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一步登天

更新时间:2020-09-14 18:39:24

一步登天 已完结

一步登天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吴三炮 分类:玄幻 主角:师兄秦风 人气:

经典小说《一步登天》由吴三炮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师兄秦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武德二十八年,帝君崩殂,国无储君,九龙夺嫡,皇族内斗。天才少年横空出世,练神功,助皇子,留下了一段令后人敬仰的传奇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武德二十八年,帝君崩殂,国无储君,九龙夺嫡,皇族内斗。

一年后,先帝四子靖成王姬弘煦败八大贤王,荣登大宝,年号泰昌,天下稍安。

泰昌二年,澜州。

清风,你快点!师父催着要墟石呢,你再磨蹭,大家今天都不用吃斋饭啦!

知道了,大师兄。你不用唬我谁,师父什么时候规定没干完活,就克扣伙食?倒是你,整天鬼话连篇。上次骗我去给慧敏师姐送情书,结果碰到仪静师姑,让她狠狠臭骂了一顿!

好啦,师弟,上次是师兄不对。但这次师父可是真的发火了,咱再不把墟石送过去,肯定得受罚。到时候,你可不要哭鼻子哦。

清风嗤之以鼻,不屑道:要哭鼻子也是你哭,我才不哭呢!师父要是真的责罚你,你千万别眼巴巴地瞅着我给你说情!

大师兄被师弟当面戳穿面目,悻悻地甩了甩宽大道袍的袖子,低头闷声雕刻墟石。

有这么个天资聪颖、伶牙俐齿,似乎开启了前世夙智的师弟。他这个师兄,真心不好当!

其实,大师兄并不大,刚满十二岁,才恰好过了尿床的年纪不久,却整天努力装出一副如师父岩阳道士般的威严模样。小正太的想要模仿猥琐大叔自然是极有难度的,不是千狐门的天才弟子万万没有办不到。奈何大师兄的天资有限,人家千狐门的仙师又眼高于顶,只好委屈大师兄这绝世英才埋没在清虚观的破砖烂瓦。

有师父自然就有了徒弟。

有师兄又怎么少的了师弟。按理说,清心是大师兄,下面至少应该还有个二师兄、三师兄什么的。无奈清虚观是一座破破烂烂的乡野小道观,养不起太多光吃饭不干活的饭桶,也没有哪个饭桶心甘情愿来清虚观当道士。所以,大师兄之下,便直接是小师弟了。只不过,师兄前面加一个大字,显得清虚观人丁兴旺、家业发达,在外人面前喊得比较有气势。于是,在清虚观主岩阳道士的默许下,师兄升格为大师兄,师弟则是可怜巴巴地降为小师弟。

清风就是大师兄的师弟,一个刚刚断奶的三岁小屁孩。准确的说,是小屁孩身体,里面藏着猥琐屌丝青年的灵魂。

秦风从来不否认自己的猥琐,自从小学六年级偷偷看了第一部东洋岛国爱情动作片开始,他的猥琐就深入骨髓,无法自拔了。此外,清风还一直都对自己的屌丝身份深信不疑,并洋洋自得,引以为豪。用他的话来说,有人生而为高富帅官二代,有人生而为矮矬穷、臭屌丝。但是,屌丝又何如?生长在社会主义红旗下,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有法律赋予的话语权!当今社会,屌丝才是庞大的团体组织!大街上拉一个人,他可以不是党员,可以不是团员,但十有八九是一个屌丝!当然,请某些装逼的配合一下,自觉走开!

当屌丝这个词八字还没一撇的时候,清风还是个小学生。之后,他猥琐过了春夏秋冬,又一连猥琐过了初中、高中,直到成为一名光荣的大学生。屌丝终于姗姗来迟,从帝吧蹦出来,石破天惊!那一刻,秦风的心激动地都要炸裂了,泪流满面地感谢智商牛到爆表的网友:哥终于找到组织,到家了!

事实上,他更喜欢的是屌丝的内涵。在秦风看来,屌丝的内涵其实很简单,就俩字,逆袭!

没错,逆袭。二代莫装逼,屌丝来逆袭!

秦风说自己生而为屌丝,这话一点都没错。他本来是一个被人遗弃在医院的孤儿,后来在政府和社会的大力关怀之下,被送到孤儿院抚养。再后来,他又被一个捡破烂的老头领回家,认人家作爷当了孙子。据说这老头年青的时候就是一个惫懒货色,一直在社会上厮混,从来没干过正经工作。老头上了年纪,怕没人养没人给送终烧纸钱,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求孤儿院长把秦风给了他领养,以作将来防老之用。赶句时髦的话,老头是在做一项无本万利的长期投资,如此看来,这家伙似乎还有几分商业头脑哩。

秦风的生活费,有国家发的低保,学费又让义务教育和希望工程解决了。老头愣是一分钱没花,平白得了个乖孙!

可是,天算不如人算。秦风高考刚刚考完的那天,老头在大街上捡破烂的时候,突然中暑中风,随后非常顺利地嗝屁,去见了如来佛祖玉皇大帝三清上帝鸿钧老祖

秦风很无奈地打了一个暑假的零工,终于凑足了学费路费,赶到北方一个尘土飞扬的地级市,成为了一名光荣且光棍的二流大学生。平日里勤工俭学,干着各种农民工都嫌工资寒碜的兼职,好歹是在大学里混了下来。

之后,屌丝出现,秦风登时惊醒,他要逆袭!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年不多情!

当荷尔蒙分泌得都要射出来的时候,碰上了女神白花花的大腿,会发生什么?

爆炸!

秦风看见宋薇儿第一眼的时候,他便爆炸了!炸得体无完肤,炸得神魂颠倒!鹅蛋般光滑圆润的脸庞,笑时嘴角可爱的酒窝,发育饱满的人间凶器,挺翘销魂的臀部,修长白嫩的大长腿。从那以后,清风便永远告别了海天翼,告别了有爱的岛国动作爱情大戏。每天晚上,都会有一个无比销魂颤抖却有意犹未尽的春梦,梦中女神每天都会换着花样和他快乐的玩耍。

梦想丰满得像哺乳期少妇的胸脯,现实却骨感得如老乞丐的臭脚丫子。

女神自开学那天起,就没有正眼看过他,甚至瞥都没有瞥他一眼。宋薇儿大一军训的时候,便和一个高富帅打得火热。之后少儿不宜的画面,大家可自行脑补。好吧,清风同学泪奔提示:如家钟点房,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床榻摇曳,吊带黑丝,惨烈厮杀,鲜血横流

三年过去了,女神走马观花地换了N个高富帅男友,粉木耳变紫并逐渐发黑。可秦风却连成为备胎的机会都没有,这不科学!无数个雨夜,他在空旷地操场上呐喊:宋薇儿,我爱你,我要娶你!好吧,操场确实很空旷,也没有人,可秦风并没有放声大喊,这不过是一个屌丝的心声而已——他怕一喊出来,便会被现实无情地打破。

岁月流逝,秦风却没有忘却初见时爆炸式的心动。大学三年,一直做兼职打零工,省吃俭用,终于辛辛苦苦攒了一万块钱,买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在圣诞节摆在女神楼下,准备向宋薇儿求爱。

女神看见了玫瑰,也听到了秦风声情并茂的求爱宣言。在这之前,秦风以为这番话足以让铁树开花,石女动情。可是,他错了。人心莫测,冷漠无边。女神只是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挽起高富帅的手,不屑地说了句:一个穷屌丝,别理他,我们走!宋薇儿竟然头也不回地直奔如家,饥渴若斯!

梦碎,魂断。女神临走时的不屑,深深地刺痛了秦风,让他心如死灰。难道自己就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没人疼没人爱,注定一生孤苦?

秦风大脑一片空白,傻乎乎地跟在宋薇儿后面,过马路的时候,一辆嚣张至极的卡宴疾驰而过。秦风被强大的动能撞飞,头颅触地,瞬间脑死亡!

大衍之数五十,天演四九,遁其一。

这是秦风闲暇之余看网络小说,经常见到的一句话,一直以为都是小说家胡言乱诌。没想到,天地造化,命运无常,冥冥之中竟然有一线生机与人争!

秦风生理死亡,心跳停止,灵魂却被一股伟岸神秘的力量裹挟着,穿越到另一个世界。

(岩阳道士控诉:贫道乃是清虚观当代掌门,地位尊崇,该轮到我出场了!)

好吧,虽然你是主角的师父,你牛逼,我怕你!

摄影师,换镜头,换视角,主拍我们尊贵的岩阳道长!

两年前,岩阳道士在披云山采药,碰巧看见一只老虎嘴里叼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

出家人自然要以慈悲为怀,见死不救担心会把列代祖师气得从衣冠冢里爬出来,踢屁股把自己逐出门墙。为了让死鬼祖师们含笑九泉,安居宝地,不要坏了风水环境,以免影响了财运和桃花运,岩阳道士悍然使出一招五虎断魂刀,成功地虎口拔娃,救下婴儿。

救了小娃娃,就得给人家养着。可是无缘无故,你凭什么养他,你有有什么资格养他,你以什么身份养他?如何在有关失足(错,失踪)儿童的抚养问题上,达成法理于情理上的高度一致?

岩阳道士生性惫懒,智商中等偏下,不想脑细胞死的太多,变成脑残。(岩阳道士:抗议,这是人身攻击,这是无耻的污蔑,这是卑鄙的泼脏水,这是在侮辱读者的智商此处省去五万字。申辩结果:抗议无效,一切都是吴三炮说了算。没办法,谁让咱是创世主呢!)

于是,惫懒的岩阳道士索性干脆不思考上述诸多复杂的,涉及伦理、道德、法律诸多方面的问题。他只干了一件事,一件让他毕生得意的事:把这个小家伙纳入门墙,收作徒弟。(秦风抗议:我才不要当这个惫懒猥琐的道士的土地。吴三炮回复:太罗嗦,听不懂,抗议无效!系统警告:不能打错别字,徒弟,不是土地,堂堂大学生,你好意思么?秦风泪奔中)

大徒弟叫清心,小徒弟起个什么道号好呢?。据说睿智英明的清虚观主思考了三天三夜,终于想到了一个绝佳的道号:清风。(秦风投诉:这个道号太土,西游记里面童子都是清风明月,太没有创新能力了,不足以表现本人丰神俊朗、风流倜傥吴三炮:闭嘴,小屁孩费什么话,尊师重道懂不懂?)

清虚观乃是世外脱尘之地,没有女眷,更不可能去附近乡下找奶妈入观哺乳。(实在是不放心饥渴了几十年的变态老道士!)于是,可怜清风小朋友每天只能喝白面糊糊。(秦风:抗议,这是虐待儿童,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儿童保护法》第吴三炮:亲,忘了吗,你穿越了呢!秦风:穿越了也不能虐待儿童,营养不良,影响发育,让我怎么去泡妹子?吴三炮:闭嘴,你再废话,信不信我抽你!读者大大们好,顺便剧透一下:妹子有的是,萝莉、熟妇、御姐、人妻,请到书评区投票。)

总之,两年以后,清风长大,牙口结实,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从此便告别了喝糊糊的生活,过上了每天上桌同师父师兄一起吃斋的幸福日子。(秦风:斋菜淡出鸟来了,我要吃肉!)

清心,清风,开饭了!师父今天让你们开开眼界,见识一下什么才是艺术!正午时分,岩阳道士身穿素色明月袍,左手端着一盘卖相颇好的紫云菇,右手拿着一柄锅铲。活脱脱就像是一个更年期的大妈刚刚做完午饭,风骚得意地卖弄厨艺。(岩阳:炮哥,咱不懒吧,每天都很有爱心地给娃子们做饭吃哦。吴三炮:表现良好,继续加油,记大功一件。)

哦,来啦!清心闻言,轻功草上飞,几个呼吸便来到右厢膳房门口。

是,师父!粉雕玉琢的清风放下刚刚刻到一半的墟石,奶声奶气、规规矩矩地回答师父。一步一步行走,迅捷而平稳。(读者:秦风,莫装嫩,莫装乖,莫装逼,小心遭雷劈!)

砰!

岩阳道士抬起锅铲便毫不留情地给了清心一勺,动作娴熟,干脆利落,显然是早已演习了多次,教你武功就是这样用的吗?吃饭的时候就火急火燎的,也没见你把这份力气花到练功上!整个就是吃货,简直是师门败类!

师门败类条件反射地揉了揉脑袋,一脸的无辜,瘪着嘴抗议道:师父,徒儿都说多少次了,不要老是打我的头,否者绝世天才都会变笨的!再说了,我这是抓住一切机会努力练功,应该嘉奖才是啊。

不肖徒弟竟然胆敢反驳?岩阳道士的脸色立时就沉了下来,破口大骂道:你个小兔崽子,我是怎么教你的?师长训话要乖乖聆听,你还敢犟嘴?去,倒立一个时辰,水下屏息潜游三刻

(清心:求人权,反对体罚!)

掌门大人才不知道人权是什么玩意,正准备宣布接下来更加惨绝人寰的十八套连环刑罚,忽然觉得道袍下摆轻轻摇曳。低头一看,原来是小徒弟清风扯着呢。

师父,清风好饿,我们还是先吃饭吧,待会再处罚师兄也不迟啊。师父做的斋菜好香,比师兄的半吊子厨艺好多了。清风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呀眨,就像是夏日天空繁星闪耀。这奉承的话语从小徒弟嘴里说出来,显得很是真诚。(读者:装嫩,鄙视!)

嗯,还是清风乖巧。清心啊,你小子多学着点。这次我就先记着,以后再犯的话,就一并惩罚!岩阳道士高山流水遇知音,生平最自得的厨艺得到小徒弟的夸赞,顿时老怀开慰,喜不自胜,大徒弟的惩罚也理所应当地再次记着了。

岩阳道士转身上桌。清心向师弟挤眉弄眼地做了个鬼脸以示嘉奖,然后忙不迭地盛饭端菜去也。

寝不语,食不言。岩阳道士着实是一个极其刻板的卫道士,祖师传下来的的规矩往往都会一丝不苟地执行。这顿午饭自然又是一如往日的沉闷无言。(注:一个空虚寂寞几十年的骚包老男人和两个小屁孩真心没话说。不过,如果是和一个风韵犹存的老娘们或者干脆是一个可爱的小娘们岩阳无耻意淫中。意淫无罪,不处罚。)

吃完斋饭,放下碗筷,岩阳道士一脸严肃,正色问道:清心,交代给你的墟石刻得怎么样了?

大师兄刚刚狼吞虎咽完毕,一片紫云菇卡在喉咙里,刚准备要无比畅快潇洒地喷出来。听闻师父的问话,一下子骇得气息紊乱,咽下去的饭菜顺着肠道翻涌上来,堪堪堵在喉间,脸庞一下子涨得通红,仿佛都要渗出血来。

哼,笨蛋!岩阳道士一掌拍在清心后背,助其舒缓气道,扭头便走。看大徒弟的反应,十有八九是没戏了,真是白瞎了自己一副苦心。

师兄,你好坏啊,又骗我。下次见到敏敏师姐,我一定要把你上个月做春梦的事告诉她!她是绝对不会和你这个小色狼做道侣的。师父一走,清风的眉头立刻便皱了起来,一双纯净透亮的小眼睛怒目瞪向大师兄。(秦风:别说俺装嫩,装嫩才有吃哈。)

刚刚缓过气,心底还盘算着怎么才能糊弄师弟去洗盘子,是来一番阿谀奉承,还是疾言厉色大声苛责呢?清心大师兄此刻自然是心虚无比,良心有愧。又听师弟说要把自己做春梦的事,告诉青梅竹马的心上人。清心的脸皮还没板起来,就又像是春回大地,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灿若桃李,堆满了谄媚的贱笑,师弟,有话好说,万事皆可商量嘛!师兄若是有不对的地方,你指出来便是。

那你说,为什么要逼我刻墟石?那明明是师父交给你的任务,你自己不好好弄,害怕被师父责罚,却来诓我做你的苦力!

师弟,师兄自然是为了你好。怎么会骗你呢?你天子聪颖,是比师兄我还要天才的天才,过两年师父肯定也会教你刻墟石。师兄现在就教你,你以后不就得心应手了么?清心苦口婆心解释着。

清风抽抽鼻子,转头不语。你以为上辈子兼职是白干的啊?这点小伎俩小手段,按分分钟钟秒杀你!得罪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奏效?那就使出必杀技!

师弟,你不要这样啦。师兄错了,你就念在师兄给你洗了两年尿布的份上,放过师兄这一回吧。要不,下次去桑水城,我再给你买十串善仁坊的冰糖葫芦?

这招果然百试百灵,清风脸上的怒色明显消弭了不少。没办法,善仁坊的冰糖葫芦是在太好吃了,甩老北京几条街。

师兄,那这事就这么算了。不过目的达成,小道士决定乘胜追击,欲言又止,吊人胃口。敲竹杠嘛,能多蒙一点是一点。

大师兄的急切地问道,不过什么,师弟,你尽管说!只要师兄能做到的,上刀山下火海,义不容辞啊!正气凛然,视死如归。多次追随师傅大人上街卖艺,清心的演技炉火纯青,。

师兄,咱们清虚观糊弄那些凡夫俗子的把戏就别我这个明白人的面前卖弄了!你这话说的太没诚意了。算了,我待会就去找敏敏师姐,把你的糗事恶行都说出来!清风翻了翻白眼,江湖把戏忽悠路人可以,可忽悠不了局内人。杀手锏一出,不怕你不就范!

好吧,你说要师兄怎么做,来个痛快的!师弟虽然年幼,却是精灵古怪,小心思海了去了,英明神武直追自己这个做师兄的。有时候,清心甚至怀疑这熊孩子是不是某个千年老妖变的?殊不知,这个猜想离正确答案只有一步之遥。

刚才我在师父面前为你求情事情怎么算?

要不,再加十串冰糖葫芦?不过,师弟,不该说的不要乱说哦。平日威严肃穆的大师兄俩眼都闪烁着乞求,双手并拢放在胸前,十指伸开,简直是聚宝斋奸诈吝啬掌柜的化身。

嗯,这还差不多。但是,你得教我炼制墟石的完整法门。还有,草上飞我也要学!秦风的小脸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眼珠四转,尽显狡黠。屌丝要雄起,必须学本事。

清心摸了摸清风的前额,,试探温度,惊呼道:师弟,你莫不是糊涂了吧?是不是墟石阵法太过繁复,把你弄傻了吧?师弟,师兄对不起你啊,这才三岁就变成傻子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清心咬咬牙,仿佛要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师弟,你放心,师兄既然一把屎一把尿将你养大。以后,我也会和你敏敏师姐一起,好好照顾你的!

去死!秦风的小脸紧绷,双目喷火,一字一顿,你才傻了呢!你再瞎说的话,我可不能保证要告诉敏敏师姐什么秘密了。

清心的手脚立刻麻利起来,捡起碗筷准备洗涮,满脸堆笑道:师弟诚心向道,师兄必定鼎力支持,只要是师兄我会的,绝不藏私,你放心好了!刻了一上午的墟石,你也累了,赶紧去歇息吧。这里交给师兄就好。师弟,慢走,慢走啊,师兄我就不送了。

天日高悬,普照八荒。

朱松山上,清虚观中,温暖的阳光下,秦风缓缓走着,尽情享受午后的静谧时光。

谁也不会想到,几年之后,会有一个少年从清虚观走出。闯入修仙界,修持本性,却在无意间卷起无边风云。荡四方,镇六合,踏道登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