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止暗者

更新时间:2020-10-16 12:55:48

止暗者 连载中

止暗者

来源:落初 作者:别山河 分类:玄幻 主角:荣耀言语 人气:

完结小说《止暗者》是别山河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荣耀言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个溃兵的自我救赎,一群人渣的涅槃重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你…如何生活下来的。”

“生活啊…我喜欢称为生存…”诺曼揭开胸前的绷带,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伤口,咧着嘴说:“那真是一场考验呢。”

“以前我不这么想,现在有一点感触了。”昆西睁着他唯一的一只眼说道:“我这个样子,不知道要怎么回家见我的父亲,对了,你还有家吗?”

“就地自裁吧,我要是你爹,八成气的天灵盖都要掀开,像烧开的水壶一样。哈哈哈哈…”

“所以我想混出个人样来。”昆西并没有诺曼预料中的那样生气,只是有些惆怅的看着星空。

“能在这乱世中活下来就不易了?还要有个人样?你要混出个人样,不知道多少人要做屈死鬼。”诺曼平复了一下情绪道:“我嫉妒你,你有一个不错的家庭,顶不错的家庭。你受到过良好的教育,虽然没怎么成才,但最少你不想那些乡野村夫一样鲁莽。我没家,从来都没有。七岁以前在孤儿院,那时候来了一群你这样的公子哥,例行装装样子,跟着他们的高官父母前来慰问。”

诺曼停了下来,像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忽然停止了叙述,勾着倾听的人催促。

“然后呢?”

“为什么要讲然后,为什么要把这些说给你听,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夜晚,我们算不得朋友,连战友都算不上,关系只维持在比敌人稍高一个层次。这种关系就想把我所有的过去一股脑的告诉你?”诺曼继而瞪了昆西一眼,“幼稚。”

“你救了我,我也救了你。就这么简单。”

诺曼听后沉寂了一会,缓缓说道:“我看不上那群装模作样的公子哥,当然他们也看不上我。其中有个什么什么男爵的儿子,侮辱了我,于是我就和他打了起来。”

“后来呢?”

“后来我就流落街头啦。”诺曼掰断手中的枯枝,“我成了一个被孤儿院遗弃的人,那个男爵动用了关系把我驱逐出去。为了活着,我偷鸡摸狗,坑蒙拐骗,诸多下作的事情没有没干过的。混迹于街头的黑暗中,我过早的理解了无趣的人生。”

“那为什么还想活?”昆西一言直指要害,“死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今天你就有两次死的机会。”

“你让我做什么,我偏不做;你让我死,我偏不死。”

诺曼的叛逆式性格让他吃了很多都亏,从小到大都是。但这些并未矫正他的性格,反而让他陷入一种偏执中。

童年的阴影和连连败北的战役早已让自己的人生蒙上了一层灰色。这是深入骨髓的悲观,也是发自内心的无奈。

“为什么参军?或者说,参军为了什么?”

“当兵吃粮,当兵吃粮,我也不例外。不过一开始我可真愿意做战场上最勇猛的士兵,但后来,一系列的败仗直接败到我的心里。这个国家沦陷是早晚的事,我已经提不起信心,提不起力气去响应那些口号啦。”

昆西抿着嘴唇,低声说道:“这个国家,还是有机会的。”

“放屁,一半是愚蠢的指挥,一半是庸碌的高官。我早就他妈不信他们了,信他们,不如信他妈太阳西升东落,信他妈江河倒流。”

“促成场场战役的失败,所有人都负有责任。”昆西一只眼盯着诺曼道。

“我去你***责任!你,还有你父亲那群人的失败,还想拉着我们一起下水!他们失败会损失什么?地位,女人,财富。我们呢?我们他妈命都没了,还要背着你们那些***责任?”诺曼越说越气,从地上站了起来,踉跄了两步,揪住昆西的脖领吼道:“无耻!”随后挥起拳头,锤在了他的脸上。

昆西沉默着挨了一拳,推开了诺曼,坐回地上。

“就是你们这群人竭尽全力的用老掉牙的战术送我们下了地狱!我跟你们说问题,你跟我说责任。你们这群人除了会扯淡还会干什么?”

“抱歉…”

“留着歉意跟鬼说去吧。”诺曼侧身躺在地上,背对着懒得看他,“你去跟死神喊喊口号,看看他会不会感动。”

剧烈的争吵后,是没有休止的沉寂。

诺曼闭上眼,但他不敢再睡,他觉得那时做的梦太真实了,这一切一定不简单。自己可能真的被恶魔的灵魂盯上了。

恶魔口中的交易自己本就不打算遵守,并且伺机杀掉了他。羊头恶魔带来了最深层次的恐惧,这样的梦魇让自己胆寒。

半梦半醒着,诺曼坚持到了第二日清晨,或许自己一直保持着不多的意识,羊头恶魔没有再次入侵自己的梦境。

第一缕阳光透过厚厚的树叶照射在密林之中,洒在了还在沉睡的昆西身上。

诺曼踢了踢他,没有反应。

“真的死了?”诺曼伸出手探了探鼻息,很微弱。

“只会拖累人的废物,死瞎子。看在死去的战友面子上,我大发慈悲。”诺曼看了看天空低声说:“老天保佑。”随后背起昆西,一步步的穿过森林。

诺曼一边走一边想,对昆西来说,我就是他的救命神,而我又在向上苍祈祷某位开眼的神灵,只是那个神灵,会不会也像我一样虚弱和不堪。

诺曼一路就这样背着他,三日后,穿过了密林。

期间自己很少睡觉,眼睛已经干涩生疼,脸也没了血色。背上还要背着这样一个死瞎子,更为致命的是自己的干粮和清水已经所剩无几,必须要在这一天寻找到水源和食物。

昆西一直发着高烧,瞎掉的眼睛也开始了流脓溃烂。诺曼决定再坚持两天,如果到时候自己都没有食物和水源,必须将他抛弃,毕竟他早就该死,自己不过是推了一把。

“没有负罪感,没有负罪感。”诺曼安慰着自己,“自己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死瞎子命不够硬,我也没办法。”

背上的昆西在迷迷糊糊中醒了过来,虚弱的叫了两声:“水…水…”继而又昏了过去。这样没有征兆的清醒和昏迷一路上持续了很多次,自己已经司空见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