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冰慌

更新时间:2020-03-14 02:23:55

冰慌 连载中

冰慌

来源:落初 作者:渡海星 分类:玄幻 主角:韩凌暴风雨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冰慌》是渡海星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韩凌暴风雨,书中主要讲述了:冰与水的不同,在于冰外固内凝和冰拥有晶莹的反射光。但我们往往都是在外表判断,而忽略了它的本质——冰取之于水,寒于水。冰亦冷。魔临九界,魔法是这棵世界之树的主干象征。冰,不如水包容,不如水覆面,不如水清洌。而我们的弱小主角正不幸的持有着脆弱的冰,自不量力的去挑战强大的“九界”。直至冰封万里,冰荒世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傅叫叶文秋,真是字不如其人。

寒信每天被安排的功课如下:

凌晨起床跑步,沿雪山脚至雪原来回三圈,几十里长途跑步。文秋师傅给他的解释是,增加耐力以及腿部肌肉,还有呼吸新鲜的空气。

而在寒信煎熬的奔跑时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因为锻炼体能的唯一时间只有清晨,那些食肉魔兽还在安眠。

以及和文秋师傅下几个时辰的象棋,一窍不通的寒信自然被虐的死去活来。但比起千篇一律的跑步寒信更不排斥于这个益智游戏,很快寒信便将其纳为兴趣。

而在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的长期时间内,无知的寒信先从叶秋师傅的脑里学到了战术和技巧,而不是从手里学习搏击之术。剑者,一人敌。谋者,万人敌。不过对于当时惦记着仇恨的寒信自然没有多大提升空间,反而潜伏在他的脑海里,在日后的交战中猛然奔出受益匪浅。

陪着师兄们在黄昏时期捕抓未成魔兽的动物,作为晚餐。若做不到只能挨饿一夜作为惩罚,深受师兄们偏袒的寒信自然从没受过折磨。

经常遭到真正魔兽袭击的寒信也当做游戏一场,都是些初阶小型魔兽何况还有凶神师兄们在身旁只要不进入深境便安然无恙。

这三项训练被文秋师傅美其言曰劳逸结合。“享受”了整整一个月的寒信自然敢怒不敢言,维维诺诺的服从师傅的任命。

若非寒信苦苦哀求需要学习技能,估计文秋老头还得坚持多几个月的观望,不过寒信的睿智确实超乎他的想象,反应灵敏,速度迅猛,确实是成为优秀魔法师的好材料。

令叶文秋惊讶的是,寒信与生俱来着卓越的冰元素体质,并且经过他的测试寒信完全对寒冷免疫,简直就是练冰的奇才。更让他对寒信感兴趣的是他与寒信业余的闲聊中发现。文秋一般会讲讲在雪山的地理,要素,也会讲民间流传各界的故事。

而相对于其他徒弟深深憎恶的文化课来说寒信听得津津有味,并且看见寒信听到战斗描述时眼神一会发亮一会平静。

特殊的双重人格?文秋盯着寒信这位少年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发现他一开始展现的冷漠,恰恰像正常的少年一样,阳光又平凡。

遗憾的是,文秋认真的询问了寒信的意见,他似乎不感兴趣于强大威力的元素魔法师,热衷于手持兵器前阵搏斗。可惜了这么好的苗子,叶文秋叹气的想。

兴致勃勃的寒信终于在期待的目光中结束了一个月的热身,接着无穷无尽的灾难雨点般向他打来:首先,三样训练照旧,其次多了俩项长期的任务:亲手杀死任意一头雪山魔兽,还有成为魔驭者。

每个阶级都有观察其等级是否达到晋级的标准,每个魔法师都是依靠元素沙漏来察觉自己的元素度的。

元素沙漏:伴随着每个魔法师出生的物质,但它生存于魔法师身体内,通过冥想等一系列外来因素所提升的元素量来补充它的容量,达到百分之九十九后通过契机便直升下一个境界。

目前的寒信正处于魔法学徒的最低层次:元素干涸期,百分之三十三以下的元素量,之后的元素低潮期和潮涌期的顶点分别是百分之六十六和百分之九十九。

可怜的寒信并没有被这种坑儿童的事惊呆,要知道他当初接到第一个指令说走就走,不带一丝疑问遗留。

为了完成任务,寒信做好充分的准备。接下来俩个月的每天早上乘风而去,对寒信而言,跑步已经不是一份任务,而是生活方式,而是技巧。跑过山跑过水,不过借助它们,完成自己的目的!

寒风不可抵挡,并且几乎所有雪族人都不相信,一个脆弱的小孩能够承受那些凛冽的寒风和厚重寒冷的雪块?

鬼知道寒信他怎么做到的?

寒信仿佛和雪山成为了朋友,一起交谈,一起晨练,一起回家。那些观望者最初的刺激也逐渐变得乏味,共同灰溜溜的回家。自由的滋味,因为寒冷的约束所以无可奈何。而寒信正在往自己钟情的方向迈进!

“师傅。”寒信在N天训练后,回到住所脱下包裹着他渺小身躯的外衣。

“干嘛?”文秋瞥了一眼。

“什么时候能教我魔法技能?”

“怎么?厌倦了?”文秋讥讽道。

“不,是我觉得自己有资格开始了。”

“也行,反正你体能也开始达标了。”文秋缓缓的说道。

回头的叶文秋看见寒信的目光,脸部不由自主的颤动了一下,没被寒信发现。那更似乎就是一只时刻准备着厮杀的危险动物,文秋的心被触动了,感觉就像有危险贴近却不能反击一样别扭,这个还是你最亲的人对你的“攻击”。

“你先学会这招,以你魔法学徒元素干涸期的元素程度,练习这招绰绰有余。”叶文秋闭上眼睛否认自己的所见缓缓说出。

叶文秋的脸色开始变得严峻,他俯视着寒信说道:“它的名字叫作冰凝珠,你看好了!”

下一刻,空中的风雪就像暂停了的样子,一点一点的雪花席卷而来,寒信抬起头,看到一团漩涡般的雪点,往一个中心聚集,那个中心是......文秋师傅的手心!

寒信提脚向前一跨,严肃凝视着文秋的一举一动,他的表情完全不像一个稚嫩的十岁孩子。雪花时不时掠过寒信的脸,形成一尘淡薄的雪丝,给寒信兴奋和痒痒的感觉。

雪花停止飞旋,叶文秋的手心凝结了一颗细小的冰球。

“这就是你现在的境界能够迅速做到的地步,你境界越高,威力越大,我就不释放我所能造成的效果了,免得给你压力。还有,若想造成最大伤害,前提是命中对方。”叶文秋一字一眼缓慢的对着看的发呆的寒信说道。

“这......这么小?怎么能造成打击啊?”寒信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咻!”

一颗流矢般的飞影迅速到达寒信的脸颊上。

“咚!”

寒信倒飞了几米外,神经反射的脸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和疼痛。寒信被冲击力打的翻了几个滚,最后没有冲击力时,他贴着雪地侧翻爬了起来。

寒信脸色变得发红愤怒起来,恼怒那个偷袭者,随即又逐渐缓和着,因为他看见满片雪地就只有他和师傅一人。

“师傅?你干嘛打我?”寒信揉着发疼的脸蛋嘟囔着。

“轻敌,是最愚蠢的事,任何小小的威胁都能给你构成巨大的麻烦。望望你轻视的角落,能给你带来你意料之外的严重打击,你这不是傻么?”文秋撇着嘴轻蔑的呵斥寒信。

“好吧......我知错了师傅,这招......有没有什么前兆啊?我怎么学呢?”寒信被迫臣服于文秋的Yin威下,敢怒不敢言的急忙转移话题。

“对了,我忘记我和你的差别了。”文秋耸耸肩,“我传给你元素咒语,你以后叫声冰凝珠就行了,意志集中,冥想你的元素。我现在就交给你的第一招魔法。”

“恩!”寒信深呼吸了一口气,炯炯有神的目光与叶文秋对视。

文秋左手举起,在身前的空中抖动着,浮出一团冰蓝色的气体。

文秋前行几步,抓住寒信的右手,呈抓状握紧寒信的小手。

“嗡嗡嗡!”

元素在俩只搅合的手附近的空间流泻出,又沁入其中。寒信张开了嘴,好奇的扫视着这奇妙的一刻,这是他的第一次体验魔法的神奇!

“好了。”叶文秋松开手,垂下去拍拍自己被雪花弄乱的衣襟,又诧异的望见寒信身上丝毫没有雪花的痕迹。那些雪花,似乎直接侵入寒信的身体内,在他安静的面孔里隐隐发出微弱的蓝光。

不合群于水界,又不合群于雪山,真不知道是个天才还是异类。文秋摇了摇头想。

“好棒!”寒信灿烂的笑着,开怀的蹦跳起来,这在后世从不出现的童稚画面。

“那你试试魔法招式的威力吧,让我看看你的天赋达到哪成境界吧。”文秋一洗幽默的脸色,认真又欣慰的看着眼前的寒信。

“恩!”寒信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过瘦弱的身躯,对着空无一物的雪地与半空质疑道:“怎么看出威力呢?”

“呼呼呼!”

一道小等的风雪掠过,叶文秋抬起一只手来,体表散发着黯淡的光泽,一束冰墙凝结在半空,漂浮着。

“这是魔法学徒元素低潮期的冰片墙,击溃它。”叶文秋注视着寒信期待的说道。

“冰凝珠!”寒信怒吼着,完全脱离了少年的角色,跨入战斗层面。一团雪迅速结成冰球,融合成功。

很好!第一次就成功了!这个威力的程度连叶文秋他自己当年也不能做到!叶文秋开心的看到想要的一幕。

但出乎寒信的意料,冰球并没有结成在他的手心上,而是在半空漂浮着。寒信皱着眉头看着师傅,却没有看到失望。

“是境界相差太多的原因吧?”寒信划过这道念头,稚弱的一拳沉沉砸在冰球上!

“啪!”

球掠飞着,扎进冰墙的中心,在寒信紧张的观察几秒中,毫无声息。

“咔咔咔!”

几秒后,冰墙开始破碎出一道道蛛网似得裂缝,随即在寒信惊喜的瞳孔内爆炸开来!

叶文秋轻轻裂开了嘴角:果然,传输招式时还带去了一点元素体,让这小子得福了,居然能晋升到元素低潮期。

叶文秋拍打着手,缓缓走到寒信的背后,却诧异发现寒信一动不动的背影。

“傻小子?这就乐呆了?要胜不骄才是取胜之道啊。”叶文秋摇着头说出,毕竟是少年。

“师傅......”寒信转过头,叶文秋看到他怪异的脸色。

“怎么了?”

“你只传输给我一招吗?”寒信眼睛闭合频繁起来。

“是啊,怎么?”叶文秋按着寒信的肩胛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寒信语气不清起来。

“什么为什么??你乐傻了吧?”叶文秋拍了下寒信的小头讥笑道。

“为什么,我还懂的一招?”寒信询问道。

叶文秋惊讶的望向他说不出话来,却无意瞄到寒信的眼神里流动着复杂的光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