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

更新时间:2020-09-15 18:56:44

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 已完结

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胖猪有了 分类:玄幻 主角:李青扬李斯 人气:

经典小说《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由胖猪有了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青扬李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李青扬——一个斯坦福学院的中国留学生,在读博士生,生性固执,对各个国家服饰都有着非常的研究。偶然遇到一件几千年前的的特殊服装,把他带入到另一个国度,穿越开启了一段不知未来的险途,既来之则安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用过早饭,李青扬几人又开始了他们的荒野之路,一路上即便辛劳一点,但是有李青扬这个高手罩着,有点小小的麻烦或者啥不长眼的猛兽也都轻易被李青扬杀死,成了他们的腹中吃的。那个木偶在这望不到边的山中几乎成了他们所有的趣味所在,一旦遇上啥山野豺狼,便听浩野或者晚天涟漪欢呼一声,喊道:“木偶木偶,快把那XX打倒。”然后就见木偶一下从涟漪怀里面跳出去落到对方身子前面,好看的一个左勾拳右勾拳,一个不仔细遇上他们的猛兽有危机,然后再来一个好看的回旋踢,无论那猛兽是山中大王还是妖魔小丑,一般吃这么一顿暴打就乖了,夹开始尾巴就想逃跑,这时候就能听到浩野他们的欢呼的声音,喊道:“快赶上它,快点,别让他跑了,我们今天的晚饭有着落了。”每次瞧着这种情景,李青扬就在一边笑着一边操控那木偶把山野豺狼打得落花水流,一句话也不道的瞧着,心里暗暗想着事情,不知道遭到啥,木偶即便制作成功,但是,需求自己一边操控不道,还需求自己不停止的用灵力维系以保住注在木偶身体之内的元神的念力不至于消散,而且每次和这些猛兽打斗的时候,自己都要动用灵力指控木偶完成种种行为才行。而李青扬心里想的但是不是这么回事,他需求一个不需求自己灵力来维续的木偶,否则,一直用灵力维续他的存在一来颇遭到烦心,二来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如果是依赖木偶作战的话自己一边要用特别大精神来和敌人作战,还需求抽出一些灵力给这木偶,如此这般而言木偶反而成了累赘,反而不如自己一个人了。思前想去,李青扬想到,如果是可以在木偶身体之内布设一个汇灵阵就好了,但是又想到汇灵阵所需求的汇灵珠本就是很珍贵的物体,别人都是用来布设啥样的大阵的时候刚才用到,而且还是能省则省,自己但是用它来弄个木偶,浪费啊,被人知道了一定会大骂自己是一个不知道勤俭节约的孩子,唉,李青扬不禁头疼至极,心道,现如今在这山中还没啥事情,就当是给浩野他们找点乐子吧,等出山了就把这木偶废了。这段山路他们足足走了有两月之久,这才穿过,走出山林,几人终于看见人烟,兴奋至极,一路小跑的跑过去。这是一个小镇,李青扬他们无论三七二十一,即便现如今距离吃晚饭还有一个半小时,但是他们几个月来一直吃烤肉早就吃的腻了,首先钻进一家餐馆的里面要了一桌素菜一解素馋。结账的时候,李青扬忽然然问道:“映月现如今攻到啥地方了?”“帝都都已然被打破了,你们居然不知道?”小二像看外星人相同稀奇的瞧着李青扬两个人,又道:“映月攻打的好猛啊,我们云海城十万大军前去迎战结果不到半月就被打垮了,回来的只有不到一千人!听他们道映月军队好恐惧啊,一个个几乎就不是爹娘生得一般,凶猛的跟老虎相同,天,想想就觉得恐惧啊!”那小二一提到这个话题,来劲了,又道:“听道映月出了一个智将,好像乎喊啥西博,这次偷偷袭击我们斑斓,就是他出的察觉,唉,沧浪之神保佑,映月别打到这边来才好!我全家老少可都在这边啊,想跑都跑不了!”帝都被破,李青扬早在进入齐璐山之前就已然料到,听到这些也没啥大的反应,不过映月一代智将西博,李青扬低声粘着这个名字,把它暗暗记在心里。“啥?帝都都已然被攻破了!这么快!”浩野晚天惊道。“是啊!你们居然真的不知道,真不知道你们是从哪个山里冒出来的!”小儿看看几人一身破烂不堪的衣服,眼里不禁表露出鄙夷的神色,道:“国王总共从我们这边一共调走了四十万军队,再加上帝都中二十万,以六十万人去迎战映月十万军队,结果都没能打过,被打的像屎相同跑回帝都,第二天就带着一群贵族公子臣子丢下皇宫跑了!否则映月也不会这么快打下帝都。我一个远亲是在帝都中当卫兵队长,前些时间帝都城破,幸好他跑的快,无被映月军队赶上,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绝对是真的,唉,想不到那些个王侯将相居然这么无能,六十万人都打不过人家十万人。”道着那店小二不住连连摇头,表情甚是不屑。“哦,原来是如此这般的啊!”李青扬笑道:“那你知道那西博是用啥方法打败那六十万大军的么?”“你不知道啊,那映月军队可勇猛了,听我那表哥道,那些映月军队一个个披着铁甲连马都完全遮住了,整个就是一个铁人,当真是固若金汤,也怪不可以,人毕竟是肉做的,如何能和铁打呢,不败才怪!”“恩,原来是铁骑军!”李青扬心道,李青扬上一世以前参加过一些军服制作,专门看过一些古代兵种的资料,也知道在所有兵种的里面,铁骑军是最让人头疼的也是最难以对付的。询问过小二一些近况,李青扬和浩野离开小店,望辉夜方向走过去。一路上,因遭到无李青扬的灵力维持,木偶早已不可以动弹,即便李青扬向他们道明情景,但是不由的涟漪仍然很不高兴,但是对于李青扬送给他的物体颇为珍惜,整天抱着那个木偶,一会儿不敢或离。通过穿云从大路到辉夜与斑斓的边界只要两日,通过两个多月的艰苦赶路,他们终于离开了斑斓,浩野他们一想到到了辉夜他们就能安定下来,就能占有一个全新的家庭,开始新的时间,在不需求像从前相同成日忍着饿挨饿,浩野他们就全身包含能量,不知疲倦的拼命赶路,接连三日晓行晚宿,他们终于来到辉夜边疆处的第一座大城晴月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国家之一,它的繁华程度果然远不是斑斓所能及,就连这边境之城放眼斑斓所有的城市的里面,只怕都是少有能及的。进得城中,李青扬几乎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边境,它的经济发达程度那里有一点军事重城的样子,一路走过,街上行人摩肩接踵,人群熙熙攘攘,百姓生活和睦,“果然不愧是世界最大国啊!”李青扬赞道。而浩野晚天更是目瞪口呆,他们哪里见过这种大城,浩野道:“大哥,不如我们就在这里安家吧!这里太好了!”晚天也赞同的点头,涟漪怀里抱着李青扬送给他的哪个木偶,一脸期待的瞧着李青扬等他决定,自从李青扬杀死莫离两鸟在那之后涟漪整个就像改变了一个人好像的,平时很少言语,啥事情完全听李青扬安排,整个一个早熟少女的样子,对李青扬的话从来都是道一不二,一点不苟的完成。搞得李青扬头大不已,现如今看见涟漪都是绕着弯走,心里郁闷的想:“莫不是古代少女都是如此这般,一旦喜欢一个人就会变得这么早熟!”原本还想让浩野他们帮自己开导一下涟漪的,那知道这两个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道的时候哈哈一声算是答应了,一旦离开就啥都给忘了,弄得李青扬恨不可以把两个人撕了,但是也无可可惜至极。李青扬看见涟漪的目光,心里一阵无力气,道道:“这边即便好,但是不适合我们长久生活,这里是边疆,是军事重镇,即便很热闹,但是现如今映月和斑斓正打得热闹,可能那天战火蔓延到这边,打开始仗来第一个遭到迫害的人就是我们,所以,我们还是去内陆发展。”“恩,青扬哥哥说的对!”涟漪首先应声道。李青扬失落一声长叹,心道:“原来英雄就是这么回事啊!不过这拐卖幼女的事情我这个英雄可作不出来。”在几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开晴月,辗转来到紫陌城,这里已然是辉夜内陆,即便仍然比较接近,但是已然有了一定的缓冲距离,而浩野他们也是一副期待的摸样,每到一个地方都恨不可以立刻安居下来。紫陌城北临洛水支系漠河,向南通往辉夜城都月神城,是一个交通交叉点,便利的交通使着紫陌城有着得天独厚的优点,过去商客以及络绎不绝的行人都给这座大城带来无限生机,这也是李青扬遭到啥选择这座城市的重要缘由。收回盯在紫陌城上的目光,李青扬笑着对几人道道:“好了,以后我们就在这边安居了,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呜呼,我们有家了,我们终于不需求再流浪了!”随着浩野、晚天一声欢呼,涟漪养着小脸包含期待的瞧着面前这座宏伟雄伟的大城,轻轻道道:“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找到一个小店把浩野他们安排好,喊他们在店中侯着,自己自去城外捕食。刚刚进城的时候他就已然看好地方,在紫陌城西南方向有一座大山,当地人称为滕丽山,李青扬就来到这里,眼看此处风景秀美,天地乾坤灵气在此汇集,确实是一个难得的修炼场所,心道:“恩,如果能在这里修炼一定会开始到一举两得的效果,也是该教一下浩野他们修炼了,否则以后遇到啥危机万一自己不在他们身边的话但是一点自保能力也无啊!”心里盘算,手下一点不缓,走进山中,以他现如今的功夫,几乎是上被他看重的猛兽飞禽都只能道自叹命运不好了,眨眼就成了李青扬手中之物,不消片刻李青扬就打了两只山鸡,一只野猪和一只山狼,提到城中买了数十个金币,心道:“还差一点,加上身上还剩余几个,大概差不多够买一个算不上小的房子了吧。”回到店中将几人拉出来,让他们看下买啥房子挺好,一听道要买房子,浩野他们立刻雀跃开始来,连最近极少言语的涟漪也是,跟在李青扬身后叽叽喳喳像个小麻雀相同,一张脸都是幸福的神色,几人在紫陌城中兜了两圈,一会道这边是闹市,在这里买个房子开个衣服店生意一定红火,一会又道哪边比较偏僻安静,是时间的好地方.最后,李青扬在城中选了一个小的房子,这里原本是当地一个小小富人的家,可惜后来因遭到做生意不善,没方法生活,以一百金的价格要将这里变卖,这下便宜了李青扬他们,李青扬本拟先买一个小房子将就住下,但是看见那富人,听他道到自己的经历和自己当初很相似,心里动了恻隐的心,当下毫不犹豫的也不谈啥价格,接连几日李青扬拉着浩野他们入山打野,又喊浩野晚天两个人每人身上背了一个口袋,拖到城中卖掉,以至于城中一瞬间肉食品价格下降了百分之二十。终于将钱攒够把那栋房子买了下来,那富人倒也很豪爽,见他们手头不方便,硬是给他们又便宜十金。这天李青扬一行搬进这栋房子中,眼看那富人带人把家居从房内往外搬去,瞧着园中风景,眼里表露出浓浓不舍的意思,李青扬不禁出言挽留。那富人名喊张勇,在李青扬一再挽留的下面也实在舍不可以自己这生活了数十年的家,终于又用五十金币的价格将房子中朝南的一面买了下来,此后,和李青扬几人时间在刚开始。这天,李青扬在教浩野晚天还有涟漪一些最几乎是的修炼道理在那之后,喊他们各自思考,回到屋子,心想:“这些时间自己因遭到逃离斑斓对修炼放松了不少,现如今既然已然安定,遭到了早日离开这里,自己必须加紧修炼才行。”想开始自己当初离山的时候孟由教自己的天衣心经真正的修炼方法,当时,孟由言道自己功夫尚浅,不可以凝天地乾坤灵力化虚遭到实,需求靠针线才可,刚好现如今自己身上钱币已然不多,不如一边修炼一边卖衣倒是一个没错的方法。筹思间,李青扬离开房子,来到集市中买了一些针线衣料剪子一类的必要东西,回到家里刚好被正在院中嬉戏的浩野他们看见。几人看见李青扬手中物事,浩野不由嘲笑道:“大哥,你如何干开始这些女孩的勾当了,哈哈,大哥,该不会你是……”道着眼睛不怀好意的在李青扬胯中瞄了一眼,再看看李青扬脸孔,突然哈哈笑道:“没错,没错,没吃亏!”李青扬看浩野这副眼神那还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想些啥肮脏的东西,笑骂道:“你大哥我若不是遭到了养活你们这几个好吃懒做的东西那用这么辛劳,现如今居然还敢嘲讽我,晚饭你们自己想方法解决。”“大哥!我可无道啊,再道,做衣服又如何了,无人做衣服我们穿啥,古时号称衣神的孟由不就是做衣服的么?”晚天听到这句话当先赔笑道道。浩野凑到晚天耳朵四周低声骂道:“晚天,好你个不讲义气的东西,等一会看我如何整理你。”嘴上但是道:“大哥,我是道笑,哈哈,做衣服好啊,很好,真的很好。”好了半天但是也没可以好出个啥东西。“青扬哥哥,你教我如何做衣服吧,涟漪要学。”涟漪又是好奇又是欢乐的用一种仰慕而又期待的眼神瞧着李青扬。李青扬看见涟漪这种眼神,一阵头大,支吾道:“啊,这个,好道,我教你就是。”犹豫一下又道:“不过我也不如何会,你要是想学的话我给你请一个老师吧。”涟漪用力摇头坚决反对道:“不了,青扬哥哥,请老师要花特别多特别多钱的,我知道青扬哥哥做衣服是遭到了养活涟漪,涟漪要帮助青扬哥哥。”听到涟漪这么言语李青扬不由骂一声自己刚刚多嘴被涟漪抓住了把柄,在看见涟漪水汪汪的大眼睛包含渴望与恳求的眼光心里一软,点头答应下来,心里无可可惜郁闷无处发泄,转头对正在偷笑的浩野晚天喝道:“既然涟漪妹妹都这么懂事你们两个如何能不向涟漪妹妹多多学习,以后每天给我去砍柴去。”房子除东面是大门所在只有两间房屋的外面它的他三面都是各有三件房屋,北面和东面挨着大街,李青扬把北面房屋的墙壁打穿,当成铺子,所以,时隔七年在那之后青扬制衣铺又一次开张,只是物是人不是,如果言已然不再了啊。“还好,身边还有浩野他们这几个孩子陪着自己,否则这时间过的可就很孤零零了。”坐在店中,李青扬想道,手中但是仍然无空闲,穿针引线,缝制衣物。快速制衣法,讲究的是眼睛和双手神之间的协调合作,修炼的时候,要心无他顾,心手协和,就像是天时地利人和一般,一者配合不当,都会走错针线甚至反伤自己,李青扬初次修炼自然与这种意境相差很远,这不,一分心,扎到了吧,很疼吧。李青扬摔着指头,把食指放到嘴里吮吸,心里有点有点气恼,奶奶的,一大早遭到了修炼这劳什子快速制衣法都已然被扎了不下数十下了,还大些都扎在了右手捏针的食指上,看看上面满是针眼的,都快捏不住针了,那个疼啊,钻心啊。放下手中针线,李青扬捂着疼痛的手指,靠在桌沿着处闭目养神,灵力在星极间游走,这段时间,繁杂事宜即便不是常多,但是李青扬从未忘记修炼,这不,从李青扬那愈来愈大的星极便可以看出来。青扬制衣铺刚开门还不到一天,而且上至掌柜的下至店员也都只有李青扬一个人,浩野他们原本也说要来帮忙,只是李青扬遭到了躲开涟漪,教了他们一些不复杂的修炼方法让他们躲在家里修炼去了。突听门外一少女喊道:“小姐快看,这边新开了一家店面,不知道里面的衣服如何样?我们进去看看吧!”“是吗?”另一个大概是被前面那少女喊做小姐的人道道:“恩,没错,确实是新开的,不过店面不大啊,大概不会有啥好衣服。”“恩,也是,不过这城里的衣服店我们都已然看过了,里面的衣服都太过老式,要么配不上小姐的身份,进去碰碰运气也好。”“恩,也好,反正也用不了多长时间。”言语间,门外走进两名少女,一个一身绿装,头上扎了两个羊角鞭做侍女装扮,小巧的瓜子脸让人一看就知道一定是一个俏皮少女。另一个是一个身穿浅红薄纱衣裙,年方不过十六六岁的少女,长发洋洋洒洒的垂在身后,一双澄澈的美目表露出智力的光芒,神态间温婉大方,气质很好,不仅是美人,而且是一个聪颖的美人。李青扬知道两个人就是刚刚在门外交谈的两个人,从刚刚的话中知道两个人身份不会不复杂,否则刚刚便不会道城里的衣服店都去过了,紫陌城乃是辉夜大城,城中衣服店水灵灵小小不下百家,不道它的他的,一般百姓不会有这种兴致也不会穿着想两个人这般华丽,一般贵族或者富商不会有两个人这般气质,特别是哪红衣少女,神色间不经意间表露出一点尊贵之气,即便这么,但是一点不显傲慢,知道两个人身份不凡,笑道:“欢迎两位小姐光临,小店刚刚开张,特别多物体尚未准备周全,两位小姐请随意观看,有啥事情尽管吩咐。”“恩!”红衣少女点点头目光转向四周墙上衣服。“哦!”绿衣服侍女看看四周失望的喊道:“小姐道的果然没错,这店当真小的可以啊,连衣服也只有这一、二、三、四、五,才五件而已。”红衣少女初看也是有点感觉到失望,张打开嘴正想招呼绿衣侍女离开眼光扫过左边一件浅绿色贵妇装眼光一亮,走进细细观看,那贵衣服制作不是常不复杂,与一般店面所作的贵妇装几乎是无啥不相同,特别是衣服上的花纹更是不复杂,几朵象征有钱的牡丹从腰间横过胸前,即便只是几朵牡丹而已,但是每朵牡丹但是如实物一般傲然挺立它的中,隐约可见它的中有钱华丽的意思,特别是那朵还在含苞待放的牡丹,仿佛真的要破茧而出,一展风华一般。红衣少女瞧着连连点头,再看一旁那件,白色为底几朵寒梅傲然挺立,直想破衣而出,梅之刚劲傲骨全部展现,而以白色遭到底梅之傲寒的意思更是展现的很彻底,红衣少女按着顺序看去直至把五件贵妇装逐个看完,又又一次观看一遍,依旧意犹未尽。一边的李青扬心里暗暗点头,心道:“这少女倒还有点眼光,可以看出自己的手段,如果是换成一般人,或许就只可以看出它的美而不可以看出它的中真正的意境。”红衣少女看出它的中意境,李青扬不禁心里顿开始知己的意思,站在一边微笑着瞧着少女。绿衣侍女有点不解的走过来问道:“小姐,如何了?这衣服与外头的没啥不相同啊?”红衣少女抬开始头冲绿意侍女笑道:“竹儿,你不明白得。”转头对李青扬笑道:“掌柜的,一百金这些衣服我都要了。”“啥?”还无等李青扬答话绿衣侍女惊喊一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这些衣服有啥好的?”伸手摸摸衣料,还是那种不如何好的中低档次的衣料,五件衣服本钱连五金都不到红衣少女但是主动提出用一百金收购,这……竹儿心里涌开始一阵荒汉的感觉,平日办事素来稳重的小姐如何会……“小姐,这些烂衣服连十金都用不了……”道着但是碰到红衣少女凌厉的眼神,立刻不敢在道啥,小嘴一撅,微不服气的站在一边瞧着李青扬。李青扬听到这句话笑道:“诚如这位姑娘所道,这几件衣服最多只值十金而已,小姐既然喜欢,不需求多给,十金足矣。”红衣少女点点头,笑道:“十金不够以体现掌柜的手艺,不过从这衣服的里面可以看出掌柜的原不是贪财之人,我倘如果再支持反而自持了。”道着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的荷包打开挑出十枚金币递给李青扬。李青扬将衣服用包袱包好接过钱币笑道:“承蒙小姐厚爱,希望以后多多光顾才好。”红衣少女像是再思考啥事情,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忽但是笑道:“不知掌柜的可有兴趣做私人裁缝?”“私人裁缝?”李青扬有点一怔明白过来,原来他是想让自己去他那边专门给他做衣服,摇头笑道:“承小姐欣赏,不过在下生来性野,受不的约束,还请小姐见谅。”“好家伙,我家小姐请你是给你面子,你别还给点颜色就灿烂了,你……”“天竺,闭嘴。”红衣少女呵斥打断天竺的话,看看李青扬脸上并无不悦神色,心里微宽,歉意的道道:“丫头不明白规矩,请掌柜的原谅,既然掌柜的这么道,我也不敢强求,有朝一日掌柜的如果是累了,我随时欢迎。”“谢谢!”李青扬笑道:“倘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在下一定会找小姐的。”“恩!”红衣少女拿过衣服,道道:“既然这么,我们告辞。”回头冲李青扬嫣然一笑带着手下丫头离开。送走红衣少女,李青扬看看空旷的店面,哈哈一笑将店门关上,来到浩野房中,浩野晚天还有涟漪三人正在房中闭目修炼,李青扬点点头,细细感觉周围灵气波动甚微,可见通过这段时间浩野他们修炼收效甚微,知道这边乃是城中,天地乾坤灵气远不如野外深厚,在这般修练下去只能道是事倍功半,忽然然想到城外滕丽山,山灵木秀,天地乾坤灵气深厚,倘如果让他们去那边修炼进步大概会快上一些,心里计议,把几人喊醒,问浩野道:“浩野,最近修炼感觉如何样?”浩野晃晃头,道道:“大哥,你无骗我们把,你看这四周空旷荡的哪里有你道的啥天地乾坤灵气还有啥精灵啊,闭上眼睛我嗅觉倒是灵敏了特别多,我只能感觉到晚天三天无洗脚的脚臭气把握熏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浩野,啥三天无洗脚,我前天刚刚洗得,哪里有你道的那么难闻,我还闻见你拉屎无擦洁净屁股的臭味那,哼!”晚天不服气的道道:“自己修炼不好就只会抱怨别人。”“我修炼不好?”浩野在屋子里面闷了半天一点收获也无,心里正在气闷,听到这句话不由微怒道:“你修炼的好你道你修炼出啥样子了,切,我倒是不信了,一个看到军队就能吓瘫的人可以修炼出啥样子。”“浩野,你……”晚天怒指着浩野但是道不出啥话来,好一会儿一屁股坐在床脚撇过头不再言语。这段时间在和晚天的接触当中,他也感觉到晚天性情的缺陷,胆小,做事犹豫,立场不坚定,等等,刚刚他是故意无截住两个人,就是想看看晚天会有怎样的反应,李青扬瞧着晚天这般反应心里有点感觉到失望,笑道:“事实上修真与胆量大小并无啥联系,只要刻苦用尽全力都有机会修成仙道,浩野,刚刚你那样道晚天就不对了,还不快给晚天道歉。”“是啊是啊,青扬哥哥道的对,浩野哥哥快给青扬哥哥道歉。”一边的涟漪应和道。浩野刚刚话一出口便有点感觉到懊悔,自己不大概那样讥讽晚天的,晚天即便胆小但是始终是自己最合得来的朋友,自己可以帮助他改正,但是不大概拿这来羞辱他,听到李青扬这么道心里更是懊悔,道道:“晚天,对不开始,刚刚我道过火了,你别在乎。”听到浩野道歉,晚天心里即便仍然有点不快但是也不再计较,笑道:“浩野哥道的没错,我就是太胆小了,我即便知道,可就是改不过来。”道着挠挠头羞涩的笑了开始来。给几人讲解了一下修炼的知识,李青扬回到房中,心道:“没想到这里的人居然这么笨蛋,哈哈,只会拾前人牙慧,自己根本不明白得创新,我七年前制作的衣服居然一直流传到现如今也无太多改进。”这么好几日,李青扬每天在修炼快速制衣的同时,把一些制好的衣物摆放在店中出售,为了修炼自己的手艺,李青扬还废了一番心思制作了一款女服,乃是以日本和服和晚衣服为样板,将和服的里面的一些累赘影响行动的地方做了改变从而融入希腊风格,从而使整件衣服贴身而并不显得宽大,充分显示女孩窈窕的身姿,李青扬把这件衣服取名关雎装,取义:关关雎鸠的意思。而这段时间天,李青扬每天勤修不坠,天衣心经与衣服离不开,制衣便等同于修炼,所以,李青扬几乎每天都会捂着手指喊疼。不仅这么,为了保持心境或者道是提高心境,孟由以前要求李青扬在制作每一件衣服的时候都追求完美,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不可以有一点不足,以提高自己的审美意识,从而提高自己的心境,但是李青扬修炼了这么长时间,心境不但是无提高,反而每天被针扎的更坏了。李青扬把这件衣服挂在店中,瞧着早上初升的朝阳,心情一片平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