房间都是规定好的,安阳煌烁拿着房卡,进了电梯,他不得不佩服这麒麟社的策划部了,这样一个巨大的任务,竟然能办得如此井井有条。房门打开了,一条走廊上,很多人都在用房卡打开房门,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相互地点头微笑!赏金侦探,安阳煌烁从进入麒麟山庄,就发现被邀请来的并不是什么天下英雄,而是赏金侦探。天下赏金侦探很多,但具有执照资历的不多,安阳煌烁用的还是原来的那个执照,上面只有证书编号授权密码,以及超级密码才能进入侦探资料。侦探的资料都是特别保密,或许用的名字都不一定是真名,唯一就靠证书编号了!安阳煌烁一直在等幕后老板派来的杀手,从如锦饭店之后,他一直与他们周旋,较量,始终没有办法摆脱,只能偷偷地进入地皇丘,想在那里躲避一生一世。愿望都是美好的,结局总是惨无忍睹的,地皇丘的具体位置记忆也被灵思给抹去了,想到这里安阳煌烁对灵思就是一肚子的气。随手关上房门,走过拐墙,这是单人间,不算太大,但很温馨。酒店的服务也很周全,没想到房间里居然还安排一个美女。麒麟社不用这样大花本钱地搞这套消除舟车旅途疲劳的服务吧。“嗨,美女,你想睡到这里了吗?”安阳煌烁觉得这并不是麒麟社发出的黑色幽默礼物,圣诞就没有到,安阳煌烁只能打破这女孩冥想静坐的禅宗时刻,自己的客房突然多出一个穿着比较少,而且极具挑逗性的服饰的女人,通常情况都不是很妙,警惕是必要的。“你可以叫我有名司,我想,谁都能看出,实际上,在我床上的风险高于做其他事情!”有名司闭着眼睛回答,让安阳煌烁摸不着头脑!“我们先不用说风险的事情,这是我的房间,也是我的床,你坐在这里冥想,很有创意,也很有浪漫的行为主义,你绝度不是酒店安排的服务女郎,但我想确认试一下,到底是你走错了房间,还是我走错了房间?”“你身上的某种气息,让我来到这里等着你!”安阳煌烁叹息一声,说:“造物弄人啊,我不是你的亲人!”“安阳煌烁,这应该是你的真名吧!”安阳煌烁立即坐在有名司的对面,聚精会神地看着她:“很明显,我们从来都未曾谋面,在我记忆中,不曾有你的影子!你究竟是谁?”“有名司!”“还是那个很奇怪的名字,你等我,有何事?”“让你杀一个人!”有名司的回答让安阳煌烁神经都绷紧了。“我不做这样的事情,杀人真的是损人又害己的事情。我只是一名侦探,推理发现真相才是我的王道!杀人不是我的专长。”有名司微笑地说:“我相信你有很好的身手,足以应付杀人这件事!可惜,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杀人,要么被人杀!”“有名司,你的微笑很诡异。刚开始,我很纳闷,为什么会有美女坐在床上等我呢!现在清楚了,知道我叫安阳煌烁的人,一般都是别人派来的杀手!几个月前如锦寿司店事情之后,竟然还要这样痛下杀手吗?不可以给人一条活路吗?”“侦探,就是侦探,一下就知道了!BOSS已经给你活路了,我只是来传递这个消息!”安阳煌烁面无表情地说:“恐怕不是传递消息这样简单吧,你这样子坐在我的房间,色诱的嫌疑远远超过指使我杀人。”有名司收起微笑,冷冷地说:“你的决定!”“我说了决定之后,你是不是要离开这个房间!”“你喜欢我留下吗?”“有名司,你就像生鱼片上蘸上山葵,诱惑是极具的,我还是选择妥协!”“麒麟社社长!”安阳煌烁有些诧异了,说:“可以换一个人吗?”“安阳煌烁,你可以挑选你希望的死法,但绝对没有权利换人!”“有名司,听你的口气,似乎你更擅长杀人了,我的逻辑分析,选择我去杀麒麟社社长,那是一个相当不明智的决策!我不是杀手,没有杀人的技巧,不懂得把握时机,我去,等同于送死!”有名司冷酷的眼神让安阳煌烁心惊肉跳。“送死??因为你的不死,有人依然再接受惩罚!”“你说的如锦店的事情?”安阳煌烁淡淡地说:“动物都有本能的逃生欲望,更何况人呢!我相信你们的老板是一个赏罚分明的人,也是一个懂得自然规律法则的人,但若把杀我的人接受的惩罚迁怒到我的身上,我想绝对是不合理的!因为不是我让他暴露了身份,而是与阮溪月较量,出现的失误吧。阮溪月,不用我介绍了吧,超级大侦探,找出可疑人或可疑事的蛛丝马迹,也是她最擅长的事情之一了!”安阳煌烁不想说出阮溪月另外擅长吃山葵的事情,这跟某些人喜欢是榴莲一样。“看来,你挺适合这事的!”有名司的语气缓和多了。“适合侦探?”“不,杀麒麟社社长!”有名司说:“这次麒麟社招来天下大大小小的侦探,目的很明显的!”安阳煌烁慢慢地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虽然他们新选很多堂主,但绝对不会放弃追查真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