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御天神王

更新时间:2020-03-28 14:51:08

御天神王 已完结

御天神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战凌 分类:玄幻 主角:师兄玉竹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御天神王》是战凌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师兄玉竹,书中主要讲述了:天生龙脉,身世成迷。 他是启元门百年练气垃圾,机缘巧合拥有太古龙脉纹身。却屡遭屈辱,被赶出师门…… 看少年玄脉如何逆袭,异日羞辱我的人将双倍奉还…… 修人脉,地脉,天脉,大地之上我为王,再入仙道…… 终成万古之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啪啪”

一位身穿粗布青衣的少年,双手奋力拍打着一颗晶莹剔透却遍布红斑纹络的玉竹。

不过说是拍打玉竹,倒还不如说是拍打玉竹上的红色斑纹。当少年把由深至浅,浅化为无的红色斑纹拍没后,双手上移,继续拍打。

玉竹根部到顶端,其上红色斑纹不下于千数,而少年拍竹数十下才祛除俩道红色斑纹。

玉竹上的红色斑纹很难拍打,少年青筋微凸的双手,每次拍打玉竹仿佛都用尽了全力一般,吃力非常。

不过这吃力是相对于少年,少年身周的其他人,拍打的比他轻松惬意许多,甚至有的人都围聚在一堆赌博。

“真是搞不懂啊!想我们启元宗虽不是名门,但好歹在东南郡也算排得上名次的大派,玄脉这练气境的家伙是怎么混进外门的?难道宗门招收外门弟子的最低标准不是化气境么?”

右侧传来的鄙视,令少年拍在玉竹上的双手,微微一顿,继而恢复。不过少年虽看似恢复平常,但从其双手更显狰狞的青筋和紧绷如钢的俊脸,无不表示他心中的不平静。

很明显,少年就是玄脉,而且修为是修真界号称入门的第一境界,练气镜。

“呵!听说他是外门的老人,从小就在外门混了,有此殊荣也实属正常。”

“嚯!十六岁还停留在练气入门,好厉害的外门老人啊!如果是我,我都没脸待在宗门了!”

“嘿!我说他为什么要带支架梯?原来是够不到玉竹的上半部位啊!不过外门任务可不止‘气炼玉竹’这一项任务,这算不算外门执事对他这位‘练气老人’的故意刁难呢?”

一众或新或老的外门弟子嘲讽,犹如锋利的尖刀,深深扎在玄脉的心口。然而玄脉的心灵到底不是脆弱的纸皮,饱经摧残的他,早已学会用钢铁包裹脆弱,用漠视抵抗讥讽。

“啪啪”

当玄脉拍掉玉竹上的最后俩条红色斑纹,双脚踩着支架梯从顶端下至地面。

气炼玉竹任务是启元门外门弟子每天必做的外门任务之一,其要求是拍打掉十根玉竹上的红色斑纹,而玄脉所拍这根玉竹,刚好是第十根。

虽然完成任务,但玄脉心中却没有丝毫解脱松缓,毕竟作为启元门外门的特殊存在,他需要做的可不止每天的外门任务。比如,围聚在一团赌博的那五人。

“哟!没想到玄脉师弟这么快完成任务。看样子我们几个的任务,估计也是游刃有余,不到天黑就可完成了。”

“呵呵!易师兄昨天的亲自‘教导’,效果很显著啊!”

“那当然,不然你以为易师兄巅峰化气是白搭的么?真是羡慕易师兄啊!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化气进入内门!”

……

易师兄那群人不做任务且悠闲,究其原因就是玄脉,把任务交给玄脉做,他们有资本悠闲赌博。

当然,玄脉如果不怕他们阴损的折磨可以拒绝,但是在遭受欺辱和忍气吞声之间,玄脉选择了忍气吞声。

虽然不甘,但是在不对等的实力面前,以前的硬气,早已被数之不尽的欺凌给消耗殆尽。

不过,一个多月前燃烧起的曙光,终究没有让他屈服于命运,成就懦弱。

屈从不等于懦弱,而是为了保全自尊不被践踏!

玄脉闭眼这般告诫自己,睁眼眼神平静如水,甚至有点木讷。

不过当玄脉伸手抓向支架梯时,左腰别挂的启元门外门铭牌,其上闪烁着微弱的红光,持续了俩秒。

“龙叔发来的讯息。”玄脉抓向支架梯的右手一顿,神情恍惚了片刻,眼内闪烁惊喜至极的光芒。

铭牌闪烁红光是玄脉和黎龙(龙叔)的约定,只有黎龙弄好玄脉所需的修炼材料才会出现,而玄脉所需决定他未来的命运,是他修炼变强的曙光。

现在曙光突然降临,他不得不惊喜,哪怕是他坚忍的性格也压制不住。

既然曙光以致,那他自然不能把时间浪费在易师兄等人的任务上,毕竟帮易师兄他们完成任务,一个白天的时间就将浪费。

他现在不想等,哪怕是一分一秒也不想!

炫脉双手紧握,迈动的双腿如踩云端,脚跟都不着地。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瞬间飞到黎龙身边。

“玄脉师弟,任务没完成,你这是想到那去?”

突然的阴沉声音令玄脉心中一突,而就当他刚欲做出动作时,一道疾风袭颈,他的所有想法和动作,都随着掐住他颈脖的‘钢爪’,腹死胎中。

从始至终,玄脉没有跑出百米,而化气和练气的一个大境界差距,他更是没有丝毫抵抗之能。

颈脖上逐渐加力的‘钢爪’,让玄脉呼吸困难,双眼发昏,也让他飞到黎龙身边的心神归体。

龙涛易!

被‘钢爪’强制扭转脑袋的玄脉,望着压挤着扫帚眉,微眯着狭长眼的阴沉脸庞,头皮麻炸,心中似恐惧,又仿佛一头魔兽被囚牢封锁,想宣泄却被限制。

“玄脉师弟,如果你不给个满意的解释,师兄们不介意轮流给你指导指导!”

龙涛易望着满脸殷红却依然不减俊美本色的玄脉,双眼闪过妒忌的光芒,抓住玄脉颈脖的右手不由加了一分力道。相对于歪嘴的他,实力垃圾却拥有高颜值的玄脉,仿佛穿着水晶鞋的丑陋胖子,身上有着天然拉他仇恨的资本。

“易师兄,你还是太好心了,就他这举动,翁提什么解释,直接上颜色才会让他长记性!”

“闻师兄,这你就不懂了吧?易师兄玩的这叫格调,先给这小子希望,然后把希望破碎,让他欲仙欲死!”

“高!易师兄这招高啊!听说内门的茂先师兄开发出一则弄人的新花样,把人脑袋栽入土里浇水玩……”

“哟!栽人!这方法好玩,光想想就很刺激,易师兄,今天我们就试试这栽人吧!”

……

围聚在龙涛易身周的四人,他们热烈讨论的折磨人招术,令玄脉心中颤抖,脸色红中带青。

脑袋插入土里被浇水,这光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更何况有人还建议浇尿,这践踏人性和自尊的行为,他哪怕是死,也不会让他们得逞。

玄脉紧握双拳,拼命让因为大脑缺氧而越来越模糊的意识清醒,喉咙里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道:“执……事……有……事……找……”

“执事找你,很好的借口,不过……”龙涛易斜歪的右唇一扯,松手一脚踩在玄脉的肚皮上,望着青筋暴突,双眼翻白的玄脉,嗤笑道:“你就一个连外门标准都达不到的练气垃圾,你觉得这个借口成立么?”

“嘿!说你是老人,你还真当自己是盘菜了!就你这妖兽都不屑下口的练气垃圾,也是执事日务繁忙,不然岂容你在外门混到今日!”

“一个练气垃圾竟然死皮赖脸的待在外门,真是让人心中窝火!”

“昨天的调教力度不够大,今天必须要让他尝尝栽人!嗯,我先挖个坑。”

……

恶毒的讽刺,蔑视他人权的行为,犹如侵染着硫酸的无数尖针,狠狠的扎入他的心灵。

玄脉视线透过笔直紧密,犹如钢针的睫毛,望着猖狂得意的龙涛易,热烈讨论如何让‘玩具’更有趣的四人,心中森寒刺骨,双手深深抓进相对温热的黄土内。

他不明白,为什么练气修为就要被人厌恶欺凌?

他不明白,为什么隐忍却让折磨更加猖狂?

但他明白,唯有比他人强,才有权说——不!

“我要成为强者!要比任何人都强!”

玄脉抓入土里,指甲充塞着黄土的十指,青筋凸起间,一缕缕艳丽的鲜血从指甲缝里渗出。

“啧啧!看样子玄脉师弟对栽人很向往啊!瞧这激动的,双手都开始先行体验了!”

龙涛易踩在玄脉肚子上的右脚使力间,弯腰俯视了双眼直视上空的玄脉一眼,转头阴笑道:“闻师弟,坑挖好了么?我们的玄脉师弟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是最后一次!”玄脉眼内闪烁着怨恨,闭眼心中这般宣誓道。

“好了,这坑绝对把他栽的稳稳妥妥!”

闻师弟得意又期待的声音,令玄脉心中一紧,抓进土里的双手力道增大。

“喏,别怪师兄没给你表现的机会。”龙涛易踢了玄脉一脚,眼神对着睁眼的他和坑洞比示了一下,意思很明显,想让他自己把脑袋栽入坑洞。

折磨他的身体不算,还要践踏他的人格,玄脉牙齿紧咬,望着坑洞眼神如刀,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恨不得把龙涛易阴笑的丑脸踩进坑洞。

“怎么?还要师兄亲自动手么?”龙涛易望着脸色狰狞的玄脉,挑眉阴冷道。

龙涛易的催促令玄脉心中一抖,而就在他欲在宁死不屈和委曲求全中做出选择时,闻师弟惊异不甘的话语,却令他紧绷的心灵得以舒缓。

“易师兄,今天的栽人可能要先缓一缓了,那俩位好像是内门师兄?”

“奇怪,内门师兄怎么来玉竹林?”

“不对,那俩人不是内门师兄,其中一人我好像在哪见过,对了,他是亲传弟子,炫霜殿!”

“炫霜殿,那不是号称启元门的第一天才师兄么?”

“这位师兄可是妖孽一般的天才啊!听说他二十岁就晋升金丹修为了!”

……

除了启元门宗主,还有其他姓炫的姓氏么?

炫脉瞥了一眼远处缓步行来,俩位气势不凡的白衣青年,双手一撑,猛地从地上窜起,向着玉竹林的通道口奔去。

龙涛易等人被炫霜殿所震所吸引,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不远处,命运的曙光正对着他急迫召唤!

“易师兄,那家伙竟然敢跑?”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明天我会让他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